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读书>>读书生活

回忆:为邓小平作翻译
齐锡玉 
  2004年05月14日08:4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邓小平多次会见新西兰等国共产党领导人。

  作者为我们讲述了其中发生的许多鲜为人知的事情……

    “一定要坚持大小党一律平等的原则,特别要理解和尊重没有执政的小党,不能伤害他们的感情。”

  邓小平会见新西兰共产党(以下简称新共)领导人的次数比较多。

  1959年国庆十周年,新共总书记威尔科克斯首次访华。第一项日程是乘车游览市容。他整个游览过程中很少看窗外,而是谈情况后再提出要求,大意是: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后新共党内争论日趋激烈,有可能分裂。他和略多于一半的中央委员反对苏共的“和平过渡”主张,理由是,“和平过渡没有先例。如果不进行斗争,资本家连一间厕所都不会给工人,怎么可能和平交出政权?我们可以提和平过渡的口号,但是火药必须保持干燥。”略少于一半的中央委员,包括一名书记处成员,拥护苏共的主张,理由是,“中国共产党对资产阶级的改造就是和平过渡。”他说,“中国共产党领导一个大国,这次又邀请了好几十个国家的兄弟党参加国庆,领导人一定很忙,可能顾不上我们小国小党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对我们党太重要了,所以还是提出来,希望有机会和中国党领导人交换意见。”

  游市容回来,威尔科克斯收到周总理国庆招待会请帖。他高兴地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收到政府总理的请帖。”不巧的是,这次活动的车辆安排却引起了一场小风波:参加十周年国庆的兄弟党有50多个,统一行动时代表团的汽车必须按照编号次序行驶,新共的汽车排在澳大利亚共产党(以下简称澳共)的汽车后面。澳共总书记夏基有些以老资格自居,很少按时上车,严格遵守时间的威尔科克斯早已感到不满,只是忍住没有说。这次参加周总理的招待会,夏基竟晚了近十分钟。威尔科克斯冒火了,“周总理的招待会怎么能迟到?

  新共不是澳共的附庸,我不是夏基的尾巴!我们先走!”经过我再三劝说,他才很勉强地同意等候。我只好如实写了书面汇报直接送给王稼祥部长。

  当天晚上,王部长的秘书打电话告诉我,“小平同志指示:‘我们党吃过人家不以平等对待我们的苦头,一定要坚持大小党一律平等的原则,特别要理解和尊重没有执政的小党,不能伤害他们的感情。’王部长要你认真领会和贯彻小平同志指示的精神。”我向有关负责同志传达了这个指示。以后几次统一行动,新共乘坐的汽车都准时开动,不再等总是迟到的夏基。

  “自己走路难免跌跤,只有坚持自己走才能学会走路。”

  1963年1月,新共主席威廉斯参加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代表大会后访华。

  邓小平会见他时,他在谈了捷共代表大会情况后说,“我认定很多兄弟党代表在捷共代表大会上攻击中国共产党是受苏共的指使,我在会后向科兹洛夫(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提出意见。他说这是‘自发’的。他知道自己说的不是事实,也知道我知道他说的不是事实,却硬是这样说,实在令人气愤。”

  邓小平说,“在这次大会上,有二十个共产党的代表指名攻击中国党,扣的帽子都和苏共一样,说明他们都是跟着苏共的指挥棒转。这种指挥棒不像乐队指挥的指挥棒,而像警察的指挥棒。我们党很钦佩新共坚持独立自主、不盲目跟着苏共反华。”

  威廉斯说,“新共是个小党,理论水平不高,但是我们反对在一个党的代表大会上公开攻击另一个党,尤其反对好多党联合起来围攻另一个兄弟党。1960年我们党参加罗马尼亚工人党代表大会的代表满生对赫鲁晓夫组织几十个国家的代表围攻彭真同志十分气愤,回国后说‘我真想捏紧拳头给他们一下’。满生是不脱产的中央委员,从来没有出过国。”

  邓小平说,“苏共对参加布加勒斯特会议的兄弟党代表施加了很大压力。满生同志能够顶住那样强大的压力很不容易,说明他不是背篼里的娃娃长不大。他回国经过中国时周总理和彭真同志一起会见了他。”

  威廉斯听不懂“背篼里的娃娃长不大”的意思。邓小平解释“‘背篼里的娃娃长不大’,是我老家的土话,意思是说,妈妈用背篼背着走路的人学不会走路。自己走路难免跌跤,只有坚持自己走才能学会走路。”威廉斯说,“坚持马列主义,不仅要顶住压力,还要顶住收买。苏联驻新西兰使馆的一名外交官曾向我们党的有些中央委员表示,如果他们经济上有困难,可以帮助解决。”邓小平说,“苏联不仅对你们,对其他党也用这种办法,这是有些党甘心留在背篼里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共产党人永远不会忘记白求恩,愿意和派他来中国的党保持友好关系。”

  苏共二十二大后,加拿大共产党多次攻击中国党,扣了许多帽子。赫鲁晓夫提出停止公开争论后,加共也随之改变立场,于1963年4月派总书记摩理斯和书记卡什丹访华,要求停止公开争论。会谈前,邓小平在听取汇报时明确指出,“加共给我们扣的帽子都是从莫斯科贩运来的,我们可以不理睬,只同他们谈两个问题:在党的代表大会上指名攻击兄弟党是不是正确?到底是谁挑起国际共运大论战?”

  邓小平和彭真同他们会谈时,摩理斯先发言说,“欢迎中国共产党改变立场,也主张停止争论。”邓小平立即反驳,“我们对加共现在表示愿意停止公开争论是高兴的。据我们了解,加共过去并非如此。”他在列举苏共带头挑起公开争论和加共追随苏共攻击中国党之后说,“中国共产党一贯反对公开争论,只是在人家攻击我们之后才进行答辩。这种立场从来没有改变。”

  经过争论,摩理斯承认,“关于公开争论的起源,中国同志的意见也许有道理。在一个国家党的代表大会上攻击另一个兄弟党是不正常的。”邓小平说,“这个问题就谈到这里。中国共产党人永远不会忘记白求恩,愿意和派他来中国的党保持友好关系。”摩理斯说,“我保证以后再不攻击中国党。”

  休会的时候,邓小平感到不舒服提前退席,由彭真继续谈。会谈后,彭真指示,“小平同志提到白求恩的时候,摩理斯的眼睛红了,说明他态度比较诚恳。

  你们要多做工作,可以安排他去石家庄参观白求恩和平医院。”摩理斯回国后没有再攻击过中共。1964年11月,他去世时我党中央发去了唁电。

  “前线要援兵,你能等部队训练好再派吗?”

  1963年5月,威尔科克斯再次访华。邓小平和他进行了两次会谈,主要谈与当时国际共运大论战有关的问题。

  5月25日,中新两党发表了《中国共产党、新西兰共产党联合声明》。1980年,邓小平会见意大利共产党总书记贝林格时,用“一风吹”三个字给这场论战画了句号,因此本文不拟写这方面的内容,只记下一件小事:

  威尔科克斯抵京的当天晚上,交给我一个材料,内容我已经忘记,只记得翻译成汉语超过一万字。由于会谈定于第二天下午开始,晚上又找不到人帮忙,连夜赶译出来的草稿质量很差,有关领导决定请一位老同志修改后印出来再上送。不料会谈前邓小平问陪见的中联部副部长,“材料怎么还没有送给我?”这位副部长打电话催问后回答,“已经译出初稿,但是译文太粗糙,一位老同志正在校阅。”邓小平说,“前线要援兵,你能等部队训练好再派吗?把草稿拿来。”他没有提高声音,但是不怒而威。这位副部长,把只改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草稿取来。

  (摘自《当代世界》)

   《人民文摘》 (2004年 第五期)

(责任编辑:燕帅)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