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環球時報 > 第八版 人物春秋 2002年12月05日
一生堅持歷史真相 晚年忍受寂寞清寒
他狀告日本政府35年

  1984年,家永三郎在步入法庭時,受到支持者的列隊歡迎。
  本報駐日本特約記者 朱曉

  日本著名歷史學家、原東京教育大學(現筑波大學)教授家永三郎先生于11月29日病逝。據日本媒體報道,家永三郎29日晚在家中吃晚飯時突發心臟病,送醫院后不久病逝。次日,家永三郎的葬禮在只有其家人在場的情況下悄無聲息地舉行,一個為堅持歷史真相而同日本政府斗爭了40載的史學家平靜地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成果卓著的史學家
  家永三郎1913年生于愛知縣名古屋市,1937年從東京大學國史專業畢業后不久當了一名中學教師。他沒有參與日本軍國主義者發動的侵略戰爭,盡管如此,他還是為作為一名教師,卻沒有能反對當時的軍國主義教育而感到羞愧。
  1944年他進入東京教育大學前身的東京高等師范學校工作,在這里,他成為研究日本思想與文化史的專家,獲得了無數的榮譽,1948年因研究《上代倭繪全史》成果卓著而獲得日本學士院恩賜獎。1977年至1984年在日本中央大學執教,退休后一直擔任東京教育大學名譽教授。家永三郎在日本史方面研究范圍很廣,成果卓著,留下了《革命思想的先驅》、《太平洋戰爭》、《一位歷史學家的足跡》等多部史學著作。
  屢訴屢敗卻屢敗屢訴
  真正使家永三郎贏得外界尊重的不僅僅是他在史學方面的貢獻,還有他為了揭露歷史真相,敢于堅持正義的觀點,并為此與日本政府打了35年官司。
  1952年,家永三郎編寫的日本高級中學歷史教科書《新日本史》因客觀、公正地記述日本歷史,被日本高中廣泛采用。然而,1962年,日本文部省卻認定該教科書不合格,要求篡改書中有關日本在二戰中犯滔天罪行的描述。1965年6月,家永三郎首次就教科書問題向法院提出訴訟,從此,他的一生就與教科書訴訟連在了一起,在他生命的后40年
  里,從來沒有停止過與日本政府在歷史真相上的斗爭。
  在政府牽頭美化和歪曲侵略史實的日本社會,家永三郎是孤獨的。以民告官,在日本鮮有勝訴的例子。這場教科書官司,家永三郎屢訴屢敗卻屢敗屢訴,自1962年至1997年的35年間,家永三郎先后3次以日本政府為被告提出教科書訴訟。第一次和第二次訴訟在日本政府的操縱下都以完全敗訴而告終。其間,家永三郎本人也多次受到來自日本右翼勢力的威脅和反動史學家的攻擊,還不得不辭去了東京教育大學教授的職務。但是,家永三郎從來沒有動搖過,他曾經多次表示,任何迫害也不能改變他的想法。自從第一次訴訟以來,家永三郎35年間几乎從不缺席每一次開庭,隨時以証人身份出庭。他的舉動贏得日本許多民眾的支持,每次在他出庭作証前,都會有許多支持他的民眾自發地聚集到法庭門前,列隊歡迎他走進法庭。
  家永三郎提出的教科書訴訟,在日本國內引起了巨大的震動,日本輿論也認為,這一訴訟給當局敲響了警鐘。1997年8月,日本最高法院對此案作出了終審判決。認定文部省做出的“南京大屠殺”、“七三一部隊”等4處的審定意見為違法。經過3次提訴,10次判決,前后歷時長達35年的“家永教科書訴訟”最終以家永三郎取得部分勝利而划上了句號。
  對這一判決,家永三郎是不滿意的。當有人問他是否還會提出第四次訴訟時,已經80多歲的家永三郎不無遺憾地表示:“以我的年齡來論是不做此想了,在我有生之年還會繼續戰斗下去,但是已經沒有力氣再寫教科書了。”
  訴訟拖垮了他的身體
  在無數人為他的逝世而感到悲傷的時候,也有不少人在暗自慶幸,這個麻煩的人物終于離去了。
  據悉,家永三郎的晚年生活是清寒寂寞的,而且長年為病痛所困。多年的訴訟生涯意味著多年的奔波勞碌和顛沛流離,家永三郎因此患上了嚴重的胃病等7種疾病。盡管如此,他還是不斷地參加各種講演集會,為闡述自己的觀點、批駁日本政府的荒謬而奔走。本來就十分消瘦的老人,在離世前更是驚人的瘦弱。作家張承志曾描述了與家永三郎見面的情景,他說,老人驚人的瘦弱,在一米五左右的瘦小骨架中,隔著衣服覺不出他身上還有肉。83歲時的家永三郎體重只有38公斤。
  35年的漫長訴訟,拖垮了他的身體,卻沒有拖垮他的精神,一位作家說:“家永三郎以一人之身向國家的宣戰,偉大之處不在他的勇氣而在他堅持的正義。”▲

    《環球時報》 (2002年12月05日第八版)

到BBS交流 寫信談感想

  主頁 > 環球時報 > 第八版 人物春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