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生活 >> 情感空間 >> 愛戀紅塵 2003年2月27日13:37


安妮﹒默多克神話破滅:我與默多克這樣分手

陳晨

    
安 妮

    在沉默了數年后,安妮﹒默多克不久前接受了澳大利亞《婦女周刊》的采訪,披露她和默多克離婚前后的故事。 

    

    一見鐘情

    安妮1944年出生于英國的格拉斯哥,母親是一位英格蘭的干洗商,父親是一位來英國淘金的愛沙尼亞商業海員。1953年,為尋找更好的生活,安妮一家移居澳大利亞。但這可能是個錯誤,他們開創的一個野餐公園很快便破了產,導致安妮的母親離開了家庭,身為長女的安妮便擔當起母親的責任,照顧3個弟妹,這段經歷培養了她的責任感。從一所修女學校畢業后,她想成為一名記者或演員。她先是在默多克擁有的《每日鏡報》的財務部門謀到一份職員的工作,不久后,便以記者的身份采訪了她的老板默多克。兩人几乎一見鐘情。安妮立即被默多克的男性魅力所吸引,已婚并已育有一子的默多克也對18歲的安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回憶說:“我認為她是個非常美麗的姑娘。” 

    1967年,默多克離開他的發妻,與安妮結婚。婚后,他攜安妮前往英國。由于默多克的報紙多靠桃色新聞和挖人隱私獲取暴利,使他很快便在英國聲名狼藉,人們稱他為“骯臟的淘金者”。直到今天,在英國,這個詞几乎已成為默多克的代名詞。 

    盡管安妮始終支持默多克,但處在被人喊打中的日子并不好過。安妮不但孤獨,而且來自各方面的干擾也令她心驚膽戰,作為暴發戶,他們也成為綁架者襲擊的目標。有一天,一伙綁架者看到一個女人開著一輛勞斯萊斯,他們認定車中的人是安妮,便綁架了她,并向默多克索要100萬英鎊。當他們發現車中的女人不是安妮而是新聞集團經理的妻子時,這伙人把他們的失誤全部發泄在安妮的替罪羊身上,他們不僅殺害了她,還將她的尸體喂了農場的豬。 

    

    神話破滅

    1973年,默多克的傳媒帝國擴展到美國,他接連買下得克薩斯州的三家報紙,并在以后的25年中買下更多的報紙、雜志、電台、出版社。像所有富人一樣,他們在不同的國家購置了許多豪宅,并擁有一艘價值1.25億美元的游艇,然而也正是從這個時候起,他們的關系開始變得疏遠。默多克很少回家,無所事事的安妮決定重返校園充實自己。她進入紐約大學學習英文,在獲得學位后,她開始嘗試寫作。她陸續出了3本書,其中兩本成為暢銷書,不過這無疑沾了默多克的光,因為書中以默多克的很多經歷為原形。 

    華裔女子鄧文迪的出現,使沉醉在自己美滿婚姻中的安妮如夢初醒。她說:“我原以為,我們擁有美好和快樂的婚姻,但顯然不是那么回事。”事后,安妮抨擊默多克顯得“非常差勁”。最終,默多克的“頑固、無情和不顧她的感受而一意孤行”的態度使安妮放棄了挽回他們婚姻的幻想。 

    1998年1月,鄧文迪開始以翻譯的身份公開陪伴在默多克左右。4月,默多克和安妮通過媒體對外宣布,決定結束他們31年的婚姻,至此,這對一直被人們視為擁有美滿婚姻的夫婦的神話破滅。8月,安妮提出離婚請求,但據她后來透露,最終卻是默多克成為離婚的原告。在10月的董事會上,安妮突然接到丈夫下達的逐客令,默多克在他的年度報告中向董事們宣布,安妮將和他一道離開董事會。對外界默多克顯得很有風度,實際上他只是不得不在熟知內情的董事們面前給安妮一個公正的評價。他說:“我必須承認,在這個風云變幻的行業中,安妮給了我極大的幫助,她對新聞集團的貢獻有目共睹。”但在私下里,他卻不加掩飾對安妮的冷酷,安妮說,默多克甚至不肯給她任何選擇的余地,只是無情地命令她必須離開。 

    這對安妮來說無疑是沉重的致命打擊,她的告別演說充滿絕望:“這不僅是我婚姻的結束,也是我生活的結束……離開它我感到非常難過”。一些董事眼里閃著淚花,目送這位自18歲起便為新聞集團盡力的女人在她大兒子的陪伴下黯然離去。 

    1999年6月8日,默多克夫婦的離婚告以完成,僅在17天后,默多克便迫不及待地與鄧文迪在他的游艇上舉行了秘密婚禮。半年后,似乎有意與他們的躲閃唱反調的安妮和72歲的金融家威廉﹒曼在紐約著名的大教堂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盛大婚禮。 

    關注未來

    如何分割他們在過去31年中積累的120億美元的巨額財富和默多克的繼承人問題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盡管安妮至今仍然對他們歷經一年多達成的秘密離婚協議的細節守口如瓶,但她沒有否認有關默多克支付給她10億美元的傳聞,不過對此仍有很多人認為這對安妮并不公平。因為按照加州的法律,安妮有權要求平分她和丈夫共同擁有的財富。 

    實際上,安妮并非等閑之輩,事隔數年后,安妮才披露了她當年對默多克和鄧文迪的關系以及她和默多克之間的糾紛始終保持沉默的原因。原因之一是,安妮不想在她和孩子們的利益未獲得保障之前得罪默多克。安妮說:“為了我的几個孩子,我什么都沒說”。她極盡克制的另一個因素是,安妮對他們的婚姻仍抱有幻想。“我一直等待事情能恢復正常,但他沒有利用這個機會”。的確,默多克并沒有像安妮預料的那樣最終回心轉意,他對安妮試圖挽救婚姻的種種努力不屑一顧。安妮說:“我一直在努力挽救我的婚姻,但無論我做什么,他都不感興趣。” 

    情場失意的安妮在爭取她和几個孩子利益上取得了勝利,安妮說:“我感到非常欣慰的是,孩子們的利益得到了保護,我最關心的就是他們的繼承權。我們從分居到離婚花了這么長時間,就是為了把這些事情安排妥善。”安妮十分肯定地否認鄧文迪和她的子女會成為默多克的繼承人,她暗示繼承人將在她的3個孩子中產生。對此,她覺得很矛盾。她說:“實際上,我并不希望他們中的任何人成為繼承人,我認為他們都十分出色,完全可以專干他們想干的事。”安妮認為繼承人問題必然會帶來很多傷害,而這種壓力不是她的孩子們這種年齡應該承受的。 

    盡管知道默多克對自己已情絕意斷,但安妮承認自己對前夫仍留有一份愛意。


默多克和現任妻子鄧文迪
默多克的長子、次子、次女(從左至右)
來源:《生活時報》 2003年2月27日
(責任編輯:劉宜燁)


相關新聞
 名人婚戀:沈從文與張兆和的似水姻緣
 柳德米拉和普京:愛情從台階開始
 美女作家棉棉:不需要男人 自由更重要
 38歲的女人不需要婚姻 張曼玉談感情
 伏明霞 吳小莉兩個漂亮媽媽
 一個婚禮一個葬禮 查爾斯戴安娜的婚姻童話
 洪晃:我為什么要與陳凱歌離婚
 組圖:羅納爾多背后的女人米蘭妮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