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读书>>读书新闻

美男作家用什么写作? 
文/绒布
  2003年11月26日14:1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美男作家用什么写作?



    打着“美男作家”旗号的葛红兵新作《沙床》尚未面世,已惹得非议声四起,对把葛红兵定位“美男作家”的这种宣传方式,出版该书的长江文艺出版社表示还是要坚持下去,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对作者及其作品的贬低。  

    世界上的生存办法有很多种,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卖”字。有卖粮食的,比如我们广大的农民兄弟;有卖人的,比如人口贩子;有卖字的,比如现在的我;也有卖嘴巴的,比如说相声的。也有卖脸蛋的,比如F4——有人说了,F4演技差怎么了?人家往那一站,就呼啦啦的有人冲过去围观。其实,卖什么都不容易。卖粮食的要种地,卖人口的要冒险,卖文字的要熬夜,卖嘴巴的要把嘴皮子练得像安装了弹簧似的。惟有这卖脸的容易,摊上个好基因,这脸蛋一精致,钞票就跟着砸过来了。或许有人看得眼热,就琢磨出一个门道——咱们是不是可以一起卖了? 

    我估计,前些年盛行的美女作家就是这么折腾出来的。人家都说“作家无美女”,咱们就偏偏不信,赶快弄几个心灵美、脸蛋也美的女作家出来,就好像卖衣服的,一旦竞争激烈,就立即吆喝着——买一送一啦!买大衣送袜子!再说了,人比袜子好修饰,你脸黑点,我就给你抹点石灰;你嘴巴大点,我用口红在你唇上微微一点;你是个大圆脸,我就专门拍摄你的小侧影,再来点黑白朦胧效果,往封面上一搁,那就是美女了。 

    按照这个办法,美男作家也是可以炮制的——怪不得有的书商开始动脑筋了。其实,美男作家更容易诞生,因为美男可以分很多种——年轻的小白脸,那叫纯情美男作家;留着大胡子的,那叫粗犷型美男作家;留着长头发且瘦骨嶙峋的,那叫颓废派美男作家;长相实在没什么特色的,那叫耐看型美男作家;眼睛小而有神的,那叫神情派美男作家;眼睛大而无神的,那叫散光型美男作家——这是个多么宽容的时代啊,连周杰伦的一双无神的小眼睛都能电倒一大堆的小女生,还有什么不可以实现的?一个美女作家倒下去了,千万个美男作家还是可以站起来的嘛。 

    虽然美男作家有诞生的可能,但是,我还是坚决反对的。道理很简单,每个行当都有自己的规矩——假如你是卖猪肉的,你就别琢磨着同时卖大蒜,否则,人家正经卖大蒜的就得冲你发火;再者说,你觉得搭卖大蒜占了便宜,其实也可能会倒霉,因为你的猪肉有一股大蒜味,而你的大蒜又变得油腻腻的,看着都恶心,谁买啊?关于这一点,美女作家的失败就是最好的例证。当年美女作家们的小脸都摆到了书店里,大家一开始还新鲜,后来就开始腻歪了——看那张面孔挺纯情的,怎么专门写下三路啊?敢情这面孔和操行还不是一回事。想赏心悦目呢,那张脸也如此而已,还不如看看没大脑的港姐;想增加点文学修养,结果总能在里面挑出病句;想净化灵魂,结果越看越想做坏事;想意淫一把,结果威力还不够,还不如去看三级片呢。所以说,最后的结果就是非驴非马,几方面都不讨好老百姓。 

    假如美男作家出现了,估计境遇还不如美女作家。人家小女孩可怜兮兮的,东西写不好,就把玉照弄上来赚点小费,这还情有可原,你一个大老爷们不好好的干活,把一张大脸弄到封面上,吓唬谁啊?所以,一旦出现,必将全国共诛之,不但男同胞会愤然围剿,连女同胞也不会手软——道理很简单,这年头美男多了去了,吵着嚷着往电视上窜,要真想充实一下少女情怀,找谁不行啊?难道还非得对着一本书想入非非?再说了,但凡成为文学女青年的,其眼光大多刁钻毒辣,你想靠脸发财,估计还得去韩国把脸凿开了重新布局。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文采斐然的美男子还是颇有一些的,随便翻翻史书,很容易找到,比如嵇康,这个人精通文学、玄学和音乐,同时英俊潇洒,别人形容他是“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最有说服力的故事是,某次他去森林里采药,竟被樵夫误以为仙人下凡,其风姿可窥一般。然而,我却从来没见谁把他叫做“美男作家”。在我看来,一个文人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写好自己的字;而作家最成功的时刻,就是用自己的文字征服别人。拥有一张好脸是件快乐的事,但是,脸蛋是无法真正创造一个完美的精神世界的,更谈不上征服——充其量也就是取悦。一个写字的倘若沦落到卖脸的地步,那实在是很悲哀。 

    看看我们的老祖宗,他们都是人因文而盛,没有一个是因为文因人而超的。当然,古代也有卖色兼卖文的,比如不少男美人、女美人也专心学点文章,结果,男美人都做了伶优,女美人都成为了名妓。但是,人家是以卖色为主的,学习文章那属于强化气质、陶冶情操,然后可以卖个好身价,所以算是热爱本职工作。而看看今天那些试图卖脸的作家们,三心二意、异想天开,以为一张脸就可以蒙蔽天下之眼,或许是童心太盛了。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还没有几个美男作家出现,否则,到时候去逛书店,左边一排美女大头像,右边一排美男大头像——估计以黑白的为主——你这里稍微一走神,还以为进了哪个公墓呢。 

 

    个人档案 

    葛红兵,1968年生。博士、教授,系上海最年轻的文科教授之一,中国当代新生代学者中的代表人物,社会职务有上海大学中文系副主任,贵州师范大学中文系客座教授,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等。 

    1996年出版了中国第一本《文学史学》,该书被认为代表了中国文学史学研究的阐释学派的最重要成果;1997年提出“相对主义批评观”,其追求知识民主和平权的锐利锋芒引起学界轰动;2000年提出“20世纪中国文学悼亡论”,再度轰动文坛;2001年出版自传体长篇小说《我的N种生活》引发争鸣。1996年至今葛红兵出版学术专著7本,随笔集3本,速度在文坛引起轰动,其观点为海外媒体介绍、转载,论文被翻译为韩文、英文、日文,在日、韩、美等国具有一定影响力。同时,在国内他也渐渐地为一般公众所熟悉,具有一定公共知名度。 

 

    关于性 

    文/葛红兵  

    我最近要在云南出一本书,责任编辑是个女的,她把我一篇文章中下面一段文字给删了:为什么女人总是觉得性爱是男人享用她们的身体,而她们则是在献出身体?男人不畏惧使用他们自己的身体──在烈日下他们挑水,汗滴从他古铜色的皮肤上滑落下来,阳光在他的汗滴上打出折光,男人做爱,她们自己也认为这是为自己服务。可是女人呢?她们为什么不能正视自己的躯体?是什么使她们成了反身体的人? 

    该女编辑给我打了个电话,向我道歉是表面文章,实质是谴责我的观点。她说女性看了会生气的。我知道,她已经先代替所有的女性读者对我这段文字生气了。 

    但是,同样是女性编辑,上海的一家杂志的编辑用了我那篇稿子后,给我发了一段评语: 

    如果女人不给男人性,男人认为女人不爱他,如果女人轻易给了男人性,男人认为女人下贱;如果男人向女人要求性,女人会认为男人只要性,把她当泄欲的动物,没有爱,如果男人不向女人要求性,女人会认为男人不正常。 

    这个编辑的话非常好,短短几行字,把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性鸿沟给勾勒了出来。但是,情势还不止于此,从中,我还看出以前我只是认为男人和女人在对待性的问题上是不一样的,现在,我知道了,即使是同为女人,她们之间在性上也没有达成什么共识。 

 稿件来源: 江南时报  2003-11-26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