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03日13:55


成吉思汗英灵何在
《蔚蓝的故乡-北国纪事》第一期
查格德尔 塔娜 张孟周
成吉思汗像

  成吉思汗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不会陌生,就连美国的《华盛顿邮报》都把他列为上一个千年,对人类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产生过重大影响的头号人物。

  就在前几年呢,很多国家的探险家还在花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来探寻他的墓葬所在。七百多年来,蒙古民族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成吉思汗的祭奠。那么,成吉思汗究竟葬在哪里?

若不能正常播放,请先安装realplayer (免费下载)


  若不能自动播放,请点击此处收看


  奇·伊尔德尼博勒特是成吉思汗第三十四代孙,也是蒙古草原上最后一位王爷。当他面对先祖成吉思汗的遗像,恍如隔世,感慨万分。

  主持祭祀的是达尔扈特人,达尔扈特在蒙古语里是神圣的意思。祭文长颂,圣灯长鸣。七百多年悠悠岁月,守护着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英灵。

  公元1227年8月,成吉思汗征战西夏途中,病逝于甘肃青水县西疆,终年六十六岁。据蒙古学史料记载,成吉思汗被葬于阿尔泰山之阴,肯特山之阳,名为荡鄂托克的地方。书中所指的阿尔泰山和肯特山,一个位于蒙古国的东部,一个位于蒙古国的西部,面积上千公里,几乎涵盖了当时蒙古高原的全部。
  成吉思汗真的葬在这范围内的某个地方吗?蒙古民族信仰萨满教,他们认为,人的肉体虽然死去,灵魂却与自然同在。

  成吉思汗去世之后,成吉思汗三子窝阔台汗将成吉思汗的灵柩和遗物置于白色毡帐中进行供奉,统称八白室。到元世祖忽必烈时,规定了八白室的祭礼和祭文细则,并颁布圣旨,一年四季举行祭祀,成为蒙古帝国的大祭祀。八白室中,成吉思汗和几位夫人的灵柩组成了三个白室。成吉思汗生前用过马鞍、 弓箭、奶桶 、史料书籍和受过成吉思汗膳封的转世白神马组成其他五个白室。

  [采访]奇·伊尔德尼博勒特:成吉思汗的八白室是全体蒙古人的神明。历代蒙古可汗登基之前,必须到八白室朝拜,才能继承帝位。平民百姓在喝茶和吃饭之前,也要把食之第一口,酒之第一盅,敬献给成吉思汗。

  八白室中最珍贵的是成吉思汗的银棺灵柩。多少年来,没有人知道里面究竟放有何物。达尔扈特人说圣主的英灵与我们同在。按照达尔扈特人的说法,成吉思汗英灵何在, 应该与成吉思汗的银棺灵柩有着某种内在的关系。应该说啊,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线索,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七百多年来,守卫和祭祀成吉思汗陵的就是这些忠诚的达尔扈特人,也只有达尔扈特人有可能知道银棺的秘密。那么,达尔扈特人又是怎样一群人呢?

  八白室被蒙古人当作成吉思汗英灵的祭所。漫漫七百年来,守护和祭祀八白室的是忠诚的达尔扈特人。公元1270年,忽必烈皇册所封,从四十万亲册蒙古各部征调五百户来守护八白室,组成了达尔扈特。他们不缴纳赋税,不当兵打仗,唯一的职责就是守护和祭祀八白室。

  [同期声]古日扎布:我是成吉思汗大将孛斡尔术的第三十八代孙,我们这个家族,从孛斡金尔术就开始履行保护和祭祀成吉思汗八白室的职责,点圣灯,行大孝,传到我已是第三十八代,我又传给我的儿子。在祭祀活动中,我们家族的义务,就是诵《长生天经》。

  对永恒青天的崇拜,使成吉思汗的名字充满了神秘的力量,成吉思汗用马背上燃烧的生命之火,照亮了十二世纪蒙古高原漆黑的长夜。

  八白室是蒙古民族朝拜的圣地,查干苏鲁克祭祀是八白室一年中的大祭礼,成吉思汗曾用九九八十一匹牝马队伍向苍天祭洒,并将转世白神马用白缎披挂,加以供奉。

  成吉思汗称自己是长生天之子或长生天之赞礼。千年风雨,百世沉浮,圣灯点燃的信仰之火,如银河中永恒的星辰照耀着蒙古人朝圣的道路。

  八白室是可以移动的灵堂,是成吉思汗黄金家族权力的象征。随着政权的更迭,八白室辗转迁徙,行遍了万里草原。

  到了元代,忽必烈入主中原,八白室也随之迁到大都。十五世纪七十年代,满都鲁汗率鄂尔多斯部入黄河以南一带。八白室迁到鄂尔多斯。不久,满都鲁汗的传子满都来为称霸草原,背叛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将八白室控制在自己手中。直到十六世纪初,成吉思汗第十五代孙巴图蒙克统一蒙古各部,八白室才重新归属于成吉思汗黄金家族。

  清朝年间,八白室迁到了鄂尔多斯阿拉腾甘德尔敖包附近。从此,这里被叫做伊金霍洛,意为圣主之源。

  纵观历史,人们似乎理所当然地,把成吉思汗的英灵所在定位在了成吉思汗陵的八白室。那么,八白室也就成了蒙古民族精神的象征。也正因为如此,八白室注定要经历坎坷和漂泊的命运,八白室也就不仅关系到一个民族存亡的问题,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甚至关系到了一个国家的安危。

  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事变之后,日本侵略者占领了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一九三八年,内蒙古百灵庙、归绥、包头等地相继失陷。日本人敏感地意识到,要想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要想征服蒙古人,必须夺取八白室。稳定在鄂尔多斯高原已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八白室又一次面临命运的抉择。

  [采访]奇·伊尔德尼博勒特:日本侵略者占领包头以后,派了一个叫内田的日本人,来鄂尔多斯胁迫各族王爷,把成吉思汗八白室移往包头。当时伊克昭盟盟长沙格都尔扎布和各旗王爷发誓绝不东迁。因为成吉思汗八白室是全体蒙古人信仰的神明。如果八白室东迁,日本人分裂中华民族的阴谋就会得逞。我们鄂尔多斯人是爱国的,维护中华统一,反对分裂的思想在我们蒙古人心中根深蒂固。当时形势所迫,无奈之下,八白室只好西迁到甘肃兴隆山。西迁的消息迅速在草原上传开,人们在成吉思汗灵柩前长跪不起,想最后亲近那古老而神秘的信息。

  [同期声]嘎日迪:当时牧民都聚集到这里,这一带是人山人海。在西迁的路上,护陵的达尔扈特人走了一路,哭了一路。

  成吉思汗的英灵即将远离,无数虔诚的心灵将陪伴圣灯开始漂泊的旅程。1939年6月9日,八白室踏上了西迁的漫漫长路。

  当时的《旅行者杂志》这样记述,成吉思汗的灵柩是在伊克昭盟蒙民的泪海中离开伊金霍洛圣地向前进发的。6月21日,八白室途经延安,中共中央毛泽东、八路军总部向灵柩敬献了花圈。灵堂对联上写着“蒙汉两大民族更紧密得团结起来,继承成吉思汗精神抗战到底,横幅为世界巨人”。6月25日,八白室抵达西安,沿街香案罗列,20万人列队欢迎。国民政府遵照蒙古民族的习俗举行了盛大隆重的国祭。

  在中华民族山河破碎,生死存亡之际,成吉思汗的英灵成为抵御入侵者的民族精神,表现出空前的凝聚力。

  1939年7月1日,八白室被安放于甘肃省兴隆山。1949年,因时局混乱,国民政府又将八白室迁到青海塔尔寺。

  风雨无情,岁月流断,圣灯陪伴八白室在异乡度过了十几载漫漫长夜。

  新中国成立之后,1954年,中央人民政府应广大蒙古族群众的请求,将八白室迁回伊金霍洛。

  1956年,成吉思汗陵落成,这座华丽的宫殿像一只展翅的雄鹰降落在鄂尔多斯高原。八白室终于结束了颠沛流离的历史,成为人们永世瞻仰的圣地。

  八白室终于可以结束它漂泊的命运了,然而事情往往出乎人们的预料,就在六十年代,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成吉思汗陵忽然闯进了一群人,他们不顾达尔扈特人的百般劝阻,强行打开了成吉思汗的银棺灵柩。可惜达尔扈特人用生命守护了七百多年的秘密,就这样意外地被揭穿了。那么,银棺之内究竟放的是什么呢?

  [采访]奇·伊尔德尼博勒特:他们强行把银棺灵柩打开,发现里面有一些象棉花一样的东西,那时我才知道,原来灵柩里放着的正是成吉思汗灵魂吸附物。按照萨满教规,在成吉思汗临终之前,将一团白驼绒放在他的鼻子上,用来吸附成吉思汗最后的气息。这就是灵魂吸附物。日夜长明的圣灯熄灭了,所有的祭祀祭奠活动被禁止了 。但是蒙古人心中的圣灯,从来就没有熄灭。

  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成吉思汗陵得到修缮和扩建,并恢复了传统的祭祀活动。达尔扈特一直秘密守护的八白室又重新被安放在陵园。1982年,成吉思汗陵园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家事、国事、天下事历经沧海桑田。

  这是每隔十三年才举行一次的龙年哈日苏勒德威猛大祭。哈日苏勒德是成吉思汗的战旗,是战无不胜的象征。今天,成吉思汗的后人祭奠哈日苏勒德是为了驱逐邪恶,乞求和平。

  七百年长明不熄的圣灯,七百年永不消逝的回声,英灵何在,就在天地之间。

  成吉思汗英灵何在,我们可以说,他在草原,或者说在鄂尔多斯,甚至我们可以说他就在成吉思汗陵的八白室,但是对于蒙古民族而言,成吉思汗的英灵始终就在他们心中。就在无限广阔的天地之间。也正因为如此,成吉思汗的葬地之谜至今无人破解,也在情理之中。

版权声明:人民网为《蔚蓝的故乡-北国纪事》独家网络合作伙伴,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原蒙古帝国首都旧址
蒙古草原
成吉思汗第三十四代嫡孙 奇·伊尔德尼博勒特
波斯人绘画  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图
(责任编辑:苏瑞)
蔚蓝的故乡·北国纪事

人民短信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