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時政 >> 時政專題 >> 紀念彭真誕辰100周年 >> 文章/手跡/講話 2002年9月29日10:43


彭真給文藝工作者的一封信(1964年1月5日)
    

    朝蘭:

    去年十二月三十日和前次來信都收到了。很高興知道你這次下鄉已獲得了初步成果。

    現在的一切創造,應該為社會主義服務,為工農兵服務,而兵則是帶槍的工農,知識分子也只有為社會主義、為工農兵服務,才有生命力和前途。創作的源泉、原料,在工礦特別是車間,人民公社特別是生產隊,部隊特別是連隊等,離開這些地方,同工農兵群眾沒有親密聯系,作家是不可能站穩腳跟,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好作品的。

    你過去沒有長期在車間、生產隊、連隊等地呆過,這是一個根本性的缺點。現在下去了,這就好了,這是個良好的開端。我為此感到很高興,我相信你會不斷有新的收獲。祝你丰收,身體好。                            

                                     彭真

                                  一九六四年一月五日

    這是“文革”劫難后,我手中僅存的彭真同志的手跡。

    我是革命烈士遺孤。11歲那年,騎在彭真同志的馬脖上從敵后上的延安。以后又受到彭真同志夫婦的親切關懷和教誨。

    1957年“反右”斗爭中,我在新聞工作崗位上受到錯誤的批判。我請求到基層鍛煉。在彭真同志的支持下,1963年秋天,我以中國兒童藝朮劇院創作人員的身份,到蘇北老區鹽城體驗生活。我住在農民的茅屋里,和老大媽擠在同一條稻草鋪上,和社員們一道出工,從各個方面了解農村的情況。當年年底,我在北京《中國青年報》上第一個報導了返鄉知識青年董加耕的模范事跡,在全國引起了很大反響。彭真同志的這封親筆信,就是在看到我寫的報導和我的兩封信后,于百忙中寫成的。張潔清媽媽說,她至今還記得老人家寫這封信時的情景。信里不僅指出了革命文藝工作者的努力方向,也洋溢著革命長輩對晚輩的期許和溫情。這是我終生都不能忘懷的。

    劉朝蘭附記于1997年4月29日悲痛的日子里

    《文藝報》1997.05.03




 
相關專題
 紀念彭真誕辰100周年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