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語
用戶注冊 新聞訂閱 個人定制 免費郵件
   
  主頁 > 大地 2000年 第九期

蔣緯國的回歸夢(連載四)

    文  王利南

    1995年7至8月間,黃南美館長在新加坡,再次去信給蔣緯國先生:
    近常從報刊、電視上見到對先生的報道,亦間或看到尊容,為慰。七月南美曾訪問新馬,八月十八日率荔蕾小朋友赴滬舉辦書畫展,百二十位老書畫家出席捧場,給南美很大的信心。宴席間,不少老友殷切問及蔣先生之近況,并囑咐我若訪台成功,能見到蔣先生時,代為致意。希望紅荔報能經常報道蔣先生的情況,可見其情其意。
    我在新加坡拜會了華僑中很多文化藝朮界的朋友。交談之后亦喜亦憂,喜者,華僑都很熱愛祖國,尤其是老一代,中華文化根深蒂固﹔憂者,新一代華僑受西方文化教育影響較深,有的連華語華文都不懂了。祖國的觀念對他們而言很淡薄了,一旦老一代走了,年輕人能否將中華傳統文化傳下去?這是很令人擔憂的問題。
    在交談中,大家特別提到了您為紅荔報的題詞。新加坡的藝朮界朋友准備成立新加坡紅荔書畫藝朮館,堅持紅荔精神,注重民間文化交流,注重傳統文化教育和社會效益,請求您能為新加坡紅荔書畫藝朮館題詞,予以鼓勵,希望您能支持,不勝感激之至。
    信寫至此,抬頭望星空月正圓,方想起今日是中秋,恭祝節日快樂,健康長壽。   
    不久,蔣緯國先生回信,說“李登勝博士轉來八月二十三日、九月九日大札及中華養生文化庄園資料,均已收到。先生以藝文界人士自勵,在各地舉行書畫展﹔以發揚中華文化為疾志,游走星馬,與當地華人進行文化交流,籍增彼等對我文化之了解,其志可嘉。又繼深圳紅荔報之后,擬在星成立新加坡紅荔藝朮館,以民間之力達成此壯舉,非以無比之毅力集志同道合者于一爐不為功。先生有如此之開創精神,更令緯國敬佩不已。謹遵為星館題‘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錄孔子述而篇,請指正。”
    這年年底元旦前夕,黃南美應邀到台灣拜訪了蔣緯國先生,出行順利回國后,蔣緯國先生又來信述見面經過:
    黃南美先生惠鑒:
    客歲十二月二十九日,先生由李登勝博士、李錦昌先生陪同造訪,并帶來:一、大肚彌勒佛,龔學淵先生畫,龍葆光先生題,先生撰‘大肚能容古今事,笑口常開話統一 ’畫、書、詞兼茂,寓意至深。
    二、松鶴圖,王仲清先生畫,針松蒼勁,鶴姿傲然,象征著壽而建,老而堅。
    三、梅花情,張玉和先生畫,以‘梅花情,中國心,一統江山惠黎民’為題,籍以明月穿林影,雙禾會梅枝表其意,除梅畫疏影橫斜,姿致清幽外,可謂意境深遂,藝心獨具。
    四、梅花情,驚濤先生畫,同以‘梅花情,中國心,一統江山惠黎民’為題,籍喜鵲揚啼于梅干,突現出吾人對兩岸統一之期盼。
    五、‘近視壽翰墨緣’壽軸:何大齊先生書,豪放雄重,方拙有力,誠書藝之高手。
    六、面人微雕,陳恩華、趙艷林夫婦作,除縮緯國前 寄李登勝博士之信(此處有錯誤,應為給黃南美館長之信 ,緯國先生畢竟年事已高, 微刻太細了)于嫦娥手捧之1.5x1之粉皮面(還是錯誤,應為象牙作品,而非粉皮面, 十二件作品僅此處連有兩個錯誤,看起來拿微雕送老人的確是個錯誤,字越小,作品越精微,反使得老人越緊張),另書'古時嫦娥思人間,今日台胞念故鄉 '于底座。其構思之精遠,功夫之細膩,誠嘆為觀止。
    七、大壽筆,紅荔館贈,喜璉金塔湖筆廠精制。杆長43公分,心長17公分,形神并秀﹔非蒙恬再世,無以造此奇筆。
    八、印章:劉右石先生刻,陽文,刀法犀利,字跡雅勁。
    九、印章:邵潤東先生刻,陰文,圓潤秀發,陰勝于陽。
    十、梅畫,孟蒙先生作,筆法蒼勁,充分現露出梅花凌風傲雪,堅韌不拔之精神。
    十一、夕陽昏語,千家駒先生著,為歷史作見証,為建國提諍言。
    十二、中華人文始祖炎黃二帝鍍金紀念章,張國英先生贈,沈陽造幣廠制,標志著炎黃子孫不忘始祖。
    上述每一禮品,均蘊藏著無限的熱情、關懷、期盼與鼓勵,使緯國溫馨有加,并更懷國思念之情。如此感情,理應一一修書致謝,以表感激之心意﹔無奈因上次大病后,身體精力有不勝負荷之感,故煩請先生代為致意,并望所贈厚禮諸位先生女士寬宥為盼!
    先生溫文雅儒,博學多聞,和顏悅色,清高絕俗。在暫短交談中,深悉先生對兩岸文化交流,及中華文化之傳播與弘揚,特具使命感。除以一方之力,結合同道,在深圳成立紅荔書畫館,默默耕耘于文化公益事業外,并赴星成立新加坡紅荔藝朮館,又計划于台灣埔里成立紅荔藝朮館,此種不求名利,奮力投身文化事業之精神,誠為兩岸藝文界人士之楷模,值得敬佩!兩岸文化同文同種,習俗一致,此乃同受中華文化熏陶所使然,故兩岸統一之基礎在于中華文化。兩地或兩民之統一,另一重要因素,除此人緣和史緣外,戰略地緣之安全因素,在今日外力內侵之下,尤為民族存亡,民生福祗之關鍵。
    中華文化之精髓厥為中道。揚中道,便可以創造和平之機﹔營和平,便可以護致統一之果。如果人人能象先生一樣,從事文化扎根交流互訪之工作,相信兩岸和平統一可以加速完成。最后特遵囑為‘中華魂’雜志社題‘揚中道、興華夏,壯魂魄,雄世人’如附件。請指正。另附照片,請查收﹔并再次感謝先生及彼岸同胞之隆情厚意。專此敬祝。
    蔣緯國敬啟 一九九六年元月二十五日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蔣緯國先生和大陸朋友們越來越多的書函交往,蔣緯國在書信日期的寫法上也有了改變,開始是用“民國XX年”﹔其后用天干地支的寫法﹔現在已采用了公元紀年法。從筆者收集的數十封蔣緯國來信的復制件可以看到,即使在病床上蔣緯國先生抱病所寫的回信也是用流暢規范的行楷工工整整地書寫的,而且絕大部分是在1993年12月26日,蔣緯國先生突然“自腳趾以上至下半身失去知覺,經台北榮民總醫院診斷確定為剝離性主動脈夾層瘤剝裂,腎臟發生缺血型梗塞”“中間曾慶恢復,惟仍需洗腎”的身體狀況下所寫出的,其毅力品質之堅強令人欽佩,而其注意對別人尊重恭敬和一絲不苟的嚴肅作風,尤其反映出了蔣緯國先生良好的個人修養。
    1996年9月初,劉陽先先生代表蔣緯國赴大陸拜訪文化界朋友, 專程來到深圳市紅荔書畫館和黃南美館長相聚,回台后也向蔣緯國匯報了行程。不久蔣緯國先生再復黃南美:
    “九月初本會總干事劉陽先先生造訪深圳,承盛情招待,并允在當地建立梅花之友聯誼會,緯國聞之,至感欣慰。據劉總干事說,紅荔書畫館位居東湖公園內,據說環境清幽風光明媚﹔畫展設施音光兼美,先生憑一己之信念,糾合同道,孜孜耕耘,出版《紅荔報》無償發行遍及海內外華人社區﹔館展各家字畫,包羅全國菁英﹔館辦藝文活動,深入老中青幼﹔此真可謂集施肥、灌溉、培育、發皇中華文化于一身。愿負且堪負此重任者,非堅毅力行之士所莫為。今,先生一以貫之,此無他,惟盡炎黃子孫應盡之一份責任而已。
    本會系以‘弘中道、尊民主、勵堅貞、重自由、主和平、求統一、興中華,進大同’為宗旨,與先生之所作所為,恰相契合。值此兩岸關系僵持之際,亟需要雙方有識之士,成立民間組織,襄助當局,加強兩岸文化交流,增進彼此了解,以促成統一之契機提早來臨。蓋梅花氣韻清芬,秉性堅貞,不畏冰雪,剛忍自強﹔不僅涵泳我中華民族堅忍不拔,奮勵自強之精神,而且代表我中國古朴風雅,高潔雄邁之氣概。本會之所以推廣梅花運動,即籍此激發我不屈不撓愈挫愈堅之民族精神,進而弘揚我固有之中華文化,促進兩岸和平統一,再造錦繡中華,以達人間天堂之仙境。"
    香港回歸前夕,黃南美組織紅荔書畫館開展了制作龍子歸宗萬歲圖等紀念活動,邀請陳立夫蔣緯國等海內外老人聯合簽名以示慶祝,重病中的蔣緯國回信寫道“香港回歸,是中國湔雪失土恥辱之一件大事。的確值得以各種形式之慶祝,來表達炎黃子孫對此事之歡欣鼓舞與獻心獻意。茲特遵囑簽名如另紙,請查收。”還說“香港回歸,是中國歷史上一件大事,7、1英國在港降旗之日就是中華民族湔雪列強殖民地奇恥大辱之時,凡我炎黃子孫,不管身在何處,都將歡欣鼓舞迎接此一時刻之到來。”
    畢竟是血濃于水,根脈相連。畢竟是故土情長,魂系夢縈。滔滔海峽水,流淌了四十年,蕩去了多少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掀動了多少思鄉夢,游子怨,歸根心。
    云南麗江古城發生地震,蔣緯國非常關心,并參與組織了“台灣愛心會云南救災小組”,派人攜款前往災區救助,1992年元月,蔣緯國致函蘇州昔日東吳大學的同窗,“一峽之隔,竟成海天之遙﹔歲月悠悠, 而吾儕于母校同窗之舊時往事與學校情景,仍然依稀記得,恍如在目……但愿蒼天佑我中華,早日統一,來年將能與諸友齊集母校同慶往日之校慶,并傾積愫。”
    當年蔣介石有個盟弟叫金誦盤,是孫中山先生創辦黃埔軍校時的重要助手,醫生出身,金誦盤有個兒子叫金定國,也和蔣緯國是盟兄弟。西安事變后,金誦盤應蔣介石的邀請再度出山任國民政府衛生部長,曾于1938年親率慰問運輸隊趕赴延安,慰問八路軍,受到毛澤東、朱德、周恩來、葉劍英等接待,更與當年的黃埔軍校學生左權、林彪、陳庚、許光達等師生重聚,譜寫了一曲團結抗戰的壯歌。1990年蔣緯國和當年兒時的契弟而今在安徽的金定國取得了聯系之后,非常高興,來函寫道“定國吾弟與弟妹,相信我們想見之日不會太遠了……山與水永遠不會碰頭,人與人終有重晤之日。”“中國之統一 ,乃吾炎黃子孫華冑共同心聲和無可旁貸之責任。
    ……緯國系基于我中國歷史,吁衡世局潮流及中華民族未來,認為中國之統一是必然的。……惟盼吾海內外同胞,如吾弟所云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繆力以赴,期能早日完成此一共同心愿。”1991年2月22日,蔣緯國派人專程趕到合肥, 看望其結拜弟弟金定國,帶來蔣緯國的一張彩色照片上寫道:“定國如握,初次能獲通信,紀念萬里尋親”。關于思歸之心,蔣緯國對金定國也多有流露,“緯國大陸之行,如吾弟所知,當年系不得已而離開,蓋回大陸打從緯國來台時起,一直所堅持的信念和努力的目標。1945年離滬前,曾親至南京雨花台,拾回雨花石,一直安置身邊桌案前,以代表國土鄉情。關于故鄉之行,早已在考慮中,惟問題關鍵尚在此間政治理性之反應,但料為期不遠了。”
    1994年元月,中共中央對台辦主任王兆國約請台灣陸委會副主任焦仁和到大陸會談,王兆國以紅樓夢里的三尺牆的故事比喻兩岸關系,“千里修書為一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希望兩岸能求大同,棄小怨,加強華夏民族的團結,使兩岸早日統一。
    作為對王兆國先生提議的回應,不久蔣緯國即以故交的名義向大陸知名人士第十一屆奧運會參加者程金冠發出赴台邀請。程金冠早年是東吳大學的畢業生,是蔣緯國的同學,中學時已在體育界嶄露頭角,1936年程金冠為了參加世界奧運會,蔣緯國專門陪程金冠找到當時擔任江蘇省教育廳長的周佛海,周佛海給了程金冠一筆行裝費以資鼓勵,程金冠才得以成為當年出席柏林奧運會的69名中國隊員之一。1994年6月1日,程金冠到達台北見到了蔣緯國先生,相隔半個世紀,兄弟兩人先是抱頭痛哭,淚水漣漣,后來又暢談多年牽挂,滔滔不絕,蔣緯國不顧疾病纏身,與程金冠暢談達3個多小時,臨別還從身上取出一枚梅花別針,別在程金冠身上, 二人依依不舍。
《大地》 (2000年第九期)

到BBS交流 寫信談感想

  主頁 > 大地

鏡像: 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電話:(010) 65092993
廣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