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服务>>新书展示

大理古城的时尚昼夜
  2004年04月19日17:3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摘自:《一路寻欢》 黄橙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摘自:《一路寻欢》 黄橙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这是一座老城,残破的城墙已被修复得满面春风了。进了城门就是商业街,其熙熙攘攘的景象倒是暗合了复兴街的名声。街上有很多风花雪月的白族女子,是职业导游,将老外老内们都导到这儿来,让他们乖乖地掏钱买土特产,至于是否拿回扣不得而知。说她们风花雪月,那是因为她们头上戴着寓意如此丰富的花帽子。不管她们漂不漂亮,外地人都很亲切地叫她们金花,类似于他们很时髦地叫餐馆女招待翠花。

     街道是石铺的,当它们还是土路时,走在上面的曾有唐时南诏王、宋时大理国官吏、明时大都督……他们都是金花的祖先,创造了一方文明。出大理古城西门不远,有标致得令无情者也一见倾心的崇圣寺三塔,是大理古老文明的象征。

     如今古城商业化了许多,店铺里卖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一眼望去,有扎染布做成的吊带裙,大理石做的坛坛罐罐;有剑川木雕表现的老掉牙传奇,有草编的爱情故事……其中,最让我克制不住的是莽横地摆在路中间的小吃摊。呵呵,烤乳扇,是不是那种将牛奶发酵,再加温并与鲜奶一起摇荡后凝成絮状,最后卷在竹架上风干的玩意儿?这是诗人发明的吧?卖乳扇的阿哥只是憨厚地笑着,他不回答,回答了就不是诗人了。他认真地把乳扇用干净的湿毛巾回潮,放入三成熟的油中炸至金黄色,然后递给等得有点心焦的食客。边上没吃到的人也一脸的满足,因为那乳香酥脆是可以用鼻子和耳朵来传递的呀。吃了烤乳扇,没走几步,又有卖棒棒粽的,这也是看了就想放进嘴里的古国美食。谁见过用竹签穿着吃的粽子?像吃冰棒似的,而且外面还包着嫩竹片。
在一个有悠久历史的老城,最妙的就是吃到各种流传了几百年、几千年的风味了。在中国,老祖宗的很多东西丢了,毁了,就是这张嘴要享受的厨艺能完好地保存下来。所谓家传秘方,通常是耳濡目染,再加上被宠坏了的味蕾需要继承厨艺来满足的结果。品尝地方小吃,是我们与古人对话最直接的方式。如果说我对一个地方的历史很容易心领神会,其中一定有美食的功劳。
大理古城的原貌是不是现在这样,我不知道。不过这五华楼倒是古香古色,沧桑的痕迹都被人抹去了。站在四层楼上,可以望见苍山的雪,洱海的水。据说,古城里的制高点,通常都是用来望敌情的。只有和平时期,高楼才是吟诗作赋的最佳场所。

     我们喜欢古代文人胜于现代文人,很大程度上是喜欢他们没有生存压力又能抚风弄月的生活方式;没有欲壑难填的物质诱惑,又有优游唱和浪迹天涯的勇气,而且还挺会选地方,动不动就在风景秀丽的地方题上一首诗。啧啧,神仙也不过如此嘛。在我看来,神仙就是对物欲无所求对精神有所求的人。这种人在以前的大理肯定不少。明代的彭继、李霖都可以算上,前者在《春日游三塔》中写道:“携壶踏遍花开处,明月窥人上竹扉。”后者有《登三塔寺》作证:“山上花宫水上楼,彩云城郭望中收。” 将大理古城说成彩云城郭,贴切而生动。

     到了近代,大理的知名度是靠歌声来传播的。多少游人就是唱着“苍山脚下找金花,金花是阿妹……”来的。蝴蝶泉边,洱海船上,喜洲老宅,人们不要导游也会自觉地蜂拥而至。他们乐滋滋地品着三道茶,看虚拟的婚俗表演,听主婚人介绍白族婚礼上的独特祝福——掐新娘,掐一把喜洋洋,掐两把似蜜糖,掐三把夫妻恩爱幸福长,掐四把是耍流氓,然后哈哈大笑,宾主皆欢。这大理古城通常都要金花带着来,不少游客对历史是漠然的。杜文秀抗清关我什么事?羊苴咩城遗址又是什么东西?逛逛复兴街买点土特产就走吧。
登上大理古城宽厚的城墙,我一人坐在墙头,一会儿看城外的山光水影古塔风韵,一会儿看城内棋盘式的老街古巷,那些打扮入时的游客匆忙地来了一拨又走了一拨。我将自己想象成《天龙八部》中的段誉,仿佛看懂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又仿佛看不懂。

     待游人散尽,古城才成了明清时的模样。复兴路空了,护国路挤了。

     大理古城有九街十八巷,护国路就是贯穿东西的百米小巷,两侧是白族风格的青瓦建筑。这儿的时尚夜晚是一群欧美游客带起来的,他们玩就玩了,还住下来,有的居然还在这里做起了酒吧、西餐生意。这些别有风情的茶楼食肆,不是欧化,就是白化,当然也有中西合璧的餐馆。从网友处得知,太白楼的菜做得好。于是,一路寻访而来,看看我吃的菜名:土豆丸子、蒜香烤肉、日式鸡排、炒饵丝、沙锅鱼、炸汁豆腐,就知道我是如何一手举筷一手拿叉的。瞧那菜谱就这德性,先英文后中文。“洋人街”看来也算名副其实。走到街上,见一小伙子站着弹吉他,一人席地敲着印第安鼓,瞧那模样像来此地赚外快的中国大学生。一曲终了,我无比热情地去搭讪时,才发现真是鸡同鸭讲,人家说的是日语。扔五元钱在篮子里,走人。

     按理说,白族的小楼小院拿来做酒吧、茶吧、Disco舞厅,应该格格不入。老外看来审美不算差,以青竹、绿藤、蜡染和扎染布艺来装饰吧橱、桌椅、沙发,墙面挂着竹篾编织的鱼篓或簸箕,加上古老的吊灯,看起来也挺谐调。在唐朝酒吧,一面墙上贴满了旅行者的照片和MESSAGE。我看到一张纸条上写着:“咖啡、烛光和音乐,王锋、小凤和永远的爱情,等待再次回来寻找时间村落里的两个人。”更多的纸条是英文、法文的,他们或为往日感叹,或为未来相约,以独特的方式抒写着与自己有关的浪漫故事。

     悠闲地半躺在藤椅里喝着啤酒,读着书,看着街景的老外们,简直将这里当作自己的家。难道真像网友说的,大理是走遍天涯的旅行者肉体和精神的终极家园吗?
 
     摘自:《一路寻欢》 黄橙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燕帅)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