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3月14日12:42


唐师曾谈 《重返巴格达》

    主持人:在中国当代的记者当中有一位,我相信是令大多数同行都很佩服他的。如果说不佩服,那至少也很羡慕他。如果说不佩服也不羡慕,那十有八九是嫉妒他。这个让大家既羡且妒的,就是坐在我身边的唐师曾先生。

  主持人:在您走进这个演播室之前,我跟现场的观众聊聊天,大家都很敬佩您。而应该说更多人特别羡慕您的职业和你的这些经历。但是有一句话您恕我直言,您比我们想象当中老了一些。

  唐师曾:是,我今年四十岁,四十多了。

  主持人:有人说是因为您的身体不太好的原因。

  唐师曾:这也是一方面原因,这两年老的特别快。

  主持人:有人说您身体变坏,是因为在海湾战争中受到辐射。

  唐师曾:这种说法是有医生这么说。因为我找不出我血液变坏的原因,医院也找不出。所以这是一种原因。

  主持人:跟贫铀弹有关吗?

  唐师曾:因为我不是医生,都很难讲。因为跟我一起的同事,他们前一阵子在山东电视台,有一个上下集的节目,就讲贫铀弹。我发现那些身体比我还健康的人都受到贫铀弹的污染了。因为我当时在伊拉克的时间,相对是比较长的。然后我去的地方,相对也是比较多的。他们在电视上说他们受到污染了,我就很紧张。因为我不愿意被污染,我也不愿意把自己变成一个受污染的人而怎么样。孔夫子说四十不惑。一个四十不惑的人应该是百毒不侵的人,没一样东西能污染我的。

  主持人:人家告诉我说,唐师曾是战地记者。您喜欢这个称号吗?

  唐师曾:这个我委实不敢当。因为战地记者按照国际上通行的那种解释,是以此为生的那些人。我就去过一次海湾战争,过去十年了。海湾战争一共才打了四十二天,四十二天我也没天天在炮火底下,是吧。现代战争都没有前线后方之分。科威特、伊拉克边境还没事儿呢,巴格达先被炸的一团乱。那边是好多观念跟咱们以前的习惯和知识完全不同。

  主持人:没有战线了。

  唐师曾:没有,而何况我呢只不过是,巴格达四百万人口。我当时觉得我有一流的装备,而且我是自由的,我不必坚守那座城。我想跑就跑,想留就留,死到390万的时候也死不到我这儿。所以我并没有那么危险。至于其他那些记者是战地记者,我很尊敬他们。 

    主持人:您今天一走进来,这身迷彩服,一双轻便的鞋。这都是一个战地记者的装束。

  唐师曾:这也不是。裤子是我给装甲兵学院讲课,我在那儿是兼职老师。新华社不许我拿军队的钱。我在那儿讲课,他们表示友好,就给我军裤、钢盔,好多这些,我挺喜欢。
  主持人:没给您一辆装甲车啊。(笑声)

  唐师曾:另外一个是我比较脏。我的衣服,我老婆洗半天才能见点颜色出来。像我这种很容易满地爬的,花裤子遮丑。(笑声)

  主持人:我看您一说话,您好象把自己算成巴格达市民的一份子。

  唐师曾:我老认为我是一个地球居民。我过时间我老过两个时间,一个时间呢,因为我是记者,记者发稿很重要是我所居住工作的城镇,所以我左手上的手表永远是我家乡的时间。右手上的手表永远是我工作那个城市的时间。

  主持人:当地的时间。

  唐师曾:这个一说起来有人就说你多事,就说算一下就行了,本能的那会儿是没法算的。所以我在过我自己时间的时候,我尊重当地人的时间。所以当我在巴格达居住的时候,我把我看成巴格达的一个居民。但是我是来自说发明甲骨文的那个民族,到来一个发明楔形文字的那个民族。

  主持人:对我来说看您这本《重返巴格达》感触特别深,因为我觉得这里面最大的因素是这次您是自费去的。

  唐师曾:这点是我又焕发了我的青春本性。因为这个是我提出要求。因为我是从九八年住院出院以来,我就一直是组织上照顾我。我叫劳保工资,劳保人员。劳保人员通常是在家里面睡觉、吃药、睡觉、吃药。但我养病的方法跟别人不同。我老是认为生理健康与否是由医生决定的,他有一个指标。心理健康与否是由你自己决定的,那个你的健康是在你的心里。我是太喜欢巴格达了,喜欢的原因有几个:首先它有一个跟中国一样的是属于是兄弟民族了。在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里面有埃及,埃及发明象形文字;有伊拉克,伊拉克发明楔形文字;有印度,印度发明阿拉伯数字;有中国发明甲骨文的。中国是这里面最年轻的一个,据我的知识可能是最年轻的一个。伊拉克可能是最古老的一个,至少是文明上讲是最古老的一个。就是现在英文讲CIVIC城市,civilization文明。最早的城市文明是从伊拉克古两河流域。而且它不仅发明了文字,它还有一种完整的文明体系,比如法律,《哈穆拉比》法典等。这些都是在比其它民族都先进。

  主持人:伊拉克人也和我们中国人一样,对自己的这种古老的文明很自豪。

  唐师曾:十分自豪,这点很类似。但是就这么一个优秀又很自豪的民族,怎么它的法律跟现在世界通行的法律发生了冲突? 

  主持人:价值观不太一样。

  唐师曾:不太一样。我觉得这个事儿就很值得去看。现在我们的大学都有很好的研究人员。但是基本上还是承袭改革开放以前的,基本上就是人家把资料拿来,然后坐在屋里研究。真正有很多品德高尚、学问很高深的大学者,他们没有机会走到那里……

  主持人:到实地去看看。

  唐师曾:对,尤其是战乱、土匪盛行、死亡之路这些地方。我老觉得像我这么一废人我愿意去把这一流的资料拿来供中华民族参考。来决定学习他们什么,应该做什么。当时我的想法都是很天真或者很肤浅的。即使现在我仍然去了巴格达,我也不能说是鲤鱼跳龙门,我仍然是肤浅的。我这东西《重返巴格达》也算不上是什么什么书,只不过就是说我是一个记者到那儿拍了照片。如果要是有十个记者,或者有家电视台,或者有一个更大的报社媒体,它组织一帮记者去。全世界都那样。而不是说咱们单纯把他封锁起来,说他犯错误了把它封起来,关小屋里不许他出来。关半天他也还在小屋里。得有人进去问问你为什么犯错误,或者让他出来,他才有可能进步。因为人类是个大家庭,而不是说你死我活的。我尤其想2000年、2001年的这个时候,海湾战争十周年。碰巧在十年前在最热闹的时候,我一个人在这儿。而且我背后又是十二亿人中国人,十二亿人中国人又是自称有五千年文明的,喜欢文化交流的,怎么到这个时候就不能派个人交流交流去。这不让人笑话吗?

  主持人:所以你就自己去。

  唐师曾:我就坚决去。我制定了一个庞大的计划。有人就跟我合作,把我计划拿走了,就不做成这种合作了,就变成一个表演性质了,最后就没做成。我也觉得是我自己太贪心。因为商业社会,总有许多商业诱惑。我管不了别人,我只能管我家。我自己由于平常是个记者,财产不多。我老婆比我善经营。我就向她贷款,或者你也跟我一起去。所以我带着她是一起去的。

  主持人:投资方变成您爱人了。

  唐师曾:就变成她跟我。

  主持人:这个一共花了多少钱?

  唐师曾:一共具体的她知道,但是我自己我不……

  主持人:大概。

  唐师曾:纯用的钱也得有二十多万吧。

  主持人:我对于一个咱们中国现在的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您去了多长时间?

  唐师曾:在伊拉克纯待是十二天。

  主持人:我想问问您,您当时怎么说服您爱人。就是我拿二十几万,二三十万出来去拍一些东西回来,过了瘾了,就算完了。

  唐师曾:这不同。首先有几点:第一我不是很健康的,因为她跟我在一起她知道,我每天得吃许多许多药,我老爱困。要在一般地来说,她也是电视记者,当年她采访我就把我给采访了。(大笑)然后是这样她知道我的价值。另外再一个我身体不健康,对一个生命无多的人,她即使浪费点儿东西也可以容忍。第三,一起生活她知道我想的事儿,都不是为我自己谋私利的事儿。可能外人觉得是我想出名,实话说到海湾战争的时候我已经出大名了。当时我出的名声够我用一辈子的。有人说你就这么混,到死你就能混到萧乾的地步。但是我不愿意混,人活着就不能浪费生命。我把生命是这么想的,在我《金字塔》那本书,人的一生大概有七十年。七十年就是七十乘三百六十五天,等于25550天。前二十年上学,后二十年退休,中间二十年找工作、入党、入团、买房子、追女孩、赡养父母、繁殖后代。(笑声)真正干活没几天。何况我不健康,我未必能活二万五千五百五十天的。所以每一天满街上的人在那儿朝气蓬勃地说,时间就是金钱。听了以后我挺悲哀的,对我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所以我把时间戴在我的胳膊上,我随时看见时间在飞速的流逝。因为人的生命的时间是确定的值,但是空间是没办法控制的。比如说我,我坐在这儿很安全。我老婆整天在屋子里熬好了中药,我那儿喝,大爷似的。我可能活到六十岁没出事,我白活一场。我的生命仅仅是一个点,反之我每天出来,两条点就是一个线。我每天到处的走,我上天下海,到巴格达到南极,我的生命就是一个平面,甚至是一个立体的空间。我表面上活着同样的时间,我可能时间没有别人长,但我的空间比别人广。所以我觉得这样是珍惜生命,不是浪费生命。所以每天得叭得叭跟她说,她也能理解。对于一个不是很健康的人,又热爱生命的人,应该允许他去做什么。因为我的生命再不值钱,也能值二十万吧。(笑声)一个飞机失事保险还二十万呢。所以这种情况下她就同意去。而一去一看伊拉克那些妇女儿童,她是女人嘛,女流之辈。(笑声)女流之辈善良,容易动感情,她陷的就比我还深了。所以到现在来说,她拍的电视的结果比我大。因为我播下的是龙种,她生出来是一恐龙。我以前也给其他电视台播过龙种,结果孵出一跳蚤来。(笑声)。她比我更重要。(压低声音)女人比男人更黑。

  主持人:你的这些思想对于我们来说,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人来说,是一些很高远的东西。我觉得她能够接受,并且体察这些东西,可能也不容易。

  唐师曾:在娶她之前张悦给我做过一节目,就是怎么动员说我怎么好。做这节目之前我确实不知道我好。她说我那么招女孩喜欢,我不知道。她说她让我做一个沧桑节目,说我是沧桑,(笑声)我当时就坚决反对。因为我认为什么是沧桑,沧桑是不能制造的,就跟所谓体验生活似的,我反对体验生活。我去巴格达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回来,但是我要尽量活着回来,这叫生活。反之我到那体验一下,很招摇的在哪儿表现一下,我就不可能写出这种书来。这是我对这个的……

  主持人:您老不承认您招女孩喜欢,其实我们今天现场有不少女孩,爱人也不在这儿屋里。

  唐师曾:那这玩意儿(摄象机)开着呢,她能看见,(大笑)把这关了。

  主持人:您不要表示什么,咱们随便征求征求意见,觉得像唐师僧这样的是不是招女孩喜欢?
  观众:是。

  主持人:为什么招女孩喜欢?来,给一个话筒,给前面这最激烈的。

  唐师曾:这不好。

  主持人:您就听着。

  观众:您挺有冒险精神,所以招女孩喜欢。

  唐师曾:谢谢您。

  主持人:去巴格达觉得跟十年前有什么不一样?

  唐师曾:生活水平一落千丈。十年前一个伊拉克迪纳尔3.28美元,现在一个美元2000迪纳尔,通货膨胀6600多倍。

  主持人:这是战争直接造成的。

  唐师曾:这是战争,还是源于人类的贪欲和人类本身固有的那些坏的品质才导致战争。战争只不过是结果,如果没有原因不会有后面的战争。

  主持人:我觉得像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看您刚才讲述的这些生活很传奇,但是我想当您的家人挺担心的。

  唐师曾:不是。(不好意思)

  主持人:当您的爱人并不容易。

  唐师曾:那多好啊!(坏笑)她是学导演的,她是戏剧学院学导演的。真正的戏剧哪有生活好玩呀。我让她在生活中让她看到那么具有戏剧性的场景。

  主持人:但是你想想看,今天可可西里,明天南极。

  唐师曾:南极有她了,可可西里还没她呢。

  主持人:就是像您的家人,包括您的爱人,对于您每天东奔西跑……

  唐师曾:我妈跟我早就断绝关系了。她就说,随便,爱死哪儿死哪儿吧!我妈早就恨死我了。所以所以……

  主持人:我们谈谈您爱人,您爱人挺担心您的吧?

  唐师曾:那得问她,没准她说这小子死了得了。(笑声)

  主持人:我看您结婚时间并不长,在这之前可能是自己一个人自由惯了,想跑哪儿跑哪儿,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负担。结婚以后对您来说是不是有些牵挂呢?

  唐师曾:这个也不。我是一个做事特认真的人,我干什么事都认真。比如这次去巴格达,我也认为我是去履行十年前我跟神的一个约定。十年前我在那儿留一纸条,我说,当好记者、娶好姑娘、生小超人。十年过去我也没当好记者,蒙了一姑娘,(笑声)孩子也没生出来。我去向神报告,我说我什么都没做好,请你原谅,我又去巴格达。我老觉得一个男人并不是说整天在屋里做饭洗衣服,他就是有责任感的。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他的责任感不仅体现在他对他的家人,也体现在他和他所在的那个种群、那个民族或者更大的东西。越是有责任感的人他可能想的事儿会更多。因为我老觉得一个人的责任感,不一定是非得整天把一个东西含在嘴里。

  主持人:看来您爱人也没有改变您这种个性,您觉得将要出生的孩子会改变吗?

  唐师曾:周伯平说,他是哲学家,我们去南极的。他说唐师僧是他的单位和他的女人都改变不了的人。

  主持人:因为周伯平自己被他的孩子改变了。

  唐师曾:他说哲学家肯定是一针见血,尤其像我这么肤浅的一定看透我了。就说唐师僧是他的单位和他的女人都改变不了的人。可以说我顽固不化。葛健雄教授在南极说我是宰我。宰我是孔子徒弟里面一个整天就知道傻吃傻睡的一事无成的人。(笑声)因为我整天得着空儿就睡,因为我身体不好,坐着坐着就会睡着了。坐飞机睡,坐汽车睡,每天真正打起精神干两三个小时的工作。那会儿既然时间这么短,我就会加倍的认真。甚至其他的时候我都会不认真。人家骗了我,嗨,一笑了之。有人让我去打官司告状,我说,嗨,一笑了之。我要把这仅有的精力放在,比如重返巴格达、金字塔到长城,放在这种问题上。当然我不可能把我的钱拿出来给我老婆去买钻戒。我就给她一块手表戴在她手上,人的手饰全是没用的,只有手表是有用的,可以看时间。其它事都是瞎扯蛋,我给你拿一石头划两道,说是宝石就是宝石,还怪累赘的。(笑声)如果每天拿出一个小时化妆多耽误事呀。如果有这时间,还不如多睡会儿觉呢。(笑声)(压低声音)其实我是为了省钱。(大笑)

  主持人:您的身体也不好,我们也不多聊,剩下这点时间留给我们现场的这些朋友,看看他对您有什么问题。

  观众:您今年做了那么事面临那么多困难,但每次面临困难您是什么感觉?突然一下蒙了还是百感交集那种感觉

  唐师曾:因为我去,我不是说把我派去的。我去就是原来我在学校喜欢这件事,是一步一步开始训练我想当这类记者的目标。然后我是想尽一切办法离开我的那个学校,到新华社去做这种记者。为了能够早日有这种记者的机会,我就想尽一切办法去尝试各种危险的事。在我认为自己积累了一点的经验之后,这时候我正在可可西里,海湾战争当时也没爆发,我认为会爆发,所以我就千辛万苦我到了那个地方。所以当那机会来临的时候我不会感到危险。在战区,在那种制度下,记者都是很敬业、很玩命的,他们每个人,抓新闻是他们的饭碗。如果他们不用他们的生命去使劲追踪这新闻,他们就没饭吃了。这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敢用生命玩火的人都是极其优秀的人。他们不是为了挣钱去的,所以在那会儿他们是不会害怕的。他们都特从容,笑傲江湖。不同的语言,一齐走到一起。

  主持人:让人觉得很过瘾。

  唐师曾:他也不是过瘾,挺伟大的,有过瘾的因素。没办法,像我这种肤浅之人没办法去揣度和表述他们当时的那种心态。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有自豪感,崇高、敬业。他们不仅仅是为钱,他们是特伟大的人。说到这儿我又讲,我书里面讲过的罗伯特·卡帕,很有名,很有钱。但最后还是去那儿,踩上地雷还不忘按一下。这种人的这种悟性。就不是说每天挣钱,想谋一官当,分一几室一厅的房子,怎么弄点奖金,怎么报销两张假发票的人所理解的了的。因为他是活在一种精神的世界里边,那种世界比我伟大的多。那个时候他们的精神感染了我,我就以他们为榜样,所以我没感觉到什么危险,什么哆嗦,没有那些。但是首先我本性我很懦弱,但是跟他们在一起,我迫不得以跟他们在一起,所以这些不好的感觉就变得很小。

  观众:当您在事业上和爱情上,如果产生那种矛盾的时候,您怎么选择?

  唐师曾:我尽量避免这种矛盾出现,所以我谈恋爱很晚,而且我谈恋爱都比较被动,我老觉得主动去追一个东西挺耽误工夫的。(笑声)但是我觉得好既然好东西一但到手,你看过你养过小动物吗?
  观众:养过。

  唐师曾:比如猫狗,一但有好东西它就老得叼在嘴上。它叼到这儿叼到那儿,它不肯放弃。真是很耽误时间。我想过早的谈恋爱,不好谈它干嘛,好了老得叼着。所以尽量避免这种矛盾出现。矛盾一出现要解决起来就挺困难的了。

  观众:刚才您在谈您人生观的时候,说您的人生是生活在一个平面里,而很多人都生活在一个点里。就是生活的范围空间是一个平面的,而不是一个点。那我想问您,您这种人生观是在您当了记者形成的,还是说在您有了这种行动之后,逐渐形成的这种人生观呢?

  唐师曾:这个就象多少谷子堆起来就是一个锥体一样,没法确切讲。两者是皆而有之的。首先我谷子里有追求科学追求自由的天性。这种天性致使我……刚才您讲的我没讲清楚,我并不是说我生活在一个平面里。我认为我生活在一个平面直角坐标的里面那两个准则里边。我要让我的生命变成立体,就不仅是平面的。因为中国古人叫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对我来说绝对不可能。一辈子两万五千五百五十天,读书我能读五千本,认真的读我都算不上。所以我就主张读一本书走一里路。万里路我也走不了,我能有机会的时候能走就走。

  观众:我觉得像您这样的记者吧,我觉得一般都是那种很有精神的一种人。就是把金钱、学位、地位这种很世俗的东西,看得觉得很俗气。但是我觉得这些东西也是必不可少的。比如说像您去巴格达去这些地方,我觉得还是需要以一定的金钱、一定的物质作为基础的。假如说一个边远地区的一个穷孩子,他假如说他从小就喜欢这些,他也就热爱这个,他没有一定的物质条件他也是不可能的,也是不能去做这些的。所以我想问一下,您是怎样看待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唐师曾:我是一个四十岁的人。在四十岁之前我在上学,我上过北大,我在新华社干了十几年记者,我生活有一些积累。如果我现在我即使在北京,我是十几岁的一个穷孩子,我也不会产生这种念头的,我要想去我也不可能去。因为您问的是我,我已经持续地这么认真的学习工作了四十年了,所以就我可能会有。另外我可能会孤注一掷,我把我们家的东西我都给典当出去了。我就是五十岁六十岁我一穷孩子,我也不会。如果我要是一工人,我不会产生一想法,我去巴格达要去干什么。我去巴格达不是去旅游的,所以这个我是去工作的。工作和旅游,旅游的心态是不同的意思。

  主持人:您这三本书卖得怎么样?

  唐师曾:这个一版一印就十五万本。

  主持人:按照我们现在的惯例,卖的好的书都有盗版。

  唐师曾:我的书都盗版。我原来认为这本书一上市,就能把我的投资全弄回来。现在是虽然是能弄回来,但是不象我想得那么好。它在一个月内印了十五万。现在这些书二万本就叫畅销书,我一版一印十五本绝对畅销了。但紧接着我去上海福州机场里面卖的都是盗版。我拿起来看看,一笑了之。图片是模糊的,字是歪的,还有错字。封面看不出什么区别来,全是假的盗版的。

  主持人:所以在我们节目结束的最后,我要更多地听唐师曾以后的故事,让他走更多的地方,就都去买正版。

  唐师曾:谢谢。(中华网)

 

伊拉克的战地记者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