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語
用戶注冊 新聞訂閱 個人定制 免費郵件
   
  主頁 > 環球時報 > 第七版 體育 2000年11月17日
精心准備一年多  決勝時刻生變數
香港“申亞”輸給多哈(獨家報道)

    霍震霆(左一)在表決前繼續游說各委員。
  本報駐香港特派記者  陳少波
  
  北京時間11月12日下午5時40分,韓國釜山亞奧理事會會場,亞奧理事會主席阿法赫王子打開紙條,停頓了一下宣布:“Doha(多哈)!”
  就這樣,2006年亞運會的主辦權從香港的手指間輕輕滑走。香港輸了,意外地輸給多哈這個許多香港人從未聽說過的西亞城市。
  在申辦失敗之后的新聞發布會上,香港奧委會會長霍震霆紅腫著雙眼、心情沉重地說:“對不起,沒能給大家帶來好消息!”話音未落,眼中已有淚光閃動。
  夢的起點───霍震霆
  作為這次香港“申亞”的“靈魂人物”,霍震霆又如何能不落淚?
  1999年6月,是他首次代表香港體育界宣布有意申辦2006年第十五屆亞運會﹔同年7月,又是他大力游說社會各界知名人士,勸說他們支持申辦活動,并在香港立法會會議上力陳香港申辦亞運會的種種好處﹔接著,他又往返奔波于亞洲33個國家之間,不厭其煩地爭取各國的支持。僅訪問中亞五國,他就飽嘗曲折迂回之苦:先從北京飛抵第一個目的地,訪問結束后卻不能直接前往與之接壤的第二個國家,必須先飛回北京,然后再在北京候機出發。為了申辦,他也曾被謠言中傷,一度泄氣,但很快又恢復了斗志。
  是什么力量在支持著他呢?霍震霆這樣回答:他注意到,土耳其多年來不斷地申辦奧運會,盡管明知沒有希望,卻全力角逐。他問土耳其的朋友為什么要這樣?朋友反問他:要提高一個國家的形象,有什么辦法比主辦奧運更好?他和父親、全國政協副主席霍英東一樣熱愛體育。作為一個香港人,特別是作為一個香港體育界的代表,霍震霆有一種使命感。
  令霍震霆欣慰的是,申辦活動得到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和香港體育界的支持,更得到了全港市民的積極參與。有一個團體在街頭收集市民簽名,短短3個小時內竟有11萬市民來捧場。申辦團提出“香港一定得”(HongKongforSure)的口號,不出几天就成為市民的口頭禪。
  “夢幻組合”發動總攻
  忙碌了一年多,耗資5000萬港元,他們期待著11月12日成為香港“申亞”夢圓之日。
  11月8日,香港申亞代表團抵達釜山,立即展開宣傳攻勢。
  11月10日下午,香港著名運動員、有“風之后”之稱的李麗珊抵達釜山,出任“宣傳大使”。申辦吉祥物“康康”也開始站在香港館門外迎接嘉賓。
  11月11日,拉票活動進入最后沖刺階段,氣氛愈發顯得緊張。上午,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林煥光則反應靈活,從容地通過了亞奧理事會的“突擊考試”,而准備不足的印度代表團則立馬慌了手腳﹔12時,匆匆從新西蘭趕來的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香港“申亞”委員會主席陳方安生宴請各國理事,原計划開筵30席,但由于賓客眾多,臨時又加開3席﹔接著,國際著名影星成龍踏進會場,一聲“成龍來了!”令韓國、日本的記者和影迷一擁而上,不少申辦工作人員也熱情地跑過來。
  從體育界到政界,從娛樂明星到可愛的吉祥物,再加上忙碌的記者,香港這個拉票的“夢幻組合”搶盡風頭,給各國代表留下了深刻印象,形勢對香港有利。
  參賽形勢變幻莫測
  與香港一起爭奪2006年亞運會主辦權的有印度的新德里、馬來西亞的吉隆坡和卡塔爾的多哈。吉隆坡和香港一直被代表們視為最有實力的問鼎者,屬于大熱門。
  香港一直視吉隆坡為勁敵,緊張地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而馬來西亞就在這最后關頭發起了“銀彈攻勢”,不僅承諾為所有參賽選手及隨團人員提供免費住宿,還許諾將給每個成員國4萬美元的市場推廣津貼等等。不過,這一招反倒引起了一些亞奧理事會委員的不滿:“難道我們只看金錢?!”
  沒想到多哈突然發力。卡塔爾代表團不僅擅自擴大了展區,而且放出話來:和香港決賽時見。有熟悉西亞的業內人士提醒香港團,留神多哈。多哈因產油而暴富,一向出手闊綽,而且近年頻頻要求舉辦世界級運動盛事。更重要的是,他們與亞奧理事會的高層關系密切。另外,西亞國家已有二三十年沒有舉辦過亞運會,這次他們必定會非常團結,上下一心。
  接著,又傳來壞消息:朝鮮代表因為簽証沒辦好可能要缺席。按照亞奧理事會的規定,香港、多哈、吉隆坡和印度是分別代表東亞、西亞、東南亞和中南亞來“參賽”的。一般來講,區內國家的支持自然是各個城市的基本票。這樣當然對多哈、吉隆坡有利,他們至少可以分別拿到12票和10票。香港只有8票,需要全力拉攏“游離票”,現在又白白流失了一票,香港團非常焦慮。
  不過,亞奧理事會又突然決定,原來屬于西亞區的前蘇聯國家重新組成中亞區。而這几個國家的代表與霍震霆關系非常好。這樣一來,香港的得票可能達到13張,天平似乎又重新偏向香港這一邊。
  但是,多哈《海灣時報》的一位資深記者非常肯定地說:“最后,一定是多哈與香港之爭。”
  大喜大悲的15分鐘
  11月12日一大早,陳方安生滿面春風地與香港記者打招呼,還主動透露:今天新添了一個孫子。她信心十足地說:“我預感今天會雙喜臨門!”而霍震霆則面容凝重地說,現在感覺好像是運動員參加比賽,心情十分緊張。
  當地時間上午9時30分,亞奧理事會閉門開會,重點討論下午的投票方式。中午12時,大門打開,會議確定采取“逐輪淘汰制”:第一輪由4個申辦城市一齊爭取選票,誰獲過半數以上的選票便可立即當選,否則,淘汰最低票數的城市,其余3個城市則進入第二輪。以此類推,直至有城市獲得半數以上的選票。
  最為特別的是,投票不僅采用不記名方式,而且投票過程中不會宣布各申辦城市得票數,只在最后公布獲勝城市名稱。有香港記者馬上質疑說:“怎么能這樣不透明呢?”還有人帶著憂慮說:“如果印度先被淘汰,沒准中南亞票會都投給多哈。”有經驗的體育記者更振振有詞地說:“當年中國足協爭辦2000年亞洲杯,優勢多明顯,可最后還是不明不白地輸給黎巴嫩。理事會里面講關系,西亞國家有‘鐵票’支持。悲劇千萬別在香港身上重演。”
  下午2時30分,大門再次關上,最后的決戰開始了。多哈、新德里、吉隆坡的代表依次登場,向大會宣讀他們的申辦計划。其中,卡塔爾代表的承諾讓大家吃了一驚:耗資7億美元興建豪華選手村﹔興建新機場、新公路等等。出手果然“闊綽”。
  4時左右,陳方安生最后一個走向講台。她在20分鐘的致詞中強調指出,香港將斥巨資在原啟德機場興建一個可容納7萬人的綜合體育館,用來舉行開幕式和閉幕式。話音一落,場內頓時交頭接耳。體育設施方面的不足,一直是香港與吉隆坡過招時的“命門”所在。現在,香港使出這一“撒手間”,應該說又為自己贏得了分數。
  香港這邊,數千香港市民聚集在伊麗莎白體育館,焦急地等待著大會宣布結果。他們一邊盯著體育館內的大屏幕,觀看著實況直播,一邊有說有笑地揮舞著宣傳小旗,准備好慶祝香港勝利。當地時間4時30分(北京時間5時30分),41名亞奧理事會代表開始投票。場內先傳出消息說,第一輪印度被淘汰了,但因為沒有一個城市過半數,所以要進行第二輪投票。令人窒息的15分鐘過去了,結果不幸被一些記者言中:多哈獲勝。多哈的代表頓時興奮得抱成一團﹔吉隆坡的代表大叫“荒謬”!
  香港代表團鴉雀無聲,哽咽地離開會場,陳方安生雖然一臉失落,還是不失風度地向多哈代表團表示祝賀。几千里外的香港伊麗莎白體育館頓時靜了下來,市民們個個呆坐在座位上,笑容一下子全沒了。
  要“圓夢”還需“補課”
  度過了悲情一夜,香港傳媒在次日都以香港申亞為頭條新聞加以報道,雖然語句間難掩失望、遺憾之情,卻也多了几分理性,多了几分思考。
  有評論冷靜地反思:“港人一直以為香港是世界中心,外界應該很熟悉。但現在証明,港人高估香港的國際知名度,香港的對外宣傳還遠遠不夠!”“通過這次的角逐,香港不僅更加清楚自己的優點,更重要的是了解到自己的弱點。下次再申辦,香港必須要改善體育設施,多舉辦一些高水准的國際大賽。”也有評論激勵港人繼續努力,希望社會上有更多的熱心人愿意從基層開始投放資源支持體育事業,鼓勵更多的年輕人參與體育運動,創造良好的社會風氣。那時候我們再申辦亞運會,就更有條件喊出“香港一定得”!
  香港輸了,但是他們在這場亞運會有史以來最激烈的主辦權爭奪戰中已經盡力。正如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所指出的,香港在申辦過程中汲取了難得的經驗,更喚起了市民對體育運動的重視,也令特區政府更全面地評估現有體育設施。回首一年多來“追夢”歷程中種種回腸蕩氣的經歷,香港應該無悔最初的選擇。
     設計的主體育場
     申辦吉祥物康
    申辦失利,香港市民非常難過。
    《環球時報》 (2000年11月17日第七版)

到BBS交流 寫信談感想

  主頁 > 環球時報 > 第七版 體育

鏡像: 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電話:(010) 65092993
廣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