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新聞中心>>人物

群眾貼心人——追記一心為民的基層干部模范周國知
人民網記者 何晶茹
  2004年10月09日21:35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細雨綿綿,天地同悲。

    9月26日,湖北省宣恩縣椿木營鄉數百鄉民自發來到青山頂,手捧白花,眼含熱淚,深情懷念他們的好干部周國知,一時間青山帶挽,綠水
鄉親們的好干部周國知
悲歌。27日是周國知逝世一周年祭。

    周國知,1961年10月出生於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宣恩縣椿木營鄉勾腰壩村。1978年11月參軍入伍。1982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3年1月退伍回鄉,1984年9月被聘為國家干部。之后他先后任原后壩鄉人武部長、鄉長、椿木營區(后改鄉)計生辦主任等職。於1991年至1992年,2001年至2003年兩度任椿木營鄉民政助理(原民政辦主任,機構改革后稱民政助理)。2003年9月27日病逝,時年42歲。

    就是這樣一位大山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鄉村干部翻山越嶺靠著一肩肩背回的水泥為百姓造起“幸福橋”﹔他為百余茅屋戶建起新房自己的木屋卻仍蓋著一張塑料布遮風擋雨﹔他為“消茅”工作拍了數百張照片,卻沒有一張和妻子兒女的全家福合影﹔他想辦法帶領村民致富,自家的田卻荒了﹔他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時刻惦念的仍然是福利院裡的老人、沒住上新房的茅戶……

    周國知,以一片赤子之情愛民、為民、護民,也永遠活在了大山人民的心裡。一年前,也是這樣一個陰雨哀哀的日子,數百名鄉民冒雨為他扶柩送行,哭聲慟天,為了讓他走得順暢安穩,鄰居把自家眼看就要成熟的玉米地砍出一條5米寬的大道,人們手挽手、肩並肩為周國知的靈柩前行鋪路……

    為了讓百余家茅屋戶早日住上新房,半年裡他帶病走了上千公裡山路

    周國知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消茅”工作。由於貧困等多種原因,山裡至今仍有很多農民住在簡陋不堪的茅草房裡,2003年春,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決定在全州實施消除茅草屋工程。椿木營鄉共有127戶茅草屋,佔全縣三分之一,是“消茅”任務最重的鄉鎮。這一重擔責無旁貸地落在了民政助理周國知的肩上。雖然也有一間辦公室,但是按照機構編制,全鄉的民政工作隻有周國知單槍匹馬一個人,這就意味著他要獨自跑遍全鄉200多平方公裡,15個村,84個村民小組,對127家茅屋戶逐一核實、拍照、登記造冊、落實救助資金、簽訂新房合同、協調購料、監督建房等一系列工作……雖然任務繁重,周國知卻異常高興,終於有機會能讓茅屋戶們住上新房子了!

    茅屋戶的居住、生活問題是周國知多年來的一塊心病,每每看到那幾塊板子幾蓬草勉強搭起的茅草棚子,遮不了風雨擋不了嚴寒,周國知心裡總有說不出的難受,這一次機會難得,一定要讓每一個茅屋戶都住上新房子,一個都不能少!據人們后來推算,從2003年春到2003年8月周國知逝世前,僅為“消茅”工作他就跑了1600多公裡的山路,相當於從椿木營鄉到武漢市走了一個來回。

    椿木營是位於海拔1680米的高寒山區,山大人稀,走上十裡八裡看不到一戶人家,“望到屋,走得哭”。常年走村串戶的工作性質和艱苦的環境練就了周國知一雙鐵腳板和堅韌的毅力。一把手電筒、一雙解放鞋、一隻背簍就是他的“三件寶”。拖著病痛的身體,周國知走遍了散落於崇山峻嶺中的村落,為112戶貧困戶的茅草房拍照早冊,建造了新屋。

周國知在給鄉親開會
幾個月的艱難調查,周國知的身體越來越消瘦,1.7米的漢子體重不到50公斤。5月8日清早,周國知第六次來到消茅困難戶胡柏春家,與平時不同,這一天他的“胃病”疼得格外劇烈,離開胡家,他隻能走一程歇一會兒,勉強往前挪,就這樣走走停停,兩三公裡的路程走了一個多小時,當他又一次從地上站起身時,隻覺得天旋地轉,一下子暈倒在路邊的草地上。直到3個多小時后,一個過路的啞巴村民才發現了他。

    自從“消茅”工作開展以來,周國知沒日沒夜地走村串戶,走遍了椿木營的溝溝坎坎,夜晚經常就住在貧困戶家,從5月中旬到6月初,他整整半個月沒有回過家。

    6月11日,周國知第一次被送往縣人民醫院,確診為肝癌晚期。為了延長弟弟的生命,兄長周靈知隱瞞了真實病情,隻告訴周國知他得了肝炎,需要住院治療。

    周國知哪裡能安心住院,還有十余個困難戶的消茅工作沒有完成、鄉福利院燒火的煤已經不多了……住院一個月后,周國知堅決要求出院。

    8月14日周國知再次被送進縣人民醫院。持續劇烈的疼痛使他對病情的真實情況有所察覺,得知真相后的周國知並沒有感到震驚,考慮的也不是自己的生死,他埋怨自己的兄長妻子:“既然你們早知道我是這病,為啥還要送我住院,還要國家為我花這麼多冤枉錢?我要出院,一定要出院!”

    9月3日周國知強行出院,回到了他熟悉的勾腰壩村,回到了他日日惦念的鄉親中間。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周國知叫人找來了消茅戶胡柏春的大兒子,一字一頓艱難地對他說:“我最多也就能活三五天了,沒有幫你們把新房子建好,對不起你們啊!你們要聽政府的話,搞好生產,要向我保証,早日搬進新房!”

    如今,127戶消茅工作已全部完成,胡柏春家也住進了溫暖寬敞的新房子,房門兩邊的一幅對聯是老百姓打心眼裡想說的話:好公仆助咱過上好日子,新時代使我走進新生活,橫批:黨施善政。

    百姓受苦,黨員臉上無光 周國知常算的是一本大賬:讓老百姓滿意

    民政工作活多事雜,“消茅”只是其中之一。救災救貧、扶弱濟困、五保供養、軍人復員、婚姻登記、村民自治等等,當地人說,民政工作的對象除了領結婚証的比較喜氣外,難有一個周全人,大部分都是老幼病殘,盲聾啞、痴呆傻,而且多是貧困戶,其工作的瑣碎與艱難可想而知。

    椿木營鄉福利院有22位“五保”老人,周國知把他們當成自己的父母,為他們建了新院舍,帶領老人們種菜、種糧、養豬、種藥材,還辦
鄉親們的好干部周國知
起了食品加工廠,建起老年活動室。福利院裡肥豬滿圈,糧豐菜足,一提起這紅紅火火的日子,老人們總是不住地說:“感謝周主任,他是我們的福氣。”

    計生工作歷來是農村的“第一難事”,尤其山裡大多都是土家族、苗族群眾,多子多福的傳統觀念很重,辦好這件難事談何容易。按土家族的舊俗,月子裡的女人進屋不吉利,周國知卻從不忌諱,他帶領鄉干部抬著月子裡的婦女到鄉裡做結扎,他把自己的宿舍讓給了手術不久的“月母子”住,還買糧買煤,讓她們安心調養。在周國知的努力下,鄉裡的計生工作評比年年第一。

    百姓受苦,黨員臉上無光啊!為了讓鄉親們都富起來,周國知帶領大家種藥材、種煙草、改良種植技術,讓科技富農深入民心。周國知任后壩鄉鄉長的時候,率先引進了地膜覆蓋育苗法。開始群眾不接受,周國知挨家挨戶做工作仍然不行,就從自家田裡劃出4畝地帶頭試種,畝產由100公斤增加到350公斤,看到效益的村民們有了積極性,周國知又手把手教山民覆膜技術,得利的山民高興得叫他“財神爺”。后來鄉裡總結了地膜覆蓋育苗和周國知提出的解決土地撂荒的新思路,統稱為“后壩經驗”,在全區推廣,山民們的收入不隻翻了一番。后來推廣種煙,周國知又是自己出錢買煙苗分給群眾,自己帶頭試種,還用自家的烤煙爐為大家免費烤煙,如今種煙已成為山民們的主要經濟來源之一。

    山民們富了,周國知的小家卻窮了。為了幫助鄉民種煙,自家的地荒了﹔每月幾百元的收入都讓周國知用於幫困濟貧,家徒四壁,連自己和妻子看病的錢都是向鄉裡貸款﹔老茅戶都住上了新房子,周國知家破損的板壁卻始終沒能換上一塊新木板……

    周國知的心裡有一本大賬:老百姓的疾苦記得清清楚楚,老百姓滿意了,就是一本最好的賬。

    周國知病重之后,鄉裡安排由魏光榮接替民政助理工作,兩個人是從小玩到大的伙伴,先后腳參軍復員,一起工作了二十多年,就連在鄉裡的辦公室也是背靠背的。面對這位好戰友,魏光榮深深感嘆:他的工作總是那麼出色,人民群眾總是那麼滿意。接替他的工作,我的壓力很大。

    周國知在辦理移交時,縣民政局派財會人員審計,審來審去,周國知的賬不僅分毫不差,而且還多出了三床棉被,那是上屆民政工作人員接受的捐贈,忘了入賬,周國知發現后,又補辦了入賬手續。

    有人給周國知算了一筆帳:幾年來,從他手裡經過的錢有百余萬,可他沒有從中謀取一分錢私利。他說:我手裡的每一分錢都是困難群眾的救命錢,用出去之前我都得想一想,這錢如果花了,對不對得住老百姓。

周國知在講話 周國知在計分

    周國知走了,一家四口唯一的一張全家福是兒子捧著爸爸的遺像照的

    積勞成疾的周國知匆匆走了,留給鄉民的是牢固的幸福橋,筆直的寬油路,嶄新的磚瓦房,享用不盡的致富技術和一片毫無保留的拳拳赤子心,他留給家人的隻有一間四壁漏風的舊木屋。

    為了便於給消茅戶拍照造冊,鄉裡給周國知配備了一台傻瓜照相機,他用這台相機給112家消茅戶拍了200余張照片,但是,當九歲的兒子好奇地懇求他給自己拍張照片時,他嚴厲地拒絕了,“這是公家的相機,怎麼能給自家人拍照!”他給了兒子兩塊錢硬是讓孩子到鄉裡的照相館裡照了一張照片。

    周國知逝世以后,搜尋他的照片成了一大難事,村裡、鄉裡全體動員也隻找出了二十幾張留有周國知身影的照片,最遺憾的是連一張一家四口的全家福都沒有,不少記者問過他的妻子汪碧秀,周國知守著一台相機,怎麼家裡連一張合影都沒有?妻子回答得仍然是那句話:“那是國家的相機,我們怎麼能用。”

    最后,是兒子捧著爸爸的遺像,記者為他們一家人拍了一張“全家福”。

    公私分明,嚴於律己,在親友中,周國知是出了名的“六親不認”。

    椿木營地處高寒山區,全年一半時間處在霜期,經常遭遇大大小小的各種災情,按照規定,受災群眾按災情大小可得到不同程度的補償。周國知的弟、妹、姐夫和老父親的田地都曾先后受災,但是周國知一次也沒有給與補償,即便是別人給報上了受災戶名單,也被他劃掉了。家人想不通,別人家有個干部多少都能受點照顧,自家這個干部怎麼總是胳膊肘往外拐!周國知苦口婆心給家人做工作:我做著這個工作,千百雙眼睛看著我,如果我照顧了自家人,老百姓會怎麼想?再說,自家的災情都是可以自救的,缺錢缺物到我屋裡拿,救災款有限,還是分給災情更嚴重的群眾吧。就這樣,周國知始終沒給自家人劃過一分錢。

    父親是曾經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復員軍人,多年來,除規定的90元定補,周國知沒有額外補助父親一分錢。對此,剛直的父親毫無怨言:“他也不容易,我們不幫他誰幫他!”在父親和周國知的帶動下,即使在他逝世后,一家人也沒向鄉裡提過任何要求。

    道是無情卻有情,周國知怎能不知親情的可貴。

    駁回了妹妹家的救災款,周國知自己拿了50元錢貼補給妹妹,拖著病弱的身軀幫妹妹家收苞谷﹔周國知家和姐夫家相隔不遠,每回路過總要進去問寒問暖,家裡做了些好菜好肉總要叫著姐夫、外甥一起吃。

    當得知自己身患絕症時,周國知最放心不下的是多病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平時虧欠這個家的太多,自己匆匆走了,他們怎麼辦?嚴重的類風濕已經使妻子幾乎喪失了勞動能力,每個月還要花進五六百元的藥費﹔八十高齡的老父親還要下地干活,兩個正在讀書的孩子還未成年……牽牽念念,周國知實在割舍不下這份牽挂,感到自己來日無多時,周國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組織提出了一個請求:在政策許可的情況下,希望能對碧秀和孩子給予適當的關照。

    曾經因父親的“無情”怨恨過父親,甚至和父親“冷戰”的女兒周莉最后悔的就是沒能多理解父親、照顧父親,“如果讓我選擇,即使家裡什麼都沒有,我也要讓父親活著,就是他什麼都不干,只是坐在那裡我也感到幸福。”國知有知,怎能不是同樣的希望?

    翻開周國知留下的23本日記,從頭到尾,找不出一句豪言壯語,有的只是一家家、一戶戶貧困戶的姓名、家底、困難情況和一筆筆解決問題的記載﹔周國知短暫的一生並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豐功偉績,有的只是二十年如一日兢兢業業為百姓謀福利的件件“小事”。“小事”不小,平凡中見偉大,正如我們採訪楊柳坨村主任熊昌余時所聽到的:一開始,大家都覺得他是個怪人,受苦受累又受氣的,還這樣為鄉裡干事情,細一想,這也正是他了不起的地方,當個英雄容易,但是像周國知這樣一點一滴地為老百姓做事情,而且一干就是幾十年,在哪片土地上、哪個崗位上都為老百姓著想,把溫暖送到千家萬戶,他是老百姓真正的貼心人,是我們干部學習的好榜樣。

“一家四口”的全家福


(責任編輯:子爰)
相關專題
· 人物
· 政壇人物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