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中国人大新闻>>新闻专题>>中华环保世纪行>>世纪行前沿

海岸线奏鸣曲:纠纷篇
中国青年报记者  孙凯
  2004年05月10日15:4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环保和资源问题越来越引人关注,围绕着饮用水、海洋、岛礁、草原、矿产等自然资源;围 绕着不 断加剧的环境污染,形形色色的纠纷令人吃惊。有人预计,从现在开始,我们将进入一个省 与省、市(地)与市(地)、县与县甚至乡与乡、村与村此类纠纷的高峰期,并可能延续几十年 ,有可能带来财产与人员的重大损失。

  在记者随’98中华环保世纪行“建设万里文明海疆”记者团采访中,一桩又一桩的纠纷使人 深思。此次首先介绍的是:

  鲁苏争夺“前三岛”

  这样的场面恐怕以往只在战报中看到过:1997年4月26日,江苏省连云港市有关方面组织登陆艇、渔政船及大马力渔船计23艘,闯入 我市前三岛养殖区,对我市前三岛海域海产品养殖区进行破坏,致使我市3200亩养殖扇贝损 失贻尽,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200万元,当年减少收入达7000余万元。江苏省组织以大马力渔 政船 为指挥,在登陆艇的带领下,由18艘大马力渔船组成浩浩荡荡的船队,对我市岚山前三岛扇 贝养殖区破坏两个多小时,用刀砍、斧剁、绞车绞……当时,在养殖区的岚山渔船都是12~ 40马力的小渔船,有的险些被江苏方面的大马力渔船撞翻。我市岚山养殖渔船的船长及船员 被带到他们的大船上,我方与其交涉一个多小时无效。迫于形势,一名船员不得不承认是违 章作业,才被放回。此次遭遇,船长及船员均感受到严重伤害。

  ——见山东省日照市汇报材料

  4月26日,在我们查处工作进行时,一直在达山岛东南方面游弋的山东渔政渔监498、491船 和4条山东270马力以上钢质渔船对我执法船只进行阻挠,同时,平山岛西北方向又有11条 山东大马力钢质渔船对我船只进行围追堵截,我们对平山岛检查被迫中断,于11∶45主动撤 离。12∶45到达达山岛时,又发现有日照养殖船在打桩,正准备对其实施检查,山东两条渔 政渔监船和大批渔船又紧追而来。我市一艘船只被海中养殖绳索缠住了推进器不能行驶,鲁 日渔4403号船上的人员对我执法船只和渔政检查人员进行围攻长达一个多小时(有录像资料),致使该船部分设备被砸坏,两台对讲机被抢走,驾驶台多处被砸,一名渔政执法人员被打 伤。同时,三条渔政船驾驶台也多处被砸坏,总计损失达10万余元。山东多条钢质渔轮围追 堵截我执法船只,三条船集中撞击我一条船只,为避免矛盾激化,我们决定撤离,在达山岛 渔政执法工作也被迫中断。

  我市两次渔政执法检查共没收、清除绳索260条,浮球800余只,木桩26根,桩斗一只。

  ——见江苏省连云港市汇报材料

  “前三岛”,指平岛、达山岛和车牛山岛,三岛合计总面积约为0321平方公里,位于北纬34°59′42″至35°08′24″、东经119°47′至119°57′之间。

  山东和江苏都有一大堆证据证明“前三岛”自清朝时就属于各自的省份。

  此外,山东方面提供的资料还证明:一、国家对鲁、苏两省在这一地区的边界调整,没有涉 及前三岛隶属关系的变更问题。二、建国以来国家出版的具有权威性的历史地图和行政区划 地图,均将前三岛标注在日照市版图上。三、国务院及有关部门近几年对日照区划的批复和 有关岛礁的命名,都标明前三岛属于我市的管辖区。建国以来,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 时期对前三岛的管辖和管理就十分明确,平岛为日照县石臼人民公社管辖,达山岛、车牛山岛为安岚人民公社管辖。为加强对海岛的有效管理,1992年,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平岛、达山岛、车牛山岛分别由石臼、岚山街道办事处划归前三岛乡管辖,乡党委、政府、派出所等 机构齐全,实施了有效的领导和管理,渔政部门对海上渔业生产实施了有效的监督管理。日 照市前三岛乡组织机构的设立,乡政府的设置,都经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日照市岚山渔民 70年代后期就在前三岛地区投放了1000多万头大规格海参、日本牡蛎、大连湾牡蛎、扇贝、 贻贝等苗种;80年代末又在该海域投放牡蛎苗6509公斤、栉孔扇贝苗464万粒,进行底播增 殖;同年又增殖投放真鲷鱼苗1万尾;到90年代,又在前三岛海域发展扇贝养殖3300亩。直到现在,没有发现江苏方面在前三岛海域有什么养殖区,也没有发现江苏方面在该海域有什 么养殖渔船。江苏省连云港市称其一直对前三岛行使着有效的管理,还成立了三个所谓的派 出所,前三岛乡有人在岛上办公。前三岛目前无人居住,在前三岛周围江苏省没有一片养殖区,设三个派出所管理什么?

  江苏提供的资料说:连云港自解放以来,市名和隶属关系多次变动,但前三岛一直为连云港辖区则无争议。行政界限明确,依据充分确凿。主要有:

  1、《国务院关于江苏省沿海岛、 礁、沙地名的批复》,明确了前三岛为江苏省沿海岛礁。

  2、地图出版社依据1983年6月30日 以前国务院批准的全国县级以上行政区划资料标绘,于1984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分省 地图集》中,将前三岛标在江苏省境内,并在该图集索引中分别注明三岛属“苏”。

  3、经国务院同意的建设部建城(1996)398号《关于云台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的批复》,同意江苏 省人民政府苏政发(1995)130号“关于请审批云台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的请示”,并将我 市前三岛(含海域)全部划为国家一级保护区。

  4、在经国务院原则同意的国家计划委员会、 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国家海洋局计国地(1995)792号《关于印发(全国海洋规划)的通知》 中,强调“……平岛和达山岛等地都可建设中转、减载辅助港或专业码头,与连云港一起形成大型港口群体”,这说明国务院及国家有关部门对前三岛是连云港港口群体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充分认可的。

  5、交通部安全监督局《关于划分海上交通安全管辖区的通知》 附件二中明确了连云港港监局海上交通安全管辖海区,前三岛均在管辖海区内。多年来,连 云港市对前三岛及其海域一直进行有效的行政管理,大量投入资金,为加大对前三岛的开发力度,省、市、区、乡(镇)、村五级累计投入资金达3400多万元,其中,从1984年开始到19 96年底,仅苗种一项就超过2300多万元。省、市、区配套设施费用超过1000多万元,其中建 海珍品育苗场投入100万元,平岛码头投资200多万元,生活补给船投入300万元,一对渔政 船265万元,投放鱼礁300多万元。

  看来,这是我们的祖先留下的一笔糊涂账,在我们自己手里更复杂化了。

  当我们还没有意识到海洋的重要时,前三岛不过是三个无人居住的荒岛而已。所以在70年代 末以前,没有人为它去争斗。

  而当我们意识到它能给我们带来巨大财富时,争斗就不可避免。山东和江苏对海洋态度的变化,其实和我们整个国家建国至今对海洋的态度是一致的。

  无论如何,在同一个国度里,不管是互相砍、砸造成的以千万元计的损失,还是为打赢这一 场官司而不断向国家有关部门以信息、简报、材料或面谈等形式反映情况,造成的财力和精 力的损失,其实还得我们自己来承担。

  办法呢?就像家里两个孩子争糖吃,还得家长果断拍板,分出是非,才能使小哥俩不至于天 天打个不休。当然,也还有另一种办法,那就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种办法在处理国与 国之间的分歧都行得通,在国门之内,又有什么办不到的呢?

  南运河污水改道之争

  环保和资源问题越来越引人关注,围绕着饮用水、海洋、岛礁、草山等自然资源,围绕着不 断加剧的环境污染,形形色色的纠纷令人吃惊。在记者7月的海岸线之行中,一桩又一桩的 纠纷使人深思。

  河水污染  无棣百姓受害深

  7月,’98中华环保世纪行“建设万里文明海疆”记者团的全体成员在山东无棣看到了这样 的电视资料:画面上,数不清的农民群众群情激奋,干部们则在耐心劝说。无棣县有关领导指着画面对记者说:如果不是我们顾全大局,积极做工作,事情早闹大了!

  那么,农民群众为什么这样激动呢?

  回答是:环境污染!

  无棣的干部提供了这样的情况:境内干流河道德惠新河、马颊河是全县水利大动脉。但自1983年以来,因受上游造纸厂、农药厂、化肥厂等污染源向其排放大量未经任何处理的污水和污物影响,两河河水遭受严重污染,且连续多年一直没有间断。1994年以来更为严重,河水 异常混浊,呈酱油色,臭不可闻。据滨州地区环境监测站采样化验,河水各项指标均严重超标,其中化学耗氧量达510mg/L,超标24·5倍,高锰酸盐指数高达24·8mg/L,超标2·1倍 ,色度高达52度。严重的河水污染使无棣县处于两河下游的车镇、小泊头、埕口、大山、马 山子、佘家巷乡等乡镇的人畜吃水严重困难,群众只能长年靠舀取沟渠渗沥水维持生活。长 期饮用此水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因饮用此水而患肠炎、痢疾等疾病的人与日俱增。即使这样,无可奈何的无棣百姓仍然饮此水为生。而且即使这样的水,群众每天大清早都要挨号排队 舀水。富裕一点的人家开着拖拉机到几十里、甚至上百里外的河北省去买水,还有的群众则 用竹筒将屋檐上滴下的雨水接到池子里蓄积起来使用。

  不但如此,这些高超标的污水还给无棣县工农业生产造成了较大的危害,经济损失严重。河 水浇灌农田后,土地板结、碱化,许多幼苗烂根枯死,每年粮食减产约4000万斤。此外,给 水产养殖业、畜牧业和工业也带来巨大的损失。据不完全统计,自1988年以来,全县农、林 、牧、渔、盐及盐化工等产业,按每年损失3500万元计算,给无棣县造成经济损失达35亿 元左右。被污染的河水渗入地下,使600米以上的地下水也受到严重污染。

  1995年3月,山东省政府对两河上游的重点污染源提出了限期治理的要求,关停并转了两河 上游的一批小造纸厂等“十五土小”企业。同年11月,省政府将德惠新河、马颊河治理列入省 “九五”重点流域治理规划,确定了1997年两河上游重点污染源实现达标排放,到2000年全 部污染源实现达标排放,德惠新河、马颊河流域基本恢复饮水功能的目标。但事实上,两河上游限期治理的重点污染源时至今日仍未实现达标排放。滨州地区环境监测站的常规监测结果表明,两河污染的主要指标不但没有改观而且还在不断加重,污染进一步加剧。

  无棣县的有关负责人说:由于德惠新河、马颊河遭受污染,全县有近10万人、5万头大牲畜饮水发生严重困难。就在这个时候,又将出现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南运河污水的改道问题!

  雪上加霜  南运河污水欲改道

  南运河污水主要来自河南省境内的漳河和卫河,在清沟湾汇入河北省与山东省分界的卫运河,流经山东德州后,又经河北吴桥进入南运河,然后向下游经沧州、天津入海,目前年排污 量约8亿立方米,污水水体污染程度超过5类标准7·3倍。

  由国家有关部门编制的《海河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征求意见稿)》中,拟在山东德州与河北 吴桥之间,将流向南运河的污水改道至山东省境内的漳卫新河,然后注入渤海。

  对此,山东滨州地区及无棣县的干部群众反应十分强烈。他们说:漳卫新河虽受一定程度污染,但尚可供人畜饮用及工农业生产使用,现在成为无棣县境内沿河及其支流区域的唯一可靠水源,已成为全县的水利大动脉和鲁北地区防洪排涝的主渠道,可以说全县工农业生产和 全县人民群众饮水安危主要系于漳卫新河一身。

  渤海没有参与争论

  滨州地区及无棣县认为:上游污水改排通过漳卫新河入海,是人为地“转嫁”污染,扩大污 染,制造新的污染区,是以牺牲一方利益而换取另一方利益的错误行为。我们要求上级有关 部门放弃这一计划,重新拟订南运河污水排放计划,仍按其自然流向排放,不要在造成一条 流域污染的基础,再造成新的流域污染,给漳卫新河沿岸人民留一块生存与发展的“净土” 。滨州地区一位副专员说:这个计划于情不合,于理不通!

  而国家有关部门则有小局服从大局、减少部分地区遭受污水之害的良苦用心,认为改道可以保护山东德州、河北沧州和天津三处现有的重要水源地,并提出为解决污水流域地区严重水污染环境问题,河南、河北和山东的污水治理工程应首先上马,其中到2010年前完成消减污 染物的骨干工程投资约40多亿元。这一方案应该说有比较充分的道理,对缓解局部地区严重污染有明显作用。

  也有人说:按照国务院目前的要求,全国到2000年将全部实现达标排污,但目前确实看不出 有多么强有力的措施来保证实现这个目标。如果不是对这个目标缺乏信心,有关地区也不会 如此起劲地反对污水改道。因为如果2000年全部实现达标排放,那么南运河的水就几乎会是 清水,那么各家抢之惟恐不及,哪里会推来让去。

  在这样一场争论中,惟一默默无语的是渤海——尽管它最有资格讲话,因为污水不管从哪里入海,最终的承受者都是它。

  吴桥告德州  德州告谁

  许多环境纠纷是环环相扣、紧密相连的。例如,河北吴桥十年状告山东德州污染,此纠 纷本身就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1998年7月3日,中华环保世纪行“建设万里文明海疆”记者团在河北省了解到,吴桥县由于长期遭受水污染,全县10个乡镇的473个村庄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沿河300个村庄井水逐 步丧失饮用水功能。群众因常年饮用受污染、不清洁的水,肠道疾病、癌症、心脑血管疾病明显增多,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威胁。因此,吴桥提出了解决污染问题的四项要求,第一项就 是:在德州污染企业没有得到有效治理前,污水应改排河北省山东省的界河漳卫新河。

  这样的状,吴桥已告了10年

  两地污染纠纷由来已久,吴桥是从1988年开始上告德州市的。80年代以后,该县开始遭受山 东省德州市所排污水的严重污染,且愈演愈烈,群众多次要求上访;沿河群众自愿集资,要 在 南运河与德州交界处修筑拦河大坝。县委、县政府从1988年开始,多次要求德州市停止对吴 桥的污染,并将情况逐级上报。1992年国务院专门为此下发了通知,明确要求“山东省、德州市采取有效措施限期治理德州 市的重点污染源,被列为限期治理的企事业单位必须按期完成治理任务”。

  德州市为此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成效有限。国家环保局于1996年1月派专人到吴桥、德州两 地进行现场调查,国务院有关领导专门对此作了指示,山东省领导也要求抓紧拿出治理方案 ,但德州最大污染源的德州造纸厂仍未见动作。

  1997年,山东省限令未进行污染治理的所有造纸厂年底关停,然而到年底,德州造纸厂仍开工,此外,该市化工厂、印染厂、酒厂、氯碱厂等也没有进行有效治理。每年德州市分别通 过南运河、宣惠河和漳卫新河岔河由南向北排入吴桥污水达5000万吨。

  吴桥县因此大感头痛:国务院发文后的6年时间里,吴桥的污染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日益加 剧,南运河污水仅化学耗氧量一项指标垸面水五类水质标准26倍。以前,引黄入津、引黄济 冀工程都经吴桥县送水,但由于德州市位于吴桥上游,严重的污染致使引黄济沧工程绕开吴 桥而走清凉江,吴桥不仅得不到黄河水灌溉,而且为了保证下游水质而担负了拦截上游污水 的任务。

  7月6日,中华环保世纪行“建设万里文明海疆”记者团一位记者来到德州第一大污染源-- 德州造纸厂,她描述着:该厂是鲁北最大的制浆造纸生产厂家。今年4月9日,德州市政府下 文责令德州造纸厂停产治理并罚款5万元。然而记者在该厂的排污口却看到,大股大股泛着 白沫的黑水沿着河道哗哗哗地流向吴桥,水流量极大,达6000~7000立方米/天,化学耗氧 量在2000~3000毫克/升,在这种排放量和浓度之下,该厂仍没有碱回收设备。据了解,该 厂目前负债经营,每月平均亏损200多万元,非但创造不了经济效益,反倒欠下一屁股的环境债。

  德州说:我是害人者  也是受害者

  那么,德州为什么长年不从根本上治理污染源呢?德州市认为:这是一个流域污染的问题。 

  德州市位于吴桥县的上游,流经两地的南运河和岔河同属于漳卫南运河流域,漳卫南运河是河南、河北、山东三省的边界河道,三省互为上下游。漳卫南运河所排污水中,河南排放的污 水占60%,其余的40%主要来自河北的大名、馆陶,山东聊城的临清和德州。这些地方的水质已劣于地面水五类标准。

  也就是说,大量的污水流入吴桥之前已污染了德州。德州一水厂和二水厂以前取水依赖南运河,南运河受到污染后,两个水厂转而开采深层地下水。由于过量超采,德州市地下水位由 1965年的1·9米下降到目前的103米。德州三水厂自沟盘河水库取水,由于岔河行污,河道 侧渗已影响到水库水质。德州市的武城县和夏津县也受到严重污染。因此,德州方面称,他们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一些人说:我给下游造成污染是事实,可上游给我们造成的污染谁给我们说句公道话?只要求我们治理而上游不治理是不公正的。

  吴桥和德州的水污染纠纷已长达10年了。是什么使得层层领导级的明确要求和严厉措施竟然 丝毫不起作用?假设全流域所有城市和地区在治理污染问题上认识不一致、行动不统一,那 么我们在环保方面必然总是要捉襟而见肘——捂住了脖子,就会露出肚子!

  大海沉船知多少

  轮船是人类征服大海、利用大海的最重要手段。但轮船带给大海的各种污染及不便却也是惊人的:一是溢油污染;二是沉船带来严重污染并阻碍航道及锚地。

  发达国家为了避免多发事故及污染,一是禁止低标准船只进入本国海域;二是对本国船只规 定使用年限并强制淘汰。

  而在我国,一边是外国低标准船只因我国没有相关规定而纷纷入境,这些国外船只有的撞船 后逃之大吉;有的到中国海域故意把船搞沉以向国外保险公司索赔。另一边是我国一些乡镇 企业和个体运输户低价购置国外淘汰船只用于营运,而一旦沉没,船主却弃船而逃,不仅 把打涝船和清理污染的沉重负担推到了海上安全监督机构,还能从保险公司获得相应赔偿。 在利益驱动之下,我国一些集体及个人购买国外淘汰船只的积极性是如此之高--仅以客滚 船为例:交通部几次明令,渤海湾的客滚船已经饱和,再不要搞了!但照样有一艘又一艘的 客滚船不断下水。

  这种现状使得我国海域内船舶沉没、溢油及碰撞逃匿事件大量发生。仅在烟台海监局的监测 范围之内的烟台、威海、东营、滩坊一带海域,每年发生的船舶沉没、搁浅、碰撞及溢油污 染事故就达30多起,烟台海监局近年来查处的碰撞肇事逃匿船舶就达22起。

  1994年,利比里亚籍“中国希望”轮在成山头附近水域撞沉山东蓬莱初旺渔业公司所属“鲁蓬鱼1121”轮,13名船员全部死亡,而“中国希望”轮肇事后逃离现场,烟台海监局最终为受害渔民及清污等追讨回119万美元赔偿。

  1992年10月,巴拿马籍“曼德利”轮在长山水道以西水域沉没,溢油达50余吨,造成了水域 污染。海监部门直到1996年才追讨回222万美元的赔偿。之后因打捞难度过大而将此船在水 中炸掉。

  1997年6月9日,我国一艘名为“建达号”的3000吨散装船满装煤炭,沉没在烟台港第一检疫 锚地,海监部门几次发出强制打捞通知,却无人理睬。

  如今上述问题有望在今后几年内得到改善--为了在这个问题上赶上发达国家,交通部确定 以烟台为中心,以成山头交管工程为依托,在1996年到1998年期间建设中国北方海区海上船 舶溢油防治示范工程。该工程是我国政府履行前总理李鹏在1992年世界环发大会上的承诺, 所编制的《中国21世纪议程》白皮书中的第一批优先项目计划的63个项目之一。一期投资50 00万元,并另行投资配套建设相关项目,其系统功能有:海面溢油监视、监测系统;溢油信 息处理及应急决策系统;通信系统;溢油控制和清除系统以及溢油应急人员培训基地。

  建成之后,我国将首先实现北方海区船舶溢油监控和信息跟踪控制及清除中等规模的溢油, 这些工程的建设将大大加强我国对海洋的监督管理手段,提高对辖区水域的监视、监测、监控能力。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仅仅加强硬件的建设是不够的。如果我们的执法力度不大大加强;如果我们继续容忍那种三令五申之后不但得不到制止,反而愈演愈烈的情况长期存在下去,那么我们再建多少工程,海域混乱的状况还是不会得到根本改变。

  来源:中华环保世纪行网站

(责任编辑:赵纲)
相关专题
· 中华环保世纪行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