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時政 >> 時政專題 >> 紀念彭真誕辰100周年 >> 回憶懷念 2002年9月29日11:01


我國社會主義法制的主要奠基人──彭真

劉復之

    

    彭真同志是我國社會主義法制的主要奠基人。他長期主持政法工作,對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建設作出了重大貢獻。在几十年的政法領導工作中,他從實際出發,創造性地提出了一系列適合中國政法工作實際情況的方針性的指導意見。嚴格區分罪與非罪的界限,是彭真同志始終強調堅持的一項基本原則。它過去是、今天是、將來仍然是指導政法工作的一項基本原則。

    具有划時代意義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們黨和國家面臨的一件大事,是審判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的十名主犯。當時遇到的一個非常復雜、非常難處理的事,就是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的犯罪活動與毛澤東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所犯的“左”的錯誤交織在一起。要不要、能不能分清犯罪與犯錯誤的界限,成了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

    那時,廣大干部群眾從剛剛結束的“十年內亂”中走出來,對兩個反革命集團懷有極大的革命義憤,揭發、提供了大量的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犯罪材料,舉國上下都在熱切盼望能對這些惡貫滿盈的竊國大盜給予嚴厲的制裁。世界輿論也在注視著我們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審判。在這種情況下,怎樣依法正確審判十名主犯,是當時一件極具重要意義的大事。

    1980年11月15日,鄧小平同志在回答美國記者提問時說:“毛主席所犯的錯誤屬于另一個問題。‘四人幫’是犯罪分子,是有嚴重的刑事責任。我們是根據法律追究‘四人幫’的刑事責任。”這是鄧小平同志代表黨中央向全黨全國全軍,也向全世界宣布的這場審判工作的一條根本原則,就是說要把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罪行與領導人因失察而導致的錯誤嚴格划開。

    這條原則的提出,是經過了較長時間的醞釀和研究的。彭真同志在其中起了主要作用。彭真同志當時任中央兩案審判指導委員會主任,我是委員會下設的兩案審判工作小組召集人。我清楚地記得,剛復出工作不久的彭真同志,以極大的精力投入到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審判工作中。面對各種意見紛呈的情況,他以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遠見卓識和犀利眼光,多次強調,這次審判,首先必須實事求是地區分好人犯錯誤和壞人做壞事,區分領導上所犯的錯誤與林彪、江青反革命幫派所犯的罪行,這是一條根本原則。特別法庭只審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罪行,不審理黨內、人民內部的錯誤,包括路線錯誤,不解決黨紀、軍紀、政紀的問題。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討論時,鄧小平同志堅定地支持彭真同志的意見,強調不能把領導人的錯誤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陰謀詭計、犯罪行為攪在一起。這就解決了審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最關鍵問題。

    同時,彭真同志在黨內黨外,在各級干部和群眾中,做了大量的說服工作。他反復用我們黨處理這類問題的歷史經驗,說明反革命罪行是敵我問題,工作中的錯誤和失誤是人民內部問題,必須嚴格區分,不能把兩類性質不同的問題攪在一起。罪錯分開的原則確定后,那么在審判實踐中能不能把反革命罪行同工作錯誤分開呢?這又成為人們普遍關心的一個問題。對此,彭真同志說:“難是難,但只要認真研究事實,還是可以分清的。從起訴書看,謀殺毛主席,策動武裝叛亂,陰謀分裂國家,怎么同錯誤分不開?”“制造偽証、誣陷迫害同偏聽輕信、錯誤判斷是有著本質不同的。”“透過‘文化大革命’的全過程,透過現象看本質,哪些是好人犯錯誤,哪些是反革命罪行,是可以划分清楚的。”這就統一了大家的思想,為保証審判工作的順利進行奠定了思想基礎。

    遵循罪與錯分開的原則,在黃火青同志主持下的特別檢察廳和在江華同志主持下的特別法庭,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准繩,重証據,重調查研究,只追究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直接觸犯《刑法》的罪行,不審理屬于錯誤的問題。特別檢察廳對成百上千件証據材料,包括原始書証和物証,進行了認真、反復的審查、核實、篩選,對公安部《起訴意見書》認定的四大罪狀六十條罪行經過增減、調整、合并,認定十名主犯有四大罪狀四十八條罪行,形成了《起訴書》。特別法庭又對一些案情、証據作再一次核實,并經庭審調查,最后認定的罪行比《起訴書》減少了十六條內容,增加了七條內容,使《判決書》對十名主犯認定的每一條犯罪都有周密而有力、雄辯而服眾的証據予以確認。1981年1月25日,特別法庭對十名主犯依法公開宣判,億萬群眾拍手稱快,熱烈擁護這個公正的判決。歷史已經過去十七年了,實踐証明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審判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法庭審判把罪行與錯誤分開,是多么英明的決斷!審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是社會主義法制建設的里程碑,也為政法工作樹立了區分罪與非罪的光輝典范。

    “文化大革命”給國家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又留下了很多“后遺症”。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社會治安問題,就是“文革”的遺毒之一。社會上一些人受無政府主義思潮影響,無法無天,為非作歹,尋舋滋事,致使一時間刑事案件驟然上升,治安形勢異常嚴峻。群眾對此極為不滿。黨中央順乎民心,及時作出了依法從重從快打擊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刑事犯罪分子的決策。這時的違法犯罪分子,絕大多數是青少年,是基本群眾的子弟。他們既是社會秩序的破壞者,又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流毒的受害者。對于這些違法犯罪分子必須堅持區別對待的原則。當時任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的彭真同志提出,對待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違法情節輕微或年歲很小的),要像父母對待害傳染病的孩子、教師對待犯錯誤的學生、醫生對待病人那樣,滿腔熱情、耐心細致地護理、教育、感化、改造他們。對于凶殺、強奸、搶劫、放火、爆炸和其他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現行刑事犯,目前應該繼續依法從重從快處理。這就給司法實踐又一次提出了必須嚴格區分罪與非罪的界限,既挽救失足者,又嚴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

    隨著1979年《刑法》、《刑事訴訟法》等七個法律的頒布,中國人民在飽嘗無法無天的十年浩劫之后,痛定思痛,向法制軌道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但由于公、檢、法機關被林彪、“四人幫”砸爛后,剛剛恢復、整頓不久,隊伍素質稚弱,對實踐中出現的大量罪與非罪界限問題,往往認識不統一,對什么是犯罪事實清楚,什么是犯罪証據確實、充分,往往有不同的理解,因而對打擊犯罪活動出現了搖擺不定的“扭秧歌”的局面。

    針對這種情況,1980年2月1日,彭真同志及時指出,從重從快處理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刑事犯罪分子要准確及時。准確,要靠事實、証據。証據是指基本的確鑿的証據,有能夠証明犯罪基本事實的証據就可以判刑。1981年5月,彭真同志在五大城市治安座談會上進一步闡明了這一觀點。他說:“嚴格地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准繩,最主要的是對犯罪的基本事實、判刑的根據要查清楚。”“現在,有的案件因為証據不很完全,就判不下去。其實,一個案件,只要有確實的基本的証據,基本的情節清楚,就可以判,一個案件几樁罪行,只要主要罪行証據確鑿也可以判,要求把每個犯人犯罪的全部細節都搞清楚,每個証據都拿到手,這是極難做到的,一些細枝末節對判刑也沒有用處。”

    這就是被簡稱為“兩個基本”(即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証據確鑿)思想的精辟論述。彭真同志“兩個基本”的思想和“依法從重從快”的方針,相輔相成,對以后的“嚴打”斗爭起了重要的指導作用。

    彭真同志嚴格區分罪與非罪界限的思想,貫穿于打擊犯罪活動的各個方面。1982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了關于嚴懲嚴重破壞經濟的犯罪的決定。這年6月4日,彭真同志在外地視察時說:“打擊經濟犯罪,是中央的戰略決策。必須對走私、貪污、受賄、投機詐騙進行打擊,要剎住這股歪風。”同時又指出:“經濟犯罪的問題比較復雜。一定要把犯罪和錯誤分清。審判‘兩案’時,我們從頭到尾堅持把犯罪和錯誤分開,如果不分清,兩類矛盾就混淆了。打擊走私、貪污、受賄、投機倒把,也一定要堅持這一條,政法機關只管犯罪,屬于黨紀、政紀、軍紀的問題,由紀委等去處理。哪些是犯罪,哪些是錯誤,政策界限怎么划,量刑標准怎么定?要廣泛調查研究。”彭真同志又進一步要求:“打擊經濟犯罪,戰略上要藐視,戰朮上要重視,工作要抓緊,具體處理要慎重。”并具體指示:“經濟犯罪那么復雜,處理簡單了,可能犯錯誤。先抓緊把問題搞清,偵破案件、調查研究要快,但處理具體案件時,頭腦不可發熱,慢一點不要緊,冷一點處理好。有些可以先不捕,先讓他檢查,調查清楚以后再處理。”

    1986年3月2日,彭真同志在全國政法工作會議上對這一方針又作了詳盡闡述。他說:“必須充分估計到打擊經濟犯罪的復雜性、艱巨性,必須堅決、嚴肅、慎重,要有頑強地做艱苦工作的思想准備。第一,要堅決搞,一抓到底,不能動搖。嚴重經濟犯罪,就是挖社會主義的牆腳,破壞社會主義經濟,破壞社會主義制度。中央下決心打擊經濟犯罪,是正確的,非打不可。第二,更要強調一個准字。打擊嚴重刑事犯罪,盡管殺人、放火這類事不容易搞錯,斗爭開始不久,我們還是要強調要加一個准字。打擊嚴重經濟犯罪,情況更復雜,從一開始就要強調准。怎樣搞准?關鍵是把主要的、基本的事實搞清楚。這就要認真地實事求是地進行調查研究。”正由于堅持了這一正確指導思想,就有效地保障了這項工作的健康發展。

    在當前形勢下,彭真同志的上述思想仍具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在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事業中,各種新情況、新問題會層出不窮,執法過程中遇到的法律政策界限也會越來越多,如何准確地划分經濟活動中罪與非罪的界限,將會更棘手﹔特別是在大膽探索、大膽實踐的過程中,一些行為是違法犯罪還是工作失誤,不容易看得很清楚。在這種復雜情況下,我們懲治貪污賄賂等經濟犯罪,尤其需要牢記彭真同志的教導,嚴格區分罪與非罪的界限,把提高辦案質量擺到重要位置上來,切實把案件搞准,力求做到既堅決打擊犯罪分子,又避免打擊雖有嚴重錯誤但不屬于犯罪的人。

    彭真同志是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忠誠戰士,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國務活動家。他善于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觀察問題和分析問題,善于透過現象看本質,提綱挈領地抓住問題的核心,善于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地解決主要矛盾和突出問題,給我們留下了極其寶貴的精神財富。現在,彭真同志離開了我們,但他的寶貴思想、科學態度、崇高風范,將永垂史冊,繼續激勵著我們在鄧小平同志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指導下,在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努力把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不斷推向前進。

    《人民日報》    〔19970520牶晼f




 
相關專題
 紀念彭真誕辰100周年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