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主頁 新聞要覽 時政 國際 觀點 經濟 科教 社會 I T 環保 軍事 文娛 體育 生活 圖片
新 聞 推 荐
雷峰塔地宮鐵函開啟詳細報道
《大腕》露出真面目
黃健中:《笑傲江湖》就是消解港台模式
周潤發楊紫瓊出席奧斯卡頒獎
關之琳否認姐弟戀
好萊塢導演排行榜:吳宇森大勝李安

3月18日新聞排行榜
石家庄爆炸案是犯罪分子制造的
四名初中女生集體自殺
國務院發文漲工資(全文)
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划綱要
大學生揭露男陪內幕
天安門廣場“法輪功”自焚者劉思影猝死
事業單位工資如何漲
石家庄市發生重大爆炸事件
"台獨"分子聚會  氣焰囂張
朱(全容)基總理答中外記者問

人民網 >> 文娛 >> 影視聚焦 >> 明星追蹤 2001年3月19日10:58

翁美玲和湯鎮業的情史與翁美玲的情死
    

     翁美玲1959年5月7日生于香港,小名囡囡,是家里的獨生女。翁美玲是個長得嬌小玲瓏,但又有一張圓臉一雙大眼,還有一張露出兩顆兔仔大板牙小嘴的美人兒。她從小便在香港一所著名的英文學校念小學,在她上中學四年級,即七歲時她的父親突然逝世,她便遭遇到了第一次人生的打擊。由于她那位在香港海關任職的父親是一個有妻有妾的人,翁美玲的母親自始至終均得不到夫家的接納,以至在丈夫去世后得不到分文財產。帶著一個女兒的母親,唯有接納了另一位男士的求愛。與這位男士結合后,母親把女兒暫時留交在香港的一位誼弟家看管,自己與夫婿放洋到英國去做生意。那時,翁美玲只有十一歲,到她十五歲比較懂事后,她的誼舅又把她送到英國她母親和后父那兒去。  

    由于曾有八年時間沒有父母的呵護,翁美玲已習慣了照顧自己。剛到英國不久,她已經可以一面念書,一面在母親開設的餐館和小食店中幫忙。自那時起,她就習慣了和食店中的叔叔伯伯哥哥等相處。不用說店里是男性店員居多,翁美玲與他們一同干活一同吃喝,日子久了,就養成了一種象男孩子那樣的主觀倔強的性格,同時也好像男孩子一樣喜歡熱鬧,喜交男性朋友。而她那些叔叔哥哥們,又因為她終歸是個女孩子,而人人都爭著去寵她愛她,事事順著她的心意。那陣子,寵她的人不只有店中的員工,還有她母親、后父、誼舅父和一些嬸母等等。早在高中時代,翁美玲就以出眾的容貌和活潑的個性馳名全校,被譽為“校后”。不過英國的生活到底是平淡而無新趣的,雖然翁美玲在中等學校畢業后,先后進過劍橋大學和英國中央藝朮學院,攻讀布料設計,并盡量花時間廣游博覽,擴展自己的生活領域,在大學時代,她參加了英國華裔小姐選美,并獲亞軍。畢業后,取得了文學士學位的玲兒從事著布料設計工作。但一年一年長大的她,終于因為想看看香港已變成什么樣子而回港度假去了。如果她沒有回去,那她的一生一定會改變,可是,歷史是無法改變的,這也許就是她的宿命吧!那一年她二十三歲,跑回香港去除了要舊地重游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是母親要她和一位相戀兩年的荷蘭籍醫科學生分手。翁美玲對此頗覺傷心,但因為相處的時間越長,越覺得自己和這位外國男友性情不合,所以也接受了母親的意見,在復活節假期中返港一游。這一游,便游出了一個永遠無法替代的黃蓉﹔這一游,更游出了一個痴情女子淒慘的愛情故事﹔這一游,也游出了千萬人無休無止的思念…… 

    在港期間,玲兒的教母(基督教信徒除有生母外,還必須在出生地認一個教母)為了讓她愉快,勸她參加了當年的香港小姐選美,沒想到她一舉闖入了前十五名。因為身材不夠標准而無法進入頭五名。翁美玲當然有點失望。但不久“無線”看中了她活潑可愛的性格和她的學歷,找她簽了一份兩年的合約,讓她試試做《婦女新姿》節目的“小主持”。當時和她一起主持《婦女新姿》的還有當屆的港姐亞軍寇鴻萍、青春小姐沈金玲以及陳齊頌、森森等人。 

    不久,剛剛加入“無線”的監制蕭笙看中了翁美玲,邀請她在其首次為“無線”監制的古裝武俠劇《十三妹》中試演清宮小郡主雙格格的角色,翁美玲當然樂于嘗試。這個戲的男女主角是黃杏秀、楊盼盼、任達華和湯鎮業。那時由于苗僑偉尚未走紅,湯鎮業在《天龍八部》中飾演的段譽又很受贊賞,所以那陣子的湯鎮業,也可算是正受公司力捧的大紅人。 

    來沒有演過戲的翁美玲,躋身在這強勁的雙生雙旦搭配中,竟然表現得十分出色,除她清新可人的扮相極為討好外,她的聰明天賦也令她演起戲來無師自通,加上她對几位合作的哥哥姊姊都親切有禮,令人覺得她可親可愛。和她同年的湯鎮業,更因為與她年紀相仿而和她談得很投契,翁美玲也因為處處得到這位經驗比她丰富的哥哥指點,對他甚有好感。  

    那陣子的翁美玲除了在《十三妹》中有不多的戲份外,每天仍然要參加《婦女新姿》的演出,由于是只身寄居代母家中,代母一家又是比較傳統的家庭,晚上沒有什么節目提供給年輕的翁美玲,很自然地翁美玲就把 公司當作自己的另一個家,有空閑時,她就請教母教她煲點湯水帶回公司請《十三妹》劇組的几位同事喝,初時當然是見者有份,但日子久了,翁美玲的湯水,就開始成為湯鎮業的專有物了,旁人看在眼里,開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故而也不以為然,只是有時偶爾拿他們兩個來開開玩笑而已。 

    翁美玲這位湯哥哥,家中有很多兄弟姐妹,所以很懂得如何去愛護這位妹妹,同時,他也因為兄弟姐妹多,無法在家中得到父母完整的愛,故此習慣了在外面獨立生活,在認識翁美玲前,他本來已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這位小姐也是圈中人,無巧不成書,她也是半個外國人,思想比較開放,與湯鎮業有點合不來。漸漸地,湯鎮業也像翁美玲疏遠醫科生男朋友一樣。開始疏遠這位女朋友。

    《十三妹》播映后,觀眾對翁美玲的反應十分好,公司剛巧又在開拍《射雕英雄傳》這部六十集電視連續劇而找一個“理想黃蓉”,于是乎,翁美玲也被邀請去試鏡。想不到臉蛋胖嘟嘟的她,在經過古裝造型后,扮相煞是好看,與林嘉華那個“臨時郭靖”配起戲來,又活潑又俏皮,恰似黃蓉活現,當時試鏡挑選演員的監制們的評語是,她演技雖然比不上昔日“佳視”那位俏黃蓉米雪,但模樣兒明顯地一點也不比先前演過黃蓉的米雪差,于是乎就決定冒這個險,給予翁美玲這個難得的好機會,正在與湯鎮業感情一日深于一日的翁美玲,適逢試鏡順利,更忍不住要把這份喜悅和湯鎮業分享。兩個前途不可限量的大孩子,肩并肩地攜手向前,工作時大家都完完全全地投入,收工后又手拉手地去吃喝玩樂,很自然地,翁美玲開始把湯鎮業視作自己在香港最親的人,把自己在工作和交友上遇到的難題或是欣喜,全部向湯鎮業傾訴,到《射雕英雄傳》開鏡之后,翁美玲的朋友驟然增多,其中有當紅小生黃日華,還有一個正備受公司重視的苗僑偉,前者紅而不嬌,平易近人,后者高瘦瀟洒,唇紅齒白,一如古代風流才子,但翁美玲都因為早就有了一個湯鎮業而并沒有對他們興起男女之念,加上那時這兩小生都分別在交女朋友,收工之后,這六個年輕人就聯群結隊地玩在一起,一次翁美玲不慎在拍武打鏡頭時傷了眼,湯鎮業緊張得天天煲湯去醫院陪她,于是乎連煲湯都學會了,翁美玲被他的真情所感動,以后一直都沒有忘記這段甜蜜的日子。

    1983年初《射雕英雄傳》分為三個部分播映,結果翁美玲一炮而紅,成為無數少年男女心中的偶像,這個戲同時也使飾演楊康的苗僑偉大受女性電視觀眾歡迎,另外兩個明星黃日華和楊盼盼本來就已擁有大批忠實影迷,談不上靠演《射雕英雄傳》才紅起來。所以說,這部電視續劇捧紅了翁美玲和苗僑偉,同時也使公司興起了用他們這一對粉雕玉琢般的金童玉女來做一新拍檔的念頭。于是乎,1983年和1984年的電視圈就成了這對最佳搭檔的天下,而對這雙強勁的拍檔,另外一些電視台簡直是無法招架,收視率一度曾遭到嚴重打擊。

    這一陣子,翁美玲的應酬當然多了起來,相反地由于苗僑偉的崛起,湯鎮業免不了受到影響,演出的機會減少了,日間沒事可做時,就挽挽化妝箱,跟著美玲回廠去湊熱鬧。他這樣做無非是想常常看著翁美玲,然而,在別人眼里看來,這對小情人雖然是有影皆雙,令人羨慕,但也看得出,由于他們兩人事業上不是同時一帆風順,因此可能會影響他們日后的感情。 

    別人大概會以為翁美玲有移情別戀的可能,因為事業順利的她,追求她的一定大不乏人。但事實上翁美玲不僅完全沒有改變對湯鎮業的心,還因為他在事業上遭受挫折而對他更加依戀,常常都希望盡自已的努力去幫助他攀上事業的高峰。這時的翁美已經二十四歲了,本來已到了結婚的年齡,但為保持雙方在電視觀眾心目中的形象,他們都不敢妄談結婚,唯有在靠近公司的一座大廈里各租了一層面積不大的樓宇,樓上樓下地居住。每天晚上誰有空誰就負責買菜煮飯,小兩口享受完新婚夫婦一樣的樂趣后,才依依不舍地暫時分開。兩個人之間用一塊地板分隔,兩顆心卻是整晚都互相牽挂著,一個擔心上面的人睡熟會不會冷著,另一個又擔心下面的人早上會不會起不了床而耽誤開工,又挂念著要一早起來煲湯,以便帶在身邊,在送她進入堅城片場之后享用,堅城的所在地比較偏僻,開工時大家就只有帶飯盒用餐,帶一壺湯水佐膳,湯鎮業對這位心上人的身體當然是十分關心的。 

    這時的翁美玲,也實在是太紅太忙了,有時候為著應酬,免不了要參加一些集體活動,湯鎮業初時經常跟在她身邊,陪她吃飯,陪她打牌。在別人眼中湯鎮業是翁美玲的不二之臣,在翁美玲眼中,他是自己最親最愛的另一半,當然應該陪伴在側。但在湯鎮業心中,有時免不了會因為別人的一兩句無心的話,而感到自己好像在依靠翁美玲,從而變成了她的“跟班”,湯鎮業的自卑感,就是在那一年中日漸加深的。被人捧到天上的翁美玲,有時也會因為被太多人寵愛而表現地任性一點,因小事和湯鎮業吵嘴時,也會有些無心的話引起他的誤會,以為她看不起自己,其實深愛著一個男子的女孩,又怎會理會他的出身和運氣不好呢?女性天賦的母性更常常會令她們對事業發展不順的男朋友多一份母性的憐愛和維護。翁美玲也是個正常的女性,對于湯鎮業,除了深愛他和依戀他之外,她也同樣盼望他能夠愛她依戀她,把不順心的事向她傾訴,并且在不開心的時候,伏在她懷中哭出來發泄苦悶,但是湯鎮業的大男子主義,使他無論如何也做不到這點。日子久了,他就開始習慣把自己的抑郁全部埋藏在心底,在翁美玲和翁美玲的朋友面前,他開始變得沉默寡言,同時也開始去找一些自己的朋友,希望在沒有翁美玲在他身邊的情形下,重新尋回自我,不再予人一種湯鎮業正生活在翁美玲影子里的感覺。

    翁美玲是不想這樣的。無論她在外面的應酬是怎樣的多,她最珍惜的仍然是在收工和應酬后,和他在家中相偎相倚的時刻。在她發覺湯鎮業和她好像開始有點貌合神離時,她急得不斷地想辦法。終于在一次登台演出賺到一筆數目可觀的錢后,她迫不及待地拉著剛到香港看她的母親和湯鎮業一起去看靠近公司的一層樓宇,這棟樓是一位電影圈的朋友准備退讓出來的,里面設備齊全,家具和音響都有,面積八十平方米上下,最適合兩個人組織小家庭用,由于媽媽和湯鎮業對買這層樓沒有表示反對,翁美玲就在深思熟慮后,竭盡自己所有積蓄買了下來。買好樓之后,她還向湯暗示:自己已經快二十五歲了,在事業上也已經站穩了腳,故此甘愿冒一次險,不顧影迷是否會不高興,想和他成家立室,就在這層她用所有積蓄買下來的新樓與他共筑愛巢。然而,湯鎮業的答復卻是,他自己事業未見有成,要翁美玲再等一個時期。其實那一層樓是用翁美玲自己的錢買的,圈中熟人個個知道,湯鎮業如果就這樣和翁美玲辦理結婚手續住進去,在別人眼中看來,他就會永遠成為翁美玲的寄生者了。翁美玲本來也不是完全不明白這一點,但受外國教育的她,不像湯鎮業那樣重視別人的閑言碎語。但他既然說還沒有作好准備,她也唯有等下去,不過,翁美玲遷進新居后,也配了一套鑰匙給他,并向他表明心跡,表示無論房子是用誰的錢買來的,都是他們兩人所有,湯鎮業可以把它看作自己的家。于是,湯鎮業也開始在翁美玲家中出入,為了方便起見,翁美玲家里也開始多了他的衣物。不久,湯鎮業獲公司外借在電影圈中發展,成績不俗,由于經常到外地拍戲,他索性把原來所租的樓宇退掉,把不常用的雜物搬到哥哥家中,隨身物品就全部存放在翁美玲家里,自己安心去發展事業。 

    這時大約是1984年的下半年,翁美玲的事業仍處高峰,湯鎮業也得意影圈,兩人卻因為各有發展而開始聚少離多,湯鎮業一個人在外地逗留的時間多了,免不了有一些女性在他身邊出現,翁美玲在香港聽到這些傳聞,不禁心亂如麻。她是個好強的女孩,對于別人說湯鎮業在外面拈花惹草完全無法忍受,但又不能拋下工作跟在他身邊,唯有一方面自己胡思亂想,一方面在香港的好朋友面前傾訴。她甚至情不自禁地對人說很希望快點和他結婚,因為自己已過二十五歲,再也不是小女孩了。湯鎮業越是不在她身邊,她就越是想念得厲害,在人面前提到他的次數也就更多,所以當湯鎮業在外地拍片返港,開始按公司的合約拍電視劇,而圈中突然又傳出他和某位女藝員要好的消息時,翁美玲痛苦得無法再忍受。她覺得自己在別人眼中已是非湯鎮業不嫁了,可他卻又像當年追求她一樣,在工作之余與合作的女藝員要好,這樣做除了傷透她的心之外,還使她在熟人面前抬不起頭來。心中多了這條刺之后,每次湯鎮業回到她家中與她共聚時,她就會在不自覺中說出一些好像質問他一樣的話。當時湯鎮業雖然再三表示與那位女藝員只是普通同事間的關系,只不過有時聯群結隊一起去游玩而已,但翁美玲對他的話無法盡信,她開始天天為怕失去湯鎮業而擔憂。在一位年長朋友面前,她曾吐露過一點心事,告訴她懷疑湯鎮業已移情別戀,有時候,她又會負氣地說出他既然如此無情,就由他去愛別人好了諸如此類的話語。

    由于沒有一個真正親近的人可以為她分憂,同時又怕湯鎮業移情別戀的事會越傳越厲害,翁美玲開始變得有些失常。一方面她怕自己會成為圈中人談話時的笑柄,另一方面她又感到滿腹辛酸無人可訴,她唯有去自我麻醉。以前從來不去“的士高”(迪斯科舞廳)玩的她,開始在夜店里流連,又開始在夜店中高歌豪飲,大失常態,有時候酒后吐真言,她又會對夜店中的朋友說,湯鎮業不要她了,別人聽了還經為她在說笑。也難怪,以她這樣漂亮可愛事業又成功的女孩,與湯鎮業又有兩年多的相愛歷史,他又怎會不要她呢?所以就算是翁美玲酒后向人說出心中話,別人也不肯相信,那陣子比較了解她的人中唯有那位年長朋友,她親眼看著翁美玲一日瘦過一日,便去向湯鎮業追問原因,他的答復是:“她一點也不顧我的面子,別人都說她有很多男朋友。”不錯,翁美玲曾經因為與僑偉合作得多而常常表現得過分親密,后來更有人說她與梁朝偉要好,但了解她的那位年長的朋友,早已猜出她和一些男性朋友來往,無非是想刺激起湯的妒忌心,誰知得到的后果竟是弄巧成拙,反而使湯鎮業不再想見她。其實這些男演員都是有女朋友的人,又怎會真的去和翁美玲談情呢?更何況他們早就知道她愛的是湯鎮業。

    跟著下來的六個月,他們兩個就在各懷心事,時分時合中度過了。到了1985年年初,湯鎮業又要去台灣拍戲,這次他離開的時間特別長,翁美玲苦悶更甚,一個人獨居的她,有時午夜也會驚醒過來,連做夢都夢到湯鎮業不要她了。就在農歷年之前,她因為聽到太多的閑言碎語,先后兩次嘗試毀滅自己,但后來都因為后悔而沒有成功。 

    四月份,湯鎮業回來了,但他上翁美玲家中的次數卻越來越少,而且已經不再在晚上停留,通常只是看看她打牌和一起看看戲,不過在電視台里他仍然盡量陪伴她。當時翁美玲只覺得湯鎮業好像開始對她只有友情而沒了愛意,一想到有這個可能性時,她就忍不住想再去迫他,要他表明態度,那時她真是矛盾到了極點,既怕湯鎮業會模棱兩可地不作答復,又怕他會對她絕情起來,說出她最不想聽的話。

    就在那個時候,翁美玲在一家夜總會認識了一個新朋友,這位姓鄒的男士,年紀比翁美玲小兩三歲,據說有個做制衣生意的爸爸。自己則在外面念了個碩士學位回來,一面在廣告公司里做事,一面就四處結交娛樂圈中人。在認識翁美玲之前,他是一位當紅女歌手公開的男朋友,誰知有人介紹他和翁美玲認識后,他立刻表現出一副相見恨晚的樣子。正巧那時翁美玲心情不好,常常在“的士高”中出現,又常常鬧著要找人陪她喝酒猜拳,鄒少爺每晚樂意奉陪,大家一起玩了几天,鄒少爺就開始約會翁美玲了。那時湯鎮業也在香港,翁美玲見這個外表英俊的鄒少爺對自己表示興趣,很自然地想到要利用他來刺激湯鎮業。于是乎,在四月份的大半個月中,她几乎每晚都與這位少爺在“的士高”中親密共舞,這個消息當然很快就傳入湯的耳中。四月下旬,翁美玲要去新加坡登台七天,在出發前几日,鄒少爺請她回家吃飯,翁美玲首先與姓鄒的父母和鄒少爺在外面喝茶,然后一個人駕車去買菜,再回家交給佣人去做。翁美玲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享受這種家庭溫暖了,以前本來常常與湯鎮業在那位年長的朋友家中吃飯的,這時卻有前塵如夢之感。翁美玲不是那種慣歷情場的女孩子,經不起鄒少爺的熱情對待,開始覺得他不失為一個好伴侶,于是乎開始把自己的心事向他傾訴。當她與鄒少爺的感情一日比一日好以后,她又開始覺得自己有點過分,覺得自己似乎在使湯鎮業難堪,所以臨走前她又嘗試用傳呼機找湯鎮業,但結果卻得不到他的回復,翁美玲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飛往新加坡。抵達后不久,她就在一位朋友介紹下去求了一枝簽,她要問的當然是和湯鎮業有沒有結合的一天。誰料,她求得的竟是凶簽。相士替她解簽,批給她的是八個字:“情海無舟,緣盡十八”。相士說,緣盡十八是指他們真正甜蜜的日子只有十八個月。一句“情海無舟,緣盡十八”令翁美玲連續多晚失眠,但因為正值登台期間,不得不利用安眠藥來使自己入睡。每次吃安眠藥時,她都會想起,自己在几個月前曾經因為湯鎮業外面有女友相陪而興起過自毀之念,一次吞下四顆安眠藥,事后又非常后悔,所以找電話找了個相熟的醫生,由他教自己洗胃的方法。另一次她開過煤氣爐,想嘗試煤氣熏暈自己的滋味,不過剛開了爐就有朋友上她家,及時制止了她玩死亡游戲。在新加坡的七天中,翁美玲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覺,這期間有一件事使她啼笑皆非,就是新加坡竟然有一個做生意的男子買了顆價值二萬港元的鑽戒向她求愛,她當然沒有收這份禮物。

    五月初,翁美玲懷著相士為她批解的凶簽,精神恍惚地回港。那几天有一大堆工作等著她去做,其中包括參加一個紅十字會宣傳捐血晚會的表演,又有一部新劇等著她開拍。她本來提不起勁來的,但知道這個劇是由她和湯鎮業擔任男女主角之后,她才逐漸提起興趣來,希望能夠趁此機會與他和好如初,那陣子適逢她的一位來自英國的老同學抵港,她又要一盡地主之誼去招呼她,另一方面鄒少爺知道她已回港,又再約她去跳舞喝酒。翁美玲無法推卻鄒少爺的約會,于是湯鎮業又聽到她和這位公子哥兒出現在“的士高”傳言了。 

    那天翁美玲回到公司去拍新劇的造型照,見到湯鎮業,本來想告訴他自己几天后將在高山劇場表演,但湯鎮業大概是因為記者拍照時硬要他們擺親密姿態,翁美玲卻表現得有點不自然,兩人到化妝間卸妝時,他竟然沒有等翁美玲就先行而去,翁美玲一氣之下,當晚又與鄒少爺玩至半夜,次日一覺醒來,發覺湯鎮業原來已坐在客廳。他說回來是要取回自己留下的衣物,而她好像喝了很多酒,叫她不醒,所以在廳里等,翁美玲聽到他說要取回所有東西,心里又驚又氣,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但剛好她相約打牌的几位朋友在這時抵達,其中一位還是那個英國回來的老同學,翁美玲不得不招呼他們,心不在焉地打麻將。平時翁美玲是很喜歡打牌的,這次因為湯鎮業一臉寒霜地坐在角落里,以至她無法集中精神。湯鎮業見自己說要走她還是若無其事地打牌,當下不發一言地進房中把自己的東西全部塞進皮箱里,回到客廳后就只簡單地說了一句“我走了”,就開門揚長而去。  

    這邊,翁美玲已被氣得呆在當場,她怎么也想不到湯鎮業會不給她留下一點面子,竟在她老同學面前用一句如此簡單的話作為與她分手的交待。本來以前他們兩人也曾合合分分地鬧過意見,但湯鎮業從未把全部東西搬走,這次竟把所有東西搬走,第二天翁美玲在高山劇場演唱時,當然無法平靜下來了,未開場之時,她就抓住一位年青朋友問湯鎮業有沒有找過她,湯鎮業有沒有說要來捧場,又問她湯鎮業有沒有與這位女士通過電話,她得到的答復是:湯鎮業要她好好唱歌,同時勸她注意身邊的朋友,不要誤交一些利用她的名氣來增加自己知名度的人。翁美聽了湯鎮業這些語重心長的勸導,心中又激動又難過,當時既恨他沒有面對面地向她說些關懷的話,也恨自己把他氣得一走了之。演唱完畢,那位朋友想拉翁美玲一起去吃夜宵,翁美玲卻說已約了人,沒有去,后來那位朋友打電話到她家中,想知道湯鎮業有沒有回心轉意回去等翁美,誰知接電話的人卻是翁美玲自己。原來她唱完歌急著要回家并不是有約要身,聽了湯鎮業兩句關懷備至的話,翁美玲根本就無法提起勁來出去玩,返家去一心只想等候他來電話,甚至希望他會拿著皮箱回來。 

    可是,她整個晚上都等不到湯鎮業的消息,反而接到了几個其他朋友的電話,其中有約她拍照的雜志社,問她可否在她生日那天召開影迷會,還有那位英國的老同學,也來電話告訴她已訂好機票日內就要返英國。當時翁美玲怕湯鎮業打電話給她會打不通,每次接電話都匆匆几句話就收線,影迷會的問題,她更是一口推掉了,心中想現在連湯鎮業會不會回來都不知道,生日那天哪有心情去與影迷聚會呢?如果湯鎮業完全不露面,自己又如何向影迷們作解釋呢?

    六日晚上對翁美玲來說,又是一個失眠之夜,她整夜為湯鎮業是否會回心轉意而不斷胡思亂想。喝了點酒后,又憧憬有一日他們會各自穿上漂亮的結婚禮服步進教堂,然后是真正的兩人世界,在三十歲前她還會生一個小寶寶,把兩人世界變為三人世界,到時她除了工作之外再也不會在外面胡鬧,一定會乖乖地做一個賢妻良母。 

    七日一早回到公司,同事們為她慶祝生日,由于湯鎮業沒有露面,連一束鮮花都收不到,翁美玲實在無法提起勁來。

    5月10日晚上,翁美玲在悶悶不樂的心境中找了鄒少爺去跳舞,兩個年輕人在夜總會中摟摟抱抱地跳了好几回舞,又回去猜拳斗酒。翁美玲一心要麻醉自己,讓自己暫時不去想那個不理她的人,知道了她次日沒有拍片任務,鄒少爺乘機約她去澳門玩一天。當時她想第二天是周末,同事朋友們多數會與家人出游,自己如果不答應鄒少爺,只怕要一整天悶在家里,到時難保不會胡思亂想,于是就答應了,反正去澳門主要是賭錢,賭一個夠就可以忘掉感情上的痛苦了。結果,翁美玲真的與鄒少爺去了澳門,他們只待一夜,住的是葡京酒店,不過兩人都志在賭錢,几乎沒有睡過覺,星期日上午便趕返香港。翁美玲在葡京賭場時知道有不少人認出她,當時她也不以為意,心想就讓記者拍出來給湯鎮業看看吧,讓他知道我也有別人相陪。回到香港,翁美玲接到星期一,即13日拍民初電視連續劇的通知,既然要拍戲,她肯定下午便會見到湯鎮業,到時候,一定要和他說個一清二楚。由于在澳門睡得不夠回來后她差不多睡了一天,連電話也沒有接,星期一回到公司后,立刻又被几個記者包圍,原來他們想向她探問湯鎮業的事。  

    “聽說你們已分開了,有這種事嗎?”

    “星期六湯鎮業和某女藝員去游泳,你知道嗎?他們四個人成兩對,好熱鬧,為什么你不去?”

    “你是不是另外交了新朋友,所以不理湯鎮業?還是他已變心?”

     一連串令人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迫得她只有一概搖頭說不知道,有人甚至拿了几張照片給她看,有人叫她看星期日的娛樂版,那上面全部都是湯鎮業和別人去游泳的新聞。“如果以后湯鎮業每一次與女孩子去玩,這些人都要來問我,我不如索性不返公司,跑回英國去算了。”這是當時翁美玲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要找個地方躲起來。

    在拍片場里見到湯鎮業時,發覺他有點消瘦,人非常沉默,臉色顯得像紙一樣白。他隨便問了問翁美玲周末玩得是否開心,翁美玲反問他游泳游得怎樣,他就說不錯,不過因為某小姐硬要從南灣駕車去淺水灣買漢堡包吃,結果遇到記者,以至被人拍了照,又被盤問了一番。當時翁美玲聽了,忍不住說他既然做得出,為什么人拍照怕人問,湯鎮業聽了不再說話,兩人也就開始任由編導人員擺布,一直到停歇收工時再次有機會在化妝間里傾談。

    上面的描述,是16年來各方面人士憑著一些確實資料和事實根據,用故事形式匯編的翁美玲在去世之前(1985年5月14日凌晨)與湯鎮業之間的離合經過。至于5月13日晚翁美玲和湯鎮業曾因為切身問題在化妝間里大吵和翁美玲哭著說“我們分手算了”的決斷話,以及湯鎮業又獨自離廠的經過,由于全部過程不甚清楚,而且事件可能直接造成翁美玲的自盡,關系重大,筆者不敢妄自推測,唯有由讀者去想象。現在知道的是翁美玲在惡劣的心情中獨自乘坐公司的車回家,接著一個人喝下了半瓶白蘭地,又用白蘭地送服一些麻醉藥物,直至糊里糊涂地打開浴室煤氣爐毀滅自己。

    在化妝間里的一段對話到底決絕到何種程度,以至會使翁美玲完全失去理智,就只有他們兩個當事人自己知道了,翁美玲愛湯鎮業之深,連湯鎮業自己也都是慘事發生后才真正知道。至于湯鎮業,是否由始至終深愛著翁美玲,也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只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愛情和事業對女性來說永遠是前者占第一位,所以為情而死的女性一直都比男性多,就是這個緣由,對一個成年女性來說,如果她真正愛過一位男性,這位男性在她心中的地位將永遠不能由別人來代替。

    翁美玲正是這樣一個為情而死的女性,她一朵開不敗的曇花。 

     湯鎮業聞聽阿玲的死訊,身穿背心、短褲就趕往醫院,默然無聲,神情非常呆滯,被警察用車把他送回偉錦園。湯鎮業下車剛看見門衛,就指責他們凌晨不該不讓鄒世龍入內,否則翁美玲不會枉死,說著情緒激動,痛哭失聲。翁美玲的遺體先停放在浸禮會醫院特診室內,尸體蓋著白被單,有警察把守。14日上午10時許,始裝入鐵箱,由側門抬上尸車,送往紅□殮房,以待法醫驗尸。為防發生意外情況,法醫命工作人員用五層錫紙包裹翁美玲的尸體,再打上火漆封閉,不讓任何人觀看。這在香港是十分罕見的。翁美玲生前的好友和大批影迷聞訊后,紛紛趕往偉錦園,使得該處人群聚集,有人甚至泣不成聲,痛感惋惜。許多新加坡影迷打電話到香港無線電視台,詢問詳情,嘆息天妒紅顏。為讓聽眾重聞翁美玲的聲音,電台也紛紛重播翁美玲接受記者采訪的磁帶。 

    翁母驚聞噩耗后,傷心欲絕,從英國劍橋飛抵香港。香港無線電視台承辦了喪事事宜,為翁美玲購置了一副深褐色的美國桃木棺材,上面刻著翁美玲芳名的金字閃閃發光。5月19日上午,在香港紅世界殯儀館舉辦了翁美玲的追悼會。影視圈人士、記者、親友等三百多人到靈堂致祭,逾萬市民在殯儀館圍觀。靈堂上挂著翁美玲的遺像,堆滿靈堂的花圈寫著“魂歸天國”、“痛失紅顏”、“深切的懷念”等挽聯。湯鎮業的花圈上用中、英文寫的挽聯是“親愛的美玲,我永遠深愛你。”湯鎮業神色黯然欲哭無淚,由著名影星成龍等扶伴著將一朵玫瑰花插在翁美玲的發鬢上,把十一朵玫瑰花放在棺蓋上,還將一把梳子折成兩半,甩掉梳尾,將梳頭留在棺內。湯鎮業完全把翁美玲視為亡妻進行超度。 

    靈柩出殯時,無線電視台的几位“虎將”親自扶靈。這几位“虎將”是專演硬漢的影視藝員,一路上他們失聲痛苦!洶涌的人群沖過架設的路障,敲擊棺木,悲愴地高呼“美玲,你不要死!”親友們沿途呼叫翁美玲的乳名“囡囡”,在場者無不動情。這種轟動的葬禮,只有二十一年前自殺身死的著名影星林黛的情況可與之相比。由此可見,翁美玲不僅藝朮形象深入人心,人緣和觀眾緣也都不錯。

    翁美玲的骨灰用最名貴的德國青瓷器裝起來,運到英國安葬,她將永遠長眠于她小時常玩耍的寺院中。 

    斯人已逝,留下的是永久的回憶和惋惜!




 
相關專題
 娛聞樂事
 
發表感言 推荐給朋友:

鏡像:美國 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關于我們 幫助信息 本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日 報 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