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生活 >> 職場人生 >> 職場五味 2002年12月17日16:14


女人的裙子、皮包與工作地位
    

  據本人多年的閑極無聊發現,女性裙子的長短實在是和她的社會地位成正比,比如女CEO可以堂而皇之地套著行政褲裝,而酒樓的女知客在瑟瑟寒風中也得穿叉開到屁股的旗袍,台灣的“檳榔妹”更是要穿得透明養眼,露乳露臀露臍。 

    許多公司規定女性必穿套裙,有的甚至寫明裙子的長度要在“膝上兩寸”。我工作過的一間美國公司算是以人為本慈悲為懷的了,規定平均氣溫在10度以下時,女員工可以穿西褲上班。可惜深圳在這個鬼地方一年10度以下的工作日不超過兩個星期,這條規定說了也等于白說。盡管如此,冬天來臨,我還是養成了披著被子看完天氣報告再穿衣服的好習慣。我的一名女同事邊奮筆疾書辭職信,邊對我說:“我要找一份可以穿褲子的工作!”她患有關節炎。后來,聽說她做了一間面包店的老板。現在她可以從頭到腳把自己裹成咸水棕,都沒有人奈何得了她了。 

    無獨有偶,另一樣女性的愛物───皮包、手袋則和她們的社會地位成反比,這一點放之男性亦然。時尚雜志上,穿得身光頸靚、珠光寶氣的名流貴婦,哪一個不是挽著個小小的、甚至連肩帶都沒有的手袋奔赴舞會?而我在火車站和小巴上遇見的打工妹,不是拖著一個巨大的編織袋,就是背著沉甸甸的背包,有時還一手拎著插滿衣架的紅色塑料桶,一手拎著被子。她們就這樣拖著滿副家當跑來跑去。 

    一次陪一個有私家司機替她開奔馳車的美女去商場,美女看上一個玩具,居然要向我借錢來付款。她是不帶錢的!毛主席也是不帶錢的。我于是頓悟。有錢的最高境界并不是錢包鼓鼓囊囊、插滿十張八張信用卡什么的,而是干脆什么都不帶。

    自我干上記者這份工以后,我發現因為要塞進數碼相機、錄音機、采訪本、地址簿云云,皮包一大不可收拾,我的社會地位有逐步下滑的趨勢。為此,我很是沮喪,前兩天特地跑去商店看包。售貨小姐問我要找什么樣的包,我認真回答說:“我要一個看起來很小,實際上很大,能裝很多東西的包。”從她一臉的迷惘看起來,我的社會地位是沒什么指望了。 


(責任編輯:張愛敬)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