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中国人大新闻>>要闻

十世班禅大师的最后20天
王世发
  2004年12月16日11:1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1987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和阿沛·阿旺晋美为加速中国西藏的发展与进步而共同倡导创办了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筹备委员会,并共同担任筹委会主任。1988年7月,我被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调到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筹备委员会任副秘书长。不久,于1989年1月9日,我随班禅大师进藏工作。不想仅仅20天后,年仅51岁的十世班禅大师就圆寂了。随大师在西藏工作的20个日日夜夜成为了我终身难忘的记忆。

  1989年元旦刚过,班禅大师开始做进藏的准备,他此行是为主持五至九世班禅遗体合葬而修建的灵塔——扎什南捷的开光典礼。

  文革期间五至九世班禅灵塔遭到严重破坏,无法一一恢复。1982年,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请示中央修一座合葬灵塔祀殿,中央很快予以批准,并拨款780万元及黄金108.85公斤、白银1000公斤、水银665公斤、紫铜皮5638公斤、木材1099立方米、钢材11.8吨,水泥1105.67吨、石料71782块。此外,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扎什伦布寺及十世班禅大师本人为修建灵塔赠送了相当数量的珍珠、宝石、翡翠、白银等,各地信徒更是踊跃捐赠钱物。该塔由十世班禅大师亲自主持修建,从灵塔祀殿的选址、设计方案的确定以及整个祀殿的修建,倾注了十世班禅大师的心血。灵塔祀殿从1984年4月开工,1988年12月竣工,共历时4年8个月,定藏名——班禅东陵扎什南捷。

  班禅大师对他创办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扎什伦布寺刚坚公司,他同阿沛·阿旺晋美共同创建的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诸单位如何发展、达到什么规模,都有一套宏大的设想。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要办成藏传佛教高级佛学人才培养和研究中心,达到能够吸收和培养外国佛佛留学生的规模,扎什伦布寺刚坚公司要发展成为农牧工贸结合的大型企业,达到使藏族地区的农牧业土特产加工的精品进入国际市场的水平,每年能为国家上交可观的利润和相当数量的外汇;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要成为在国际上享有盛名、能吸引众多的组织和人士,提供不附加任何条件的无偿援助项目的慈善机构。班禅大师谈到这些设想时,总是雄心勃勃,十分自信。他常说:“事在人为,只要定出目标,全力以赴地去实干苦干,总会成功的!”

  当时正值冬天,而西藏的冬天则是一年中氧气含量最少的季节,许多人劝大师另找时间再去,但他说,开光的日子是念经占卜算出来的,不能改,坚持按时赴藏。临行前,班禅大师在北京国家民委送行会上说:“我这次进藏,主持五至九世班禅遗体合葬灵塔——‘扎什南捷’开光典礼之后,还准备同西藏自治区有关方面协商成立中国藏传佛教指导委员会的事宜;研究由援藏发展基金会和西藏刚坚发展总公司筹集经费维修甘丹寺的问题;以及与各省区寺庙研究,由扎什伦布寺招收更多喇嘛来学习藏传佛教经典,提高佛学知识等事宜……”最后,大师还自信十足地说:“我一定按照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和大家的期望,妥善安排,努力工作,注意劳逸结合,圆满完成任务。春节北京见!祝在座各位吉祥如意!”

  1月9日早8点,北京晴空万里,西郊机场一架银白色专机载着班禅大师和随行人员60多人。在党与国家领导人和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及其亲属的欢送声中起飞。经过4个多小时飞行,于当天下午1点左右安全抵达拉萨贡嘎机场。班禅大师一行在机场受到了西藏自治区领导同志和各界代表的热烈欢迎。

  一个多小时,班禅大师来到下榻的住地,稍事休息,即开始了紧张的工作。班禅大师不顾长途乘机的疲劳和高山反应,从下午3点开始工作,一直到翌日凌晨1点才休息。在接下来的4天里,天天如此。班禅大师先后出席了西藏自治区的欢迎大会并在大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召开有关人员会议听取对开光典礼的筹备情况汇报;参加接待工作会议,亲自布置路经拉萨的各地代表迎送事宜;按时去大昭寺进行佛事活动,朝拜释边迦牟尼佛像;与自治区领导同志和各界知名人士座谈关于改革开放,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问题,征求僧侣们对成立中国藏传佛教指导委员会和筹款维修文革期间被破坏的甘丹寺的意见……

  西藏高原俗称雪域佛国,是个全民族信奉喇嘛教(黄教)的少数民族地区。班禅大师是蒙藏地区最大的喇嘛活佛。群众对大师的信仰非常虔诚,顶礼膜拜。摸顶是藏传佛教中一种重要仪式,即活佛用手触摸僧俗弟子的头部,同时诵念佛经中吉祥的语言,祝他们幸福安康,扎西德勒。摸顶之后一般情况下活佛都会赐给他们一些信物,比如哈达,青稞种子等等,这是广大僧俗群众终身祈盼的最幸福的仪式。佛经上讲,这将直接影响到他们今世和来世的幸福。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有幸得到摸顶的弟子,也倍感荣幸,身价倍增。藏族老百姓也会对他肃然起敬,推崇倍致,以期多沾点佛光的福气。这期间,大师分批接待人民群众的朝拜并为大家摸顶祝福。

  班禅大师日理万机。他同时嘱咐我们要深入下去体察民情,做调查研究。1月11日我和一名随行的藏族青年干部下到拉萨市福利院看望那里住院人员和工作人员。在那里,我们向他们通告了由援藏发展基金会班禅、阿沛两位主任委员批准,赠送救护车的消息。在与院方交谈中,我们得知院方食堂缺少大冰箱,同时,还缺少为住院人员洗衣服用的大洗衣机。当我们向班禅大师汇报并建议尽可能满足院方的要求时,班禅大师很动情地说:“我们上边的人,对下边提出的要求,一定要重视,凡应当办,而且又能办到的事,一定要办好。”稍加思索后又接着说:“我考虑,下边的同志一般不太好意思向上边开口要东西,看起来,他们是实在太困难了,才不得不开口的,可以同意,由基金会出资满足他们的要求。”  接着,又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我们援藏发展基金会是个为人民服务的机构,要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尽最大可能为西藏人民办实事、办好事。我们办事情一定要实实在在,不要说空话,更不能说假话。可否在近期内我们援藏发展基金会抓紧办几件群众能看得见、摸得着、得到实惠的事,这样才能取得人民群众的信任,扩大基金会影响,提高知名度,为今后广泛开展工作打下良好基础。”

  1月份,在祖国北方还仍是冰天雪地,寒风凛凛的季节,而在雪域高原则是风和日暖、春光明媚的天气。13日清晨,班禅大师带着拉萨人民的深情厚谊和在此期间顺利完成任务的喜悦心情,率领大家乘坐自治区安排的车队踏上了去日客则的旅程。经过在沿途江孜县城一夜的休息,于14日上午到达目的地。日喀则是后藏的首府,又是扎什伦布寺班禅大师的母寺所在地,所以班禅大师一行受到当地领导人、众僧侣以及人民群众极为热烈的欢迎是必然的。欢迎场面之大,人数之多,热情之高,实属空前。

  在日喀则的头5天,班禅大师忙碌的身影一直在扎什伦布寺。他多次亲自察看了“开光典礼”会场的准备情况。他反复检查了新建灵塔装饰和布置。这座新建灵塔的塔身鎏金以银皮包裹,遍镶珠宝,雕饰豪华端庄,塔内装藏考究繁多。灵塔正中安放着九世班禅曲吉尼玛的铜像。大殿四周墙壁上绘有藏传佛教各教派的著名高僧业绩的壁画。班禅大师到深夜还在亲自辨认五至九世班禅遗骸,并亲手将五至九世班禅遗骨分别装殓在5个檀香木匣内,安放在灵塔的宝瓶里……

  紧接着连续三天三夜,班禅大师在寺庙里带领着喇嘛诵经,为五至九世班禅祈祷。大师除了加班加点修改拟定在“开光典礼”的讲话稿,还抽时间到各接待点看望已到达的代表……

  这些天,连我们随行工作人员都感到太紧张,有点劳累了。大家也担心大师身体吃不消,劝他要注意劳逸结合,他风趣地拍拍胸脯说:“我体壮如牛,没关系的。”反过来他又提醒大家要注意高山反应,保重身体。他还特别指示管后勤工作同志一定安排好随行女同志的食宿,因为高山气候对妇女有特殊影响。班禅大师每次布置工作后都非亲自到现场检查不可,一定要等到大家把他关心的事情落实了才放心。

  1989年1月22日上午,高原古城日喀则天空湛蓝如洗,万里无云,扎什伦布寺的金顶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班禅东陵扎什南捷的开光典礼在扎什伦布寺董重举行。这里经幡招展,法号长鸣,人洋欢呼。藏、青、甘、川、滇、蒙等地区的各界宗教人士和僧侣群众从四面八方赶到历世班禅活佛的居住地和领地——日喀则,叩拜班禅大师。城里城外人山人海,欢呼声震耳欲聋,僧众以一睹活佛为至尊荣誉,如果能受到大师的摸顶祝福,更是世代的荣耀。大会始终充满着喜庆、庄重气氛。中央代表和自治区党委书记胡锦涛亲自前往并讲了话,国家宗教局领导导同志,西藏、四川、甘肃、青海、贵州、宁夏等省区负责同志以及当地党政军领导同志和僧侣代表也出席会议并讲话祝贺。接着班禅大师开始向与会的僧侣讲经。之后,大师带领僧众诵念佛经。班禅大师身着黄袍活佛盛装,向与会的喇嘛们亲手发放了布施,并且嗓音洪亮而又庄重的作了长篇讲话,与会群众的掌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

  开光盛典之后,1月24至26日是大师在日喀则的机动时间,本应当很好的休息一下,做些回北京过春节的准备工作。可是,他不但没能休息,而且是更加忙碌的日子。班禅大师在这3天时间里,主持召开了3次来参加开光典礼即将离开的各地党政干部、僧侣代表的座谈会,广泛听取成立中国藏传佛教指导委员会和发展藏传佛教的意见。

  班禅作为活佛,为了满足广大信众的愿望,他每天安排时间为前来朝拜的群众摸顶,仅3天里,就接待群众约计两万多人。看不见首尾的群众,排成队缓缓从大师面前走过。大师胳膊肿了,几乎抬不起来,但他仍然坚持。他认为为群众摸顶是义不容辞的责任,通过宗教活动使信教群众得到精神上的愉悦和满足,也即佛教上讲的“利乐有情”。大师连续摸顶虽然很劳累,但为了照顾信教群众的愿望和需要,他告诉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摸顶活动要尽可能地多安排几次,要使群众的愿望得到满足。

  在信教群众面前,班禅大师就是一个笑容可掬和善慈祥的大活佛。他是无量光佛的化身,他所到之处,总是把吉祥、欢乐带到那里,为改革开放、欣欣向荣的藏族地区增添了绚丽的色彩。他作为有很高宗教修养的大活佛,进行各种宗教仪式、祈祷活动,为祖国繁荣昌盛,百姓的幸福生活祝福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整整20天,大师从早忙到晚,几乎每天都是半夜才能休息。1月27日,班禅大师圆寂的前一天,也是他进藏后最为忙碌,情绪最为高涨,心情最为兴奋的一天。

  这一天大师上下午抓紧时间与即将回程的各省、区代表中的少数民族上层人物及寺庙的大活佛座谈、或个别交谈。晚间又举办了为答谢“开光典礼”期间各界人士给予帮助、支持,邀请了自治区、专署的领导同志,为大会服务的各行各业的负责人,直接为代表服务的汽车司机、宾馆、饭店服务员等一千多人参加招待会和篝火晚会。会上大师即席发表诚挚、友好、热情的感谢讲话,并频频举杯向大家致谢。而与会人员也纷纷向他敬酒、献哈达,表示祝福。大师又回礼大家,为其献哈达,摸顶,祝福吉祥。此时此刻群情激昂,又歌又舞,热闹非凡,同欢同庆直至深夜。班禅大师晚会后回到他的行宫已是零点以后了。

  1月28日凌晨,班禅大师仍然在忙碌着。他先会见了第二天就要离开日喀则前来拜见的几位大活佛;之后他又批示了一些文件,还阅读了当天的报纸……

  班禅大师一直忙碌到凌晨两三点钟才上床休息。不幸的是,在他睡下不久之后,心脏病突发……在班禅大师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医务人员在抢救的同时立即向上级报告。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胡锦涛同志马上带领医务人员从拉萨赶了过来,时任中共中央候补书记、中共办公厅主任的温家宝同志受党中央、国务院委托,也当即带领专家医疗小组从北京赶来了。经过多方医务人员合力抢救,最终仍然没能挽回大师生命。

  班禅大师最后的西藏之行,可谓功德圆满,乘愿而去。

  1989年1月28日,51岁的十世班禅在西藏日喀则市的新宫德庆格桑颇彰圆寂。3天之后,国务院就作出决定,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专门修建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遗体灵塔和祀殿,供人们瞻仰朝拜,缅怀大师爱国爱教的业绩,按照藏传佛教的仪轨,举行宗教悼念活动,办理遗体保护以及转世灵童的寻访、认定等事宜……

  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离开我们已有15年了,我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班禅大师逝世太早了,太可惜”。人们以此表达对他生前业绩的肯定和对他英年早逝壮志未酬的惋惜之情。尤其是那些对当代西藏历史和班禅大师业绩有所了解或对西藏情况比较关注的人,更是异口同声,有口皆碑。班禅大师的确是“壮志未酬身先逝,留下遗憾在人间”。从他的远大抱负和诸多设想中可以充分证实这一点。

  班禅大师虽然离开我们15年了,但每当我想起当年和班禅大师在西藏那难忘的20个日日夜夜,想到班禅大师的音容笑貌,想到班禅大师忘我工作的动人情景,我的心情仍然久久不能平静……我以这篇文章来表达对班禅大师的怀念和祭奠,班禅大师将永远活在我的心里!(摘自《中国人大》)

(责任编辑:常红)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