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華南新聞>>第二版 時評·觀察

有感於村民依法“罷”村官(一家之言)
 賀林平
  2005年09月14日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近日,廣州媒體刊登的一條新聞引起了筆者注意:《村民依法“罷”村官》,說的是廣州番禺區魚窩頭鎮太石村村民罷免村委會主任的事。這裡面有兩個關鍵點,聽來非常新鮮,一是民罷官,二是通過合法程序。且不論村民和村官之間誰有理,有一點是值得欣慰的,那就是普通農民懂得通過合法手段罷免不合民意的村官的現象,表明了在廣東的某些農村地區,建立在理性基礎上,受合法程序控制的民主生態已經初現端倪。
  欣慰之余,緊接著一個值得反思的問題是:為什麼這個村的普通村民能夠通過合法程序罷免村官?在筆者看來,這得益於該地正在發育中的公共領域。
  公共領域是相對於私人領域而言的,指社會中獨立的公共輿論力量的活動范圍,簡單地說,就是一群人為共同利益聚在一起,通過協商討論形成公共輿論乃至一致行動的場所。公共領域具有開啟民智的重大意義,在公共領域內,人們學到與人相處的原則、方式,了解到習慣風俗、條例禁忌和法律規則,知道如何作為一個共同體而行動。
  在太石村村民罷免村官的事件中,以一堆碎石堆為中心的村口荒地成了一個典型的公共領域。在這個碎石堆上,有個叫馮秋勝的村民上普法課,向其他自行集中在這裡的村民講解《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和《廣東省村務公開條例》,他每念一條都能得到村民的熱烈回應。這樣的普法課向村民傳播法律知識,告訴村民罷了自己不滿意的村官是法律明確規定的合法權利,同時也告訴村民應該如何通過合法程序履行村民自治權利。
  也是在這個碎石堆上,村民在接受普法教育后積極自由討論發言,細數對村委會主任工作的不滿,討論為何要罷免現在的村委會主任,以及如何依法罷免。這其中既有年過八旬,滿臉皺紋的老太太,又有腿部有殘疾的婦女,還有健壯的青年農民。公共領域中的發言在說話者和聽眾之間產生了有一定廣泛性的互動和共鳴,從而形成了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公共輿論。
  還是在這個碎石堆上,村民們很快達成了一致行動的意向,幾名見過世面的組織者起草了《罷免動議》,隨后400多名村民在動議上簽名或按下手印,隨后將復印件送到番禺區民政局﹔在動議被駁回后,5位村民又再次來到民政局接待室,將重新簽名的動議原件遞交,上面的簽名人數已經增加到800人﹔民政局派人到村裡核實簽名,幾百名村民早早等在核實地點,其中還有一位百歲老阿婆堅持在孫子的攙扶下親自來現場遞上身份証。公共領域在一個一個分散的村民中間形成了合力,使得村民形成一個共同行動的共同體,從而獲得了一定程度的多數優勢,有力推動了民主程序的啟動。
  由於最終核定的簽名人數超過太石村合法選民的1/5,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達到了罷免所需要的法定人數,魚窩頭鎮政府發布公告同意了太石村村民罷免村官動議,不久,村民可通過投票方式,自行決定現任村主任的“下野”並選出新的村主任。正如一些學者評價:“太石罷免村官具有代表性,將是珠三角農村村民自治的一個典范。”


    《華南新聞》 (2005年09月14日 第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