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語
用戶注冊 新聞訂閱 個人定制 免費郵件
   
  主頁 > 大地 2000年 第十三期

埋名60年的中國“辛德勒”

──中國“特殊功臣”王替夫鮮為人知的超級秘史和悲愴人生
    文  宮曙光

    在20世紀的人類歷史上,第二次世界大戰無疑是這100年當中最為黑暗的歷史階段,而在這充滿血腥與硝煙的階段當中,德國法西斯頭子希特勒肆意屠殺猶太人的種族滅絕行徑,又無疑堪為黑暗中的黑暗,暴虐中的暴虐。
    然而,在希特勒進行瘋狂種族大屠殺的淒風苦雨里,卻有一位名叫辛德勒的德國商人,以其高潔的人道主義情操,毅然絕然地從納粹的槍口下救助了1200名自己工廠里的猶太人,辛德勒的正義行為,不僅感動了猶太人,而且在戰后被披露出來之后,產生了廣泛的影響。有鑒于此,美國著名的大導演斯皮爾伯格遂據此拍攝了電影《辛德勒的名單》,使辛德勒的故事不但贏得了7座奧斯卡金像,同時又使辛德勒的名字作為一種人性張揚的光輝形象隨著銀屏而卓然傳遍了全球。
    實際上,在二戰期間,除了辛德勒之外,偉大的中國人民也曾救助了許多猶太人。據不完全統計,二戰期間有大約近3萬名猶太人從歐洲輾轉萬里之遙逃到了東方的“聖城”──中國的上海。這些從納粹槍口下幸免于難的猶太人,在世界上許多國家拒絕入境的情況下,得到了中國善良的上海民眾的無私幫助和庇護,使他們能夠得以最后東渡美國。著名畫家陳逸飛有感于偉大的中國人民的國際主義人道精神,如斯皮爾伯格一樣,據此亦拍攝了電影《逃亡上海》,第一次展示了中國上海人幫助猶太人的驚心動魄的援助過程。
    那么,這些歐洲猶太人又是如何來到遙遠的中國上海?或經上海而東去美國的呢?是否也有一位中國的“辛德勒”在歐洲幫助過他們呢?
    為此,在國內多家媒體紛紛報道德國找到了辛德勒當年保存“辛德勒名單”的箱子以及辛德勒遺孀愛米麗﹒辛德勒于1999年11月18日在阿根廷榮獲救助猶太人金質獎章的消息和全國人大李鵬委員長在1999年11月29日訪問以色列參觀大屠殺紀念館時,以色列總理巴拉克深有感觸地說:“在二戰期間,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在排斥猶太人,惟獨中國除外”的這番話語之后,筆者煞費苦心地開始了尋找救助猶太人脫離苦海的中國人,在許多熱心人士的幫助下,1999年12月11日,終于在北國冰城哈爾濱找到了曾經幫助猶太人脫離劫難的一位中國外交官王替夫。
    而當時年90歲的王替夫老人向筆者打開了話匣子,竟然讓筆者不禁瞠木結舌,繼而拍案叫絕,因為王替夫老人的傳奇經歷簡直是世之罕見:他因為參加反日組織而曾結識過抗日名將馬占山,他因為懂得四國語言而成為日本人青睞的目標,又為了親人的安危而身不由己的進入了偽滿洲國外交部、因為出色的德語水平而成為滿洲國駐德公使館領事兼書記官,從而12次見到過法西斯頭子希特勒,并與之共進午餐,以致使他成為中國惟一一個面對面見到過希特勒的人、因為善良的品性和中國人的扶弱濟貧思想使他在一年的時間里幫助了12,000名歐游猶太人遠赴中國,因為杰出的外交才能使他成為滿洲國皇帝(水加縛右)儀格外契重的偽滿重臣,因為橫溢的才華使他得到蘇聯遠東軍最高司令官馬林闊夫和東北接收大員蔣經國的賞識,因為偽滿大臣的經歷使他成為蘇聯戰犯集中營的案犯,身入異國牢囚12年,因為共和國的種種疾風暴雨使他成為專政對象被下放22載,因為生活所迫使他在古稀之年不得不打更10個春秋、十年如一日義務培養了千余位外語人才,因為不事張揚,使得老人在長達60年的歷史進程中,從未向外界去宣傳自己曾幫助過猶太人……。一樁樁,一件件,無不讓人感慨萬端,唏噓不止。
    伴隨著窗外的冬雪飄飄落下,王替夫老人憑著非凡的記憶力,坐在他簡陋的小屋里,向筆者連續談了多日,這是這位傳奇的滿洲國外交官、隱匿多年的中國“辛德勒”首次講述自己的超級秘史和悲愴人生。

    為救親人,天才青年考入偽滿外交部
    1911年6月29日中午12點,灼熱的太陽包裹著東北大平原的松花江畔,此刻,在吉林省吉林市永吉縣黑山嘴子屯的一戶王姓人家里,伴隨著艷陽當照,一個男嬰降生了。
    做生意的父親看著搖籃里的愛子,禁不住喜愛有加,借著字典為兒子取了名字王替夫。
    因為要進行易貨貿易,在王替夫5歲時,父親便離開家鄉到繁華的吉林市去經商。幼小的王替夫只得跟著母親在農家的大雜院里捱著時日。7歲那年,王替夫被母親送進了鄉里的私塾,開始了學習生活。
    在私塾里,王替夫對數學總是顯得力不從心,而對英語卻表現出異乎尋常的興趣。僅僅兩年時間,不用辭典,小小的王替夫卻撰寫英文信件如同寫作漢語信件一般。喜愛他的英語老師時常就對著王替夫的母親說:這個孩子對外語的感悟絕非一般,將來他很有可能會成為外語方面的奇才!
    1920年,9歲的王替夫和母親被父親接到了吉林市,旋即進入了吉林市新開門里高等小學。因為此時的父親在開辦林場搞運輸時,總要接觸俄國人,而他自己又不懂俄文,所以十分需要懂得俄語的翻譯,可每當雇請翻譯又總是覺得費用很高。這樣,便把懂得俄語的希望放在了兒子王替夫身上。為了聽從父親,王替夫一進入高小就把主要精力都用在了學習俄語上。
    王替夫一接觸俄語,剎時又顯出了靈氣,他以最快的速度能夠流利地應付俄國老師的各種對話了。他這一驚人的語言功夫,很快又在吉林高小成為人人皆知的美談。
    1922年,父親與人合伙開辦林場,將辦公地點設在哈爾濱,王替夫只得與母親再次北遷,來到了這座北方最大的城市。
    這一年,王替夫又進入位于哈爾濱的東省特別區第二中學,接著又系統地學習了英語和俄語,兩年后,他以優異的成績從第二中學畢了業。
    此后,14歲的王替夫又按照父親的意愿考進了哈工大預科,到了1928年,王替夫自己做主從哈工大預科退了學,轉而考進了東省特別區法政大學。
    因為是自己喜歡的學校,王替夫自然學得非常賣力,尤其是學校開設的日語和德語選修課,給對外國語言有獨特敏感的王替夫又增加了新的欲望。
    就在他全身心地鑽研日語和德語的時刻,父親卻突然為他選擇了一個同鄉女子,催促他馬上成婚。經過仔細了解,18歲的大學生王替夫與17歲的同鄉女子何淑云結成了秦晉。婚后,王替夫繼續上學,而新娘何淑云則居家侍奉高堂。
    1931年,王替夫在大學已經讀到了第三年頭。突然間“九一八”事實爆發了。很快長春、沈陽、吉林等地相繼陷落,哈爾濱亦處在風雨飄搖之中。與此同時,黑龍江的馬占山將軍舉起了抗日的大旗,這位愛國的軍人率部在黑龍江省和嫩江一帶與日軍進行了浴血奮戰,打響了抗戰救國保衛家鄉的第一槍。
    馬占山將軍的英雄壯舉,在哈爾濱產生了重大影響,哈市各界紛紛行動起來。有著強烈的愛國激情的學生則在響應中最為踴躍。法政大學暫時停止了上課,自發地成立了“反日會”、“反日同盟”等愛國組織,然后上街募捐籌款,宣講馬占山將軍的事跡。在這些學生當中,王替夫是最為活躍的一個,并被選為“反日會”的會長。在他的帶領下,几天時間,法政大學就募集了上萬件衣物和几萬塊大洋。王替夫馬上就成立了一個學生代表團,攜帶物資趕到了馬占山將軍的駐地齊齊哈爾。
    在齊齊哈爾,馬占山將軍非常熱情地接待了王替夫他們,并對他們進行了一番守土報國一致抗日的激昂演講。在互相認識的寒喧時,馬占山將軍看著1.80米的王替夫,不禁連連稱贊,希望他能在大學畢業后加入到抗日的隊伍里來。
    王替夫面對著剛毅而又堅強的愛國名將。當場承諾:請將軍放心,我一定會加入到你的隊伍,成為你的一名抗日戰士!
    會見結束后,在場的國際協報記者為馬占山和代表團照了一張合影,隨后在哈爾濱的國際協報上刊登了出來,王替夫一時間也成了哈市的新聞人物。
    沒過几天,哈爾濱也淪陷了,日軍一進入哈爾濱,便依照國際協報所登載的哈市代表與馬占山將軍合影的照片為線索到處抓人。王替夫首當其沖。在妻子的含淚哭叫中被抓到了日本人的審訊室,隨即將其投進了哈爾濱道里區的日本監獄。
    在監獄里被關了三天后,這天下午,進來一個日本軍人,手里拿著一個記事的本子,先打量了王替夫好一會兒,就很認真地問起了王替夫諸如什么學校畢業、多大年紀、學過哪些外語、家中都有什么人、父親是做什么的、是否成婚等等,王替夫覺得這些問題都是明擺著的,就毫無隱滿地回答了提問。
    一會兒,這個日本人拿出一張照片,指著照片上的王替夫說:“王先生,這個人是不是你呀?”王替夫一看正是他和馬占山將軍照的那張合影,但他還是適口否認:“不是我!”日本人哼了一下,又皮笑肉不笑地說:“你不用否認了,你的事情我們皇軍都清楚!”
    聽到日本人的肯定,王替夫呼地站了起來,禁不住堅定地說:“是我又怎么樣!你們侵略中國,難道不允許我們學生愛國嗎!”
    這個日本人見王替夫火起,一副堅定的樣子,剛想發火,旋即又變了模樣,和顏地說:“你的心情我是理解的,實話告訴你吧,我們早就掌握了你的一切情況,我們覺得你是一個人才,既懂日語,又懂俄語、英語、德語,所以,我們皇軍是不會殺你的,我們很快就要在這里建一個新國家,希望你能為這個新國家做點貢獻。現在,我請你再好好考慮考慮,如果你同意,我們立刻就放你出去。”
    說完,日本軍官就出去了。
    王替夫卻翻腸刮肚,如坐針氈。為日本人做事,打死他,他也不會干的,一則,馬占山將軍的話語早已深深地印在他的腦海里:要抗日報國,不當亡國奴﹔二則在他成立“反日會”時,就與同學們明誓有約:今后如果哈爾濱成了日本人的天下,誰也不給日本人效力,否則誰就沒有好下場。王替夫一想到這些,不禁暗暗地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寧可被搶斃,也不為日本人做事。
    可是,王替夫的信誓旦旦,僅僅几天就被眼前的殘酷現實給擊碎了。
    日本人先是很客氣地接著問王替夫是否答應為日本人做事,在得到了王替夫堅決的否定后,便撕破了臉皮,咆哮著對王替夫說:你如果不答應,我們就殺掉你的全家。日本人的瘋狂進逼使王替夫凜然的豪氣一下子就降到了零點。
    他不能讓父母和妻子因為他而遭受淒凌,正直的商人父親,賢惠的同鄉妻子都是他心中割舍不斷的情絲呀!望著獄中的天花板,他思來想去,他知道如果自己答應了,那么將來可如何向馬將軍交待向同學們交待,可不答應,日本人那么心狠手辣,真要把父母和妻子都殺了,自己又有何顏面而活在人世呀!
    日本人留給他的期限,一天天地過去了,在一次次的否定一次次的猶豫中,捱到了最后的一個下午,面對著日本人對他這個外語人才的特別脅迫,王替夫終于迫不得已答應了下來。
    從監獄里一出來,王替夫回到家中,全家人先是抱頭哭了起來,父親眼淚汪汪地看著兒子,無奈地遙了遙頭:“替夫,我知道你對馬占山將軍抗日非常敬重,可是,現在日本人已經完全占領了東北,既然他們認為你是個人才,讓你去他們那里做事,你就去吧,要知道,如果你不去,我和你娘死了倒無所謂,可你媳婦就太冤了呀!不過,替夫,為父有一句話要告訴你,你是念過私塾的,要記住聖人說的話,要積善行德,永遠都不要做傷天害理的事!”
    當天晚上,王替夫家里來了一位身穿警服佩戴短箭的日本青年,自我介紹說他名叫青木,是日本駐哈爾濱總領事的警衛。他一見到王替夫,便行了一個標准的日本鞠躬禮,然后說道:“王老師,我一向喜歡漢語,今天特地來找你,就是想要拜你為師專心學習漢語。”
    看著這個年輕的日本青年,王替夫一下子就明白了這是怎么一回事,這一定是日本人派來監視他的。他心里也非常清楚,既然自己已經答應了日本人幫助他們做事,那么,這個日本青年要學習漢語的請求就一定要答應下來,否則后果不堪設想。想到這,王替夫便很隨便的說道:“行啊,你和我學習中國語,我和你學習日本語。你每天傍晚5點來到我家,我們互相切磋吧!”
    從此,青木天天傍晚來到王替夫的家中,向王替學習漢語,但從不多說話,每天上完課就深深一躬,之后就推門而去。
    因為青木是日本人,總到王替夫家里來,自然被許多鄰居看見,于是,每當王替夫一出門就總有人指指點點,甚至指桑罵槐,說王替夫“出賣了靈魂,是洋奴才”。每次聽到這些指責,王替夫的心里總是酸酸的,可為了父母為了妻子不受日本人的污辱,他只有默默的忍受著。
    一個月后的一天晚上,青木一見到王替夫,就興奮地搖著手里的報紙說:“王老師,快看,報紙上面登有一條招聘外交人員的廣告。”
    王替夫對外交人員知之甚少,加之與青木之間有著心里的隔閡,就無精打采地說:“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怎么沒有關系,憑老師的日語水平,足可以當一名外交官!”青木說。
    王替夫禁不住心中一動,他拿過青木手中的報紙一看,只見上面寫著:“滿洲國外交部駐哈爾濱外交特派員公署招外交雇員兩名,限大專以上學歷,凡通曉兩門以上外語的,准予參加考試……。”
    看著白紙黑字,王替夫猛然間覺得自己是最合適不過了,報上說要會兩門外語,自己可是會四門外語呀!想著想著,他抬眼不禁死死地盯了半天青木,心中又翻起了波瀾:如果自己能夠應聘,就是為滿洲國做事,為滿洲國做事不就是日本人做事嗎!噢,一琢磨到這,他才明白了為什么青木要天天跟著他,原來這是有意的在拉他上套哇!
    為了慎重,王替夫便把這件事向父親、母親、妻子說了出來,請他們拿主意。
    父親依然是穩妥而又不失原則地說:“替夫,我看你可以去應聘,不管怎么說,偽滿洲國也是中國的,皇帝不就是中國人嗎!大臣們不也是中國人嗎!所以,你還是在為中國人做事,日本人不就是希望你能出來做事,這下你就可以應付過去了。”
    妻子何淑云拉著王替夫,也詭秘地說:“如果你應聘上了,不也可以擺脫那個青木了。”
    家人的一番話,打消了王替夫所有的顧慮,他馬上對青木說:“好,我明天就去報名!”
    考試出乎王替夫的意料之外,日本的哈爾濱特派員公署沒有考日語,考的卻是俄文。經過几輪考試,王替夫以嫻熟的俄語水平名列第一,被正式錄用。
    又過了几天,有人通知王替夫做好出發去新京(長春)的准備,因為滿洲國外交部大橋次長來電要見見他。
    王替夫匆匆地告別家人,帶著不知是喜是憂的忐忑心情,隨著偽滿洲國駐哈爾濱外交公署副特派員杉原千畝一同坐上了赴新京的火車。
    在新京的偽滿外交部,個子矮小的日本人大橋次長召見了王替夫。
    這個留著一小撮胡子的日本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王替夫,然后說:“果然名不虛傳,情報部門說你是個才,現在看來的確如此,從外表上看,你還真是一個做外交的材料。我聽說你俄語相當的流利,這可真是滿洲國的大幸啊!”
    說完,他把話鋒一轉,呷了口茶,語調變得柔合地說道:“現在蘇聯已經默認滿洲國了,目前,我們正籌備到蘇聯境內西伯利亞地區的赤塔市開設領事館,領事以及隨行人員已初步內定,還缺一名雇員,你愿不愿意去呀!”
    還沒有容王替夫想一想,他馬上又說:“這可是個好機會呀,你通曉多門外語,到赤塔領事館里鍛煉几年后,等滿蘇建立了正式外交關系時,你是很有希望到莫斯科任大使的……”
    大橋的一番話,把本就緊張的王替夫搞得更加緊張。他心里想,我敢說不同意嗎!我現在可是在你們的軟刀子下往前走哇!
    他平靜了一下心態,對大橋說:“我有父母,還有妻子,我要回家告訴他們一下,然后再回來,你看可以嗎?”
    大橋爽快地同意了。
    回到哈爾濱后,父母和妻子聽了王替夫要被派往蘇聯的訊息,先是一驚,既而又都哭了起來。父親又是語重心長的對王替夫說道:“去了蘇聯盡管是為日本人做事,可你還是要記住為父說過的話,今后做事要對得起良心。你盡可以認認真真的作事,起碼可先給自己保個平安。再說:你也可以借著這個機會,更直接的學習日語和俄語。”王替夫含淚向父母和妻子以及剛剛出生不久的長子擁別之后,便匆匆地趕回到新京向大橋報到。
    這樣,1932年12月下旬,22歲的王替夫作為雇員,隨著滿洲出使蘇聯赤塔領事館領事李垣及全體人員,登上火車向著邊境出發了。從此,這個天才的中國青年,在身不由己的狀態下,開始了他的海外外交生涯。
《大地》 (2000年第十三期)

到BBS交流 寫信談感想

  主頁 > 大地

鏡像: 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電話:(010) 65092993
廣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