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新闻战线深入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警钟长鸣

出版界“女强人”贪污公款纪实
原子能出版社原副社长柴芳蓉等3人被判刑
一正 胡容 梁月明
  2004年06月04日10:0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出版界“女强人”被“请”进检察院 

    核情报研究所、原子能出版社是一个单位两块牌子,都是核工业部下属的正局级单位,柴芳蓉是核情报研究所副所长兼原子能出版社副社长,级别为副局级。 

    在偌大的京城出版界,柴芳蓉算得上是个“大姐大”级的人物,号称出版界的“女强人”。她现年52岁,出生于河南省泌阳县的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核工业研究所、原子能出版社工作。柴芳蓉的业务能力很强,又有闯劲,在工作上取得了不少成绩,曾获得首届全国优秀中青年图书编辑奖、第六届“中国图书奖”等多个全国级奖项。 

    在出版社,柴芳蓉分管出版业务。据称,她是当时北京市最年轻的具有高级职称的副局级女干部。可是,事业上颇为成功的她在婚姻上却受到了挫折,人到中年,与丈夫劳燕分飞,身边只留下一对聪明可爱的孪生女儿。女儿高中毕业后,被她双双送到英国读书,接受每年十几万元学费的昂贵教育。正是出于对女儿的“疼爱”,柴芳蓉才不惜铤而走险,幻想以不义之财为女儿铺就辉煌的成才之路,最终却给自己和孩子们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伤痛。 

    2003年8月13日,京城骄阳似火,闷热的空气几乎使人窒息。神情落寞的柴芳蓉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的检察官“请”到了检察院。实在按捺不住自己忐忑的心情,临进入检察院大门的一刹那,柴芳蓉禁不住转过身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和喧嚣的世界,大口地呼吸了一下浊热的空气,她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能够自由多久。 

    想想国外的女儿和家中的老母亲,柴芳蓉心有不甘,她摆出一副蛮横强硬的面孔,开口就是“某某重要领导参加的会议,正等着我去主持,请你们抓紧时间”。几个小时过去了,柴芳蓉没有珍惜这个坦白的机会,拒不交代任何问题。 

    根据经验,办案人员知道,一个单位主要领导的经济问题,往往涉及该单位的财务管理及工作人员。办案组决定,侧面突破的对象就定为出版社办公室副主任兼出纳孔玥。 

    这个不懂财务的出纳果然有问题 

    孔玥,37岁,出生于“天府之国”成都,是个典型的秀丽、聪明的“川妹子”。她与柴芳蓉毕业于同一所名牌大学物理系,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小家庭,丈夫开了一家公司,孩子活泼可爱。在出版社,令干部职工们奇怪的是,孔玥是一个根本不懂财务管理为何物的人,却坐上了办公室副主任兼出纳的位置。柴芳蓉起用这个完全不懂财务的出纳,除了念及同校之谊外,孔玥的忠实和其对财务知识的无知才是其中真正的原因。 

    一直以来,孔玥对柴芳蓉是言听计从的。在她的心目中,“柴社长”是个敢做敢当的“巾帼英雄”,再加上惧怕她独断专行的霸道作风,孔玥即使心有腹诽也从不敢表露出来。何况柴芳蓉平时小恩小惠与鼎力提携不断,因此在孔玥看来,自己只有报答、维护领导的形象,哪里谈得上进行什么财务制度的监督?就是这种盲目崇拜、毫无原则的心理,使孔玥从贪图小利开始,一步步发展为与柴芳蓉沆瀣一气,采取多印少报、私下用外单位发票结款等手段,贪污公款,中饱私囊。 

    在强大的心理攻势下,办案组对孔玥的突破比较顺利。在调查中,她主动交代了出版社第三编辑室私设“小金库”和柴芳蓉侵吞公款的有关事实。 

    出版社第三编辑室,是柴芳蓉走上领导岗位之前工作的地方,是出版社编辑、出版业务书籍的专门机构。办案人员从孔玥的一句话中,又发现了另外一条“大鱼”。在被问及第三编辑室“小金库”的资金来源时,孔玥回答:“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记得有几笔现金款项好像是柴芳蓉和高泽民从河南结算书款带回来的。”于是,另一个重要人物高泽民进入了办案组的视线。 

    复写纸泄露了副总编的秘密 

    高泽民是原子能出版社“老资格”的编辑了。在出版社里,高虽然官居副总编辑兼编辑三室主任,但为人却非常低调,一副处世平和、和蔼可亲、不显山不露水的老知识分子形象。60岁的人,一头斑白的头发,平日衣着朴素,手里常年提着一个印有“泰山旅游”字样的尼龙袋出出进进,走路、说话缓慢平静,颇有学者风范。 

    然而,办案人员发现,种种迹象表明,高泽民并不那么清白,他也参与了柴芳蓉的犯罪活动。 

    办案人员决定先从一笔稿费入手,这笔6万元的稿费是办案组在清查出版社账目时发现的虚报款项。柴芳蓉和高泽民以稿费的名义从出版社支取了6万元现金,但经调查,稿费之说纯系柴、高二人杜撰,事实的真相是,这6万元被两人平分了。 

    紧接着,办案人员又掌握了两条重要线索:一打“白条”和一叠“复写纸”。原来,柴芳蓉因为大意,居然在办公室里保留了与印刷厂、购书单位结算时打下的一张张“白条”。上面将其与高泽民共谋犯罪的事实暴露无遗。 

    “复写纸”的发现更加带有戏剧性。办案组在依法搜查高泽民家时,由于高的事先安排,家里真称得上是“干干净净”,所有线索几乎都被转移走了。就在办案人员准备铩羽而归时,突然发现高泽民的书桌上有一叠复写纸,上面模模糊糊留下一些数字的痕迹。当办案人员将复写纸上的字迹誊写出来后,发现都是高泽民开发票留下的字迹,上面的内容,恰恰与外围调查组在河南某市得到的关于柴芳蓉、高泽民开具假发票的重要证据相吻合!这一叠复写纸成了认定高泽民犯罪事实的铁证! 

    本想负隅顽抗的高泽民面对“白条”和“复写纸”,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他老泪横流地说出一句:“我完了!”接着彻底交代了他伙同柴芳蓉在印刷、销售图书过程中,以隐瞒印数为手段,截留山东、河南等地书款私分的犯罪事实。
    
    副总编为副社长不断提供“财源” 

    看着一个个“同盟者”向正义低下了头,柴芳蓉终于放弃了侥幸心理。随着她的供述,一个副厅级女社长堕落的轨迹展现在我们面前。 

    1997年,原子能出版社与山东、河南等地教委建立了业务关系。河南教委系统结账时不需要增值税发票,其他一些地方的教委业务利润虽然较低,但可以用现金结账。在这种情况下,高泽民向柴芳蓉提出可以找些其他单位的发票来结书款。1997年3月21日,柴芳蓉和高泽民到河南商丘教委结算《社会练习册》一书的书款,共计9.8万余元,其中4.9万余元被柴、高二人用北京某图书发行公司的发票予以截留、平分。 

    案发后,柴芳蓉交代说:“1997年初,我们就用外单位的发票结了一笔4万余元的账,老高给了我两万多,当时我心里非常害怕……老高跟我说,只要我同意,他保证策划得严丝合缝,肯定没问题。我觉得老高的心很细,对他很放心,慢慢地胆子就越来越大了。” 

    为了使自己的犯罪事实不被察觉,柴芳蓉和高泽民利用职务之便打乱了出版社的规范化管理。在给印刷厂结算印刷费时,他们不是一书一账、一账一结,而是以20万元、30万元的整数付款,并且不附明细单。 

    “我和高泽民运作完《幼儿丛书》这本书后,尝到了甜头,还想继续以这种方式运作。一天,高泽民拿着一些从街上买来的例题之类的样本书来找我,说想模仿着出一本假期作业自习册,又很容易,也能赚钱。我就代表原子能出版社,同某地教委签订了合同。” 

    柴芳蓉和高泽民为了侵吞该书的收益,商议对出版社隐瞒这笔业务,由二人私下运作。1997年12月底,柴、高二人找到已退休的刘某和陈某及原子能出版社原编辑姜某,鼓动他们成立一家股份公司。1998年3月20日,在柴芳蓉的撮合下,刘某和陈某各出资10万元人民币,柴芳蓉拿出30万元人民币,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 

    高泽民一方面以原子能出版社编辑的身份到某地教委对书稿的写作进行指导,一方面以某地教委作者的名义到某出版社联系出版。柴芳蓉也通过关系以7.2万元人民币从某出版社买来6个书号。在高泽民的带领下,他们自己成立的公司对自习册的文稿进行了编排和录入,由高泽民将书稿胶片交给开封某印刷厂进行印刷。之后,柴、高于1998年至2000年数次赴某地教委结算该书书款,并将书款全部侵吞。 

    除了大肆侵吞出版社书款外,柴芳蓉还想尽办法,以各种名义贪污公款。1999年,柴芳蓉伙同高泽民,利用职务之便,采取虚报冒领的手段,以支付某地区教委发行宣传费的名义,用白条下账,分三次从原子能出版社支取现金共计5.3万元,非法占有。 

    “慈爱母亲”盯准编辑室“小金库” 

    据法院认定,1997年至2002年间,柴芳蓉伙同高泽民利用职务便利,在负责为河南、山东等地出版学生教辅用书过程中,多次采取用其他单位的发票结算书款及收款不入账等手段,贪污公款人民币160万余元;柴芳蓉个人贪污公款人民币10万元;孔玥贪污公款人民币10万余元。 

    2004年2月9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一审判处被告人柴芳蓉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判处被告人高泽民有期徒刑十五年;判处被告人孔玥有期徒刑七年。 

    法庭上,柴芳蓉看到自己的家人时,脸上流露出不安的神情。听到法院的判决,她忍不住失声痛哭。 

    也许,在国外留学的女儿眼中,柴芳蓉是位“称职、慈爱”的母亲,正是这位母亲给她们提供了良好的教育环境和生活基础。但她们也许并不知道,母亲的这种经济“能力”从何而来。 

    据孔玥交代:“1996年,柴芳蓉为让两个女儿顺利进入北京101中学读高中,从第三编辑室的‘小金库’中拿走1.8万元现金交赞助费,当时给我打了借条,但转年柴芳蓉跟我核对‘小金库’账目时,就当面把这1.8万元借条撕碎了,这笔钱也至今未还。” 

    1999年9月,柴芳蓉的两个女儿准备赴英国留学,柴便多次向孔玥提出自己急需用钱。于是,同年9月14日,孔玥从“小金库”中取出10万元现金,在建设银行和工商银行以柴芳蓉的户名各存入5万元,将存折加密后交给了柴芳蓉。据孔玥讲:“我给柴芳蓉钱时,她知道这10万元是‘小金库’里出的,也没给我打借条,钱也一直没还。” 

    看来,第三编辑室的“小金库”,一直被柴芳蓉牢牢控制在个人的手中。也正是这个曾经帮过柴芳蓉“大忙”的“小金库”,最终把她推入了犯罪的深渊。 

    2004年4月26日,二审法院对柴芳蓉等人的上诉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来源:检察日报 2004-06-03  
 

(责任编辑:孤松)
相关专题
· 三项学习教育活动评论区
· 新闻战线深入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