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3月17日10:54


邓拓90年
北京晚报   曾彦修 

    2002年是邓拓诞辰90周年纪念。虽然他早已离开我们,但在人们心中,他始终和我们在一起。

  邓拓与《燕山夜话》

  呈现在我们面前的邓拓,不仅是个终身的职业革命家,同时又是一个史学家、经济史学家、文学家(诗人与散文、杂文家)、美术评论家(中国绘画)、书法家、新闻学家等。对于青年人来说,他又是一个亲切而够格的、循循善诱的好师长。他最终保持了铁骨铮铮、义不受辱的崇高风范,这点尤其令人敬仰和怀念。邓拓的文格高,人格更高,他永远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杰出的典范人物,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子之一。

  邓拓的杂文《燕山夜话》,起自1961年3月,讫至1962年9月,共一年半的时间,是《北京晚报》上的一个专栏文章,共153篇。邓拓在1962年10月中旬写的《告别读者》中说:“近来由于把业余活动的注意力转到其他方面,我已经不写《燕山夜话》了。”又说:“……现在下马也是为了避免自己对自己老有意见。等到将来确有一点心得,非写不可的时候,再写不迟。”这当然纯粹是一种托词,《燕山夜话》太惹眼了,邓拓不得不被迫在此时搁笔。其实,邓拓与吴晗、廖沫沙三人共同用“吴南星”笔名在《前线》(北京市委机关刊,邓拓主编)上写的《三家村札记》并未停止。

  我以为如果不清楚了解邓拓散文产生的时代背景,是无法理解他的那些随笔、杂文的。邓拓《燕山夜话》(以及《三家村札记》)的写出,是同1960年至1961年中央开始采取的“调整”国民经济的总方针(事实上即是挽救“大跃进”造成的大悲剧的种种紧急措施,也即在实际工作中大规模反“左”的方针)分不开的,更是和同时期的文艺调整工作的“文艺八条”的方针政策分不开的。

  下面让我们分两个方面来简单谈谈邓拓在《燕山夜话》以及同它密不可分的《三家村札记》二书中的文章。

  我以为,这些文章在实际上是由两大部分组成的。第一部分是大量的以传播知识,开拓眼界,启发聪明,讽刺愚骄的广义的杂文,实际上是以知识性、艺术性为主,兼有思想性的散文小品著作,这一部分在当时是间接反“左”的杂文。第二部分即一般习称做鲁迅式的以思想性、批判性为核心的杂文,也即通称杂文的部分。这一部分是直接并深刻地反“左”的杂文。如果离开了反“左”,就根本无法理解邓拓的这些文章,也会大大降低邓拓杂文的历史价值。只有能够真正反映时代历史要求的文章,才能成为不朽的文章。

  邓拓以一个老共产党员、老革命家的身份,对于接连几年几乎天天都在40摄氏度以上的政治高温中生活的全国人民来说,写出了那么清新有趣而又思想积极的散文小品,正是一种多少可以缓解一点紧张局势的缓冲物,有什么不好呢?在物质那样匮乏,大量非正常死亡人数已经遍及全国,精神上又是处在那么酷烈的“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环境中,而且事实上全国人民都已经处在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火炉般的酷烈中,再加上所谓“国际反修”的高温,全国就成了一个可以熔化一切的大高炉。因此,那几年,全国长时期是处在一种政治上、思想上、文化上、人际关系与日常社会生活上都是四面出击、全线紧张的炽热状态中。在这种情况下,邓拓的这些文章,多多少少总算是机器转到快要炸裂时加上的一点润滑剂,是在年年、月月、天天的酷暑中吹来的一丝丝清风,或者说是在沙漠中偶然遇见的一片片小小的绿洲。它在客观上所能起的正是这么一点近乎清凉的作用。邓拓的“错误”就在这里,而全国的大悲剧也在这里:它绝不能容忍任何不再火上加油的理智行为的存在。

  《智谋是可靠的吗?》、《放下即实地》、《专治“健忘症”》三文,确实很杰出,它们告诉了我们一连串的正确思想:一是不要一味自以为是天纵之圣,一切都可任意逞能,任意做出一切惊天动地的决定;二是如果事实已证明决定错了,就不要一味硬撑下去,坚持错误到底,甚至不断扩大错误;三是错了就要认账,不要一股脑儿地全推给别人(即“健忘症”)。这三篇文章确实非常深刻,人人都应该引以为训,对于担负领导责任的人,更是永远值得作为座右铭来学习。

  《堵塞不如开导》——这是一篇有广泛意义的、特别重要的文章,中国人对此是不必加任何解释,都能异乎寻常地明白它的用意。因为他们几十年来差不多就生活在堵塞、有时几乎是要把人堵死的环境中(如“文革”前、中的十几年)。邓拓引用古代治水分别采取“堵塞”与“开导”的不同办法得到完全不同的结果,用以证明堵塞的错误和开导的正确。作者强调指出:“人们对待事物运动的力量也可以采取种种不同的态度……一种是堵塞事物运动发展的道路,一种是积极开导使之顺利发展。前者是错误的,注定会失败;后者是正确的,必然会胜利。”文末作者站出来说了一句话:“我们如果从这一传说中,能够领会一些古人的教训,岂不更好吗?”

  像上述这类文章,都是强烈地正面直接反对极“左”的,反对主观主义的,在那个时期是极其难写的。如果不具备邓拓那样丰富的学识、长期的革命斗争经验、政治上的过人胆识与杰出的写作才能,是写不出来的。这些文章都不算长,但是政治分量却很重,这就是其他人所难以企及的。所以,邓拓的全部杂文(广义的)无一不是间接或直接地反对极“左”的,历史只会越来越证明它们的正确。

  但是,邓拓并没有死。历史已证明,邓拓已经成为涅了的凤凰。邓拓永生了!他的文章《燕山夜话》等也永生了!但愿中华民族在遭此大难后,人们真能从中取得生死存亡的教训,使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也得到永生!
 

百年报人传奇历史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