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中国传媒产业发展大会>>论坛传真

李希光:媒体的商业化和人民的知情权
  2004年08月27日17:3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李希光:媒体的商业化和人民的知情权
  我下面在半个小时之内跟大家讨论的是媒体的商业化和人民的知情权。在今天下午开会之前看了一个短篇是介绍史坦国际,我听孙总讲我们的媒体是中国最有良知的媒体,记录中国最有财富和最有良知的媒体。再有我们的媒体是不是健康的媒体?我们的媒体是不是我们健康社会的基础。最有财富的媒体是不是等于他们是最有良知的媒体。

  我们先讨论一下什么是媒体?刚才几位专家都讨论了,分别从他们各自的研究兴趣和他们自己所代表的媒体集团,给媒体做了定义,我还是从传统的新闻教育工作者的角度讨论一下什么是媒体。想到媒体我们更多的想到媒体是喉舌,媒体是良知。这是从传统的定义来讲。到底媒体是什么东西?媒体就象一开始第一位发言的专家讲的那样,媒体就是一个商业企业,它的一切作为一个商业企业目的,无论所谓的作为喉舌的作用,还是作为社会良知的功能,这只不过是一种手段,目的是什么呢?目的就是商业企业的目的,干什么大家都非常清楚,我们开这个会目的就是一个,就是为了钱。我们的媒体作为一个商业企业,和其他企业又有什么差别呢?它是一个饥肠辘辘的商业企业。什么叫饥肠辘辘,如果我们看看我们的新闻报道,看看媒体每天在追求的封面文章,我们追求的独家新闻,追求的专题报道,就是每天工作24小时,每周工作7天一切都是为了追求和别人不一样的新闻,独家的新闻报道,独家的名人轶事,独家的明星诽闻,目的就是获得最高的收视率,最终赢得广告商投来的财源。

  在这样的媒介环境中我们的记者是谁?记者从20年前,刚才姜奇平老师讲他是20年前从事新闻工作的,我也是20年前从事新闻工作的,那个时候一个新闻工作者确实是社会的良知,是满足人们的知情权是政府的舆论监督的工具,同时也是监督工商企业的工具。今天如果媒体变成商业化的企业我们的记者还是按照产生的记者职业定位吗?不是。记者可能他自己的理想还是追求崇高的新闻工作者,在课堂上我仍然那样讲,因为课堂是培养理想的,不能把现实不太好的现实的现象都教给大学生。在商业社会里记者就是一个为养家糊口,四处奔波的人。为什么这样讲?他可能是非常忙碌,他非常忙碌是忙碌什么呢?要忙碌一个封面文章,要忙碌一个独家报道,因为媒体老板很清楚,媒体已经变成老板、投资者,追求的利润就是最低的投入、最低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商业利润。如何获得最低的投入和最低的成本、最高的效益就是减少人力资源的投入。如何减少人力资源的投入呢?广告和发行不能减少。唯一减少的是记者和采编队伍,减少对新闻报道的人力资源投入和资金投入。

  大家知道新闻的卖点是新闻的真实,它的商品是出售真实,它的竞争点都是第一时间,要求记者第一时间报道,我们对记者编辑的投入是减少,带来了很多新闻是不核实,听到风就是雨。今天要搞清楚三个概念,什么是记者,什么是媒体,什么是新闻。在 媒介化的社会里什么是新闻。人咬狗是新闻,狗咬人不是新闻,新闻就是应该这样做,反常的是新闻,正常的不是新闻,但是我们身边发生的大部分都是正常,反常的很少,我们的报道是每天几小时报道恐怖主义袭击,但是我们自己的家人、朋友、同事、同学、领导下属有几个是被恐怖主义谋杀的,我们更多的亲人、朋友、同事、领导、下属可能是被艾滋病夺取了生命被癌症、糖尿病,但是媒体不关注,这就是商业化导致的结果。

  新闻媒体存在的目的和价值是什么呢?从传统的新闻价值来讲就是满足人民群众的知情权,满足人民群众知晓他们与他们的最大利益和生活所需密切相关的新闻事件和新闻人物的真实情况。现在打开我们的任何一家报纸,特别是是畅销的报纸,最大的照片,占了一整版跟我们生活毫无关系,韩国的一个影星他的工资多少,他的片酬多少,他在哪个剧扮演的角色,跟你自己的健康,跟你自己的工作,跟我们这个城市的生活环境、污染状态有任何关系吗?我们的商业媒体越是发达,我们看的报纸越来越厚,看的频道越来越多,我们对自己的了解的越来越少。这就是我们商业化的媒体。

  很多人强调媒体越是高度的商业化就会带来满足人民的知情权,是不是这样?媒体的产业化、商业化给我们新闻界带来了一种新的运作模式,但是这种模式带来的是新闻报道,追求丑闻化、片面化、脸谱化、简单化、戏剧化。与此同时,有线电视的到来,数字电视的到来,卫星电视的到来,还有网络、短信、QQ、厚报,很多人只看到它给报纸的老板投资者带来大量的利润,但是没有考虑到给社会给普通大众给公众带来的负面效果,就是信息过剩和垃圾信息。过去我们的信息是稀少来源,中国和美国完全不一样,我们的一个城市有上百家、几十家报纸,一个报纸有几十个版面,报纸的版面是为了什么呢?我们今天办报是送报纸卖广告,我们的报纸不再是满足公众的知情权服务,我们办报就是为了满足广告商的利益。为什么这样讲我们的新闻工作者不再是独立的新闻工作者,他只不过是为报纸的广告版填补空白的人,名义上编辑部是独立的,事实上已经是广告和发行部的一部分了。因为它是为报纸的广告版填补空白,因为没有广告的支持报纸是生存不下去,一份报纸的印刷是两块钱,售价可能就两毛,所以必须卖广告。由于广告的泛滥,所以信息也在泛滥,但是报纸还要追求低成本的投入,就是减少编辑、记者的队伍,减少守门员,守门员就是保证印在报纸上的信息或者播出的信息必须是经过核实,必须是公众重要的,并且与公众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而不是公众想要看的,不是这样的,只要是能抓住公众的眼球,我往里填,从网上拿来,媒体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每篇稿件不可以缺少核实,但是今天几乎没有一家报社能这样做。信息越多,虚假新闻越多。

  还有注意力在缩短,过去我们做一个频道之前可以把一条新闻从头看到尾,今天不是这样,我们拿着遥控器一个一个频道换,什么时候停下来,直到出现一个血腥的画面,或者色情的画面或者耸人听闻的画面,或者是根据搞笑的谈话节目达到高收视率,结果广告商、赞助商大量的投入这样的节目,这样的谈话,这样的画面泛滥使人们的注意力在缩短,大家只关心能抓住眼球,血腥的、色情的、爆炸的、丑闻的画面和新闻。对我们身边的应该关心的北京民工问题、学校的质量问题,乱收费问题,高考中的各种问题,人们不是特别关注,我们关心自己命运的注意力在缩短,而关心丑闻的注意力在增强。我们的版面每天几个版伊拉克战争,我们应该关心我们自己的战争,就是我们身边的疾病,我们身边的污染,中国北方的缺水问题,干旱问题,沙漠化问题,有多少报纸给我们身边的战争,而不是给别人的战争。

  这种媒体的日趋商业化,争抢第一时间报道新闻,促使大量偏离新闻理念的坏新闻出现。就是新闻不经过核实出现不准确、不公正、猜测、低级趣味,这是一个好记者的大敌。这是在南方一家报纸上裁下来的,在我的课堂上不允许记者进行公开报道的,中国在学术方面竟然受到了这样一种限制,学术研讨会的东西也可以放在网上,这也说明可能更自由一些,某种程度这种自由限制了学术研讨会的讨论。南方这家报纸,这个报纸就是吸引眼球,表面上是批评一个性骚扰,总编总是跟记者每天必须给我填补空白,总是政府领导的发言那个广告商会高兴呢?

  每个人生活中都是很正常的,反常的东西不是很多,并不是每个总裁都搞性骚扰,但是今天的新闻不是新闻报道是新闻策划。新闻应该是发生的事实报道。策划是什么意思?策划是根据版面的需要,根据广告商的需要,根据读者眼球的需要,根据读者生理的需要而不是生活需求在策划新闻,在这样的推动下很多记者找新闻,但是很少找到有多少总裁会搞性骚扰,就找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派到总裁办公室,总裁看到这两位如花似玉的少女就开始调戏,也可能是在记者的安排下,这两个少女就接受他语言的调戏,这个总裁没有想到这个记者把他的录音机带到办公室了,记者就在门外等着,到最关键的时刻记者开始敲门,闯进去了,我们的记者已经堕落到捉奸的地步。总编很感谢,这期报纸卖的很好。

  传统新闻学要求媒体道德,新闻工作者的道德,不可以把死人的照片刊登在报纸上。(见幻灯)这是一具尸体,这个记者觉得很好玩儿,一个尸体可以从墙上打一个洞出去,这个记者看的是热闹,满足了公众读者的好奇心,但是你忘记了人的尊严,他的父母看到了是什么感觉?你想想这具尸体是你的父母,是你的亲人,是你的丈夫或者你的妻子或是你的女朋友你是什么感觉。我们的公众读者在这么几年商业化的浪潮下已经培育成把死人不当回事儿,看热闹。这只是一天的报纸我随便捡了几张,如果要刻意收集严重践踏新闻职业道德的事件还要多得多。这表面上是关心死人的,这是一种不可以做的事情。

  在新闻学上有这样一个原理叫做情感疲劳。什么意思呢?如果人们看死人看的多了,就象得感冒一样,感冒多了根本不在乎。可以不可以这样来做呢?不可以。大家都知道非典很可怕,非典去年一年死了300多人,我们流感死了多少人,去年一年死了五万人,但是流感大家见怪不怪啊。这里还有一件更可笑的事儿,江南时报的一个记者,媒体最重要的是一条新闻全世界大家都知道,唯独中国的媒体不知道,美国的报道有两条第一要核实,第二要有真实的有名有姓的新闻来源单位。我从新闻工作者从新闻报道的角度看这条新闻疑点很多。县廉政办主任跳楼自杀,如果他不是廉政办主任,他是别的主任会不会这样报道,一个人死了他的消息来源于哪里?“当地群众表示”,当地群众都做消息来源吗?群众是什么?再有一个“记者在医院门口与路人聊起”。所有的消息来源都不是真实的,这样的新闻我是随便一天就可以找到几张,全国有几百条这样的新闻。如果大家报道的新闻都是马路上来的,匿名我们还要看什么,人民群众看报纸和看网络聊天室有什么区别。

  (幻灯)这是一个很好的周刊,也是全国三大名牌周刊之一,也是党报系统,我们作为一个主流媒体发行量这么大的周刊,更应该关注当地的人民群众的居住环境、就业环境、教育环境、看病难的问题,交通问题、国家安全、人民健康。就是你把他们俩的情况搞清楚又能怎么样呢?如果这个人是台长、副台长、是总编、副总编这个人你敢不敢,你不会做的。你一切的一切不是为了寻求社会公义,就是借这个人的名字使你的发行量猛增,获得更多的广告获得更多的钱,这就是媒体商业化的运作原理。

  现在的媒体第一时间报道假新闻。据说全国有3000家报纸报道这条,第二天教育部就要求更正这是假新闻。13亿人民最后留下脑海就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事儿了,这些假新闻怎么来的呢?据教育部讲,这是一个小报的记者根据他自己的推测,说教育部的什么名单没有中央电大,就推测中央电大不招生了。记者是追求事实的报道,新闻记者媒体最不可做就是不可以猜测,但是我们的记者竟敢推测,你推测出一个事实要核实,至少要向两个方面核实,打一个电话给中央电大,第二个打电话给教育部。记者不愿意核实,我干脆不核实,这样假新闻跟我没关。这家报纸为了让人觉得中央电大,纪念小平诞辰一百周年,77年、78年恢复全国高考,小平同志批准了电大教育,如果这个名牌出了事儿记者又挖到独家新闻,这个报社多么长脸啊。所以媒体商业化就是做名校、做名人,但是有钱有权的人也不敢做,就是做那些没权没势的人,但是也是名人。这样一个消息一百多字,如果不仔细全是中央电大出事儿了,中国记者的职业道德沦丧到什么地位?如果你电大的员工在招生的关键时刻说电大出事儿了,今天招不来学生,拿不到工资,就把人家的饭碗砸了。同样是这样一份报纸给多大的更正呢?

  假消息刊登了这么大,真消息刊登了这样小。有人讲我们的媒体变得越来越不厚道,人本主义和人道主义越来越缺乏。  在革命战争年代、在冷战年代,政治新闻本身可能是某种公共娱乐的源泉。在今天这个市场经济的社会里,人们更多强调个人发展、个人享受和个人娱乐,人们的兴趣正在远离政治和公共事务。人们不再象过去那样把一张报纸同头版头条看到末版末条,或者把电视新闻从头看完。今天媒体的产业化越发达,公众越是星星点点的获取新闻。早上起床听广播,上班路上听交通台,晚上下班后再看一下晚报或者上班时抽空看一下今天的网页,更多是看标题,如果这个标题不耸人听闻就不会点击,即使内容对于你的生活,对于你的工作,对于你小孩上学、父母看病很重要也不会点击。美国学者做过这样的调查,全世界都是一样,如果网络标题上出现Sex点击率比没有sex增加两倍,今天人们更关注的新闻是什么,娱乐新闻、股票行情、体育新闻、名人丑闻、明星逸事。当然也是比较有钱的,或者你购买了股票当然跟你有关,中国持有股票的人,大部分还不是购买股票的。而娱乐新闻跟你到底有多大关系,跟你的政治生活,跟你寻求民主、现代文明的社会有多大关系呢?体育新闻NBA也好,欧洲杯也好跟你个人的体育锻炼生活有多大关系呢?名人的丑闻搞清楚有多大意思呢?到底跟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但是为了留住受众越来越多的电视台、电台要把新闻作为娱乐来报道。

  为了吸引观众,吸引读者,把新闻变成谈话,这也是媒体产业化的一个很好的办法,大家看看,从凤凰卫视开始到中央电视台,到处谈话节目。但是有没有想,这是一个商业化最好的操作方法,一个人坐在那儿谈新闻,如果把谈话节目变成一个小时的新闻报道节目,我需要多少人,我做一个小时谈话节目,一年付我100万年薪,但是我一个小时的新闻报道,我一天的投资就不下100万。一条电视新闻的报道的播出,一般是45秒,最多不会超过1分钟,至少一小时的新闻报道需要60条新闻,一天就100、200万。我在这胡说八道一年,付我100万。新闻不是靠我说出来,是要靠深入采访地,当事人,权威部门权威人士报道出来的。新闻是历史的事实的记录者,记者不应该发表观点,记者是只可以报道事实不可以发表观点,今天越是有名的记者越是发表观点,而不是报道事实。

  为什么发表观点呢?每一个公众有都观点,你发表一个极端化的观点,就可以符合那些情绪激动的群众,这样也获得了广告的支持。越来越多的报纸版面有性丑闻,个人隐私和血腥暴力。在今天的媒体上新闻、事实、传言、个人言论甚至虚伪的故事混杂一块,真真假假,公众难辨真伪。这些媒体越混合在一起,越搞不清楚。结果传统的公共新闻学,在让位于公共商业化的新闻学,这种商业化的新闻学正在改编公众的为,并改革了公众的意识判断新闻的界定。在今天的媒介文化里,如何认识新闻?新闻有两个层次,第一个是与广大读者或者公众的根本利益密切相关的新闻,第二个层次与广大读者观众生活工作就业健康教育等根本利益几乎没有任何关系的新闻。我们每一天突出报道的最喜欢看的,丑闻、闹剧、战争、暴力跟我们生活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它能抓住你,所以商业利益、金钱利益驱动下来的媒体,是关注的第二个层次的新闻。在第一个层次里,广告商不喜欢的新闻,大家不爱看的,这个层次的新闻是广大读者的根本利益密切相关的新闻,如公共健康,公共安全、生活环境等等。所有的这些问题和政策的新闻源毫无疑问来自政府的信息讨论和新闻的发布。但是,由于这类新闻对于商业性媒体本身来讲,很难进行抓住公众眼球的商业炒作。因此,我今天的题目不仅要谈媒体的商业化与人民的知情权,

  还要谈一下党报的改革,现在很多媒体很发达,但是你们都是很多党报下面的子报,因为他们认为党报是不赚钱的,党报更多的是谈低层次的东西,低层次的都是能不能赚钱,我认为在中国以党报为代表的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应该毫不松懈地密切跟踪政府领导人和相关政府部门,把这些公众必需的信息及时地传递给他们。同样他们也可以赚到钱。另一种是与广大的读者生活、工作、就业、健康、教育等根本利益几乎没有任何关系的新闻。如上面所谈的名人故事、名人丑闻大量媒体商业化炒作的行为。在今天的新闻文化中,本应代表公众利益、以报道公共事务、公共政策、公共部门为己任的党报却正在公众中失去阅读的市场。所以出现了子报养党报,党报作为主流,应该刊登与公众有关的为主,中国媒体都处在所有的国家都没有处在的艰难的困境中。长期下去,我们的读者在这样的媒介环境里面,就会把那么与他们没有利益关系的商业化和娱乐化的故事当成他们想要看新闻,而把那么与他们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事务的报道不当他们所要看的新闻。在这种媒介生存环境下,中国传统主流媒体能否生存下去,关键在于在未来的岁月里,这些媒体会不会被高度的商业化的媒体所取代。

  在未来,无论是未来的党报,在未来主流媒体与新兴商业化报纸的竞争与其说是商业竞争,不如说是争夺未来的人才是人力资源的重新配置,这种人力资源的配置是两方面的。第一是争夺下一代的精英。无论是人民日报或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它们的未来的生存在于它们能否拥有其有价值的内容吸引下一代优秀聪明的年轻人和未来社会的精英。要让这些人感觉到值得花他们的时间和精力看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第二个是争夺优秀的新闻人才。一个低工资,甚至没有基本的社会保障,工作没有创新、创新不受鼓励,作品得不到读者观众欣赏的记者,如何跟有高工资的记者竞争呢?面对这样一个激变的媒体环境给中国的主流媒体、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和传统的主流媒体提出的挑战是什么呢?面对萎缩的传统主流媒体,各级党报能否勇于面对这样的现实,勇于进行扎扎实实的新闻改革,而不是空谈口号、理论,从满足最大公众利益需求和知情权出发,为复兴传造的主流媒体,并创造一个新主流媒体的环境开拓一个新的出路。

  有关的主流媒体如果改革?有这样几点建议,第一比如党报在媒体的市场化和商业化的大潮中,只有深化大胆改革才能取得生存的环境。第二,要想在市场中生存和发展,必须改革成一个全新的现代化的都市新型党报。党报要改变的是党报的办报模式和报道模式,不仅是形式要从新闻学的基本理论出发。党报的改革成功在于大改,而不是小改,这种大改首先是从党报的头版头条开刀。默多克说报纸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报纸的头版头条。我们的党报的头版头条历来是读者不看的。能不能看到头版头条,不知道。党报的改革成功还在于把社会主流人群为主的全体市民作为自己的读者定位,它的改革成功在于坚持报道选题的主流。再有要坚持三贴近的原则,这不是一个空谈的口号,胡锦涛同志和李长春同志提出“三贴近”也两年了,但是看不到主流报纸做到三贴近,头版贴近、要闻版贴近、本地新闻贴近,巧妙地把政府议程、公众议程留为一体。如果说我们以党报为代表的主流媒体不立即开展新闻改革,将会继续造成,因为其他的媒体都是商业化的,他们塑造力非常强的,将会造成党和政府的议程严重与公众议程严重脱节,导致下一代中国人对政治、对公共事务、对政治新闻继续保持冷论,不仅是对中国的新闻界让人担忧,更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命运也面临严峻的考验。

  三年前,我在香港大学提出我们的新闻媒体“三脱节和三个不相干”的问题。我们的主流媒体越来越受受众和公众欢迎的大众化和商业化媒体在报道内容和选题上越来越与广大公众的根本利益和话题相脱节,有权采访报道重大的国内国际新闻实践和有权报道与公众利益的媒体失去观众。中国培养的人越来越与新闻媒体一线的人才越来越脱节。如果有人问我说李老师,如果你现在是一家媒体的总编辑,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我第一强化新闻工作的忠诚感和自豪感。我们的投资者、媒体、老板、老总们,每年热热闹闹的开会,你们是投资者,你们有热情和自豪感,你们的雇员是普通的工作者,在商业的大潮下,已经失去了这两个感觉。因此,如果我是一家刊物报纸的总编辑,我就要把新闻工作者、新闻的编辑记者作为媒体的核心人才。但是,在今天当我们的媒体市场化后或者产业化以后,中国新一代新闻工作正在陷入严重的工作和生活窘地。中国是商业化的媒体,是什么样的?是饥肠辘辘的。中国的记者是每天为自己生活奔波着养家糊口的人。

  我刚刚完成了调查,也是网上做的调查,调查表明,中国大概有近百万新闻工作者或者媒体从业人,43%的这类人群没有任何劳动合同,有的半年没有工资,没有记者证没有工作证,靠什么发工资,靠稿费和劳务费,连民工都不如。有一次我在电台看节目:总理为民工讨工钱。我问这个记者你什么时候做一个节目,总理为我讨工钱,因为很多制片、老总很自豪的说我雇的人,我半年都不付钱。没人给他签合同。从报纸、杂志到电视都这样干。非常不幸的话,中国有300家新闻学院。为什么称绝密数字呢?这些报社的老总要省钱,知道有这么多新闻学院,这意味着他们每年可以得到大量的实习生而不是新闻记者,实习生不用出钱,一年半载的,跟他要工作,他说你不合格,没有岗位,你走吧。然后明年再给我实习生,到处建立基地,这就是说我可以获得大量无偿的劳力。43%的打工仔,43%的民工,37%的人对未来晋升职位渺茫,刘总是高级记者,有多少媒体的人是当上高级记者,他没有这样的理想。27%的人认为工作枯燥无聊。最可怕的年龄,35%以上是35岁以上。我要个总编不超过30岁,作为新闻工作者,社会现象是非常复杂的,如果你作为一个记者,要采访要写作,要掌握一套调查方法,文字要非常准确地表达要通过自己的思想深入挖掘出来最有意义和价值的东西。大学毕业已经24、25读了研究生27、28了,我们的记者队伍是35%以上是35岁以上的人,大部分是23—28岁的人。多么可怕啊,我们中央政治局,看到的都是没有任何对社会有深刻认识,没有读过多少书的人,也没有师傅带着他,他看到的风就是雨,新闻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功能是为政府、人民日常决策提供可靠的信息。从我们政治局的最高层决策,也要看媒体的提供的信息,我不是说年轻人提供的不可靠,毕竟我也是从

  年轻人过来的,就象做手术的外科医生一样,不是说一毕业,你就可以动手术。我们看看西方的媒体,记者干到70岁,一脑袋都是白色的头发,还在那儿当记者呢。到任何地方,还引以为豪,你看我们都是靓男靓女,哪一种记者写的东西更深刻。签合同的只有57%这意味着我们没有自己的身份,没有保险,我一切一切就是为了发稿子,我今天的饭到哪吃去,我要给父母寄钱哪里来。要发稿,必须写得比别人好,首先要抓住编辑的眼球,越搞丑闻,篇幅大,报酬越多。结果在这种环境中人们看到的新闻越来越离奇,与他们的生活向脱节,这就是商业化媒体带来的。

  再看看我们可怜的新闻界的民工,他们享受什么权利,享受病假10%,因为他根本不是我这里的,爱来不来,我工资条上没这个人,产假7%,我要生孩子,你生完孩子回来再说。这样一个媒体环境。媒体产业化与今天的记者是什么样呢?我们可怜的记者在疲于奔命,工作辛苦,我们的新闻编辑部是人手不足,老手匮乏,很多记者观念不新,老记者来了就说要核实一下,年轻人说我为什么要打一个电话。老记者还有问题,总编想雇老记者我一个月要付一万块钱,雇一个实习生一分钱都不用出。所以今天记者的年龄偏低、报酬低廉、处境悲惨、饥肠辘辘、每况愈下、没有晋升、没有前途。是不是这样的?这点东西绝对不敢在新闻学院里跟我们年轻的学院里讲,我还要源源不断地送无偿的实习生。记者的生活越来越痛苦,媒体老板生活得越来越安逸。

  特别可怕的是,全世界都没人敢做的,一些有影响的报纸甚至模仿香港的某些报纸,5个记者竞争采写同一事件的报道,5篇报道选一篇,如果被选种,5个人的工资全给他一个人。结果就是越来越多记者要想尽办法挖掘别人挖掘不细节,如果当事人没说这个话我这个报道要引起轰动效果,我要编一句话。如果他没有这种意识为了加强轰动效果就加上我自己的意识。由于我们的记者生活在这样没有劳动保障的生活环境中,越来越多的记者主要收入是靠各种稿费收入,没有年薪和固定月薪,这种情况造成的结果是煽情、片面、忽略、夸张、创造。从职业道德看,记者的角色是信息的邮递员,应该忠实的传递信息,他不忠于任何人,他只忠于事实。准确是媒体最高的道德标准。我们哪一个报纸刊登一个错消息,应该专门刊登一个更正,现在报道错了也不登。但是,由于媒体的市场化需要,广告商所需要的眼球,身处生活和工作窘境的记者在市场经济中各种利益集团的角斗中,很难成为忠实的传递信息的邮递员。最后我只强调一点,在高度商业化的媒介环境中,媒体需要的是眼球,媒体最能激发公众注意力的方法是让公众愤怒,要不断地生气,记者往往忠于的是公众的情绪和愤怒并不是忠于事实真相。每次策划很好,我尽量按公众的感情报道,公众讨厌这个人物,我的报道要使公众更加厌恶这个人。如果公众对某一件事情是愤恨的,只能让公众对这件事情火上浇油。如果事实真相是违背公众的,你敢报道吗?最优秀的新闻工作者不仅是独立与政府,最有勇气的是要独立与发行量的压力,广告的压力,如果你违背公众的情绪,公众不会看你的频道了,事实真相可能就不是按照事实真相走的,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商业化的媒介社会。

  记者如果触犯了众怒,就等于触犯了报社老板,等等触犯了广告商,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基本的尊严和人权保障,他如何能在新闻报道中坚持平衡和够中的立场。我要呼吁记者的基本的劳动保障和基本的人权。我呼吁要关注新闻工作者的基本人权,基本的尊严和基本的劳动保障。没有基本的劳动保障,职能去搞有偿新闻拿红包,如果一个法官公正,就给他一个终身法官,他如何能在法庭上做到完全的公正?正如一个教授,如果他不是终身教授,他如何能实现真正的学术自由,他如何敢于挑战同行和权威。甚至推翻权威的理论。好的记者如果不给他一个终身的记者,让他有一个目标,有一个保障,有一个至少三年以上的劳动合同,他对每一条报道都按编辑的、制片人的眼神行事。

  我讲的时间用得比较多,我是主持人有点特权。看看大家有什么问题?所以今天我僵化有点不客气,大家对我有什么意见,在这里不好意思说,可以发给我的邮箱,xijuang@tsinghua.edu.cn,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责任编辑:刘海梅)
相关专题
· 中国传媒产业发展大会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