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

江青的影展與毛澤東的批評
  2004年09月22日09:19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對攝影產生興趣

    江青學攝影始於1962年。她從1955年起就開始病魔纏身,6年間幾乎是在病榻上度過的。其間有幾年她離開中南海,去遙遠的莫斯科治病休養。

    到了1962年,江青的身體逐漸好了起來。因為她得的是婦科方面的疾病,加上她更年期長,症狀重,情緒仍然不穩定,剛才還有說有笑的,轉眼便怒目圓睜,搞得身邊的人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毛澤東非常理解江青的痛楚,叫工作人員看著他的面子,不要和江青計較。

    1959年和1961年中央在廬山召開了兩次會議,江青都上了山,她十分喜歡廬山的自然景色,對拍攝風景照表現了極大的興趣。那時的照相機大部分都是德國老牌產品,全部靠手動操縱,沒有一點“傻瓜”可言。一個初學攝影者要想輕而易舉地搶拍一張好照片,談何容易。江青那時的攝影技術遠遠沒有達到准確掌握百分之一秒瞬間的水平,對選景也欠整體審美構思,拍攝時需要主席身邊的攝影記者幫助她選景、對焦距,然后由她按動快門。毛澤東一首七絕《為李進同志題所攝廬山仙人洞照》著名詩作就是為江青拍攝的廬山仙人洞而題寫的。

    請石少華當老師

    毛澤東的題詩使得她的形象和這一瞬間一同光彩起來。

    江青被這個意外的瞬間激勵,渾身充滿了激情。從廬山回來后,她便對攝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她沒有重要的工作崗位,閑得無聊,開始琢磨系統地學習攝影,創作藝術作品,她相信自己對藝術有著天賦的靈氣。可是誰能當她的老師呢?考慮再三,最后決定請石少華當她的攝影老師。

    江青之所以看中石少華,一是因他擔任新華社副社長、攝影部主任職務。二是他在攝影界享有盛名,有較高威望。抗戰時期他就是八路軍裡赫赫有名的新聞攝影記者,……這些條件正符合江青擇師標准。

    石少華卻是另一番心思。他知道江青的個性,考慮再三,覺得這份榮譽實在不是他天性莽直缺少城府的個性所能承受的,就以工作忙為由推辭了老師的“榮譽”。

    日歷還沒在手中翻過幾張,石少華接到通知,說是毛澤東請他去。他趕快驅車前往中南海。車子一直到毛澤東居住的豐澤園后院的門外。

    毛澤東在后院看見石少華急沖沖地進了院,隔老遠就大聲招呼他,“進來進來,石少華同志。”毛澤東熱情地握住石少華的手,帶著長輩的慈祥,輕輕地拍打他的肩,請他坐下。“這次我請你來,有事相求。不是照相,但是和照相有關。”毛澤東說到這,故意停住他難懂的湖南話,側過臉專注地看著石少華,想看看這個廣東人的反應。

    石少華聽懂了主席的湖南話,但是沒有馬上明白主席所指的事情,等他說下去。“江青同志她身體不好,有病,不能從事緊張的工作,你就收她作學生吧,一可以調劑調劑她的生活,二也能學習一點東西,她有這個愛好嘛!……我也支持她學習,給她買了照相機,想多學習一點知識,多掌握一門技術總是好嘛。石少華同志,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收她吧!”

    石少華萬萬沒想到這件事情驚動了主席!他一陣感動,一陣愧疚,當時他怎麼就沒有替主席著想?讓他老人家親自過問,這不僅是偉人的心懷,也是慈善丈夫的心願。

    首次影展被取消

    江青由學習攝影后來發展成利用攝影。1971年江青活動的范圍幾乎遍及各個領域。她越來越多地公開露面,不住地選擇合適的形象亮相。

    江青決定舉辦個人影展。她將自己幾年的攝影作品選出一百多張由新華社攝影部副主任、周恩來總理的攝影記者杜修賢負責籌辦,展出地點選定在人民大會堂。沒有幾天,一百多個做工精致的影框就做好了,連新聞機構也嚴陣以待,作好了報道的准備。就在江青為影展前景而自鳴得意時,毛澤東出乎意料地出來講話了,這次他不是支持江青而是阻止。毛澤東對江青越來越強烈的表現欲十分惱火。嚴厲批評了江青,叫她立即取消影展計劃,注意政治影響。

    負責籌辦影展的工作人員隻好將江青的攝影作品搬回釣魚台——江青的住所。江青影展偃旗息鼓后,以為問題出在江青的攝影主題上,因為作品大多數是花草魚虫,工農兵形象少。

    釣魚台內燒照片


    不久,江青很快從失意中恢復過來,又開始下一輪影展的夢幻。

    1974年進入夏季。毛澤東又一次長時間離開北京,到南方養病。周恩來也住進了305醫院、中南海裡顯得空寂冷清。江青這時卻空前地活躍,會見外賓,發表講話,以毛主席學生和戰友的身份四處視察,轉達毛主席的慰問。
    就在江青春風得意的時候,釣魚台傳來一個令人吃驚的消息,江青放火燒毀了自己的攝影作品。原來江青又經歷了一次影展夢破碎的打擊。

    釣魚台18號樓是接待外國元首的國賓樓。1972年周恩來指示有關部門,從各地選來了一些丹青大師的國畫,懸挂在樓裡。

    終於,厄運降臨到18號樓的國畫上。10月間,江青突然要攝影記者杜修賢為她放大攝影作品。攝影師按照影展的規格,放大了78張不同尺寸的照片。可是攝影師將照片送給江青時才知道,放大照片是為了取代18號樓的國畫。

    江青看見照片興奮地說:“將這些牡丹、月季、海棠……還有這個石榴,換上去!11月5日有兩個國家總統要來訪問中國,要抓緊時間換上去。”她的13張花卉照片很快取代了國畫,挂在主廳裡。照片隻挂了3天,就神出鬼沒地不見了。等人們發現時,13張國畫已經回到了老地方。

    原以為江青要氣得發瘋,警衛找到江青時,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江青正在10號樓用自己的照片招待政治局的委員們,她笑瞇瞇地說:“這些照片是我為委員們准備的,喜歡什麼就拿什麼。”

    其實她在掩飾自己的憤怒和難堪,勉強保持表面的鎮靜,以顯示她大度、不與人計較的風度。莫非是毛澤東制止了江青,果然,這個反對她的人不是別人,就是毛澤東!也隻有毛澤東才能有效地阻止江青無限膨脹的欲望。當他知道江青又在“照片搭台,政治唱戲”時,氣得訓斥道:“你有什麼權利可以隨便換下國賓館的畫,挂上自己的作品?夜郎自大,這樣要不得!統統取下來!”

    破滅的影展夢

    1975年9月,全國農業學大寨會議在山西昔陽縣大寨召開。江青又一次萌動了影展的念頭,這難以止息的欲望日夜折磨著她好強的心靈,竟成了一塊沉甸甸的心病。或許是吃了一塹的緣故,一到大寨她就四處造輿論:“這次我的影展要多拍些大寨的鏡頭,給大家開開眼界。這件事已經報告了政治局,國鋒同志都同意了。搞好后我再報告主席。”她想造成既成事實,來個先斬后奏,好使她的影展夢變為現實。

    她在造輿論的同時,逐步實現影展的計劃。一百多幅照片源源不斷地送往大寨。大寨在江青的手中變成了她第一個“展覽大廳”,從會議室到客廳都懸挂著江青拍攝的大幅照片。江青是一個非常有心計的人,她思想沒有停留在自己藝術作品的“大廳”裡,而是畫外的政治天地,她叫人回北京請書法家書寫毛澤東詩詞,然后挂在她的照片旁邊。這才叫詩情畫意、珠聯璧合的展覽!
    無形中江青的身價又一次高漲。江青暫時得到了虛榮心的滿足。

    從大寨回到北京,江青又開始了她難圓的夢幻,緊鑼密鼓地張羅她的正式影展。江青又想了絕妙的主意——和攝影師聯合舉辦展覽。

    毛澤東看完照片,也看穿了江青的心思。沒有絲毫商量的余地,仍然兩個字:“不行!”江青最后一次影展夢宣告徹底失敗! (文?顧保孜 摘自《今晚報》) 
 
      稿件來源:中華文摘  2004年5月8日

(責任編輯:文鬆輝)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