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時政 >> 綜合報道 2001年3月21日18:50


“法輪功”分子導演的“記者招待會”

新華社記者祝瑞戟

    

    一些“法輪功”分子19日煞有介事地在日內瓦組織了一場所謂的“記者招待會”。但是,同“法輪功”分子去年在聯合國人權會議開幕當天舉行的那場聽眾寥寥的記者招待會一樣,他們今年導演的這場記者招待會最終也以失敗收場。

    由于“法輪功”分子去年組織的記者招待會不歡而散,當時為其提供場所的機構今年斷然拒絕再為其提供場所。此外,日內瓦許多知名的飯店和旅館都不許“法輪功”分子利用這些場所從事反華活動。這伙人最后不得不找了一家小餐館。

    這家餐館的會議室可以容納約30人。去年駐瑞士的少數西方國家記者對“法輪功”有點“新鮮感”,所以約有七八個人參加了上次的招待會。但他們聽到一半時就興味索然,便紛紛退場離去。今年的情況令“法輪功”分子更為尷尬:組織這場記者招待會的“法輪功”人員多達20人,到場的常駐瑞士的外國記者僅有兩人,而且只聽了十几分鐘便提前離場。

    “法輪功”分子不向記者發公示,而是以秘密方式偷偷摸摸地通知有關記者,而且別有用心地只邀請來自西方國家的記者。此外,記者招待會的入口處由數名彪形大漢把守,招待會開始后大門緊閉,顯然是作賊心虛。

    本社記者19日一大早恰巧與几位朋友在“法輪功”准備舉行記者招待會的地方喝咖啡。剛剛落座,“法輪功”人員就過來了。他們沒話找話地探問我們的身份,最關心的問題是:“你們是不是記者,是不是新華社記者?”由此可見,“法輪功”對經常在國際場合揭露其真面目的新華社記者既恨又怕。此后,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不時拿著照相機和攝像機如臨大敵般跑過來輪番狂拍濫攝。

    大約9時30分,記者見到一位熟識的外國同行准備進入會議室,于是上前與他打招呼,隨后和他一起進入會議室。我們走到前排正准備坐下,去年被記者問得張口結舌的“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這時早忘了“真、善、忍”,惱羞成怒地指著記者說:我們沒有邀請你,你不能留在這里。記者反駁說:你們不是開記者招待會嗎?我為什么不能參加?帶記者進去的那位外國同行指責他說:你不讓我的同行留下來是不公正的。張而平蠻橫地說:我說你不能留下,你就不能留下!

    張而平出言不遜,顯然有悖于舉辦記者招待會的國際慣例。一位來自瑞士鄰國的女記者仍然耐心地向“法輪功”人員解釋:這位中國同行天天和我們在一起工作,我能夠証明他的身份。我也沒有請柬,但你們卻可以讓我留下。他沒有請柬為什么就不能留下呢?她表示要把這種不善待記者的事件反映到記者協會。

     記者招待會開始的時間已過,而會議室里只有寥寥3名外國記者。于是,記者決定不再給這伙“法輪功”分子“捧場”。不料,進來容易出去難。記者正欲走出會議室時,進門時向記者發材料的“法輪功”人員突然伸過手來,搶奪記者手里的材料。他的理由是:既然你不參加記者招待會,那么你也不能拿走這些材料。記者手里拿的是 “法輪功”的“新聞公報”和一名所謂受中國政府“迫害” 的“法輪功”成員的“控訴發言稿”。“法輪功”本來用作炮彈攻擊中國的這些稱之為“真相”和“証據”的東西為何懼怕傳播?顯而易見,“法輪功”最怕他們在陰暗角落里炮制的這些謊言被拿到陽光下曝光。

    記者出來之后,“法輪功”的保鏢迅速把門關嚴。隔著這扇門,記者與聞訊趕到餐館的其他中國同行一起接受了瑞士報紙、電視台和電台記者的采訪,借此機會揭露“ 法輪功”殘害生命、危害社會的惡行,介紹了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邪教的正義之舉。門內門外形成了兩場針鋒相對的記者招待會。(新華社日內瓦3月20日電)


新華社 2001年3月21日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