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大地

缺口被這樣打開
———日本侵台事件紀實

文/李
  2005年 第十七期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如今的人在評價過去那段充滿血與火的屈辱歷史時,往往容易將當時的人和事簡單地定性為愛國或者賣國,但是,當我們細細地品味歷史的細部時會發現,其實在愛國和賣國之間還有一個區域是誤國,而且誤國這個區域似乎比單純的愛國和賣國還來的更加廣泛。 
    對於侵華戰爭史,不僅日本要以史為鑒,中國也要以史為鑒。

    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的日子裡,不知有多少中國人知道131年前的日本“侵台事件”?
    那是日本打開中國的一個缺口。
    翻開歷史,日本對外領土擴張的野心雖然甚囂塵上於明治元年(公元1868年)的“征韓論”,但被賦予實施的是1874年的意在吞並琉球的“台灣出兵事件”。該事件在中日兩國的史書上稱謂不同,中國稱之為“侵台事件”,日本稱之為“征台之役”。
    當我們站在歷史的隔岸,猶如站在沙盤前,歷史的脈絡在定型后令人一目了然。

    一
    現在看來,日本當時的侵略野心不僅在琉球,而在嘗試中國的抵抗程度和抵抗能力,決定是否要佔領台灣並侵佔朝鮮。以日本的“進攻”和中國的“防御”為軸心展開的“侵台事件”,可以說是中日關系在近代史上的一個轉折點,日本對中國的侵略是以1874年的“侵台事件”為發端的。
    日本出兵台灣找的借口是“琉球漂民事件”。
    該事件發生在1871年12月,琉球島民60多人,在海上遇風浪,漂到台灣,其中54人被當地土著牡丹社民殺害。
    日本得知這一事件已是翌年夏天。當時,日本國內正在醞釀著要借琉球國王派使節慶賀日本天皇大政之際,要求琉球斷絕和中國的宗屬關系。
    這裡需要插敘一段。
    如今的琉球群島已經變成了日本的沖繩縣,由五十多個有名稱的島嶼和四百多個無名小島組成,陸地面積為4670平方公裡,群島綿綿達1000公裡,內側是中國的東海,外側是太平洋公海。
    日本得知“琉球漂民事件”是1872年4月,當時日本外務少臣柳原前光到天津與直隸總督李鴻章交涉修改《中日修好條約》事宜。
    在此問題上助長和堅定了日本向中國挑舋決心的一個關鍵人物是美國人李仙得。
    李仙得主張先採取外交談判的手段,限期中國官方處罰台灣土著人,如果中國說“不能處罰”或“不可防御”的話,那麼日本就可以提出替中國處罰,或者向中國要求“借地”。
    但副島種臣主張用出兵來解決問題。他說,如果以琉球漂民被殺事件與中國交涉會非常麻煩,因為當時琉球同時藩屬於中日兩個國家,交涉容易陷入絞纏。
    於是,李仙得修正了先前的方案,說,依照西方通行的《萬國公法》的規則,如果是“政教不及”的“野藩無主”之地,“文明國”可以合理地侵略為殖民地,所以,首先需要從中國官員的嘴裡套出台灣土著人居住之地是“政教不及”的生藩之地,再利用這個事件出兵台灣,達到解決琉球的歸屬和侵佔台灣之目的,這是一石二鳥。
    此主意正合日本之心願,得到了明治天皇的嘉許。於是,日本決定派遣外務卿副島種臣率團赴中國,名義上是交換中日修好條規批准書,實際是要套出一句“生藩不屬於清國版圖”的話。
    日本侵華陰謀的序幕就這樣拉開了。

    二
    副島種臣到北京是5月7日,他進京后就忙著拜訪俄、英、西、德、美、法各國公使,積極卷入關於覲見清朝皇帝禮儀的紛爭之中。
    6月21日,重頭戲開場了。
    質問“琉球漂民事件”,副島種臣本人並沒有親自出面,而是派副手柳原前光和翻譯鄭永寧前往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會晤總署大臣毛昶熙、董恂等人,其策略是以非正式的形式交涉,使對手毫無防范。
    日本的老謀深算面對的是毫無戒心卻善於官場游刃的中國官員。
    柳原前光到總理衙門主要詢問三條,即中國對朝鮮、澳門、台灣蕃地能否施及實際的政教管轄權?其中提到“琉球漂民事件”。
    毛、董二位大臣答道:殺人者都是土著,不在朝廷的管理之內。
    兵來將擋。此話本為推托責任之辭,這在中國官場已成了一種本能的反應。但一出口,卻正中了日本人的下懷,柳原前光立刻語氣強硬地說:那好吧,土著人殺害琉民,既然貴國不懲治,那將由我邦來查辦島人!說著,便盛氣凌人地起身離去。
    毛、董二位大人見要不歡而散,便趕忙態度和緩地補充道:有福建總督救難的奏報等文件在,請等我們調查后再答復貴國。
    但柳原前光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便強硬地說,本大使之歸心似箭,不需要交換文件。說完,便率領隨從匆匆離去。
    6月24日,總理衙門通知副島種臣,允許其為頭班覲見同治皇帝。在覲見完畢后的宴會上,總理衙門的官員用探詢的口氣向副島種臣表示,說中日兩國簽訂了中日修好條規,今后就以條規精神來維護和平。話說得十分委婉,其用意是希望日本打消征伐台灣的念頭。但是副島種臣在送回日本政府的報告中得意洋洋地匯報道:覲見和台灣蕃地之事都順利處理成功。

    三
    侵略戰爭的大幕終於拉開了。
    4月4日,日本政府任命陸軍大輔兼陸軍中將的西鄉從道為台灣蕃地事務都督,組成了侵台的軍政領導班底。美國人李仙得為台灣蕃地事務局二等出仕,輔佐西鄉從道。天皇於4月10日召見了李仙得及美國海軍少校克沙勒(D.Casse)、英國人布朗(Brown),分別賜予絲綢,而對李仙得還特別賜予一把日本刀。
    由西鄉從道率領的所謂“台灣生藩探險隊”3000人,這是近代史上日本的第一支侵華軍隊,5月7日在台灣登陸。5月18日,便與當地的土著居民交戰,牡丹社酋長阿祿父子等陣亡。這時已有日本的七艘軍艦停泊,山邊扎營帳篷數十處,日軍兩千余人,大開了殺戒。
    清政府得知日本即將侵犯台灣的消息是4月18日,英國駐華公使威妥瑪致函總理衙門詢問情況,接著法國公使德微理亞、總稅務司赫德等先后到總理衙門府上探問情況時,清政府方知此事。
    5月4日,南洋大臣李宗義送總理衙門的咨文說,4月15日有日本大戰船一隻,泊廈門港,不知所去方向及有何舉動。

    四
    是日軍首先萌發撤退的想法的,因為他們入侵台灣后,很快就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日軍首先遇到的是土著居民的頑強抵抗。雖然土著人手中持的是最原始的火繩槍、弓矢、刀矛等武器,但他們為保衛家園,充滿了同仇敵愾之心。土著人熟悉地理環境,行動敏捷,他們採用游擊戰術,潛伏在山岩密林間,冷槍射擊。同時,砍伐大樹,增加日軍的運輸困難。加上水土不服,疫情開始在軍中流行。據統計,日本侵台之役,共動用兵員3600多人,戰死不過12人,而疾病死亡竟高達561人。
    當然,清朝政府也作出了相應的姿態。命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楨為欽差辦理台灣等處海防兼理各國事務大臣,並命令福建布政使潘蔚率軍艦前往台灣。而且,增派洋槍隊五千,並在澎湖修筑炮台,在台灣廈門間鋪設海底電線,向德國購買新式步槍,並向丹麥探詢購買鐵甲艦事宜,把備戰的氣氛造得有聲有色。
    但清政府並不想真打,在增兵之時,李鴻章特意致電總理衙門,要求電告沈葆楨:“勿遽開仗啟舋。”(怎麼是我方挑舋呢?荒唐!)總理衙門的奕親王也指示:“非欲遽成戰局。”清政府的希望不是放在戰場上,而是寄托在對日談判上,准備著花錢保平安。
    1874年6月,日本首先派遣柳原前光作為駐華公使赴華進行交涉,雙方糾纏著日本出兵台灣的理由,即琉球是藩屬於中國還是日本?清政府主理談判事務的是恭親王奕。
    8月1日,日本政府又任命要員大久保利通為全權辦理大臣,賦予了他更大的權限來推行即定的對華政策。
    大久保於9月10日抵達北京。自9月14日至10月23日,在歷時一個多月的時間裡,中日雙方進行了7次交涉。大久保一開始就採取反客為主先發制人的策略,他已不再糾纏日本出兵侵台的理由,而把談判的話題直接指向台灣的藩地不屬中國版圖,展開外交攻勢。
    清廷總理衙門的大臣們在吃力地接著招, 為了証明“台灣藩地為中國所屬”,大臣們弄得焦頭爛額,精疲力竭。
    10月20日,雙方在總理衙門舉行第六次談判時,清廷拿出了四條方案:(一)貴國從前兵到台灣藩境,既系認為台藩為無主野蠻,並非明知是中國地方而加兵。不知是中國地方而加兵,與明知是中國地方而加兵不同。此一節可不算日本之不是。(二)今既說明地屬中國,將來貴國退兵之后,中國斷然不再提起從前加兵之事,貴國亦不可謂此系情讓中國之事。(三)此事由台藩傷害漂民而起,貴國退兵之后,中國仍為查辦。(四)貴國從前被害之人,將來查明,中國大皇帝恩典酌量撫恤。
    中國的軟弱昭然於紙上。
    中國人是最愛究其是非義理的,這裡自己卻首先模糊了是非概念,主動給侵略者找台階下。更要命的是,將被害人說成是“貴國”的,豈不是承認了琉球人是日本的屬民,為日本吞並琉球埋下了伏筆,也正中了日本的下懷。
    第二天,趾高氣揚的大久保便派鄭永寧到總理衙門,開口索要300萬洋元的兵費賠償。
    清廷不在乎出錢,但十分看重出錢的名義。他們堅持“撫恤”,而不同意支付“兵費賠償”,數目上也不同意那麼多,於是又爭得不可開交。
    事后,總理衙門的大臣們說,權衡利害輕重,他們認為情勢迫切,如果不給與轉機,日本就會鋌而走險,而我方的武備沒有把握,萬一敗了更難堪。於是說,既然中國已經允諾給與撫恤,就隻能按撫恤辦理,數目不超過十萬兩白銀。還說,日本出兵是輕舉妄動,現在難以回國,也有苦衷。中國不趁人之危,願意將日本在台灣土著居住地修建的道路房屋,留為中國之用,給銀四十萬兩,總共不得逾五十萬兩之數。
    就在25日的當天晚上, 
    大久保在清廷總署大臣擬的四條方案上進行修改,大筆一揮,首先刪除了日本承認台灣藩地為中國所屬地的部分,以及中國皇帝恩典酌量撫恤的文字。大久保的氣焰便越發囂張。26日,派柳原前光向清廷總署告辭,並且向總署警告,絕不可改變協約的內容,否則日方將宣布談判破裂。
    中國的文化傳統裡講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而日本的觀念,是把退讓視為軟弱可欺。他們的邏輯是,能夠進兩步,就絕不隻進一步,一旦你后退一步,他們就會逼著你向后退兩步。日本一貫重視實際利益,絕不會為空洞的道德原則束縛自己的手腳。
    后來,10月31日中日雙方正式簽署的《北京專條》, 其中荒唐的是,竟把日本的滋事侵略說成是“保民義舉”,而中國還“不指以為不是”。另外,條款裡竟然規定,“所有此事兩國一切來往公文,彼此撤回注銷,永為罷論。”連証據都不留!這乃是古今中外條約文本中極為罕見之詞,日本在外交上的狡詐惡劣與中國清廷的昏聵軟弱都在其中了。
    大久保的法律顧問法國人巴桑納說:“1874年日清兩國締結的條約,最幸運的成果之一就是使清帝國承認了日本對琉球的權力。” 英國人李歐爾卡克在他的傳記裡這樣說:外國人認為台灣事件是中國“向全世界登出廣告,說這裡有個願意付款但不願意戰爭的富有的帝國”。  

    五
    日本政府於1875年派兵去琉球,命令撤銷在福州的琉球館,貿易業務撥歸廈門日本領事館,並禁止向中國進貢及參加祝賀清帝光緒即位典禮和接受清帝冊封。
    1876年,日本強行接管了琉球的司法與警察權,琉球王國已名存實亡。
    1879年4月4日,日本政府宣布將琉球改為沖繩縣,並任命鍋島直彬為第一任縣令。隨后,在5月27日,強迫琉球國王尚泰遷移到東京,琉球國至此滅亡。
    “侵台征藩”使日本發現侵略妙不可言,他可以用最小的代價,得到最豐厚的報酬。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戰爭爆發,更大的災難來了。1895年4月在日本馬關的春帆樓清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將遼東半島、台灣、澎湖割讓給了日本。從此,日本的鐵蹄踏上中國的領土,蹂躪中華民族達半個世紀之久。 


    《大地》 (2005年 第十七期)

請注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精彩推薦:
神六成功返回圖集
神六成功返回圖集
千奇百怪的概念車
千奇百怪的概念車
上海爆破四平大廈
上海爆破四平大廈
中華小姐半決賽
中華小姐半決賽

每日新聞排行榜10條 網友熱評排行榜10條
...更多
...更多


   
微妙感覺 我愛校花 剔遞玉女 調酒女郎
雞年吉祥符 咱們工作有力量  財源滾滾
 環球時報 20元/月發送HQD8166訂購
 台海風雲 16元/月發送THD8166訂購
 兩隻蝴蝶  大悲咒(童聲)
 老鼠愛大米 鬼鈴(搞笑)

 當你孤單時你會想起誰 寧夏

 最熟悉的陌生人
 
*人民頭條 16元/月發送TTD到8166訂閱*
 第一手的新聞資訊,讓您立刻掌握天下大事!
 人民資訊MINI站 聯通用戶發送 N 9510
 人民網手機門戶 北京移動用戶發598801268
專題推薦
紀念抗戰勝利六十周年暨世界反法西斯勝利六十周年
“卡特裡娜”颶風襲擊美國
新聞檢索:




健康指南



招商信息



 手機鈴聲分類搜索:
和弦MP3 音效





  寰 宇 搜 奇

  猴娃兒曾繁勝,其母與不明人形動物所生,身高兩米,頭小臂長,體勢佝僂,表情詭異,半獸半人。想知道這一天下奇觀是如何被報道的嗎?
請用戶發送 A003
    1510312(移動)
    9510312(聯通)
資費:1條/元

 更多精彩短信:
  美女訓練營
  男性時尚前沿
  小護士社區
  情感物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