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時政>>綜合報道

在周國知最后的日子裡-周國知先進事跡報告摘編
  2004年10月20日00:25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我是周國知的哥哥周靈知,在湖北省宣恩縣畜牧局工作。在弟弟最后的日子裡,我一直都陪伴著他。

  記得那是2003年6月9日的下午,我正要去上班,一開門,看見弟弟國知站在門口。 他一隻手按住腹部,一隻手撐著門框,有氣無力地對我說:“大哥,我的老胃病又發了。在家裡睡了三天,到鄉醫院打了幾瓶吊針,還是不行……書記和鄉長硬是要我到城裡來做檢查。”

  第二天一早,我就陪他到了縣醫院。檢查結果出來后,醫生告訴我:“你弟弟已經是肝癌晚期,他的時間恐怕不多了!”這句話好像晴天霹靂,讓我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回到病房,我強忍著悲痛,盡量平靜地寬慰他:“也不是什麼大病,醫生說除了胃病,還有慢性肝炎。”國知一聽鬆了口氣,說:“那就好,我不想住院,太花錢。再說消茅工作正是關鍵時候,實在是丟不開。我見他執意要去,隻好把書記、鄉長叫到縣醫院,專門安排住院的事,他才勉強住了下來。

  剛住幾天,他就鬧著要出院,我不准,他求我說:“大哥,你不准我回去,那我就隻有求你,幫我跑一趟椿木營,給福利院把過冬的煤買足。另外,還請鄉裡的黃書記安排人把棉絮晒一晒。”

  當我急匆匆趕到椿木營弟弟家時,16歲的侄女周莉一見到我,就哭了起來:“媽和爸都進城住院了。家裡豬沒人喂,弟弟沒人管,我又馬上要中考了。家裡隻有幾角錢一包的方便面了,我們兩個頓頓都吃它,弟弟現在一看到方便面就想吐……”

  那一段時間,除了上班,我都在醫院陪著弟弟。他總是有辦不完的事情要我去幫他辦。他一會兒說:“大哥,你還記不記得長槽村那個馮卓然?他現在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寡老人。你幫我找一找,我想把他接到福利院去。”一會又說:“大哥,你抽空給勾腰壩村的湯生朋帶個話,他家裡經濟困難,我放心不下。我早就幫他聯系好了便宜瓦。原先是打算幫他拉的,現在不行了,你讓他拿著我寫的條子,快去把瓦拉回來……”

  在醫院住了一段日子,他又焦急不安了,在他的一再要求下,7月14日,國知又回到了椿木營,回到了他工作的崗位。但是,剛剛過了二十多天,多次昏迷的弟弟再次被送進縣醫院。疼痛越來越狠,我經常看到他全身發抖,蜷成一團,卻咬緊牙關,不讓哼出一聲來。

  8月31日深夜,被劇痛折磨得死去活來的弟弟,眼睛直直地盯著我:“我得的肯定不是肝炎,大哥,跟我說實話,我到底是什麼病?”我知道再也瞞不住了,就哭著把實情告訴了他。大約靜了一分多鐘,弟弟說話了:“大哥,既然你們早就知道我得的是什麼病,為什麼還要送我住院,這不是白花公家的錢嗎?我不能再住下去了,明天我就要回家!”他的語氣裡沒有悲傷,沒有商量的余地。

  那一夜,我們弟兄倆都沒有睡。當時,弟弟的頭腦十分清醒,他開始給我交待后事:“大哥啊,我的時間不多了。我有幾件事,你一定要幫我做到。我死后,你要讓我的孩子知道,他們的爸爸是個好人,沒有做對不起群眾的事,沒有給黨丟丑,要教育他們永遠跟黨走。你還要代我感謝民政局的領導和同志們。碧秀住院期間,他們救助了1000塊錢……”

  9月26日,我再次上山看望弟弟,這時他已經處於昏迷狀態,但他仍然在親人的呼喚聲中,一次一次艱難地睜開眼睛。臨終前,他要親屬把他扶到火爐邊的椅子上半坐著,他緊緊抓住妻子的雙手,十分吃力地睜大眼睛,目光在親人們的臉上移來移去。他在盡力地記住我們,也盡力地想讓我們記住他那些沒來得及做完的事情。我心裡想,國知啊,你放心吧,你幾十年來為鄉親和貧困戶做好事,大家都不會忘記你。(新華社北京10月19日電)  

來源:新華社 (責任編輯:郭亞飛)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