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中国人大新闻>>新闻专题>>人民代表大会50年>>史海拾贝

在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围绕设不设国家主席的一场斗争(上)
杨福云
  2004年08月04日13:4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庐山是炸不平的,地球还是照样转”

  ———在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围绕设不设国家主席的一场斗争(上)

  编者按:

  在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围绕设不设国家主席的一场斗争虽然已经过了30多年,但这场斗争在中国历史上所引起的反响仍然值得我们回味。本文作者杨福云同志是当时宪法修改小组的工作人员,亲历了这场斗争的全过程,他撰写的这篇文章第一次透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

  1970年3月,毛泽东建议召开四届人大和修改宪法,同时建议改变国家体制、不设国家主席。在1970年8月 23日至9月6日召开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围绕设不设国家主席展开了一场严重的斗争。我作为修改宪法小组工作人员参加全会,经历了这场斗争。

  毛泽东说:大家玩两天

  8月19日下午,具体负责我们工作的李鑫(曾任教育部小教司司长、康生秘书,时为中共中央毛泽东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所属毛选材料组负责人)通知:20日出差,跟家里打个招呼,带上换洗衣服、牙具等。去哪里没说。20日上午,车出中南海西门,将我们送到了西郊机场。我们乘的是伊尔18客机,这时是首长专机。飞机起飞后才告诉我们:在江西庐山召开九届二中全会,我们作为修改宪法小组的工作人员,去全会各组旁听意见。雨中,在安庆换乘小飞机去九江。在九江下飞机后,我们即乘车上庐山。在小天池停留片刻,观看景色。然后,车直开驻地。

  因为康生(时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主持修改宪法小组工作,我们工作人员就住在离他驻地不远的地方。康生住东谷五号别墅(据说马歇尔曾经住过这个地方),与毛泽东住的美庐隔马路斜对。因为工作需要,把行李放下,只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就去看周总理住的地方和大会会场。晚上得到通知:毛主席说,大多数中央委员没有来过庐山,21日、22日让大家玩两天,23日全会开幕。我们作为普通工作人员,除了知道自己是来旁听对宪法修改草案的意见以外,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因此,21日、22日我们尽情地玩。21日,游了大天池、文殊台、石松、锦绣谷、仙人洞、花径、牯岭等处风景。22日,看了庐林湖、庐林大桥、含鄱亭、含鄱口、植物园,登上了五老峰。回到驻地,天已完全黑了。晚上,周总理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叫我们准备一个修改宪法方面的材料。我们几个立即静下心,开始工作。

  全会开幕前,我们几个谁也没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庐山正酝酿一场大斗争,所以玩得很开心。不少中央委员比我们玩得还“疯”,有的去了汉阳峰(庐山最高峰,离驻地远)。

  在大家“疯”玩的时候,有几个人在忙。8月20日,陈伯达(时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叫人紧急查找“论天才’语录:“马上查找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天才的语录,查到越多越好。”这天下午,林彪、陈伯达谈了一个多小时。8月21日,叶群(时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办事组成员、林彪办公室主任)邀吴法宪(时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空军司令员、军委办事组副组长)、李作鹏(时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海军第一政委、军委办事组成员)、邱会作(时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总后勤部部长、军委办事组成员)游仙人洞,再次向他们说:设国家主席还要坚持。

  8月22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常委开会,商定九届二中全会的会期、议程、分组及在京值班安排等。会上,周恩来、康生、陈伯达、林彪提出,根据群众要求,还是设国家主席,实现国家主席和党的主席一元化。毛泽东坚持不设国家主席,不当国家主席的意见。他说:设国家主席那是个形式,我提议修改宪法就是考虑到不设国家主席。如果你们愿意要国家主席,你们要好了,反正我不做这个主席。毛泽东强调,这次全会要开成一个团结的、胜利的会,不要开成分裂的、失败的会。林彪没有表示要在明天的开幕式上讲话。散会后陈伯达又到林彪那里商量。

  22日晚中央政治局会议结束后,李鑫回来传达:全会明日(23日)下午3时在庐山大厦剧院开幕,议程三项,即讨论宪法修改草案,讨论1970年国民经济计划,讨论备战。我们修改宪法小组几个工作人员,听完讨论宪法修改草案后,就回北京,根据全会意见对草案进行修改,为 9月份召开四届人大做好准备。

  林彪说:我要讲点意见

  8月23日下午3时前,我们早早到了会场。我们几个还未近距离见过毛主席,今天是难得的机会。我们早到会场,坐在前面。出席这次全会的有155名中央委员、100名中央候补委员。时间过了下午 3时,中央常委还没有出现在主席台上。直到3时45分,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才走上主席台。会场上爆发热烈的掌声。毛泽东坐在主席台正中间。他左边坐着林彪、陈伯达,右边坐着周恩来、康生。他们一就座,记者一拥而上,拍电影、拍照。强光罩着毛泽东,很快他就不耐烦了,打手势,叫他们赶快离开。周恩来马上示意记者,叫他们停止拍照,关灯。五位常委,都显得很严肃,谁都没有笑容。我当时想,中央全会理该这么严肃。毛泽东宣布全会开幕,然后说:今天谁先说,恩来,你报告一下议程。周恩来宣布全会的三项议程(一)讨论修改宪法,(二)讨论1970年国民经济计划,(三)讨论战备问题,并传达了毛泽东关于把全会“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的意见。周恩来传达完后,毛泽东问:还有谁讲?林彪说:我讲几句。毛泽东看林彪一眼,没有说什么。

  林彪讲话,原议程中没有,我们感到意外。原来,下午3时常委们在小礼堂会议室集合。毛泽东问周恩来:“你们谁先讲啊?”林彪突然说:“我要讲点意见。”林彪要讲话,从来没说过,议程里没有,毛、周、康感到突然。周恩来、康生说:“那好吧,你先讲。”毛泽东看了看林彪,说:“你们三人讲吧。”

  林彪开始讲话。林彪说:“昨天下午,主席召集了常委会,对这次会议作了指示。这几个月来,对于这个宪法的问题和人代会的问题都是关心的。这个宪法修改,人代会的召开问题,都是主席提出的。我认为这很必要,很合时宜。在这次国内、国外大好的革命形势下开人代会和修改宪法,对于巩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成果,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反帝反修的斗争,对国际共产主义的运动,都会是有影响的。”林彪开始讲话时声音不高,讲着讲着声音大起来。他说:“这次我研究了这个宪法,表现出这样的一个情况的特点,一个是毛主席的伟大领袖、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这种地位,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这一点非常重要,非常重要,是宪法的灵魂。”他说:“毛主席的这种领导可以说是我们胜利的各种因素中间的决定因素。这个领导地位,就成为国内国外除极端的反革命分子以外,不能不承认的。我们的工作的前进或后退,是胜利或者失败,都取决于毛主席对中央领导地位是巩固还是不巩固。”他说,胜利以后这二十年,特别是文化大革命这个时期以来,继续和更加证明毛主席思想的作用。他说:“我们说毛主席是天才,我还是坚持这个观点。毛主席个人的这种天分,他的学问,他的实际经验,不断发展出新的东西来。”他说:“你们大家是不是觉得老三篇(指《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纪念白求恩》——笔者)不大起作用呀?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起作用。有人说毛主席对马列主义没有发展。从形而上学的观点,认为事物是凝固的,僵死的,而不是活生生的,可变化的,是随着条件的不同而有所不同的。这种观念不符合马列主义的起码原则,是反马列主义的。这点值得我们同志们深思的,尤其是在中央的同志值得深思。因为他那个中央不同,我们这个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共产党当权的国家。最高的一声号令,一股风吹下去,就把整个的事情改变面貌,改变面貌,改变面貌。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只得把脑筋骨静下来想一想,是不是这回事情?”

  林彪讲话很长,讲了一个半小时,这里只摘引了当时最令我们震动的几段。

  林彪讲话过程中,毛泽东沉着脸,明显地不高兴。周恩来、康生也无表情。林彪讲完,已是下午四时半,毛泽东对周恩来、康生说:“你们讲吧。”周恩来说:“计划问题有本子,材料都有,我就不讲了。”康生也说:“宪法说明已印发给大家,不讲了。”毛宣布散会。

  我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离开会场。一路上,修改宪法小组几个工作人员低声议论着:林彪说宪法修改草案把毛主席“国家元首”的地位肯定下来了,这不还是跟“国家主席”差不多吗!宪法修改草案上并没有这个意思。林彪说“最高的一声号令”,“就把整个事情改变面貌”,指什么人,肯定是权力大、地位高的,那只能在中央,指谁?议论到这些,大家心情沉重起来。

  晚上,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国民经济计划。我们都没有睡,等着给中央政治局会议作记录的李鑫回来,看有什么精神。李鑫回得比较晚。他告诉我们,吴法宪提出明天上午要全体中央委员再听一次林彪讲话录音,进一步领会林彪讲话的精神,再进行讨论。主持会议的周总理和其他政治局委员不好反对,就这样定了:明天上午听录音,下午开始讨论林彪讲话。我们一听,就提出:这不改变了议事日程和会议议程了吗?李鑫没有说什么,叫大家休息,明天还要开会。

  24日上午9时,全体中央委员除五位中央常委外,再次集合在庐山大厦剧院,听林彪讲话录音。

  叶群说:刀搁在脖子上也不收回

  8月24日晨,叶群将林彪的意思告诉陈伯达、李作鹏、邱会作,她说:“今天下午要分组讨论,你们要在各组发言。如果你们不发言,林副主席的讲话就没有根据了。”她还向他们说了注意事项:要表态拥护林副主席讲话,坚持天才观点;要坚持设国家主席,但因为常委会已作了决定,设国家主席的问题暂时不提,以免被动;林副主席在讲话中没有点名,你们在发言中也不要点名;要串联空军、海军、总后的一些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在会上发言;你们在发言时,要用眼泪表示自己的感情。24日前后两天,吴法宪找王维国(时为空四军政委)、陈励耘(时为空五军政委)等人谈话,鼓励他们在小组会上讲设国家主席和“天才”两个问题。李作鹏、邱会作也分别联络人,进行布置。

  8月24日,林彪为叶群的发言定口径,叫叶在中南组讲“天才,领袖,指针”,“天才从理论角度讲,领袖从历史角度讲,指针从现实角度讲”。当天下午,叶群就是按这个基调发言的。

  8月24日下午分组讨论。全会分六大组,即华北组、东北组、华东组、中南组、西北组、西南组。我分在中南组旁听意见。中南组包括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五省、区和广州军区、武汉军区的中央委员,参加中南组会议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老同志有叶剑英(元帅、军委副主席)、李富春(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副总理)、蔡畅(前全国妇联主席)、黄永胜(时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总参谋长、军委办事组组长,未参加前半段会议)、李作鹏、叶群、张鼎丞(前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邓子恢(前副总理)、李四光(时为地质部部长)等。中南组组长是武汉军区司令、湖北省委第一书记曾思玉,广西第一书记韦国清、广东第一书记刘兴元、湖南第一书记华国锋、河南第一书记刘建勋为副组长。中南组因包括两个大军区,所以人多。当我走进会场时,不小的会议室已坐满七成,不一会儿就坐满了,只最里面一圈的沙发,还有几个空位。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中委们在随便聊着,一些老同志许久不见,互相问候,气氛比较热烈、随和。

  会议开始,湖南常德县一位候补中委首先发言,他主要讲常德县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各方面发生了很大变化。接着,其他人发言,大致都是讲在毛泽东思想、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取得的成绩,是一般性的发言,发言都不长。会议进行了一段时间,李作鹏、叶群进来了。他们坐下后,召集人请他们讲话。于是,李作鹏发言。

  李作鹏一开口,就带着浓重的火药味。他说:“宪法修改草案是经过斗争产生的,有人反对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有人反对称毛主席为天才。”他一说这些,会场气氛马上变得紧张。我一时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宪法修改草案从起草到修改,可以说每个字都经过了我们修改宪法小组工作人员的手,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有什么斗争,“经过斗争产生的”从何谈起?至于“有人反对毛主席当国家主席”,宪法修改过程中,只有毛主席自己一再坚持不设国家主席,不当国家主席。修改宪法过程中“有人反对称毛主席为天才”?我一无所知。我正紧张思考的时候,李作鹏越说越言辞激烈。他说:“本来林副主席一贯宣传毛泽东思想是有伟大功绩的,党章也肯定了的,可是有人在宪法上反对提林副主席。所以党内有股风,是什么风?是反马列主义的风,是反毛主席的风,是反林副主席的风,这股风不能往下吹,有人连‘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他都反对,说不符合历史。”我作为一个工作人员,第一次参加中央全会就面对这样尖锐的问题,确实有点紧张。但我知道问题极端重要,就以最快的速度,尽可能把他的话记下来。

  李作鹏发言完,叶群接着讲。她说:宪法修改草案是经过吴法宪、李作鹏同志同“他们”进行了长期斗争的结果。她大讲“天才”问题,说有人利用毛主席的伟大谦虚反对毛主席,反对毛主席当国家主席,反对称毛主席为天才。她引了许多条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称天才”的语录,连称空想社会主义者、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为天才的语录都引了,极力说有天才,称毛主席为天才是有根据的。她也用了林彪好几段讲天才的话,然后煽动说:“这些话全国、全世界都知道,现在有人反对,我们答应不答应?不答应!”“林彪同志在很多会议上都讲了毛主席是最伟大的天才,说毛主席比马克思、列宁知道的多、懂得的多,难道这些都要收回吗?坚决不收回,刀搁在脖子上也不收回!”说着,掉下了眼泪。她举了不少“事实”,说明有人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毛主席。她说:有人反对学习“老三篇”,有人下命令收《毛主席语录》(小红书),有人反对举《毛主席语录》(小红书),有人反对挂毛主席语录,把人民大会堂、京西宾馆的毛主席语录都摘下来了(这时有人插话:“真是反革命!”)有人反对突出政治,等等。她讲这些“事实”时,是一条一条说明的,所以发言时间很长,讲了一个多小时。她讲完,就散会,已过了吃晚饭时间。

  听了叶群的发言,我冷静下来了。她列举的“事实”,有些讲的不正是周总理吗!我还清楚地记得,周总理在中共中央修改宪法起草委员会东北、西南组说,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当着林彪、周恩来发脾气,叫摘下他的像和语录,说:“恩来,叫人统统摘下来。”周总理执行毛主席的指示,要人民大会堂、京西宾馆摘下毛主席像和毛主席语录。毛泽东是针对林彪的!所有这些,叶群是知道的!她这里既是攻击周总理,又是对着毛主席的。至于宪法修改草案,是周总理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经过多次讨论通过的,没听说过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有什么斗争,更何况“长期斗争”。李作鹏、叶群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我头脑里画上了无数个问号!

  (未完待续)

  来源:《中国人大》

(责任编辑:赵纲)
相关专题
· 人民代表大会50年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