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主頁 新聞要覽 時政 國際 觀點 經濟 科教 社會 I T 環保 軍事 文娛 體育 生活 圖片
新 聞 推 荐
明天誰會被裁掉
人工流產小調查驚呆醫生
2001年巴黎國際內衣展
不對稱線條中的極至性感──Gianni Versace
不是想變心 只是誘惑難抗
紳士語言與非紳士語言之愛情運用
“四等女人”下班回家?
女人緣何不愿嫁?
愛情幽默:婚前婚后
客廳、臥室插什么花

3月12日新聞排行榜
“四大工程”將改寫中國經濟區域版圖
中國增加軍費 美國憑什么指手划腳?
組圖:千年雷峰塔地宮開啟
同性戀不再統划為病態
1500萬崗位為何仍虛位以待
江澤民:提高新世紀人口資源環境工作水平
項懷誠:今年將增加機關事業單位職工工資
申花笑傲上海灘洋槍現風采
快訊:政協九屆全國委員會新增9位常務委員
惡父母竟煮食女兒尸

人民網 >> 生活 >> 情感空間 >> 圍城內外 2001年3月13日16:28

女人一夜情是否罪不可恕?(2)
    

  個案No.3[A-dy,自詡為“經常黑白顛倒埋頭于寫作的70年代出生的最優秀女性主義作家”,其作品目前僅限于朋友圈里傳閱]:小姑獨處的30歲靚女,寧愿耐心等待她生命中的第18次激情遭遇,而不愿意留住開口向她求婚的好男人。在無聊的幸福與充滿未知的冒險之間,她為何作這樣的選擇我講一個我朋友的個案,大家肯定會大跌眼鏡。首先需要說明的是,在我所熟悉的單身人士當中,該個案算是一個特例。 

    我這位朋友30未婚,當然和我一樣是個女的,關鍵是還十分靚麗。她對我屈指算過,她曾經有過的男朋友(她本人認為准確點兒應該叫性伴兒),多達17個,其中一夜情的那種占半數以上。相信不少人乍聽之下會跟我當初一樣哇哇大叫:“怎么會這樣?”

    我這位女友有如此復雜的性史,至今未得AIDS(或許是得了而我并不知道),想談戀愛(或做愛)就去做,時機不到便一人獨守空閨,照樣交友、上下班,與家人相處甚歡。關鍵她還是個熱心公益的“青年志愿者”,沒事時老去敬老院幫忙。加上她對工作極其投入,對薪水、花銷卻不甚計較,因此她的人緣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干什么成什么,左右逢源嘛。另外,她不像別的白領女性那樣,喜歡作所謂生涯規划,而是真誠面對現實,視婚姻和愛情為可有可無--既不當它們是目標也不視其為障礙。總之整個狀態,可以用“不知30之大限已至矣”來形容……我鬧不清自己是不是有些欣賞她,但就是特別愿意跟她交往,只因為她那種每天即便素面示人也神采飛揚的生命活力和健康心態,確實特別具有“殺傷力”。至少我周圍,的確有人吐露過類似“羨慕死她了”這樣的話。 

    我想我之所以喜歡我這位女友,是因為她的價值觀充滿了“彈性”,對人生也有獨到的見解。比如她與一位曾經愛得欲死的前任男友分手已久,一直保持書信、電話或者E-mail聯絡,兩人各自擁有羅曼史。她那位前男友后來專程從新西蘭回國,要求與她復合一聲兒生活,并言稱等兩個人結婚后是留在國內還是到國外定居隨她樂意。公正地講,她這位前男友惟一的缺點是比較小氣,錢財方面與她分得比較清,除此之外,他應該算是眾所公認的那種大好男人,不僅英俊聰慧,資歷與在國外的工作待遇都相當不錯,且與我這位女友至少相貌上挺“速配”。但以前經過近3年的斷斷續續的同居歲月,女友發現這“速配”其實接近兄妹感情,而不像情侶﹔才第二年,她就覺得激情銳減,日子已過得像老夫老妻,寡淡無味了。所以當她那位前男友要求復合,而我們大家一致贊同時,我這位女友卻斬釘截鐵地宣布說“絕無可能”。“我可以想見我倆結婚后的模樣,”她說,“大概跟咱爸咱媽那輩人沒什么出入:吵鬧、和好,然后就不敢再有脾氣了,想離婚的時候又有了子女拖累。我這樣跟他過一輩子,和慢性自殺有什么區別!”

    我們不妨作如下假設:ヾ如果她接受她那位前任男友的求婚,婚后第一個月就出軌,那她便是對世人所認同的那種婚姻的神聖性大大的不敬了﹔ゝ但要是她從此貞潔下去,為忍受不出軌而每周一次地跟這個根本無法給她帶來激情的偽丈夫無聊地做愛,至少對她而言,又有些非人道的殘忍了﹔ゞ當然她可以選擇對婚姻不滿意后再行離婚,但當初又何必結婚呢,她又不是養不起自己和沒人追求。

    我曾帶著這個真實的個案和如上所述的三種假設,去問我周圍的其他女性朋友:如果事情發生在她們身上,她們會作何種選擇?其結果是: 25%的人表態含糊,等于棄權﹔65%(其中已婚者居多)的人都以“不認為完全符合自己所遇到的實際情況,而是覺得從我國現階段國情出發大致會如此”的理由,選擇了第二種假設。對此,我內心里是充滿悲憫的:顯然為“享受”安全的形式和空洞的快樂而就范于婚姻束縛,我認為這些女人正在慢慢培養著自己的壓抑能力(也許這樣講有些極端)﹔還有7%的女人以“如果婚姻不如意,不妨嘗試紅杏出牆”為由,比較猶豫地對第一種假設做出了選擇。但在我看來,几乎全世界的主流文化都不會公開贊成“妻子也有出軌的權力”這句曾在我國台灣響徹一時的口號,另外,為直覺而尋覓肉體的快樂,東方女性比西方女性更容易在心頭壓上道德罪惡感,從此竟日惴惴不安。而最后選擇第三種假設的則微乎其微,僅3%,但這是不真實的。誰都知道,至少在我國現階段,經濟活動和錢權交易正在嚴重損毀著愛情、婚姻應有的面目。當然目前在全國范圍內,到底有多少女性是因為養不起或“養不好”自己而被動選擇婚姻的,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也許事實只有一個,我們的社會沒有給予女人犯錯的權利和借口。

    “逢場作戲”已經成為一個陽性名詞,永遠不能成為女人背叛愛情和婚姻的盾牌。

    惟因如此,當我們提到一夜情這個概念時,我想大部分人會將它首先和單身人士、尤其是單身女性聯系在一起。我不知道這是否公正?我想說的是,對單身者而言,他們如果是在無“情侶”狀態下擁有不同的“性”伴侶,社會是不是不應該苛責,甚至承認它是人道的和合乎情理的呢?至于有人認為即使是性伴侶之間也有守貞問題。我的看法是:即使一夜情事件的當事人,也只有到了兩人一旦有相互歸屬的默契后,“守貞”的作為才成立并有意義,而且通常都是義務的。 

    記得報上講美國芝加哥有個男人發誓,他不把第200個女人弄上床他絕不打算結婚時,全世界只是尷尬地笑笑,并沒怎么當回事﹔可要是有新聞報道稱某女子也准備不把第200個男人陪上床誓不罷休時,全球輿論不為之嘩然才怪。沒辦法,到目前為止,這整個地球依然是男人的天下,人們對男人女人采取的道德要求一直是雙重標准。男人通常想的是:“一輩子只跟一個女人做愛,做男人有什么意思?”所以男人可以在情外濫情、在婚外沾花惹草﹔女人想的是:“如果他都不愛惜我的身體和我的靈魂,別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愛我呢?”所以女人大都愿意一開始便鎖定一個男人,大玩“非他不嫁”、嫁則死纏爛打也要跟他白頭偕老的“准道德”游戲。

    “我有權力自由支配自己的身體和愛情,也同樣有權力將它們當作兩件事情區別對待。”這是我那位性史復雜的女友對我講過的原話,我認為它至少代表了一部分現代女性的內心主張。 

    《廣州日報》




相關新聞
 女人一夜情是否罪不可恕?(1)
相關專題
 兩性問題大討論
 
發表感言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