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時政 >> 時政專題 >> 紀念彭真誕辰100周年 >> 講話/手跡 2002年9月29日14:02


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制──
彭真在中國法學會成立大會上的講話(1982年7月22日)

彭  真

    

    我來參加會,是為了祝賀中國法學會的成立。楊老(楊秀峰同志)要我講話,講什么?

    一、希望法學會按楊老講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為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制做出貢獻。

    堅持四項基本原則,說起來沒問題,實際上并不是大家認識都一致的。四項基本原則是不是只是一種學說,只是“百家爭鳴”中一家的主張?不是。四項基本原則是中共中央提出的,但它不是憑空的設想,而是我國二十世紀以來歷史經驗的總結,是我國歷史自己總結出來的基本原則,是社會實踐檢驗過的真理。遠的不說,二十世紀以來,中國至少發生了四件翻天覆地的大事。第一件,孫中山先生領導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建立了中華民國。但是,革命成果被反動勢力篡奪了。第二件,推翻了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件事是什么人領導完成的?是資產階級?開明士紳?還是其他什么英雄?都不是。是在以毛澤東同志為首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是工人階級領導全國人民取得的。第三件,廢除了剝削制度。建國初期,沒收了官僚資本,解決了資本主義中的80%。經過土地改革,消滅了封建剝削制度。后來進行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三大改造,廢除了几千年人吃人的剝削制度。第四件,建立起獨立的、比較完整的、社會主義的工業基礎和國民經濟體系。解放前,我國是農業國,是供應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國家原料的產地和資本主義商品的銷售市場。當時,一輛汽車也不能造,石油只有20多萬噸、煤只有四千几百萬噸,不能制造精密、大型機床,這就是當時的工業基礎。三十几年來,不管我們經過多少曲折,現在不但可以制造汽車、飛機,而且生產了導彈、原子彈。現在年產石油1億噸、煤6億噸,有品種比較齊全的280多萬台機床,與世界各國比,不算少。這說明什么呢?三十几年來我們艱苦奮斗的結果,有了可以自己裝備自己的堅實的工業基礎。這几件大事,不是那個學派的什么主張,而是鐵的事實。事實最雄辯,最有說服力。歷史實踐証明,必須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不堅持這四項基本原則,中國向哪里去?!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我們的道路就會是光明的、堅定的,越走越寬廣,不管遇到什么困難都一定能克服,就一定能實現社會主義的四個現代化。

    楊老說,要對發揚社會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制作出貢獻。發揚社會主義民主,當然不是資本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制,當然不是搞資本主義法制﹔更不是法家那一套。法家、儒家都是封建的。我們要的是中國的社會主義法制。什么是社會主義?廢除剝削制度,建立社會主義公有制,實行按勞分配,實行計划經濟,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廢除剝削制度是根本的標志。當然,我國還有經濟犯罪,還有變相剝削,走私販私、貪污受賄和各種經濟犯罪實質上都是變相剝削,但在我國剝削制度已經廢除了。走私販私、貪污受賄等,在我們的國家是犯罪行為,不是經濟制度。

    法學會的工作主要的就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為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制作出貢獻。

    二、理論必須聯系實際。社會科學和法學不聯系實際干什么?個人愛好,只要對人民無害,研究什么都可以。但是,法學會的研究工作應當聯系實際。什么是聯系實際?就是從中國的實際情況出發,總結自己的經驗教訓,找出中國自己社會的發展規律。同時,又反過來用于實際。

    現在的研究工作是不是都聯系實際呢?不見得。有的從希臘、羅馬出發,從歐洲的文藝復興時期和啟蒙時期的觀點出發,從書本出發,從概念出發。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統治的意識形態,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但客觀實際只有一個。社會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從實際出發,用實踐檢驗,就容易辨別個人的想法對不對。這樣,就有了客觀的標准,大家從實際出發,大家用社會實踐檢驗,法學界的思想就容易統一。

    三、要吸收古今中外的有益的經驗教訓,這一點很重要。中國是大國,夜郎不要自大,大國自大也不好。建國初期,所有帝國主義都對我國封鎖,怎么辦?關起門來打掃屋子,把三大敵人的殘余打掃干淨。就是在那個時期,我們也研究世界各國的經驗。1954年制定憲法時,就研究了世界各國的憲法。現在情況變了,我們同120多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外交關系,互相往來。研究法學必須吸收古今中外的有益的經驗。不要以為中國几千年封建社會,法學上沒什么東西。我國古代法有丰富的經驗,從春秋戰國到明、清,法很多,不過是封建的經驗,要加以研究,去其糟粕,吸收有用的精華。研究中國過去的、外國的法干什么?是跟著它跑?不是。要“古為今用”、“洋為中用”,要為中國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法制服務。對中國社會主義有益的就吸收,對糟粕、毒素要拋棄,要批判。這和實用主義不同,我們有四項基本原則,以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為標准。法學會要研究古今中外的法律,不管進步的、中間的、反動的,不管是奴隸主的、封建的、還是資本主義的,都要研究,取其有用的精華,去其糟粕和毒素。

    四、法學是什么?是上層建筑。它是由經濟基礎決定的,又要反過來為經濟基礎服務。社會發展了,經濟基礎發展了,法要隨著發展。資本主義社會進入社會主義社會,法也要隨著變化發展。但法學又有自己獨立的體系,自己的邏輯。立法要從實際出發,但也要有自己法的體系,前后、左右不能自相矛盾。不能靈機一動想搞什么法就草率地搞什么法。

    這兩者好象是兩個東西。如果兩者不一致怎么辦?對此,法學界的思想恐怕也并不完全一致。是法服從實際情況,還是實際情況服從法?誰是母親,誰是子女?實際是母親。實際產生法律。法律、法理是兒子。法要有自己的獨立的體系,有自己的邏輯,但要從社會實際出發,受社會實踐檢驗。如果法與實際和社會主義發展需要不適應了,就要研究修改。憲法修改草案就是從實際來的,是我國三十几年來正反兩方面經驗的總結,也吸收了外國的經驗,但又有自己的體系和邏輯,不能互相矛盾。是否這樣認識?請同志們考慮。

    今天,我在中國法學會成立大會上拋一塊磚,希望引出你們的玉來。(新華社發)

                                                  

         




 
相關專題
 紀念彭真誕辰100周年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人民網地圖 幫助信息 廣告服務 合作加盟 網站聲明 招聘英才 聯系我們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