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時政 >> 時政專題 >> 慶祝澳門回歸兩周年 >> 走進澳門 2001年12月17日15:49


歷史回眸:督治“自治” 殖民管治(上篇)

納婭

    

  1848年葡萄牙人封閉清政府駐澳海關,武力擴大對澳門半島的占領﹔

    1851年葡人武裝占領澳門半島南面的(敞口內加水)仔島﹔

    1864年葡人武裝占領(敞口內加水)仔島南面的路環島﹔

    至此,葡萄牙女王強占澳門的計划已成為現實,“只差中華帝國本身的承認了”。

    1887年,沒落的清政府被迫與葡萄牙簽署《中葡會議草約》,“准葡萄牙永駐管理澳門”,同年12月簽訂的《和好通商條約》對此加以確認,但葡萄牙承諾“未經大清國首肯”,“永不得將澳門讓予他國”。條約將划界問題留待以后磋商。從此,葡萄牙人開始對澳門實行全面的殖民管治,其政治行政組織隨葡國有關海外殖民地法律的變化而不斷演變。

    在此之前的1844年,葡萄牙女王唐娜﹒瑪麗亞二世已擅自將澳門升格為海外省,并派遣總督常駐澳門,由一個政務委員會協助工作。從這以后一直到1917年,葡萄牙對澳門的殖民管治政策雖時有變化,但基本上是以強調中央集權為主的。一方面陸續將本土及其殖民地一般法律或原封不動或略加修改,在《澳門憲報》頒布,延伸到澳門實施﹔另一方面,總督根據澳門的需要制定部分行政法規,行使有限的立法權。這就是在澳門現行的政制中,總督與立法會分享立法權限的歷史原因。但這種權力在當時十分有限,1869年葡萄牙制定海外憲法組織大綱,還特別列出了17個不許海外省總督立法的事項,包括稅收、借貸、司法行政范圍等。這種與當地現實條件相對脫節的中央集權制政策,對澳門的發展十分不利。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過程中,澳門的法律一直是二元化的。大清法律繼續在澳門有效,某些中國法例被編入澳葡法制內,在華人社會中應用。1909年頒布的《澳門華人風俗習慣法典》,將中國古時的“婦有七去”(妒、淫僻、竊盜、長舌、驕侮、無子、惡病)正式法律化,并一直生效到1948年,可謂一大奇觀﹔依中國風俗習慣締結的婚姻契約以及由此產生的繼承權利,更是到1987年《澳門民事登記法典》頒布后才失效。

    19世紀末,主張海外省實行政治、立法和行政自治的殖民思想在葡萄牙逐漸形成。1914年,參照英國殖民統治模式制定的《海外省行政組織法》頒布,為各海外省制訂自身的組織法提供了指導原則和法律依據。1917年出台的《澳門省組織規章》,規定澳門享有行政財政自主權,受中央政府的領導和監督。澳門有兩個本身的機關───總督和政務委員會。總督是中央政府的代表和海外省的最高權威,擁有立法、行政、軍事和財政權。政務委員會為“總督之后的首要和主要管治機關”,由“公務員委員”和“非公務員委員”組成。前者包括總督、總督秘書、檢察官和五位廳長,負責提供技朮性意見﹔后者則包括議事公局成員和由總督挑選的兩位能讀寫葡文的華人,以便反映民意。在此規章中已可見后來的諮詢會和立法會的雛形。

    1920年葡萄牙修憲,殖民地的政務委員會一分為二,分設立法委員會和行政會。此后,隨著葡萄牙政局的風云變幻,殖民政策朝令夕改,澳門的政治行政組織也隨之發生變化,至1973年產生過几個章程。真正勾畫出今天澳門政制輪廓的,是1964年1月1日生效的《澳門省政治行政章程》。章程規定,澳門本身的管治機關有總督、立法委員會和政務委員會。立法委員會由總督擔任主席,它不僅有立法動議權,還首次享有自身的立法權。1973年的《澳門省政治行政章程》賦予澳門省內部公權法人地位和行政財政自治權。立法委員會的組織和權限獲得擴充,享有除保留給葡萄牙主權機構以外的有關澳門的所有立法權,但立法會仍然由總督主持,具有明顯的殖民色彩。總督是葡萄牙政府在澳門省的最高級官員和代表,主持立法委員會和諮詢局的工作,向葡萄牙海外部長負責。

    由此可見,此一階段澳門的行政財政自治僅僅是殖民體制內的有限自治。

      《人民日報》 (1999年06月22日第12版) 




 
相關專題
 慶祝澳門回歸兩周年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