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時政 >> 綜合報道 2001年2月12日09:29


拒絕邪教:為未成年人織就安全防范網

崔麗

    

  1月23日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法輪功”痴迷者自焚事件,無情地葬送了劉思影和陳果兩個女孩美好的未來,“法輪功”邪教殘害生命這一令人發指的行徑激起全國乃至全世界正義人士的義憤,也引起從事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的法律工作者的極大關注。 

    2月9日,共青團中央、全國少工委召開“依法反邪教,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座談會,與會的十余位青年法律工作者及法學專家從法學理論和司法實踐出發,深入剖析“法輪功”邪教本質的違法性,為依法保護未成年人不受邪教侵害進言獻策。 

    一、“法輪功”具有反人權、反法治的邪教本質 

    李林(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所長助理、研究員):人權必須受到法治的確認,才能得到有效保障。我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懲處其邪教活動,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依法充分保障公民的人權與基本自由的必要舉措。“法輪功”煽動、誘導、唆使、蒙騙其成員或他人以所謂的“尋主”、“升天”、“求圓滿”來實施自殘、自盡、自焚等行為,致人重傷或死亡,這種種非法行徑,充分暴露了其反人權、反法治的本質。 

    此次“法輪功”邪教制造的自焚事件,違反了國際法和國內法,侵犯了未成年人的基本人權。1989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兒童權利公約》中規定:“締約國確認每個兒童均有固有的生命權。締約國應最大限度地確保兒童的存活與發展。”作為未成年人的父母,非但未依法盡到監護、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職責,反而利用被監護人對家長的信任和依賴,將其帶到天安門廣場自焚,嚴重違背了我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中對父母作為監護人職責的規定。同時,“法輪功”邪教組織的行為還涉嫌違反了《刑法》中故意殺人罪和故意傷害罪的有關規定。我國《刑法》規定,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制造、散布迷信邪說,指使、脅迫其成員或者其他人實施自殺、自傷行為的,以故意殺人罪或故意傷害罪定罪處罰。 

    吳宏耀(中國政法大學刑訴法博士):天安門自焚事件這一血的事實,更加使人們認識到“法輪功”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反法治的邪教本質。人權之中,生命健康權是基本、最重要的權利。而“法輪功”恰恰在生命健康權這一最基本問題上,從一開始就走向違背法律和社會發展的反面,從宣揚“有病不吃藥”,到鼓勵練習者“放下生死”、“走向圓滿”,這些荒誕不經的歪理邪說直接侵害、剝奪公民的生命健康權,是違法犯罪行為。 

    陳衛東(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我國在反邪教、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方面的法律依據是很充分的。在依法打擊“法輪功”邪教過程中要區分不同情況,正確依法界定“法輪功”痴迷者行為的性質,從而采取不同的處理手段﹔在追究刑事責任時,不僅要依據實體法,還要依據程序法,同時要根據新情況、新特點,加強立法和司法研究。要采取多種渠道進行法制宣傳教育,用大量活生生的事例向人們昭示“法輪功”邪教的違法性,特別是《刑法》有關犯罪與刑罰的規定等,相信絕大多數人會趨利避害,拒絕邪教。 

    周振想(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副院長):如何從追究“法輪功”分子刑事責任的角度去維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值得研究。目前處理“法輪功”邪教組織有法可依。《刑法》中做了明確規定:對于指揮、組織邪教組織,使他人受騙上當最終致死的,構成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對于邪教組織的骨干分子指使、脅迫他人自殺、自殘的可以依照《刑法》中故意殺人罪和故意傷害罪的有關規定﹔邪教組織被取締后仍然從事邪教活動、非法示威游行的,可以適用按照《刑法》破壞法律實施罪來懲處。 

    二、“法輪功”邪教對未成年人的毒害不可低估 

    鮑遂獻(公安部治安局副局長、法學博士):從自焚這一觸目驚心的事件可以看出,“法輪功”邪教對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影響和摧殘是不可低估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法輪功”人員為對付警方的盤查,往往攜帶少年兒童包括自己未成年的子女作掩護,被查獲后拒不認領、遺棄他們,對少年兒童的身心健康造成極大摧殘。“法輪功”分子在進行反動宣傳煽動對象上,有意選擇青少年和知識分子比較集中的大中專院校,甚至頻繁地向中小學生散發“法輪功”反動宣傳品,企圖向青少年群體進行滲透。 

    經過一年多來與“法輪功”邪教組織堅持不懈的斗爭,絕大部分青少年“法輪功”練習者已退出法輪功組織,廣大青少年對“法輪功”邪教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深惡痛絕,同“法輪功”的斗爭具有良好的社會氛圍和堅實的群眾基礎。但當前“法輪功”分子的頑固性、反復性仍十分突出,邪教勢力與我爭奪群眾、爭奪青少年的斗爭將是長期的、復雜的、尖銳的。 

    邵金常(北京市東城區法院少年刑事審判庭庭長):我們必須從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進一步揭露和批判“法輪功”的邪教本質。“法輪功”是一個陰險、殘暴、反動的邪惡組織。青少年正處在成長的階段,他們的生理、心理發育尚不成熟,還沒有掌握科學的認識方法,對“法輪功”的邪教危害缺乏足夠的認識,“法輪功”利用青少年的涉世未深來對其進行精神毒害和精神控制。和“法輪功”的斗爭是我們爭奪接班人的斗爭,因此必須引起家庭、學校和社會各方的高度重視和警惕,堅決打擊、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絕不手軟,維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淨化青少年成長的社會環境。 

    張美英(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中國青少年犯罪研究會副會長):花季少女劉思影和陳果的悲慘遭遇使我萬分震驚和痛心。12歲的劉思影尚不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對自己的生命沒有處置能力,作為其監護人的母親有責任對她的生命健康給予保護。可是她的母親不僅自己深受“法輪功”邪教之毒,而且殘忍地將女兒帶往死亡之路。劉思影的母親沒有任何權利和理由去實施傷害和剝奪女兒生命的行為,她的這一行為顯然違反了《未成年人保護法》的有關規定。自焚事件的發生,使人們進一步認清了“法輪功”邪教踐踏人權、禁錮自由、殘害生命的本質。 

    黃力群(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調研員):綜觀當今世界邪教,莫不是威脅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和社會穩定的恐怖之源。“邪”到極至,教主不惜犧牲教徒生命,制造集體自殺或綁架、暗殺、爆炸等事件,其殘忍、瘋狂之舉令世界震驚,成為世界各國依法打擊的對象。受李洪志一伙妖言的蒙騙、煽動,几名“法輪功”痴迷者在天安門廣場的自焚事件,再一次暴露了“法輪功”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的邪教本質,尤其是發生在天真的花季少女身上的悲劇,慘不忍睹。可見,邪教不除,國無寧日。 

    苗生明(北京市檢察院起訴處):未成年人心智尚未健全,可塑性強,易于被“法輪功”邪教所迷惑,從而影響其健康成長和未來發展,有的因此走上違法犯罪道路,或者釀成劉思影、陳果那樣的人生慘劇。因此,要高度重視“法輪功”邪教對未成年人及青少年的毒害。在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司法實踐中,要依法打擊利用宣傳品、互聯網傳揚邪教思想,蠱惑、扭曲未成年人心靈的犯罪行為,形成高壓態勢﹔對于身受“法輪功”毒害的未成年人及青年大學生,要作好其思想轉化工作,要以教育轉化為主,力爭他們盡早擺脫邪教思想的桎梏,重新煥發青春的朝氣,樹立奮發向上的積極人生觀,走上新的人生道路。 

    三、織就拒絕“法輪功”邪教的安全網 

    鮑遂獻:為切實保障廣大青少年的合法權益,淨化社會環境,要進行全民動員,與“法輪功”邪教組織進行堅決斗爭,廣大青少年要積極參與,遠離邪教,拒絕邪教。在斗爭過程中,要打教結合,以打促教。由于絕大多數“法輪功”練習者包括青少年都是上當受騙者和受害者,他們并不是真心地反對黨和政府、對抗法律,為此,我們必須本著教育、轉化、挽救的政策,盡可能擴大教育面,縮小打擊面。廣大青少年作為社會中最有活力的群體,在同“法輪功”的斗爭中擔負著重要責任。要充分調動青少年的積極性,不僅使他們自己拒絕邪教,而且要讓他們多做自己親友中“法輪功”人員的轉化工作,使更多的受害者回歸家庭,回歸社會,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李林:為把反邪教、維護未成年人權益的工作進一步納入法治軌道,應完善有關立法,如對與未成年人有直接養育、教育關系的父母、監護人、教師等“法輪功”痴迷者,可以依法采取預防性措施,暫時隔離這些成年人與未成年人的接觸,或限制、取消他們對未成年人的監護權﹔對痴迷“法輪功”的教師,可暫停他們的教學工作,使之與學生處于分離狀態。因此,應探討通過完善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等法治途徑來實現對未成年權益的多方保護,使未成年人自覺地遠離邪教。 

    張美英:應該進一步研究完善青少年保護的立法工作,加強學校、家庭、社會對青少年的法制教育,特別是要建立對學校、家庭教育的監督機制,明確各方職責,在全社會筑起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安全網。 

    莫紀宏(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副研究員):對未成年人的生命權保障直接關系到一個民族的未來,因此未成年人的生命權理應得到國家法律的保護。此次12歲的劉思影和19歲的陳果參與自焚,與她們母親的“危險行為”密切相關,這一悲劇的發生使我們認識到對監護人“危險行為”法律監控機制完善的必要性,對此應采取有效的對策加以切實解決。未成年人的法定監護人中有信奉邪教的,未成年人的思想狀況應當成為學校、社會和政府重點關注對象,對未成年人予以及時幫助,各社會團體、企事業組織、城鄉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等都有責任參與到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中來,形成一個社會化的系統工程。 

    佟麗華(青少年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致誠律師事務所主任):《未成年人保護法》雖然提出了可以撤銷監護人資格問題,但又缺乏可操作性,并沒有說由誰來當監護人,這涉及到公設監護人制度的問題。這個事件的發生,告訴我們應加大社會對家庭教育的干涉力度,解決當前家庭教育的封閉狀態。傳統的依靠政府招聘大量人員來承擔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工作的思路,已不適應目前精簡機構的要求,這就要求政府部門行使管理職能,鼓勵、推動民間專業人士的維權工作,目前北京市正在進行這方面工作的探索,效果不錯。總之,應不斷探索新形勢下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新思路、新舉措,使對未成年人的權益保障更加切實有效。 

    黃力群:依法反邪教,保護青少年健康成長,是全社會共同的責任。我們要用科學的聲音戰勝邪教,要多為孩子提供健康的視聽作品,用健康的思想影響孩子,用良好的娛樂方式充實孩子的課余生活,普及科技知識,讓科學觀念深入人心,“一切為了孩子,為了一切孩子”,決不允許“法輪功”殘害祖國的未來。 


《中國青年報》 2001年2月12日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