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時政 >> 時政專題 >> 紀念彭真誕辰100周年 >> 回憶懷念 2002年9月29日10:37


“實事求是,應當成為我們的黨訓”──
彭真到天津過“七一”采訪追記

李尚志

    

    時間進入1984年6月,82歲的彭真委員長腦海里經常在琢磨一個問題:自己入黨61年了,再過几天就是黨的63歲生日,如何慶祝黨的這個生日呢?他晝思夜想的是,如何使這年的“七﹒一”過得更有意義。

    “到天津去,和我當年一些同生死、共患難的老工人、老戰友們促膝談心,聽聽他們對國內外一些問題的看法,征求一下他們對黨和國家一些工作的意見、建議和要求,如果能聽到他們對我們的工作提出一些批評意見那就更好。”當彭真老人把這些想法告訴相濡以沫、患難與共几十年的老伴張潔清時,張潔清堅決支持老伴的想法。就這樣,彭真委員長決定到天津基層去過黨的生日。

    主意一定,彭真委員長心情十分舒暢。6月28日下午他會見了來訪的日本朋友后,便乘上了去天津的火車。一天緊張的工作,并沒有使這位80多歲高齡的老人感到勞累。火車開動后,我作為隨行的記者,勸他老人家稍躺一會兒。彭真同志說:“為黨工作的時間不多啦,恨不得一天工作24個小時為黨搶回點時間啊!再說,我已經18年沒有到天津啦,我時常想念這個當年浴血戰斗的地方,想念那里生死與共的老工人、老戰友,但愿他們都還健在,這次能見到他們。劫波渡盡,他們都還活著嗎?”說這些話時,彭真老人眼睛濕潤了。

    到達天津時,已是近深夜了,彭真下榻在天津市委招待處。前來看望他的中共天津市委第一書記陳偉達、天津市市長李瑞環等同志勸他先休息一天,畢竟是80多歲高齡的老人,不能累著。但彭真卻說:“正因為80多歲了,人生歷程已經在去八寶山路上的五棵松啦,要抓緊為黨干點事,因為馬克思不允許給我更多的時間。”

    第二天上午,彭真同志就把當年一起出生入死的老工人左振玉等請來,促膝深談了整整半天時間。還請左振玉以及司福祥、杜遠等三位老工人一起吃午飯,一邊吃一邊談。這些老工人與委員長推心置腹,無拘無束。

    這天下午,彭真又同左振玉一起乘車到當年從事革命活動的舊地尋訪了几個小時,還訪問了几戶工人家庭。他在工人家里與他們促膝談心,噓寒問暖。在一戶工人家里,一位老大媽的話至今令人難忘,她對彭真同志說:“您都80多歲啦,比我還大20來歲,這么大熱的天,還來看望我們,與我們一起拉家常,共產黨的大官都這樣就好啦!”

    彭真同志這次一到天津,市委几位書記就提出,天津市委正在召開常委擴大會議,6月30日上午准備吸收全市各條戰線的模范黨員參加,舉行一次報告會,慶祝黨的63歲生日,請彭真同志到會講話。彭真同志堅持自己是來“探親訪友”的,不聽匯報,不講話。6月29日早飯后,正在天津的鄧穎超大姐來看他,并邀請他一起出席30日上午的市委報告會。當彭真陳述自己不打算出席會議的想法時,鄧大姐說:“委員長啊,天津可是您早年從事革命活動的地方啊,又逢黨的生日,您不去怎么行呢?”

    “要說天津搞革命活動,您和總理比我更早,您去講話就行啦。”彭真說。

    “您是委員長,又比我大一歲,是老大哥,您要是不去,那我也得拒絕市委的邀請了。”見鄧大姐這樣說,彭真同志笑著說:“我只有服從鄧大姐的命令啦。”

    彭真同志曾几次與我們半開玩笑地說過:“我這個人命苦,一輩子腦子閑不下來”,“解放前與敵人斗爭,不動腦筋,想不周到,就出問題﹔解放以后,又為黨中央當‘秘書’,給毛主席當‘秘書’,什么事情都要考慮得早一些、周到一點。”

    的確,凡是了解彭真同志的人都知道,他有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動手,什么講話稿啦,報告稿啦,文電草稿啦,他都是自己親自寫,可說是事必親躬。他有一次與我聊天時說:“念人家寫的稿子算誰的意見啊?”

    6月29日晚上,勞累了一天的彭真同志,謝絕了大家勸他早點休息的建議,他一會兒坐在沙發上沉思,一會兒在房間里踱步,深夜十二點多了,他的房間還亮著燈,同志們都知道,只要第二天有事,頭天晚上他是睡不早的。現在,他是在准備市委報告會上的講話提綱啊!6月30日凌晨一點許,彭真同志把秘書們及我這個記者找到房間里,說:“再有几個小時就得去市委講話了,咱們不能隨口說話,毛主席說過了,不打無准備無把握之仗嘛。這次是慶祝黨的生日的講話,我考慮了几點意見,你們看行不行。”接著,老人家提綱挈領地談了講話的內容。

    他說,回顧我們黨63年走過的曲折道路,展望今后我們艱巨而光榮的任務,過去我們取得的勝利,今后爭取新的勝利,靠什么?我看:第一,靠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正確﹔第二,靠黨和黨員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思想,贏得人民的擁護和支持﹔第三,靠實事求是,堅持真理,隨時修正錯誤﹔第四,靠民主集中制的原則﹔第五,靠黨的鐵的紀律。現在,我們是執政黨,黨領導人民制定了憲法和法律,黨和黨員一定要帶領人民堅決執行憲法和法律,黨和黨員必須嚴格地在黨章、憲法規定的范圍內活動。

    老人一面打著手勢,一面嚴肅地說,情緒顯得非常激動:“白天,左振玉同志的許多話使我很受啟發。所謂路線、方針、政策的正確,所謂實事求是,所謂民主集中制,所謂紀律,出發點只有一個,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是我們黨的唯一宗旨。”老人說:“堅持這個宗旨,我們就永遠不脫離群眾,群眾就永遠擁護和支持我們,有了這一條,我們過去是無往而不勝,今后也必定無往而不勝。”

    老人見在場的同志都點頭贊同,便風趣地說:“你們不要只點頭,也得搖頭。話是我講,錯了我負責任,但事前咱們要發揚民主集中制,你們有什么意見也提出來,咱們來個集思廣益,俗話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何況咱們五六個人呢!”老人這么一說,我們都樂了。于是,有的同志建議講話時再多一點要求黨員領導干部帶頭遵守黨章、黨紀、憲法,法律的內容﹔有的同志提出,針對天津是個開放城市,針對有些少數同志對改革開放的模糊認識,講一講改革開放的意義,特別是多講一點黨的對外開放政策……

    “你們看,咱們這樣一討論,講話內容不就更完善、更有針對性了嗎?”彭真高興地說。這時,已經凌晨兩點鐘了,大家勸他休息,老人才深情地說:“我忘了,我這老頭子能熬夜,你們年輕人睡覺少了不行。”

    6月30日上午,彭真委員長和全國政協主席鄧穎超在天津市委報告會上都講了話。兩位老人家以自己對黨對人民的深厚感情,結合各自半個多世紀的體會,告誡到會同志:一定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一定要扎根在人民群眾之中,一定要遵守黨章、法律,一定要做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帶頭人……

    他們的講話,贏得了全場多次經久不息的熱烈掌聲。

    7月1日這天,彭真同志謝絕了大家勸他休息的好意,又驅車到天津經濟技朮開發區,視察開發情況。他走遍了開發區內的許多大公司,每到一處都仔細看、詳細聽,有時還拿出筆記本記。當走到一處大空地時,陪同的天津市副市長李嵐清告訴他,這是美國摩托羅拉要建的廠址。彭真高興地說:“他美國也好,日本也好,歐洲國家也好,只要他們愿意來,我們統統歡迎。我國是個大市場,只要我們改革開放政策搞好了,一定會百鳥朝鳳的。”在康師傅方便面公司,彭真同志看得特別仔細,他對李嵐清同志說:“咱們台灣同胞的管理經驗,很值得學習。”

    在天津新港,彭真冒著炎熱視察了新建泊位,高興地對李嵐清說:“天津是我國北方大港,港口建設好了,天津振興有望,就會對全國貢獻更大。”

    從天津經濟技朮開發區回到天津招待處已是吃晚飯的時間了。彭真同志有個習慣,晚飯后散步。為了讓勞頓了一天的老人休息好,我們陪他散步完了之后就回各自房間了。可到了晚上九點多,工作人員又來叫我,說“老人家有請”。

    當我來到老人的房間時,他笑著讓我坐下喝水。我坐下后掏出采訪本,准備老人家有什么重要話要說時作記錄,誰知老人家笑笑說:“沒有什么事,不用記錄,請你來聊聊天。”我心想,82歲的老人,連日勞頓,還這么有精神,不禁更加肅然起敬。彭真同志喜歡在工作之余與人聊天,天南海北,什么都說,當然,更多的是談工作。這次聊天是從一個“都”字開始的。

    原來,6月30日的上午,彭真同志在天津市委紀念黨的63歲生日報告會上講話中,有這樣一句話:“黨在歷史上犯的錯誤,都是我們自己糾正的。”這句話,在我當天發回新華社的消息稿中用上了。彭真同志看了報紙后,覺得這個‘都’字講得不准確,所以這次聊天專門作個補正,還自我批評說:“你寫的報道沒有錯,話是我說的,我應負責。”一句話,說得我很不好意思。

    彭真說:“遵義會議后,我們黨發生的錯誤,應該實事求是地說都是我們自己糾正的,但在遵義會議之前,也應實事求是地說,我們黨所犯的錯誤就不都是自己糾正的。”

    他深情地回顧了遵義會議之前黨的歷史,從黨的成立講到陳獨秀,從“八﹒七”會議講到瞿秋白、李立三等同志,從武裝斗爭講到毛澤東、朱德同志開創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從中央蘇區五次反圍剿斗爭講到紅軍戰略大轉移。他說,盡管共產國際在中國革命的問題上犯有錯誤,但也幫助我們黨糾正了一些錯誤,這也是實事求是。

    講到實事求是,老人這天晚上向我們講述了黨的實事求是的光榮傳統和許許多多有關的史實。他說,當年他和聶榮臻同志接到黨中央通知,要他們從晉察冀根據地去延安開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他和聶榮臻同志深知,召開七大的首要任務是制定抗日戰爭、打敗日本侵略者的方針,選舉自己黨的領袖。他們到延安后,黨的七大因故推遲了,后來開展了黨的整風運動,在這個過程中,同志們私下經常議論,到底應當選舉誰為黨的領袖。通過整風學習和實際工作體會,大家都覺得,只有毛澤東同志才是唯一能擔當大任的人。他說:“毛澤東同志最實事求是,大家選舉毛澤東同志為黨的領袖,也是實事求是。

    他說,當年他在延安時擔任中央黨校副校長,校長是毛澤東同志。有一天,毛主席到中央黨校去,晚飯后他陪毛主席散步。毛主席問他還有什么事情要商量,他對毛主席說:“一個學校最好要有個校訓,咱中央黨校要不要制定個校訓?”毛澤東同志點頭贊同說:“要得,要得,彭大個子,你就為黨校搞個校訓嘛。”他說:“主席是校長,還請主席制定吧。”毛主席邊散步邊沉思,忽然轉身對彭真說:“校訓要簡短好記,就叫‘實事求是,不尚空談’吧。”

    彭真深情地說:“毛主席講的‘實事求是,不尚空談’這八個字,我們把它刻在一塊大石頭上,就豎立在中央黨校大門前。后來胡宗南進攻延安,我們隊伍撤退時,聽說把這塊校訓石埋起來了,我想總有一天它會出土的。”

    講到毛澤東同志,講到黨的歷史,講到延安,彭真老人總是那么一往情深。他說,有一次,中央政治局在延安楊家嶺的一座小樓上開會,討論把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理論,叫做毛澤東主義好,還是稱為毛澤東思想好。毛澤東同志堅決不同意稱毛澤東主義。毛澤東同志說,叫某某思想可以,大家都主張用我的姓名作代表也可以,但是,我要嚴正聲明:毛澤東思想不是我個人的,是集體的智慧,大家的智慧,是各根據地、敵占區廣大黨員的智慧,還有無數犧牲了的先烈們的智慧,是中國共產黨全黨的智慧,這是實事求是!

    彭真同志說:“那時在延安,中央政治局開會,為了便于集中精力開會,我們大家都不作記錄,指定任弼時同志一個人記錄。我相信,弼時同志的記錄會保存下來,是可以查到的。”

    夜深了,大家考慮到彭真同志第二天還要視察中日合資的大塚制藥有限公司,還要到天津市人大常委會看望大家,晚上就要返回北京,便催他早些休息。他再次感慨地說:“實事求是,是我們建黨建國的根本。這四個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難啦!所以,有一位同志曾問我,你覺得世界上什么事情最難?我回答他說:積我几十年的經驗和體會來說,實事求是最難!”

    當我們立起身來告別時,彭真同志意味深長地說:“實事求是這四個字,應當成為我們全黨必須遵循的基本准則,應當成為我們的黨訓!”

                       

    《新聞記者》2001.07.05 




 
相關專題
 紀念彭真誕辰100周年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