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語
用戶注冊 新聞訂閱 個人定制 免費郵件
   
  主頁 > 大地 2000年 第十五期

蔣緯國的回歸夢(連載七)

    王利南

    移靈人已做亡魂

    不久,宋美齡遠去美國,隨著蔣緯國和蔣孝勇的病重,蔣孝文、蔣孝武的相繼去世,蔣家在台灣的地位和蔣家在台的人氣一樣,也是日漸淡出,人走茶涼。首先是在宋美齡離台不久,陳水扁主政的台北市政府宣布開放士林官邸和蔣介石生前居住的陽名山行館,并提供休憩場所以供民眾參觀,從蔣介石從前的士林官邸陽名山雌湖寺館等地撤除看守士兵﹔不久高雄縣又推出了搬倒蔣介石和蔣經國銅像的舉動,當時的報紙報道“高雄縣的一位官員說,我們已通知所有的機構,如果蔣介石的這些雕像阻礙交通或影響風景觀瞻,我們將愿意幫助搬走這些銅像,……在高雄縣內的400多座蔣介石雕像將被遷移安置到該縣一個軍校附近的紀念公園里……在台北市中心有一個規模宏大的蔣介石紀念堂也將被下令關閉……”甚至不久后蔣經國在頭寮的靈寢守軍也開始全部撤除,之后又相繼發生了蔣經國醫療中心的命名等三場風波,使得蔣緯國陷入了深深的擔憂。
    蔣經國醫療中心命名風波,1994年據說是台灣正當執權的某官長命人捐款十億元新台幣給潤泰企業集團,供該企業在該首長的家鄉台北縣三芝鄉建成一家醫院,給該位官長樹碑立傳,彰示鄉梓之德,被媒體曝光后,引起輿論嘩然。該官長迫于形勢,將這所醫院臨時更名為蔣經國醫療中心。蔣孝勇公開發表了《紀念他還是利用他》指責如今“捐款事件有了爭議,卻打算更名為蔣經國治療中心,以平民憤,不僅僅是欲蓋彌彰,更是對蔣經國的不恭”。蔣緯國也在1995年元月13日蔣經國逝世那一天發表文章,指斥該官長是假公濟私。
    第二場風波是蔣緯國藏槍事件,1991年7月6日蔣緯國第二次競選失敗時,台中市警署公布了所謂蔣緯國家中藏有60只靶槍的事情,同時發生了蔣緯國家中一個叫李洪美的女佣神秘死去的案件。蔣緯國公開發表講話認為女佣人神秘死去可能和槍支告發者有關,可能受到威脅后自殺。其實這批靶槍放在家里已經20多年了,也早已成了廢鐵,他早就忘了。所謂李嫂告發事件,因為李嫂神秘死去無法對証,所以很可能是個設計好的陰謀。
    風波之三是蔣緯國家宅拆宅風波。1996年,蔣孝剛所住的蔣緯國的老住宅就被剛剛上任台北市政當局下令拆遷。這所住宅是七十年代蔣緯國擔任聯勤司令時申報自費興建的一所位于台北士林至善路的住宅。1981年蔣緯國另建新居后就將這所住宅贈給了蔣孝剛。蔣孝剛依法交納了有關稅費。台北市政當局認為1971年建房時申報的是軍事用地,因為蔣緯國一直屬于軍官系列。現在的蔣緯國和蔣孝剛已經不是軍隊的人了,況且軍方已經表示該地不屬軍事用地,因而可以依法拆除。此時蔣緯國一氣之下病倒在醫院,年勞力衰,無力阻攔。第二天蔣孝剛聘請律師告到台北市法院,并向新聞界披露了這一事件。記者招待會上律師張世柱則宣讀了蔣孝剛寫的一首打油詩:“你們抹黑,我則澄清﹔你們急急行事,我則淡然處之﹔你們特殊化處理,我則平常心對待﹔你們不留余地,我則爭取空間﹔你們違情悖理,我則談情敘理﹔你們違法處分,我則依法救濟!”……后來在一次會議上,蔣緯國被問及拆屋事件,蔣緯國答曰:“我已經成為無殼的蝸牛了,幸有李孝廉先生借我房屋居住,不然,我將無立足之地。”
    歷經几番風波,蔣緯國等蔣家后人痛感到台灣的天下已經全部變了,蔣家已到了大勢已去花果凋零的秋季,有些學校和公共場所把兩蔣的銅像移走且任意棄置路旁,使蔣家人無可奈何。
    同時,蔣緯國自己的身體自從1993年因為腦中風造成下肢癱瘓,兩次大手朮后又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腎臟并發症,長期靠洗腎畢竟難以長久維持生命,來日無多,必須盡快協助尚存人世、也因患癌症時日無多的侄子蔣孝勇,完成蔣家兩代總統移靈返回大陸落葉歸根的遺愿。
    1996年7月8日,蔣緯國在台灣國民黨中央直屬小組會議上怒不可遏,拍案而起,甚至老淚縱橫,提出臨時動議,建議國民黨中央成立“已故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移靈大陸籌備委員會”,爭取讓蔣氏父子奉安故土,“切望父靈能回到家園與先人同在”,表達出蔣氏父子生前的遺愿。迫于社會輿論,台灣國民黨成立了以蔣顏士為首11人組成的奉安研究小組。
    據說蔣孝勇到北京后表示了移靈心愿,被答復說如果二蔣是以國民黨已故領導人的身份回溪口奉安入土安葬自會歡迎配合,但如果是以中華民國已故總統的身份,則牽扯到是否承認一個中國的問題,需要高層進一步研究了。有關部門并表示對于蔣家和宋美齡夫人在大陸的老家,地方政府近兩年來已作了妥善的處理,希望宋美齡夫人能在有生之年回大陸看看。

    蔣緯國認為蔣介石應安葬在中山陵旁,或者溪口應舉行國葬而非黨國葬﹔蔣孝勇認為舉行黨葬未嘗不可,否認在移靈問題上和叔叔有過勾結,并認為移靈是很單純的事,是盡自己的一點孝心是祖上的愿望,不可過分的往政治問題上拉。“叔叔的提案雖然粗糙,讓別人難以接受,但事實也就如此,原先慈湖、大溪的陵寢人員裁減、梁柱朽壞,整修經費沒有著落。叔叔一提出來,經費撥得很快,過去我和孩子們跟他們講修繕的事,有誰管過問過?他們這次還說,蔣緯國啊,你不要害你父兄被別人鞭尸,我說,基本上國民黨已經不是國民黨了,今天真要被別人鞭尸還可以想象,但不要忽略了即使在今天被自己人鞭尸也不是不可能的”。至于所謂的奉安移靈小組,蔣孝勇表示不能接受,“找讓人瞧不起的蔣顏士先生來做這件好事,主持會議,他們一早就知道我不會接受。”“國民黨現在的小組一定要兩位先總統就地安葬本來也并無不可,但如果看一下奉厝文藻就知道暫厝是為了移靈故都,這是先人的愿望,否則就有違先人遺志。”台灣社會表面上的移靈風波難以平息,一場陰謀則在悄悄的實施中。1996年11月,台灣海基會會長辜振甫的夫人嚴倬云去到紐約,拿出兩套方案請宋美齡簽字:一套方案是將蔣介石等暫時國葬奉安在台灣,等待兩岸關系變好之適當時機,予以遷葬大陸﹔其次是在兩岸關系微妙的情況下不宜實現歸鄉安葬,暫不安葬。宋美齡萬般無奈只好在第一套方案上簽了自己的名字。1996年12月20日的台灣《中國時報》報道了關于移靈問題,“奉安移靈小組應宋美齡的同意作出了先在台灣國葬,待統一后再遷葬大陸的決定”。
    報道刊出兩天以后,蔣孝勇在台北去世。身患癌症但仍以全力拼命一搏的蔣孝勇在臨死之前的7月份,還曾堅持到北京和溪口為遷葬的問題進行了考察,但是移靈事件的破產,使蔣孝勇受到了最后一次打擊,使他耗盡了最后的氣力和希望,終于他可以再也不必為此而煩惱了。臨死前,在病榻上,蔣孝勇還說,“可以把廢省和移靈一起來看,他們全部是政治需要,先人和大陸方面把暫厝和移靈視為一條臍帶,這也是中國人的一種正常看法和鄉土觀念,他們就故意就地安葬,至少是把臍帶割斷后再談。廢省也是一樣,無論是祖父或者父親時代,台灣一直是整個中國大陸的一個行省,今天把它廢掉,就是間接地達到台獨的第一步,但是國民黨是否要考慮,大陸是否允許,所有的台灣人是否同意?”
    患了癌症的蔣孝勇仍很堅強,死前還安慰親友說“生命的長度在上蒼,生命的寬度在于自己”。
    對移靈事件及其失敗,海內外炎黃子孫都表示了極其關切。
    黃南美館長在1996年7月15日致函蔣緯國先生,說“近有海外傳媒報道蔣公及蔣經國先生移靈大陸的消息,友人紛紛來電詢問,電話鈴聲不斷,亦反映大陸同胞對蔣先生一家的關切之情也”。據蔣緯國的秘書長劉陽先則証實,“移靈一事,蔣先生確有此意,能否成功,考驗雙方高層政治智慧。”不久,黃南美館長也收到了蔣緯國的明白來信。全文如下:
    南美館長惠鑒:
    前后傳真關切病情及移靈事均敬悉。
    日昨微恙,肇因于一九九三年底心臟主動脈剝離手朮,損及若干內臟,致偶爾耗血形成貧血。六月二十日檢查并輸血后,即于二十六日出院開始正常之輕微工作。承蒙及時關切,情同手足,衷心至為感激,謹此致謝!
    移靈事,系慎重考慮后提出,選擇此時,乃冀望李總統就任伊始,即時成立移靈奉安委員會,卑便有時間在島內形成共識,并與大陸溝通,以策時機之盡早成熟,庶可以逐步實踐,以達中國人落葉歸根,入土為安之傳統習俗。
    提案中,緯國明載目前時機未熟,但建議黨中央成立委員會研策原則,并按所需成熟條件,與海峽彼岸逐項溝通,達成移靈共識,進行一切准備事宜。惟在目前應加強慈湖區靈厝之安全,決不許可存僥幸之意,否則本黨難辭其咎!此案于公于私,于此于彼,均屬正當。緯國無時不以兩岸統一為念,無刻不以中國人昂揚于世界為愿。際此兩岸僵持之際,雙方領導人如能捐棄前嫌,則移靈與統一應可相輔相成。回憶民國十四年(1925)本黨總理,吾國父孫中山博士于三月二十二日病故于故都,于四月即由當時之主席譚延□先生領銜成立移靈奉安籌備委員會,逐步征得北方段其瑞政權與南方之孫傳方政權同意,期間相隔完成北伐,到民國十六年(1927年)定都北京﹔附帶清除寧漢分裂,北方即忙于碧云寺之暫厝事宜,南方則忙于全國征求紫金山陵墓之圖樣與興建。待至民國十八年(1929年)六月,始得移靈奉安。如此緊密作業,期間已經四年有余。今本屆大選甫定,新閣人事塵埃落定,李屆已剩下三年九個半月,為時已極緊湊,此時若不開始策划聯系,豈非浪費時日,延誤作業時機?!專此順祝秋祺
    蔣緯國敬啟
    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九日
    移靈的失敗無疑也給蔣緯國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1997年香港回歸后,蔣緯國的身體每況愈下,尿毒症加劇,糖尿病引起腸胃功能病變,胃部大出血,1997年9月23日蔣緯國告別人世了。死后和石靜宜合葬于台北五指山公墓將軍墓園,“孤山一角,暗香先返玉梅魂”(石靜宜的堂妹饒石映珩在蔣緯國逝世周年所作的《懷念蔣哥》)的蔣緯國先生就伏在一塊刻有“陸軍二級上將蔣緯國暨夫人石靜宜之墓”的黑色大理石下長眠不醒了。
    蔣緯國逝世后,香港《新報》當時發表了一篇題為《從蔣緯國之死看台灣同胞中國心》的文章,悼念蔣緯國先生 。茲錄全文如下:
    蔣緯國逝世,他的一生充滿挫折,但其中國心令人尊敬。蔣緯國晚年公開批評“台獨”傾向,代表著從大陸移民台灣及部分本土人士的愛國情懷。
    1988年,蔣經國逝世后,蔣緯國一度成為非主流派主要成員,他生前多次提及希望能回大陸看看,并且積極爭取其父兄蔣介石、蔣經國移靈大陸安葬,但去年國民黨中央決定暫緩處理移靈事宜,終令蔣緯國帶著未了心愿郁郁而終。
    蔣緯國一生在台北政壇未能扮演重要角色,但其一股熾熱的中國心,影響著廣大從大陸移民台灣的人士,也反映著本土中國人的愛國情懷。我們相信大部分台灣人不愿見到國土分裂。我們記得前台灣政要于右任寫過令人感慨的詩句:“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唯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遙望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
    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有國殤。”從內容上我們看到,于右任代表著很多台灣人的心愿,老來都想落葉歸根,大陸終歸是自己的國土,誰愿意從此不歸。國民黨內大部分人士縱使政見不同,理念不同,其中國心則一致。
    蔣緯國晚年的心情也象于右任一樣,希望能回大陸一行。但由于種種愿意未能如愿。他曾經說過,“我們都希望中國人能過好日子,我們兩岸已有共識,只要朝著這個共識的方向進發,將來不統一也就統一了。”這份中國心是令人敬仰的……歸納一句話,從蔣緯國之死令我們看到台灣人的中國心!  (完)
《大地》 (2000年第十五期)

到BBS交流 寫信談感想

  主頁 > 大地

鏡像: 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電話:(010) 65092993
廣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