主頁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第六版 大    學 2002年12月30日

“越名教而任自然”(書山一葉)



    任斌

  上學期的《中國文學史》課堂上,老師讓我們寫一篇關于辛棄疾的論文,我寫了《辛棄疾與名士風流》,因為我發現辛棄疾在他的詞作里引用有關魏晉名士的典故很多。魏晉時代是中國歷史上的亂世,然而就是在這個亂世產生了風流,給后世留下了說不盡的話題,直到今天,想起這個時代,想起那名垂千古的名士,仍然心向往之。
    在魏晉那個時代,社會動亂為個性自由地發揮提供了有利的條件,而統治者自欺欺人的做法更使廣大人民看到了所謂名教的虛偽性。在這種情況下,就有了“越名教而任自然”的名士出現,他們怪誕的舉動反而得到了大多數人們的理解,人們對他們的事跡津津樂道,甚至競相模仿,形成了蔚為大觀的風流氣象。
    我常常會想,阮籍母親死的時候,他不顧禮法的約束,照舊喝酒吃肉,可是在告別母親的時候,他長嚎一聲,口吐鮮血,哀傷得久久不能起身。與之相比,我們今天的有些“孝道”顯得多么渺小。嵇康終日打鐵,鐘毓來訪時他連頭也不抬,話也不說,鐘毓要走時,他還冷冷地問道:“何所聞而來,何所見而去?”與之相比,我們今天一些人的阿諛奉承顯得多么虛偽。陶淵明不肯為五斗米折腰,棄官歸田,種豆南山,活得多么瀟洒﹔王子猷雪夜訪友,興盡而歸,不必見面,活得多么坦率……
    早在漢末,由于受當時舉荐制度的影響,就有一些人特立獨行,做出一些非常怪誕的事情,他們的行為有些可以說已經為魏晉風流開了先河,但他們本身還不能成為名士,就在于他們的行動帶有很大的虛假性,缺乏足夠的社會意義。而魏晉名士,則是用他們的行動對當時虛偽的禮教作出反抗,他們表面上蔑視禮教,不遵守禮教,可是他們內心是把真禮教當作寶貝的,不忍心看到真禮教受到踐踏,不愿意看到假禮教的流行。他們的行為具有深刻的社會意義,具有積極的反抗精神,所以南宋愛國詞人辛棄疾會在國家民族危亡之際,用愛國主義的眼光來審視魏晉風流,他在作品中大量地引用這一時代的各種典故,賦予了魏晉風流很多新的社會意義。今天的很多人都只是看到魏晉風流的表象,而沒有看到其實質,他們想著阮籍喝醉了酒睡在鄰家婦人的旁邊是多么有趣﹔想著劉伶赤身裸體,以天地為棟宇,以屋室為□衣,是多么刺激﹔甚至還刻意地去呼酒買醉,追求玄遠,這些其實都是沒有領會到魏晉風流的內涵的。
    嵇康被司馬氏殺害的時候,他在刑場上彈了一曲《廣陵散》,然后很惋惜地說《廣陵散》從今以后要失傳了。魏晉之后,名士風流也正如《廣陵散》,永遠地失傳了,然而它在我國思想史、文學史上都有重要的意義和價值,是值得我們去懷念去遐想的……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2年12月30日第六版)

到BBS交流 寫信談感想

  主頁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第六版 大    學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