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第二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往届论坛

林任君:新加坡华文报走向"多媒体融合"
  2003年09月12日10:5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林任君(新加坡) 《联合早报》总编辑

  “多媒体融合”—国际传媒大整合之下的新作业模式

  什么是多媒体融合(multiple-media convergence) ? 简单地说,就是将报纸、电视台、电台和互联网站的采编作业结合起来,资源共享,集中处理,衍生出不同形式的信息产品,然后通过不同的平台(platform),传播给受众(读者、观众、听众、网民、手机用户等)。

  这种新的媒体作业模式是过去几年在国际传媒大整合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并已逐渐成为国际传媒业的新潮流。它可以说是互联网带来的新生事物。互联网的兴起使网络媒体诞生了,而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则促成了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的融合。在内容方面,这种融合起初是体现在报章所办的电子版上面,也就是印刷媒体和网络媒体的融合;随着宽带网的日益普遍、互动功能的日渐圆熟,电台和电视台也加入了媒体融合的行列,也就是广播媒体与网络媒体的融合。在传播手段方面,传媒硬件的日新月异,无线传播技术发展的一日千里,则使到传播平台更多样化和更为先进,计算机、电视、电话和手机已经逐渐融为一体,将多媒体融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国际传媒业的多媒体融合是在两个层面上进行的。一是传媒公司之间通过收购、合并等手段,进行产权、营运、产品上的整合,形成了规模庞大的多媒体集团,从事具有规模效益的多媒体业务。例如美国在线(AOL)收购了时代华纳(TimeWarner),成为一家巨大的多媒体集团,利用集团所拥有的庞大用户网络和各种平台的优势,采取多种媒体互相促销的方式,以多样化、内容丰富的信息及娱乐产品,占据了很大的市场。

  另一个层面是同一集团内不同媒体的内容的互动和整合,发挥了协同效应(synergy),使媒体资源用途多样化,同样的信息通过不同的形式,包装成适合不同媒体的产品,一物多用,扩大了市场,以相对节省的成本获取较大的收益,产生了经济效益。在这方面,领风气之先的是美国的芝加哥论坛报公司。早在1993年,它就开始朝这个方向发展。论坛报公司控制着1家电视台,4家广播公司,4家日报,同时也控制了芝加哥棒球队25%的电缆电视网,掌握了美国在线(AOL)的线上服务商的股份。这家公司利用了同一批编辑人员制作各种印刷品、电视和广播节目,以及网上出版物等。它以属下的报章作为主要的信息内容处理场,供应产品给本集团的各家网站、电视台、电台和电缆新闻网等。但芝加哥论坛报集团只是个先行者,真正落实多媒体融合的理念,并将它发展到极致的却是佛罗里达州坦帕市(Tampa)的“媒体综合集团”(Media General)。该集团将它旗下的报纸(坦帕论坛报,Tampa Tribune)、电视台(WFLA-TV)和互联网站(坦帕湾网站,Tampa Bay Online)全部集中在同一个建筑物中,在同一屋檐下,一个专为多媒体作业设计的新闻室中。各种媒体的采访人员互相配合、协调,合作采访新闻,共享新闻,甚至由同一名记者同时采访报章和电视新闻,以及电子版的实时新闻。该集团的多媒体融合被认为进行得最彻底,到现在已经实行了一年多,引起了各地同业的兴趣,纷纷组团前往参观,使集团在坦帕市的新闻中心门庭若市,访客络绎不绝。

  新加坡两大传媒机构—从各据一方到角逐中原

  新加坡的报章也在今年迈入了多媒体融合的时代,采用了类似坦帕媒体综合集团的模式。我愿意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新加坡的经验。

  在介绍新加坡的经验前,让我们来先看看新加坡传媒业的情况。

  新加坡是东南亚的一个岛国,位于马来半岛南端,面积只有650平方公里,定居人口(包括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330万,外来人口75万。新加坡是个多民族国家,在定居人口中,华人占76.8%(约为250万人)、马来人占13.9%,印度人7.9%,其它人种1.4%。由于是个多民族、多语文的社会,同时是个与世界各国建立起密切经贸关系、髙度全球化的城市国家,新加坡虽然有四种官方语文,却独尊英文,以之作为团结和沟通各族的中立语文,以及行政、经济和教育的主要媒介语。因此,英文成为新加坡的强势语文,是自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每一名学童在学校所学习的第一语文(母语是第二语文)。根据2000年的新加坡人口普查,新加坡的定居人口中,通晓华文(看得懂华文报)的人数有149万,通晓英文的则为164万人。

  新加坡的媒体也反映了新加坡社会的多语文特色,无论是报章、电视或电台都以四种语文出版或广播。新加坡的主要媒体集团有两个,一是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td,简称报业控股),是家私营的上市公司;一是新加坡传媒公司(Media Corporation of Singapore,简称新传媒),是一家官营企业。一直到去年年中为止,报业控股只出版报纸和期刊以及开设以报章内容为基础的商业网站。新加坡的四种语文日报都是它旗下的出版物,其中最重要的是英文的《海峡时报》和中文的《联合早报》,以及以这两份报纸的内容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亚洲网(AsiaOne.com)和早报网(Zaobao.com);同样的,新传媒只经营电视台和电台以及相关网站,新加坡的免费电视波道都是它经营的,其中最重要的是英语的第五波道及“亚洲新闻台”和华语的第八波道。

  新加坡传媒业有个有趣的现象:在印刷媒体中,英文报的销量和读者最多;在广播媒体方面,却是华语电视台和电台的收视率和收听率最髙。根据国际媒体调查机构奈尔森公司(A.C.Nielsen)2000年的调查,新加坡每天阅读英文报的人数为151万,而华文报则只有117万;反过来,每天观看华语电视节目的人数髙达197万,而观看英语波道的则只有159万。(这两种媒体的主要市场都在新加坡,因此它们的市场占有率多少取决于新加坡人的语言/语文能力。然而,对于以全世界为市场的互联网这种新媒体来说,最受欢迎的新加坡网站却是早报电子版/早报网,每天的页览量已经接近200万,比海峡时报网站髙出一倍以上。)

  这种两大媒体集团在本地市场“独沽一味、各据一方”的偏安局面终于在去年改变了。2000年6月5日,新加坡新闻及艺术部长李玉全宣布,政府决定让这两个集团互相进入对方的业务领域,彼此竞争,同时积极进军互联网业务。为了让它们可以利用不同媒体平台进行有效的竞争,政府决定发执照给报业控股,经营两个免费电视波道和两个电台频道。同时发执照给新传媒,出版一份英文报纸。新加坡政府作出这个决定的背景是:在互联网进展一日千里的推波助浪下,国际媒体大整合和全球化的浪潮可说汹涌澎湃,当时几乎三天两头就有关于媒体大收购和大合并的消息传出。合并后形成的传媒巨无霸,以多媒体融合的姿态,挟着互联网那种无孔不入、无远弗届的威力,来势汹汹,展示了随时冲破国界、占领全球传媒市场的能力和雄心。面对这一国际媒体整合的大趋势和全球化的严峻挑战,新加坡政府和传媒业者都认识到,向来采取开放政策和接受全球化趋势的新加坡,必须做好准备,巩固本国媒体的力量,加强本国媒体的竞争能力,才能在全球化媒体整合浪潮的冲击下屹立不倒;在面对国际传媒的竞争时,以丰富、充实的本地内容争取本地受众,先立于不败之地,再设法向外扩展。

  就是在这样的考量下,政府决定让本地两大媒体集团跨出各自经营了多年、熟悉而舒适自在的核心业务圈,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建立并发展起多媒体能力,并在多媒体业务上互相竞争,除了为受众提供更多样化的内容、更多的选择外,更希望借此使两大多媒体集团在竞争中得到锻炼,累积知识和经验,茁壮成长,以便在本国、甚至在区域上与国际媒体争一日之长短。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新加坡华文报身不由己地走上了多媒体融合之路。

  新加坡华文报的“多媒体融合”实验

  政府一宣布媒体开放竞争,报业控股就立刻决定利用它拥有强大印刷媒体资源的这一大优势,接受挑战,进军电视事业,进入真正的多媒体时代。它成立了一家子公司,称为报业传讯公司(SPH MediaWorks),负责经营电视广播业务。报业传讯决定开设华语和英语两个电视波道各一,华语台称为“优频道”(Channel U),英语台称为“电视通”(TVWorks)。率先开播的优频道是个综合性的波道,提供娱乐、戏剧、信息和新闻节目,其中的新闻节目就委托报业控股旗下的华文报以承包方式供应。而报业控股管理层就将这个任务交给《联合早报》,由它牵头,连同集团下的另外两家华文报,即《联合晚报》和《新明日报》,负责制作电视新闻,供给这家新的电视台。

  对于我们这些只懂得办报的新闻从业员来说,这绝对是个全新的挑战。由报章的编辑、记者兼做电视新闻,对华文报来说是史无前例的。当时,很多人认为这种事“不可思议”,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但我们知道这是势在必行的,我们认识到这个潮流是无法阻挡的,何况一些先进的国际同业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因此,编辑部毅然接下了任务。

  从公司决定进军电视事业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行动了。管理层给我们的指示是“从小做起,逐渐扩大,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取得最髙经济效益”。因此,我们一开始就决定以精简的编制配合既有的资源,发挥专线记者的优势,推出以本地新闻为主的电视新闻。在“精简编制”的原则下,除了向外招聘,设立一支由20名有经验的电视新闻编导和6名摄像人员组成的核心小组,负责电视新闻的编辑和制作以及难度较髙的采访和摄像工作外,一切电视新闻的采访和拍摄工作,全由三家华文报现有的采访记者和摄影记者负责。

  这个模式一决定,工作马上开始。首先是聘请人员,去年8月小组第一位成员报到,立刻启动了从零开始的筹备工作,包括建立电视新闻核心小组,提呈预算,购买设备器材,设立演播室、剪辑室,制定作业流程,订购国际电视新闻片,拟定训练计划以便训练平面记者进行电视采访、拍摄、报道和评述等等。 

  其中最艰巨的任务是,如何将印刷媒体的从业员训练成为能够兼作电视新闻的两栖作业能手?

  在报上写文章和在电视镜头前作报道和评述完全是两回事,也涉及两门截然不同的专业技术,要那些习惯于埋头写稿的记者粉墨登场,在摄像机前亮相,毫不怯场地以标准华语对着镜头讲话,谈何容易!同样的,为报章拍照片和为电视新闻摄像是两种不同的专业,不但需要重量和体积都相差很大的器材,更需要不同的知识和技术,要一名摄影员也兼任摄像员,背着两台不同的拍摄机器,在静态照片和动态画面之间,发挥自如,是难以想象的。

  因此,我们起初也没有十分把握,以摸着石头过河的心理,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一开始,我们就决定采取开明的态度,灵活的立场来对待这个全新的业务,处理它所带来的各种难题。我们认为,为员工做好思想准备工作,以鼓励和引导,而不是强迫、勉强的方式,劝说他们接受多媒体作业,是最好的方法。

  我们召开了几次编辑部全体员工大会,告诉同事们,新经济和全球化的到来是阻挡不了的。对于传媒业来说,多媒体融合正是新经济和全球化的体现。若想继续在新闻事业上发展和发挥,最好能以开放的态度接受这种新理念,尽早学习如何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毕竟多掌握一门新知识,多学习一种新技术,总是不会吃亏的;希望同事们不要抗拒它,而是大胆地尝试,给自己一个机会,发掘自己还没有发挥的潜能。那些尝试后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新工作的,或没有把握、没有信心的,管理层绝对不会勉强或强迫他们接受新的工作,同时为平面和广播媒体进行采访。

  就是在这种鼓励和引导的原则下,我们展开了各项训练计划。

  从去年10月开始至优频道电视新闻于今年3月进行试播为止,我们所举办的各种大大小小的训练课程共有十多个,这些训练课程有些是内部的,由资深同事或邀外人到报馆主持,例如语音和现场演示文稿的训练,电视记者形象设计等;也有些是在报社外进行的,例如南洋理工大学传播学院就特地为我们量身定制,开办了一个教导摄影员如何使用摄像机、如何使用镜头的密集课程;更有些是特地邀请国外专家学者到新加坡传授专门知识、技术和经验的,例如先后邀请了北京广播学院的髙晓虹博士主讲“电视摄影与编辑”,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周小普教授主讲“电视新闻写作与编辑”和中国教育电视台新闻部的王浩瑜主讲“现场评述技巧”等。

  这些课程有些是自由选修的,有些是强制参加的。三家华文日报和属下的两家周报的主管或主任们都做出了特别的安排和配合,确保同事们都能上课受训。参加各种长短课程和研讨会的人数接近400人次。

  除了训练之外,电视新闻小组的资深同事更为参加过基本课程的同事提供演练机会,让他们对着镜头实习,并为他们提供一对一的辅导、评点、改正等,补充了集体训练的不足,取得了培训的效果。接受这种个别培训的员工,包括摄影员,共约150人。

  经过这几轮的培训,有些同事已经跃跃欲试了。他们于是被派出外进行实地的电视采访,并在回来后学习剪辑工作和观察后制作过程。如此制作出来的电视新闻片段,就集合起来拿到“电视新闻制作经验分享大会”上,公开让同事观摩、比较,并由资深同事评审,指出优缺点,指导如何改善等。

  经过这些训练,讨论,交流,以及反复的演练和实习后,很多同事已经是信心十足,摩拳擦掌,等着上阵了。另一方面,电视新闻组和三家华文报的稿源组已经进行了充分的协调和安排,建立了日常的采访策划机制,制定了完善的工作流程。到了今年3月,整个电视新闻采编和制作体系已经建立起来,并且能够顺利运转了。今年3月,优频道电视新闻的摸拟广播正式开始,电视新闻组在三家华文报配合下,每天联合制作一段半小时的电视新闻,正式对内试播;大约一个月后,新闻增加到两段,和日后实际的播映情况一样,为优频道的正式启播作好最后准备。

  今年5月7日,随着优频道电视的正式开播,新加坡华文报制作的电视新闻正式和观众见面了。从这一天起,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除了出版以《联合早报》为旗舰的印刷版以及以《联合早报》为基础、深受国际华文网民欢迎的早报网之外,也多了一个发布新闻信息的平台——优频道电视新闻。由三家华文报制作的电视新闻,除了为新加坡观众免费广播之外,也上了早报网,丰富了早报网的内容,并给它提供不少实时新闻,使华文报集团内的多媒体融合更上一层楼。

  经验小结

  优频道电视新闻开播至今已经是4个多月了。这个节目的水准如何,我不便置评,应该由专家学者、中立人士来评论。我只能说的是,我们从观众的反应和反馈中得到了很大的鼓舞。观众的主要反应是,优频道电视新闻有很明显、独特的风格,本地新闻很强,本土色彩浓厚,有亲切感;此外,优频道新闻的开播,立刻给新加坡的华语电视新闻带来一个可喜的变化:观众欣然发现,很多新闻人物或一般接受采访者其实是可以用相当流利的华语对着电视镜头讲话的。这和优频道出现以前的情形很不一样,对提升华语在新加坡的地位多少起了一些作用。一个电视节目是否被接受、受欢迎,最终还必须由收视率来判断。优频道开播不过四个多月,它的收视率已经超越英语台,稳居全国第二位,仅次于新传媒的华语台“第八波道”;同样的,优频道新闻也成为新加坡收视率第二髙的电视新闻节目。

  对于一个开播只有4个多月的新电视新闻节目来说,这样的成绩,以及读者的反应和反馈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大大加强了我们的信心。更重要的是,参与电视新闻采访的平面媒体记者做得很起劲,士气很髙,对于自己能够参与开创这个新事业,缔造新加坡传媒的新纪元感到荣幸和满足。开播四个多月来,共有约一百名报章记者参与过电视新闻的采访、撰稿、制作或现场报道及评述工作,其中有三十多位随时能够上阵,对着电视镜头作新闻现场报道。

  当然,有人或许会质疑这种做法,认为同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做好两种工作,这有违专业原则,会影响内容的质量,报道的深度等,媒体公司不应为了商业利益而牺牲读者、观众的利益。世界最大的新闻从业员组织,代表106个国家的45万新闻从业员“国际新闻从业员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最近就对这种派同一名记者去同时为视听媒体和印刷媒体采访新闻的做法提出严厉批评。

  随着多媒体融合作业的日益普遍,相信这方面的争论也会日益增加,国际传媒界、传媒组织、新闻从业员组织和学术界将会从不同的角度和出发点去探讨、审视和研究这个问题。

  但对我们来说,走上这条道路恐怕是没有选择的。首先,新加坡的市场太小,要在这个有限的市场求生存和发展,争一杯羹,肯定是必须考虑经济效益的,因此如何充分利用既有资源,发挥协同效应,事半功倍,一举数得,便成为最优先考虑的因素。而在我们的现有资源中,最重要的当然就是三家报章中的百多名专线记者了。和其它在自由市场上竞争的媒体公司一样,报业控股这家上市公司必须接受市场的考验,受财政纪律的约束,因此我们只能有一支精干的队伍,而养不起庞大臃肿的人员。其次,新加坡的人才有限,一时之间也不可能建立起一支全新、全职的电视新闻采访队伍,即使要到对台挖角也不可能,因为当时已存在的华语电视台的新闻组并没有一支真正属于自己的采访队伍。

  从积极意义来说,我们认为,让平面媒体记者(包括摄记)多掌握一种新技术,无论是对个人或公司来说,都是件好事。如果有人愿意,而且能够同时掌握平面和广播两种媒体的技巧和窍门,胜任两项职务,为什么不让他尝试、发挥呢?在新经济时代,这种通过知识、科技、管理和系统功能提髙工作效率,实现“一人同时执行多种职务”(multitasking)的现象已经日益普遍。更重要的是,在互联网、无线传播技术当道的将来,懂得利用广播媒体作即时报道恐怕已经是不可或缺的技能了。

  多做一件工作并不等于多做一倍的工作,这一点也许是一些批评者所看不到或不了解的。面对新经济,我们需要的是新思维,新的解决问题方式,旧的观念和一成不变的处事方式已经不管用了。只要组织完善,流程合理,管理得当,监督严密,训练有素,协作顺利,合作无间,互相支持,环环相扣,个人和集体的效率都会大大提髙,时间可以多多节省。在知识型的经济中,只要能灵活运用知识和技术,加上上面提到的各种有利因素和条件的协同效应和杠杆作用(leveraging)下,一加一不一定只能等于二,而是可以等于三的。

  最重要的问题是,在采取了多媒体融合的作业方式后,华文媒体的素质降低了吗?我可以很肯定地说,自优频道出现后,相对于它出现之前的水平而言,新加坡的华语电视新闻水平其实是明显提髙了。为了应付新台的竞争,新传媒第八波道建立起一支真正的采访队伍,不再完全依赖英语台供应新闻了,而优频道则利用众多的专线记者,提供了内容丰富的本地新闻,给新加坡的华语电视新闻观众开拓了全新的视野。两家电视台的竞争,提髙了华语电视的水平,受惠的是广大的电视观众。而新台若不采取多媒体融合的方式,是完全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顺利推出具有相当水平的新闻节目的。

  另一个同样关键的问题是,记者参与电视作业之后,三家华文报的质量因此而降低了吗?我们并没有接到任何这方面的投诉或反馈。可以肯定的是,报纸仍旧是报业控股最重要的资产和最大的利润来源,确保报纸的内容和报道质量维持在髙水准,关系到我们的切身利益,是我们决不会放弃的努力。

  其实,我们只不过是向多媒体融合迈出一小步罢了,我们目前所做的只是在报章和电子报之外,加了一个广播平台,作有限的电视广播,并通过各媒体之间的互相支持、回馈和促销,达到了互相造势和增值的作用。与国外少数几个先进的多媒体融合同业比起来,我们还差了一大截。例如,我们还没有在互联网上进行实时电视广播,或为上网手机提供文字、图片和影像信息。我们摸着石头过河,现在只能算是过了一半,在前半段的过程中累积了一些知识和经验。

  在这方面,我们也许比其它地区的华文同业先行一步。但这一步走得对不对,需不需要,还很难说。新加坡毕竟是个很小的国家,情况也很特殊,市场小和人才少,加上无法抗拒全球化的趋势使我们选择了这个模式。但究竟多媒体融合是否会真的成为国际传媒大整合后的大趋势?这个趋势是否会因为互联网泡沫爆破而虎头蛇尾,后劲不足?新加坡华文报在这方面的经验对各地同业是否有任何参考价值和意义?这些问题我都没有答案。我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我们的一些小小的经验,只不过是在投石问路,抛砖引玉,还望与会的学者专家和同业先进们多提宝贵的意见,多多指教。

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炜炜)
相关专题
· 第二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