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社會 >> 法網內外 2001年7月25日09:45


赤裸裸的性愛交易──成人聊天室色情泛濫
    

    很多網站聊天室的管理條例明確表示任何人在其內不得散布淫穢、色情內容。而實際上,其中一些聊天室里這些內容正無所顧忌地泛濫。 

    記者經過深入的調查采訪,通過分析大量國內網站的一手資料,對這種越來越讓人觸目驚心的聊天室色情狂潮進行了新聞直擊,在網絡生活越來越深入民間的今天,這種新聞關注應該引起所有人的思考。 

    赤裸裸的網上性愛交易

    葉深 葉玲

    OICQ上每天都有上百萬人在線,如果要找那些昵稱惡心的ID或被這些ID找上門來,可能都并不太容易。但網路已經成為性愛腐爛的溫床,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一些網友告訴記者,在聊天室,比起QQ來其實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聊天室更是一個誰都可以進入的公眾場所。記者在日前專門登陸了目前國內几個著名的聊天室,發現這里的“成人話題”,已經到了無法入目的程度。可以這樣說,某些成人聊天室,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性愛交易場所。

    “非常”男女“非常”話題

    ───在某著名門戶網站全國聊天室

    在“非常男女”這個聊天室里,記者可謂是大開眼界。聊友們的“成人話題”可說是到了讓人驚詫莫名的程度。如果說“天津壯男”、“聊城性感男人”、“北京男想熱烈地擁抱女孩”、“曾經有過愛”這些名字還可讓人勉強接受的話,那么“今夜給你激情”、“想做愛的妹妹”這些名字就似乎有些過火。除了名字,聊天的內容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什么“今夜寂寞嗎?渴望我去陪你度過難忘激情浪漫的一夜嗎?”、“有北京女人讓我舔陰×和腳嗎?(真做)”、“尋找會在網上做愛的男人”、“有喜歡口交的女性請聯系!”,“有廣州妓男一個,有想爽的廣州女士么?”等等。

    這些還都只是開頭的招呼而已,他們正式開始聊天時往往都選擇私聊,其中的內容恐怕是別人看不到,且又是難以想象的。這些“出位者”們更是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聯系方式(例如電子郵箱、OICQ號、聯系電話等)發在聊天室上。

    記者的“色情遭遇”

    ───在某著名門戶網站成人聊天室

    在該聊天室,記者決定親自扮演一下聊天對象。7月19日晚23,04,記者登陸聊天室中“成人悄悄話”聊天室,當時共有1888人在線。大聊天室下還分為“第一次親密接觸”、“春光乍泄”、“男歡女愛”、“紅杏出牆”、“成人話題”等22個聊天房間,記者隨意挑選了“未滿18歲者禁止入內”這個聊天室,以過客身份進入。剛一進去,赫然就看到屏幕上滾動著這樣的話語:

    “……■man說:有想一夜情的廣州女人嗎?

    ■北京鴨子1000說:有北京女人嗎?

    ××過客7bbwon說:晚上好,有性欲高漲的成熟女士嗎?電話做愛,悄悄聯系!晚上好,有性欲高漲的成熟女士嗎?電話做愛,悄悄聯系!

    ××過客RV8cU1對■寂寞京女說:陪你可以嗎?

    ■鎮江男說:有鎮江或南京周邊的女人嗎?……”

    記者于是與那位想要找廣州女人的“■man”以私聊方式搭訕,主動向他打了個招呼:“我是廣州的。”結果,他即刻回了個信息:“你多大?是哪個區的?”記者本想繼續跟他說話,但沒想到聊天室里有人瘋狂地以刷屏方式貼出尋找電話做愛的帖子,以致沒說几句話就被這些帖子淹沒。記者于是轉移陣地,到“成人話題2”聊天室內,找到一位ID為“××過客siBQ9k”的網民,他不停地在聊天室里貼出帖子問:“有在北京的女孩子有償服務嗎?”記者一跟他用私聊搭訕,他即刻有回應:“是女孩子么?你多高多重?有服務么?”,記者忍不住問他:“你難道就是只想要服務么?”,結果他非常直接地回答:“沒有服務也要爽爽,硬得難受。”記者于是回答:“我身高一米六、重不滿90斤。”,見記者“有意”,他馬上來了精神,很快又問:“你胸部丰滿么?看成人電影么?喜歡看毛片么?××一跳一跳的,電話里也行啊,有電話號碼么?”記者實在招架不住,只好實話實說:“你要是想打電話,就要打長途,我在廣州。”

    這大實話一說出來,這人即刻不理睬記者,馬上又在聊天室貼出帖子:“有在北京的女孩子有償服務么?”

    這些色情交易太泛濫了

    記者陸續登陸了國內几個所謂成人話題聊天室,發現全部充斥著這些色情交易的內容,他們有的是直接在聊天室里進行所謂的網上色情服務,將整個交易過程在聊天室里公開貼出來﹔有的則是在聊天室內尋找到對象后,通過電話或者上門進行色情交易……

    有一位曾經到過這種聊天室的網友感慨:“以前,在報紙上見到關于‘一夜情’的泛濫,是不怎么相信的,因為總覺得這東西在國外、或在香港、台灣可能比較常見,在我們內地應該是很少有的……可到過這種聊天室后,我信了。我只想說一句:全是些變態的面孔,骯臟、丑陋、齷齪!”

    OICQ暗藏污垢? 

    信海光 

    據網友反映,在其使用的中國互聯網最流行的聊天工具OICQ上,存在對青少年身心健康極為有害的信息。 

    記者按圖索驥,在OICQ上做了一番即時搜索。發現,當記者在按昵稱搜索名為“做愛”的ID時,竟有29位使用這個名字﹔當搜索“坐台小姐”ID時,竟有57個網民使用這個名字﹔“我愛男人”則有80多個登記性別為女性的網友,“我要男人”則有47位使用者。至于其他“應召女郎”、“SEX”、“賣身”等ID亦數不勝數,甚至以男女生殖器俚稱為ID的也大有人在。值得一提的是,在這些OICQ號碼的登記資料里,上述ID的使用者自我介紹大都極其淫蕩,充滿性挑逗與暗示,據隨機統計,上述ID的使用者的平均登記年齡不超過22歲,最低的不到15歲。 

    截至4月30日,OICQ的總用戶數量已經達到了7620萬人,每日的新注冊用戶達39萬人。但是從記者的調查看,很顯然OICQ的經營者沒有對其進行嚴格的管理,以至OICQ傳達了過多的不良信息。 

    OICQ作為一種網絡交流工具本身是無害的,然而事實証明,如果管理不善的話,其害絕不在小。在搜索資料時發現,近半年來因為網上交流而發生的強奸、誘奸案,很大一部分與OICQ聊天有關﹔而對于一個OICQ的初次使用者來說,遇到來自網上性騷擾的現象甚至可以用“普遍”兩個字形容。 

    (本文原發chinabyte,有刪節) 

    聊天室要“掃黃” 

    熱線記者 葉深 

    互聯網上黃禍泛濫,實在不是什么稀奇的話題。在IT寫手云集的“IT寫作社區”(donews)網站上,甚至有人認為,信海光以OICQ上的色情昵稱為選題做文章,是有點掉價的行為。而也有人表示,他曾經以“性”聊天室為主題寫的文章,可以在網絡論壇上成為最熱門的帖子,但卻不會被人抨擊,因為他是以網友身份寫的,而并非記者身份來寫。 

    有沒有傳統媒體的社會新聞記者來關注這個話題?在記者的印象中曾經有過,但篇幅及影響力都不大。這或許是因為那時上網還不曾普及,網絡一直都被認為是虛擬世界,與現實聯系不大,因此這樣的新聞還不如一些賣黃碟、看黃色錄像的社會新聞更能引起家長或相關部門的注意。 

    因為關注信海光的報道,引發了記者對網上另一聊天熱門工具聊天室的關注,并第一次想到要進成人聊天室里看看。進去之后,我們才發現,其實這里對青少年健康成長的影響程度,更加嚴重───因為這里是公眾場所,完全是不設防的。 

    在與某聊天網站的網管人員聊天時,他坦然承認,如果沒有這些成人聊天室,整個大聊天室的談話氣氛會受到影響。不少聊天室是為了吸引人氣,專門開辟了成人聊天室。而且,對于里面的談話內容,根本就不過問。至于聊天室里的色情內容有沒有辦法過濾,他則反問記者:我不知道,你知道么? 

    色情網站有法律管理,有防黃軟件設防,但聊天室呢?難道就應該成為公開的色情交易地,并可以輕易地影響涉世未深的青少年么? 

    信海光遭遇“口水戰” 

    易聆 

    最近,著名網絡記者信海光題為《OICQ暗藏污垢?》的文章引起了網友的廣泛關注。信海光寫這篇文章的起源是,一個朋友的弟弟(只有17歲),在QQ上被一個網名相當淫蕩的女人勾引。 

    信海光認為,OICQ的經營者沒有對其進行嚴格的管理,以致OICQ傳達了過多的不良信息。他希望《OICQ暗藏污垢?》一文能夠引起有關方面及網民們的注意。 

    但文章發表以來,信海光遭受到了意想不到的猛烈攻擊,在一些論壇上,網友們對他展開“口水戰”。 

    反對者斥責信海光說:“打著道德的幌子談社會責任感。為什么不從事情的始作俑者身上找根源,偏要遷怒于一個服務了大多數人的工具軟件?沒有QQ就沒有途徑了嗎?你弟弟喜歡和‘坐台小姐’聊天,QQ只是個方便的途徑。” 

    “難道因為小偷的手偷東西,就要把所有人的手砍掉?”“無聊,這個人是什么東西?”……也有支持信海光的網友,但其聲音卻比較微弱。 

    在“口水戰”中,信海光立場非常堅定,他表示自己并非針對OICQ軟件寫這篇文章,他熱愛并使用著OICQ,但出于一種責任感,他將繼續發表后續報道,關注青少年的健康成長。“尤其想提醒的是未成年人的家長們,各種聊天工具對于孩子們來說并不能夠保証信息上的足夠安全,在互聯網上,除了色情網站圖片與文字的有害誘惑之外,另一種危害就是一對一的對話的誘惑。成人可以在OICQ上玩愛情角色游戲,但孩子們玩不起。并且,雖然現在市面上已經有不少關于過濾色情網頁的安全軟件,但記者并未發現關于聊天工具的安全軟件。” 

    信海光在7月22日下午再次發文回應,表明自己的態度。他告訴所有網友一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是,自從《OICQ暗藏污垢?》文章發表以后,“騰訊”已經把QQ上面的淫穢信息屏蔽掉,這正是他所追求的目的之一,因此當一次所謂的“衛道士”也值了。 

    他還認為,互聯網現在對某些成年人來說是一處隱蔽的發泄所在,對于一個生活中的正人君子來說,尚且能在網上激發起人性之所謂“惡”的一面,更何況真正的不正之徒? 

    因此,“論壇里固然很多對我的攻擊,但這只代表一類人,就是那些喜歡在網上發泄自己的成年人,平時版主刪個帖子大家還急,更何況我針對的是他們喜愛的QQ?攻擊吧,我不會怪他們,而且說實話,這文章也不是寫給他們看的,我希望真正的讀者是那些青少年的家人。事實証明,他們自己不常上網,不掌握網上話語權,但是傳媒會使他們接受我的信息,這就足夠了。” 

    為何偏用惡心昵稱? 

    葉深 葉玲 

    網友為何用惡心昵稱?記者隨機采訪了一些網友,就在網上使用不雅昵稱的問題,請他們發表了個人的見解,以下是其中頗具代表性的一些觀點:名為“sex”的網友說,我還用過更惡心的昵稱呢。反正都是在網上,我愛用什么名字就用什么名字,別人也管不著。我還巴望著別人不敢用這個昵稱,我好“獨尊網林”呢。我不否認我用這個名字是心理行為的一種暗示,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說沒有性幻想,那是不可能的,也是騙自己的。生活中太壓抑了,在網上尋找一種解脫或發泄,這并沒有錯啊。更何況,我們尋求的也只是文字和視覺的滿足而已,并沒有真正“犯罪”。 

    昵稱為“陪客舞男”的網友更是坦言自己從事的正是“服務行業”,把自己的職業性質用于昵稱,并不算過火。 

    而其他的一些網友則對此頗為不屑,他們普遍認為用這些惡心名字的人通常都是些窮極無聊的人,如果在OICQ上遇到這些人,通常都會置之不理。 

    一位網名為“黑木”的大學生認為,網絡相對于現實來說,是一個虛擬的社會,在網上,沒人知道網絡那頭的你是鬼是人,通常用什么“少女殺手”、“一夜情”之類名字的人,都是些極端無聊的家伙。他們“有色心沒色膽”,在現實中往往比較內向,甚至還有自卑感,心靈受到扭曲。在現實生活中不敢做或沒法做到的事情,他們就在網上尋求發泄,因為在網上,沒人認識他們。當然,也不否認有些人圖好玩,專門取一些惡心的名字去捉弄別人。 

    相關新聞鏈接:MSNBC“性和網絡”專題調查顯示:痴迷人群男9.9%女6% 

    葉深 

    由MSNBC.com公司開展的一項調查顯示,大約有10%的網民同時沉迷于網絡與性,這對他們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響。 

    2000年6月,MSNBC.com公司在網上開展了以“網絡性愛”為主題的調查,邀請18歲及18歲以上的網民填寫在線問卷上的76個問題。這些問題包括“你經常瀏覽什么類型的色情站點?”“一般花多長時間瀏覽這些網站?”“他們從瀏覽色情網站中獲得了什么?”等等。 

    上述問卷在網上登載的時間達到4周,由于話題吸引人,超過4萬名網友參加了本次調查。剔除無效問卷后,實際被調查人數達到38204人(據稱是有史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經過美國“上癮行為研究基金會”的批准,由統計專家和性學專家組成的研究組對調查進行了長時間的分析。專家們認為,隨著性主題網站為人們提供追尋虛擬性愛的途徑,他們在網上進行性幻想、相互調情、結交性伴侶,并因此陷入了嚴重的心理危機與關系危機。 

    調查中,有9.9%的男性和6%的女性表示自己同時痴迷于性和網絡。這一比例雖然很小,但人數已經不少。據美國權威部門的統計,大約有2000萬名美國公民每月登陸性主要網站,其中有200萬人已經上了癮。 

    參與研究的心理學及性學專家阿爾文﹒庫珀表示,本次調查的目的是為網絡性愛痴迷症與強迫症給出定義。總的來說,這些病的症狀表現為在線性活動開始干擾你的工作、學習、正常娛樂以及你與他人的關系。為了搜尋性幻想與色情作品,網絡性愛痴迷者每周花在色情網站上的時間達到或超過11個小時。 

    調查中,專家們對受訪人群進行分類分析,試圖借此向人們表明他們中的哪些人在網絡性行為方面存在問題。一位專家表示,如果你已經在性愛方面出現問題,并開始借用互聯網來獲取性滿足,這就會慢慢發展為典型的網絡性愛痴迷症。 

    專家指出,還有許多網絡性愛痴迷者需要幫助,但又沒有對此引起足夠重視。有這么多的網民對網絡性愛的話題感興趣,并肯花時間填寫有76個問題的問卷,單從這一點就能說明一定問題。 

    專家建議懷疑自己患有網絡性愛痴迷症的人采取自我診斷與醫治的措施,一方面將自己心中的擔憂說給你最信任的人聽,尋求朋友的意見﹔另一方面自律、自愛,通過其他健康的方式(如體育鍛煉、旅游等)緩解工作及學習壓力。一旦脫去心理包袱,以積極心態面對,你就能更准確地自我評估,開辟一條康復之路。


《新快報》 2001年7月25日


 
相關專題
 今日曝光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