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生活 >> 職場人生 >> 走向成功 2002年6月13日14:21


白汝珊:在“幕后”操控一切的女人
    

    見到白汝珊的第一面,是在上海城西一個綜藝節目的導控室里。導控室設在錄影現場的二樓,現場的一舉一動在這里盡收眼底,而對面的牆體上,則密密麻麻鑲嵌了各式監視器和電視機。正對著這些監視器的平台上,是几排大大小小的按鍵和操縱杆,而操縱這一切的,正是白汝珊。

    在台灣電視界,導播的工作集總導演和總監制于一身,因此,大部分由男性擔任,女人少之又少,因而美麗的白汝珊就顯得格外醒目。 

    “ 1號機──推上去,到近景!對,好──2號機,從左邊搖到右邊……”她的手指在鍵上靈活地跳動,果斷地按下。“我要切5號機了,給我大全景,露出地板來,要慢慢的──電腦燈,給藍色!”

    這是個美得很柔和的女人,然而她的聲音卻大得出奇。真沒有辦法,或許她覺得僅僅靠面前的話筒向棚內的5個攝像和現場導演的耳機傳達指揮,還不夠明確。

    “做導播真是好爽,它實現了我作為女人對權力的某種欲望” 

    COSMO: 在這個男人主導的行業做了30年,一定壓力很大吧?   白汝珊:其實我覺得女性也蠻適合做這一行的,因為女人的心思更細膩,更執著,很多男人沒有注意到的細節,我都比他們做得更完美。當然了,我的體力終究沒能趕上他們,這也是我最遺憾的一點,因此每次輪到我上場,我都比他們叫得更大聲,(自嘲地笑)簡直有點像潑婦。 

    COSMO: 你被稱為台灣電視界的中流砥柱,手下操控過無數知名的綜藝節目。你當初為什么選擇了這個職業? 

    白汝珊:我是念廣電科班出身的,從小就愛電影,并立志從事電影工作。我在畢業后招考進入中視,又幸運地成為開台元老之一。今年看北京、深圳兩地的春節聯歡會,不禁想起數年前我做的台北、花蓮兩地的直播活動。那時我們的整個樂隊在花蓮,而歌手在台北看花蓮送回的樂隊畫面和聲音來演唱現場原音。這些經驗的復雜性讓我覺得電視工作是項挑戰,也同樣給自己很大的成就感。 

    COSMO: 你有沒有對演藝行業動心過?以你的外表完全可以轉到幕前來啊。 

    白汝珊:沒有。從來沒有想過。在幕后可以操控一切的這種感覺,真是好爽,我覺得它實現了我作為女人對權力的某種欲望。工作上我總是不斷地和自己競爭,一次要比一次有所突破,雖然會把自己累得半死,但這樣的生活讓我覺得很充實。 

    “從鏡頭里看到的小小的世界,其實正是整個社會的縮影,它讓我看盡了人生百態,人性的真情與丑陋,忽然間,我覺得開闊了。” 

    COSMO: 從事電視行業對你的人生最直接的影響是什么? 

    白汝珊:它改變了我的性格,我原來是優柔寡斷的,有點內向,但現在的我懂得了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道理,很多事看淡了,爭強好勝只會傷害自己,到了今天,我覺得沒有這個必要。 

    COSMO: 有時候會不會覺得自己太要強了? 

    白汝珊:有時候會啊。因為我工作喜歡一遍過,抓住鏡頭變化的瞬間感覺,所以整個團隊的工作必須要非常流暢,要非常聽指揮。我就習慣了發號施令。有時回家也會大聲嚷嚷。我先生時常教育我說,回家要把工作忘掉(哈哈大笑),所以我經常自我檢討。 

    COSMO: 很多人把你稱為“台灣最美麗的女導播”,你為這個頭銜感到驕傲嗎?

    白汝珊:我從不認為自己美麗,因為大部分從事藝朮工作的女人多半是不修邊幅,而我覺得基本修飾是禮貌,所以才會有這個頭銜。 

    但我認為自己氣質不錯,同時我對自己的穿著非常有信心。在工作上我是非常地用心,我不想因為我的外貌而讓人肯定我的工作能力,每天都想著要不斷地創新。你知道嗎,在鏡頭面前是不可以騙人的,“鏡頭語言”在全世界是共通的,它不是 1+1=2那么簡單的技朮化,而是要對這種特殊的語言有自己的感覺,必須不斷去吸收別人的優點,不斷去想。這樣做出來的東西才會有自己的風格。 

    女人不一定要美麗,但重要的是要知道什么是適合自己的,特別要有自信心,信心會讓人自然散發出魅力,而舒服得體的儀容會加強別人的印象。我的工作環境是很現實的,我不是藝人,我相信沒有人會因為外形而肯定或否定你的能力。  


來源:千龍新聞網 2002年6月13日
(責任編輯:劉宜燁)


相關新聞
 四大“種群”有望成為CEO!
 未來的成功者將是這樣的人
 張燕梅:索尼看淡人才本土化
 金字塔頂上女人中的女人
 11道題 測試你的成功方向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