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生活 >> 職場人生 >> 職場五味 2003年2月15日06:16


白領一族與“上班恐懼症”

包欣

    

    對于平時在高度緊張狀況下工作的人群而言,春節的7天長假未必是一件令人舒心的事,不是他們不喜歡清閑的生活,而是要把突然松下來的弦調回原來的音色,總是沒法得心應手,在上班的頭几天里,他們神情恍惚、精神不振、記憶力下降,想到工作就心慌……

    年初四,夜半驚夢

    嚴小姐(公司文員):

    春節哪里都沒去,什么都沒忙,過得很悶。但就是這樣,還是不想上班。恐懼是從年初四就有了,晚上睡下去的時候,想到長假已過了一半,几天后又要上班,心又揪了起來。這種恐懼感折磨得我經常半夜驚醒過來,醒來后想到又要面對那些煩人的雜事和辦公室復雜的人際關系,再也睡不著。特別是想到又得天天和上司面對面,更是害怕。每次匯報工作,他都不滿意,不是批評就是工作加碼。

    從極度歡樂又要跌回到極度壓抑,上班第一天早上,聽到鬧鐘一響,連死的心都有了。早上出門時,明知道要遲到,就是賴著不想走,一會兒看看水龍頭、煤氣有沒有關,一會兒檢查所有插頭有沒有都拔掉。出門后還不甘心,為了確定家門上沒上鎖,又往返了兩三次。上了車,心開始發慌,覺得胸悶、頭暈、氣短。心里明白,自己什么毛病都沒有,只是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冒著生命危險去上班。

    想想以前在事業單位,春節后回單位,大家拜年、派開門紅、聚餐,開開心心的﹔現在在外企,隨時都得進入狀態,把握市場動向,處理客戶關系,頭腦高度緊張,總覺得休息不夠,年過了還想放大假。

    年夜飯后遺症

    杜先生(會計師):

    過年之前,公司正忙著和美國總部接洽一個項目,全組大大小小拼了命地把生物鐘“撥”到美國時間,天天晚上開夜車,希望能在1月31日之前把一切“搞掂”,回去享受160多個小時沒有工作壓力的日子。終于,項目在1月31日清晨2時的時候“搞掂”,只剩下一點點收尾工作,發完最后一封E-mail,辦公室里響起一片歡呼聲和掌聲,老總笑瞇瞇地走出來:“大家可以早點下班,回家吃年夜飯了!”

    隨后,他走到我身邊:“我記得,你是上海人吧!”我當時興奮過了頭,想也沒有想就回答:“是的!”一本正經以為老板要夸獎我沒有上海男孩的嬌氣,“那么,今天晚上你就留在這里,以防美國總部臨時有事。”老板的笑容甜得可以殺死人,“你一個人,就是我們整個精算部的代表了!”我當場愣住,老板依然滔滔不絕:“外地同事今天都要趕著回家……”

    老板的一句話,將我困在大年夜晚上的辦公室。朋友們的祝賀短信一條條發到手機上,外面炮仗鬧翻天,我呢,只好對著電話簿上的餐廳一家家試,“你們今天晚上有送外賣么?”“只做年夜飯?可不可以炒個蓋澆飯?”結果?當然沒有!守著辦公室里惟一的一袋餅干到晚上10時,才得到“下班許可”,狂奔回家吃年夜宵!

    几時才能倒回時差?

    劉力(項目經理):

    春節7天長假,我豁出去狠命玩了一把:借了一堆平時沒時間看的日劇韓劇,每天下午的任務就是陪著電視機傷春悲秋﹔老同學、老朋友一年不見了,每晚一撥撥的聚會是過年前就“預約”好的﹔半夜回家開著電腦上網聊天,不到凌晨三四點決不下線……醉生夢死啊!

    “幸福時光”總是走得太快,年初八第一天上班,我就得了“時間錯亂症”。

    上午10時。在“假期時間表”里,這段時間是我的“休眠期”,但是那天老板卻要開什么新年動員會。在會議室坐定沒多久,就哈欠連天了:軟綿綿的椅子,柔和的色調,溫暖的空氣,老板用渾厚的嗓音滔滔不絕地描繪公司的美好前景……腦袋頑強地抵抗著地心引力的“騷擾”,但最終以失敗告終,據說我睡過去片刻。

    下午3時,要准備年度工作計划了,直到晚上10時,計划總算拼出來了。進家門人還是軟綿綿的,可一上床居然來精神了,睡意全無。明天8時還要起床,上午去見客戶,唉!几天才能倒回時差呀!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3年02月15日第八版)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