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意重割不斷——憶周恩來與張學良的情誼
羅青長

  眾所周知,西安事變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重大的歷史轉折點,促成這個歷史性轉變的是中國近代史中的兩個偉人,這兩個偉人之間有著一段鮮為人知的傳奇情緣,這段難舍難分的情緣一直伴隨著兩位偉人走過了曲折坎坷的一生。作為這段情緣的見証人,我願將它筆錄如下,以為對兩位偉人的緬懷之情。

    一見如故,相見恨晚。上個世紀30年代,對於中國來說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年代,國難當頭,民族危亡。國民黨軍隊在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誤導下,奉行“不抵抗主義”,節節敗退,先后丟掉東三省和熱河,華北也岌岌可危。這使東北軍愛國將領張學良猛醒,在中共地下黨員劉鼎等人和東北愛國將領李杜、杜重遠、高福源等的啟發、誘導下,張學良將軍開始思考聯共抗日,打回老家去的救國之路。中共中央高度重視張學良的這一愛國動向,先后兩次派李克農到洛川與張學良談判,雙方簽訂了互不侵犯協定。為了進一步商談抗日救國大計,張學良懇請毛澤東或周恩來到膚施(延安)正式會談。中共中央經慎重考慮,決定由周恩來率團前往。1936年4月9日,中國近代史上的兩位偉人實現了第一次歷史性的會晤。兩人一見面,就熱情地握手。周恩來說:我是在東北長大的(1910年到1913年秋在沈陽讀書)。張學良說:我了解,聽我的老師張伯苓說過。周恩來很奇怪,問張學良:“怎麼張伯苓也是你的老師?”張學良說:“過去我抽大煙、打嗎啡,是聽了張伯苓勸告后戒除的,因此拜張伯苓為師。”並說:“我和你同師。”引得大家都笑了。會談就是在這種親切而輕鬆的氣氛中開始的。

    這是一次歷史性的會談。會談后,中共中央慎重地研究了張學良的建議,改“反蔣抗日”為“逼蔣抗日”。應該說,周恩來和張學良共同為建立和發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作出了杰出的貢獻。兩位偉人也自此開始了長達40年的生死之交。后來,當有人問及張學良將軍對周恩來的印象如何時,張將軍坦言:一見如故,相見恨晚。周先生是他一生中最欽佩的人之一。

    回天乏力,仰天長嘆。自從張學良、楊虎城將軍分別和中共達成“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協議以后,三方面都積極進行抗日的准備工作。同時,採取各種方式“逼蔣抗日”。然而,蔣介石仍一意孤行地堅持“攘外必先安內”的反動政策。雖經張、楊幾次諍諫,痛切陳辭,蔣終不為所動。被逼無奈,出於民族大義,1936年12月12日,張、楊兩將軍發動兵諫,逼蔣抗日。聽到這個消息后,我們這些剛剛經歷過長征到達陝北的“紅小鬼”高興得手舞足蹈,恨不得把蔣介石這個雙手沾滿革命烈士鮮血的劊子手拉到陝北示眾。可是,黨中央高瞻遠矚,不計一黨之私利,以中華民族解放為己任,決心以“雙十二”事變為契機,推動全民族聯合抗戰。14日,黨中央派周恩來、博古、葉劍英組成代表團赴西安與張、楊二將軍共議抗日救國大計。16日周恩來到達西安,與張學良再度相逢。他們當即促膝長談。周恩來贊同張學良對蔣的方針,並就事變的性質、前途和處理方針發表了自己的意見。他說,西安事變是震驚中外的大事,蔣介石雖然被扣留,但他的實力依然存在。西安與南京處於尖銳對立地位,因此對蔣的處置要十分慎重。在這方面周、張二人英雄所見略同,很快達成了共識。在日后的幾天裡,他們朝夕相處,密切配合,為抗日救國而奔波。然而,25日突然生變。由於東北軍內部對先撤軍(讓國民黨的中央軍先撤離)、后放蔣,還是先放蔣、后撤軍發生爭執,張學良怕節外生枝,遂拉楊虎城陪著蔣介石夫婦及宋子文悄悄離開住地,乘車直奔機場。行急之間也未通知周恩來。周恩來從張學良的衛隊營長孫銘九處得知此事后,大為驚愕,立即和孫驅車趕往機場,想勸阻張學良不要親自送蔣去南京。可是為時已晚,飛機已經騰空而起。周恩來隻得扼腕長嘆。他后來對人說:“唉!張漢卿就是看《連環套》那些舊戲看壞了,他不僅要‘擺隊送天霸’,而且還要‘負荊請罪’啊!”從此,這兩個為中華民族抗日救亡而奔走呼號的摯友天各一方,遙相思念。

    長相憶,勿相忘。張學良被蔣介石軟禁后,周恩來一直懸挂在心。每次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談判時,周恩來都要提出釋放張學良、楊虎城二將軍的要求。可是,始終沒有結果。1949年,國民黨政權崩潰在即,周恩來再次提出釋放張、楊二將軍的請求。雖然當時的代總統李宗仁表面允諾,然而,蔣介石卻背地裡下了殺害楊虎城將軍、押解張學良將軍去台灣的密令。當國共談判破裂,以張治中將軍為首的國民黨代表團准備啟程回南京述職時,周恩來苦言相勸,並說了一段語重心長的話。他說,“我已經對不起一個姓張的朋友了,不能再對不起另外一個姓張的朋友了。”張治中將軍因此而幸免重蹈張學良將軍的覆轍,而從周恩來的言辭之中我們也可以體察出他對張學良將軍的無限懷念之情。

    1961年,為了紀念西安事變25周年,周恩來總理在中南海西花廳設宴招待張學良、楊虎城兩家親屬。席間,時任海軍參謀長的張學良將軍的弟弟張學思談及哥哥至今被軟禁、楊虎城將軍慘遭殺害,不禁痛哭失聲。一向以穩重著稱的周恩來總理也為之動容。他高度評價了張、楊二位將軍的歷史功績,稱他們是“千古功臣、民族英雄”。這是周恩來總理代表國家和人民對張、楊二將軍作出的最高褒獎。

    周總理對張學良將軍的懷念之情一直縈繞在心頭,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1975年12月20日,周恩來總理已在彌留之際。當他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時,將我召喚到他的身邊。囑咐我的第一句話就是“不要忘記台灣的老朋友”。雖然周總理沒有點明“老朋友”是指誰,但從我平時和他的工作接觸中即可理解這“老朋友”中肯定包括張學良將軍。對張學良將軍的懷念是總理臨終都難以忘卻的未了之情。

    鴻雁傳音,此情何了。自從張學良將軍被蔣介石集團押解至台灣后,周恩來就一直想方設法向張將軍傳遞思念之情。可是,當時兩岸咫尺天涯,張將軍又在囹圄之中,鴻雁傳書談何容易。1960年,周恩來總理得知張學良將軍的弟弟張學銘及夫人朱洛筠要到香港探親,便在西花廳宴請張學銘夫婦,當時我在陪。席間,周總理談到對張學良的牽挂,他手書了幾句話托張學銘夫婦設法轉達給張將軍,這幾句話是:“為國珍重,修心養性﹔前途有望,后會有期”。周總理考慮得十分周到,他請張學銘夫婦到達香港后,再托台灣的友人將他的信裝在口紅盒裡,到張學良夫婦經常作禮拜的教堂,趁人不備,交給趙四小姐,就說“大陸方面的朋友有話捎給少帥”。雖然周總理精心籌劃,但當時政情險惡,此信不知所終。然而,總理的用心良苦可見一斑。

    周總理去世后,我一直惦念著總理的囑托,設法將他對張學良將軍的思念傳遞過去。1992年,張學良將軍的兒子張閭琳到沈陽參加閻寶航烈士的紀念活動。我將周總理的四句話又手書托他轉至張將軍。1996年,閻寶航的女兒閻明光要到美國去看望張學良將軍,臨行前問我有什麼話要捎,我再次手書周總理的四句話請她代轉。這次,張將軍真的看到了,欣喜之余,他問閻明光,“這是不是周先生說的?”從閻明光帶回的照片中可以看出,張將軍的表情中流露出對已故朋友的懷念、感激之情。兩位世紀偉人的心終於歷盡滄桑結合在一起了。

    如今,這兩位世紀偉人都已辭世,然而,他們的生死之交卻傳為永恆的佳話,流芳千古。周恩來和張學良的友情告訴我們,隻要為民族大義著想盡力,中國人民是不會忘記他們的。周恩來和張學良的友情也昭示我們,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是骨肉同胞,有著割舍不斷的情緣,我們應該盡快實現統一,了卻骨肉團圓的夙願,不要把太多的遺憾留給自己、留給后人。這也是周恩來總理和張學良將軍所期盼的未盡之業,未了之情。     

    《人民日報》 (2002年04月02日第十一版)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簡介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