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读书>>读书新闻

一本书到底该卖多少钱?
  2004年04月07日16:5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细心的读者在每年春秋两次的地坛书市都会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刚刚上市的新书,八折甚至于七折就可以买到手,以20元计算,七折只有14元。可细心的读者在为少花费6元钱而沾沾自喜时,也会暗地里猜测卖书的凭什么要白白送出6块钱纯利?实际上,新书即便打了七折依然还有很大一块利润,俗话说“买的没有卖的精”!卖书的怎么能赔本赚吆喝?如此说来,一本书到底该卖多少钱?物价部门对图书价格有没有具体的管理办法?

  ■看书不是读“另行”!

  陈一仙(某抽象派画家)前不久,买了一本《手机》,当时正是电影“手机”放映的时候。有人说,小说比电影好看得多,我就去某大书店买了一本。这本书装潢得很有创意,中间一圆弧状,镂空出一个书签,替读者想得挺周到的,可打开书一看,让人纳闷:全书“另行”非常多,该“另”不该“另”的全“另”了,让你看书光翻篇了。甚至一个人名加一个“:”,就“另”一行,我以为这是一种创新写法呢,后来听一北京作家揭秘,说这是为了多挣稿费。因为“另”的行多,出的页数就多。那么出版社是不是真的凭这个开稿费呢?如果真是这样,也未免太浪费纸张了,更对不起读者的钱包!

  ■书价,难念的经!阿肖(北京某专业作家)我就不买书,虽然我和爱人都是读书人,因为若干年前有名人说过:“不经整理的信息等于废信息。”买了书没时间看等于浪费。很多书都是有时间性的,过几年就一钱不值了。何况现在网上无所不有,何必非要给书商去送钱呢?

  出版又有出版社的难处,现在生产书像生产酱油一样的市场待遇,可书不是酱油,不能一味迎合市场,图书企业又要生存,所以书价自然成难念的经!

  ■现场说话(历史学工作者)对某些偏门学科应该扶植,研究成果不出版是浪费,可自费出书作者又受不了,怎么办?

  ■学生参考书能不能少而精

  田联平(某物流公司司机)我基本上不买书,除了特别值得掏腰包的。我们家孩子买书的量比较大。有一次,我带他去西图买教学参考书,发现很多家长都在选购,交款时都抱着一大摞,怎么说也得将近200来块,跟我们家小孩差不多。其实很多教科书买回来根本用不着,因为课堂内的书就很多,根本没有时间看,但不买好像又不成,就形成了一个习惯,每个学期买一次,一年得买两次,怎么着也要几百块吧。这么算,全北京市学生买书的量大了去了。所以,作为家长,我倒是觉得应该多出一些适合学生阅读的书,不要让学生进书店就买辅助性教材。

  ■现场说话(公安部某工作人员)现在的图书品质下降了,我买书的原则是宁缺毋滥,只买符合自己口味的。

  ■去书市淘书,便宜

  曹大伟(某医院副主任医师)现在,议论书价太贵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出版部门依然故我。我估计是没有人管,过去饭馆推出一个新菜恐怕也要上报物价部门,算一算其中的利润是多少。如今市场经济了,价格放开了,可能是没有人管这件事了。

  看书是从上小学就养成的习惯,我特别爱看小说,偶尔自己也写上一两篇,看书和业余时间写作在我的精神生活中是很重要的一块,可由于书越来越贵,就放慢了购买速度,很多都是忍痛割爱。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劳动人民文化宫逛书市,发现那里的书便宜,如获至宝,《林语堂文选》上下两册标价39.8元,8块钱就搞定了。但第一次比较仓促,买回来之后仔细翻阅发现有的内容不对自己口味。后来,我有经验了,沉住气,把自己在平日里发现的书籍名称、作者、出版单位什么的都记下来,专门等到春秋两次书市,集中采购。后来,书市搬到地坛,我依然如故,每次都要买100多元的书,100多块钱在书市能买不少书,够看半年。举个例子,我在书市花10元钱买的《小说月报第10届百花奖获奖作品集》标价是37元,剩下的27元最少还可以买到5本书。有人说正版的肯定没有这么便宜,还有人说书市是清仓甩卖,我管不了那么多。

  ■现场说话(西区邮政局职工)我非常喜欢看书,几乎形成了习惯,上厕所和睡觉前总得翻几页。不过最近几年我都是先上网看书的内容,觉得可以就买,没什么意思就拉倒,现在的书毕竟太贵了。

  ■书号变成了“有价证券”

  老于(出版商)我是“二渠道”的出版工作者,我认为现在的书号是“有价证券”,一个书号“暗厢操作”后就成了一沓子人民币,这在出版界已成为不公开的“公开秘密”。书号不仅可以给出版社带来效益,而且不同出版社的标价也不一样。出版商希望自己能赚到钱,作者也希望从出版商手中拿到比出版社高出一大截的稿费,出版商自己运作,只付稿费和印刷费,即便花钱买书号也大有赚头,何乐而不为!

  出版市场也有一只无形的手,对出版社和出版商来说搞到一本好书稿,肯定能赚大钱。我觉得应当进一步搞活出版事业,建立新的审查制度,成立专业化图书审查委员会。实际上,搞出版风险很大,担惊受怕在整个过程,外人很难体会。一开始,我做了几本书,赔得一塌糊涂,慢慢才找到感觉。

  ■现场说话胡立(某中央级出版社编辑)出版社有出版社的难处,其实,定价出格的图书通常是与书商合作出版的,或者是机构带经费出的,而不是面对普通读者的;一般的书定价高,出版社也很无奈,纸张涨价,销售环节不承担任何风险,压力都在出版社方面,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出版利润微乎其微,出版社也要生存嘛!

  ■别用公款“撑门面”

  小曾(某部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前些年,有钱人为了让家里增加点儿文化气息,大买特买一套一套的精装本图书,然后放在成排的书柜里。装门面倒无所谓,可一旦到了机关就麻烦了,因为一套书几万,甚至于几十万,上百万,再定做专门的书架或者书柜,摆在那里装模作样,不是浪费是什么?我觉得这和某些广场工程什么的一样,都是好大喜功,搞表面文章。

  另外,专门有一批推销图书的小姑娘,不光靠甜言蜜语,甚至还有回扣和人肉炸弹,冠冕堂皇下边却在滋生蔓延腐败,所以,一定要遏制用公款买昂贵图书。

  ■现场说话(北京某报业集团一记者)报纸杂志和图书都是精神产品,但书价太贵,肯定会失掉一部分购买者,阅读对一般读者来说就是一个消遣,看完了就扔掉了,便宜还是很能争取人的。每天在地铁买一份报纸,一个月才10多块钱,连一本书都买不下来。

  ■买书,我去批发市场!

  金臞立(某文艺团体专业创作员)这些年,我对图书价格上涨的体会太深了。我觉得在所有商品中,图书价格上涨最快最高。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的《茨威格小说四篇》9万8千字,零售价仅为0.33元。可如今,一本张小娴的《亲密心事》8万8千字,售价12元钱。如此说来,一本书的价格在20年间涨了近40倍,可以说是飞涨。1979年我工资50多块,买起书来毫不迟疑。外国文学出版社的《富人,穷人》上下两册55万6千字,不过2元钱。我的几柜子书都是80年代初买的。现在,我工资奖金税后4千元,可走进书店却左顾右盼,往往拿起来放下,放下又拿起,得经过几个回合,实在是爱不释手的才咬牙去交款台,好痛苦!

  自从我在几个图书批发市场发现买书比在国有书店便宜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城里的书店。那些图书批发市场生意特红火,为什么?便宜!买一本书八折,两本书七折,五本书就能打到五五折,能讨价还价让人兴奋,国有书店一口价,

  爱买不买,太死板。东四三联书店和西图都有会员卡,用让利吸引顾客,对!图书也是消费品,应该浮动。

  ■现场说话(某酒店厨师)虽说报纸杂志是快餐,我还是订三种报纸,两种杂志,书就不怎么买了,买几本书够订一年报纸的,而且,订报纸杂志还能抽奖。

  ■读书人也该有点现代意识

  老辛(出版工作者)有人说现在的图书不仅贵,而且好书越来越少,能打动人的,让人铭记终身的作品越来越少,过去那种一本书能改变人一生的情况几乎没有了。我觉得这里面存在着某种程度的误解,至少是评判角度太单一。我认为应当具体分析,首先,我们得承认现在的图书比以前任何时候都丰富许多,其次,我们早已经过了那个所有的人只能被一种声音所感染所打动的时代。改革开放以来,很多人,尤其是许多年轻人都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己选择被感染和被感动的方式。但千万不要因为自己喜欢的方式发生了一些变化,就怨天尤人,抱怨甚至指责。当然,很多人依然怀念《林海雪原》、《红岩》、《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平原枪声》、《烈火金刚》、《红旗飘飘》,为什么?除了上个世纪中期政治统管的因素之外,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阅读趣味,所以,出版界要注意研究这些。

  ■现场说话(在美国读博的王先生)我读博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知道了我的导师的著作都是从哪些著作里抄来的了。于是我决定不再写论文,免得让后来读书多的人也知道我在哪里抄的了。

  ■现场说话(某报评论员)有人说现在的书太多,我却觉得不是多,而是少,没有量变怎么能有质变,只有发生真正的质变,好的作品才能产生,读者才能看到物有所值的作品。

  ■出版业非改革不可了

  林玛(在国内和海外多次出书的作家)我在北京、香港、台湾以及国外都出过书,说到对在境内外出书的感受,可谓深刻。内地出书完全不能跟境外比。我在北京出的几本书,至今也不知道到底加印了多少,出版社只告我一个初印数,过后加印,不再打招呼,如果听到风声去追问,对方就含糊其辞,原因当然是出版方不愿再就版税付费。境外出书则不然,先不说国外出版社有严格规范,就是香港、台湾的出版社,亦视诚信为发展根基,书籍每加印一次,对方都会提早通知,版税主动打入作者账户。

  出版业已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再这样下去,那些以国有名义占有资源的出版社,仍然会一方面剥削作者和书商,另一方面欺骗读者。据悉,新闻出版署也在考虑改革的问题,但何时能改,还不得而知。对改革的最大顾虑,许是担心出版放开后的竞争无序和内容失控,其实这些问题,只要管理到位,法律跟上,应该不是问题。

  ■现场说话阿窦(形象设计师)嗨,真能让人受益的好书,谁也不会因为贵而不买。如果说花一百元买了一本小册子,又因此而受益,并改进了你的思维方式、行为模式或生存状态,谁也不会再说贵。这才叫好书。

  ■利润空间得说得过去

  汪宏鸿(某企业会计)我是搞财务管理的,喜欢琢磨价格,新书就敢打八折,说明利润率很高。举个例子,定价22元的书印一万册,22万码洋。扣除稿费、印刷费、发行费、税金、编辑成本,出版单位还要赚钱,赚头太少肯定不行,但利润多少,要合理。我觉得现在书的利润太大,要降低,降到读者能接受的水平面上,尽可能降低书价,把实惠给读者,形成良性循环。图书毕竟是消费品,除了能够保存或值得收藏的,最终都要当废品卖掉。所以,图书从制作到销售也要遵循商品流通规律。有人说现在的图书市场低迷,生意惨淡,为什么?我觉得还是违背了规律。汽车都降价,一降就是上万,图书有什么不能的?买的人越少就越影响到新书的出版发行,形成恶性循环,这是个要命的事。盗版书为什么猖獗?因为便宜,3块钱一本,5块钱一本,虽说错字连篇,粗制滥造,颜色忽浅忽深,但买的人还是图便宜。如果正版的价格比较合理,相信读者还是乐意看正版图书,起码品质上有保证。

  ■现场说话(宣武区某中学教师)图书是商品,但又是精神产品,有人说如今看书的买不起书,买得起的又不看书,的确是一个矛盾。

来源:法制晚报 (责任编辑:燕帅)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