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服务>>新书展示

问禅五台山,别在乎答案
  2004年04月20日10:3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摘自:《一路寻欢》 黄橙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摘自:《一路寻欢》 黄橙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仪式可以简化吗
                             
     到五台山的人,无论是烧香拜佛,还是旅游休闲,通常是不登那五座顶如平台(五台山因此得名)的嵯峨山峰的。且不说有三座山峰海拔均在3000米左右,路途崎岖,就是台顶那诡谲难测的气候变化也让你不知该带皮衣、雨伞还是干脆背上四季的行囊。通常人们说去五台山,指的是到五峰环抱的腹地台怀镇。这里寺庙林立,诵经声相闻,在佛教徒心中,这里是文殊菩萨显灵说法的主要场所,历代皇帝朝拜五台山的中心,因此,拜了台怀各寺庙的佛就可以告慰灵魂了。对于旅游者来说,台怀镇的佛教建筑精华和浓郁的香火气息也是足可让他们欢快而归。

     我之所以在游览了台怀镇的十多座风格迥异的寺院之后,还执意要去亲近25公里外的南台锦绣峰,完全是长年养成的“偏向虎山行”的性格使然。五台山的东、北、中、西四台为起伏相连的一道山脊,南台则为另一座山峰。近3000米海拔孤独的独秀山峰像是衬托人的孤独,也赋予这种孤独伟岸和清高。此时通往南台的蜿蜒山路上没有同行者,甚至连鸟声也没有,脚下的石子必须被鞋踢到了才有滚动几米的喧响。

     在这数小时寂寞难捱的旅程中,我才慢慢理解了乾隆皇帝当年的偷懒情绪和当今信徒的“快餐朝拜”方式。在古代,虔诚的信徒凡到五台山朝拜,就必须到一个台顶寺庙朝拜五个不同法号的文殊菩萨,即五方文殊。可是,乾隆帝如何受得了如此的高山跋涉和恶劣难测的气候变幻,于是,他给当时的青云和尚出了道难题:“五年后我再来时,既不登台顶,还要朝拜五方文殊,你看着办吧!”情急和无奈之下,青云和尚终于想出把五方文殊合塑于黛螺顶正殿的办法。如此一来,原本多少日夜兼程才能朝拜到的五方文殊,如今不消一个时辰全烧到香,磕到头了。凡知这一典故的佛教徒无不赞颂乾隆的英明,而真正该受到赞颂的青云和尚却被人忽略了,这印证了一句话:“功劳总是领导的。”黛螺顶虽位于台怀镇中心,却有几百级的台阶需要攀登,汗流浃背之时,青云和尚的后继者们便在只有几级台阶可登的寺院里合塑上五方文殊,这样信徒们随便走走就如同日夜兼程登了五个台顶拜了五方文殊,真是方便之极。以此类推,是否在自家客厅挂上文殊的画像,就可以不必到五台山了呢?
生命中许多艰难的过程是不能简化的,一简化灵魂就没有了光环,意志就没有了坚韧,情感就没有了色彩。这样被简化的人生连没有信仰的人都唾弃,更何况有宗教信仰的人呢?

     五台山的寺庙分为青庙和黄庙,青庙住的是和尚,黄庙住的是喇嘛。在青藏高原黄教徒的虔诚曾震撼过我的心灵。他们磨破皮肤的跪拜少则绕寺院一周,有的信徒则以自己身躯的长度丈量着路途,从数十里、数百里外的村庄风餐露宿而来。

     南台顶距我越来越近了,我的内心却没有那种接近圣地的颤动,因为我不是佛教徒。南台山坡上起伏着成千上万、成万上亿的小黄花,它们寂寞地开着,没有人观赏,没有人采撷,只是为了响应春天的呼唤,才密密匝匝地灿烂着。此前南台山坡是枯草连天,此后南台山坡也是枯草连天,然而三季的荒凉是不可简化的,一简化春天的灿烂就不可贵了。

     问僧哪里来

     在五台山鳞次栉比的寺庙中,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要算是显通寺了。显通寺里的千钵文殊殿,供着一尊造型独特的铜质文殊菩萨,从他背后伸出千只手,每只手内握一金钵。据说,一只手捧一金钵,代表一个僧人,千手千钵意味着千个僧人的智慧都集中到文殊菩萨身上。按时下的话来说,文殊菩萨该叫“智慧女神”。从不烧香的我,在世俗世界里老不开窍的我,为了求得一点生存的智慧,也在殿里点燃了三炷香,可是刚烧完香,就忘了自己许了什么愿,抬头却注视起桌旁的老僧人来。他的身材虽清瘦单薄,可精神却十分矍铄,一问一答中,我忽冒出一句:“听大师口音应是四川人吧?”没有回音,又重复了一句,答:“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旋即想起三毛那首《橄榄树》,歌里唱的是流浪者的感伤,可是这位僧人的语气里没有感伤,只有超然物外的人生感悟。佛教把一切物质现象归纳为四种基本要素,即坚性的“地”、湿性的“水”、暖性的“火”、动性的“风”,谓之“四大”。于是,“四大皆空”便成为皈依佛门者必须修炼的思想境界,老僧人的“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便是这种思想境界的体现。

     皈依佛门,俗称出家,在中国,许多人的出家都有难以言喻的辛酸,家乃至家乡往往凝结了生命中太多太深的失望和伤悲,所以他们希望人们“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只有身无牵挂,佛的光环才能照亮他们人生的阴影;只有心无杂念,卷帙浩瀚的经书才是灵魂无穷无尽的养分。

     历史上,在五台山出家的除了鲁智深、杨五郎等威名远扬的人物之外,相传清朝“不爱江山爱念佛”的顺治皇帝也到五台山寻求生命的真谛。康熙皇帝为了寻父也到过这里。一日,他信步来到镇海寺,见一个慈眉善目的和尚在打扫庭院,问及法号,答:“我叫八 。”康熙帝殿前殿后打听了半天也没找到父亲的下落,失望而归的途中忽然悟到“八 ”乃“父”字,便迅速返回镇海寺,可那位和尚已不知去向,只在山门上见到一首新题的诗,他将笔迹拓印回京,其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是他。”顺治皇帝出家后连亲子也不相认,真做到了尘缘已绝,繁华不忆,这需要多么坚强的信仰才能支撑!据说,导致顺治皇帝看破红尘,遁迹空门,乃因宠妃董氏之死。倘若果真如此,岂不是比那位英国国王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更加缠绵悱恻,扣人心弦!五台山上的和尚那一声“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所负荷的人生悲欢岂不是千古绝唱!

     当然,并不是五台山上的所有僧人都已修炼到这样的境界。在海拔近3000米的南台顶文殊庙里,我看到一个青年和尚蹲在木柱上与一个尼姑交流着云游四方的经验,他的眼神闪烁着对红尘世界的强烈向往,他分明清晰地记着自己的来处与去处。他让我想到青藏高原佑宁寺的一个青年喇嘛,前不久我收到这个喇嘛的信,在信中他告诉我收到了我寄去的照片,希望我再将他和一个姑娘合影的照片寄给他。一个旅游者对喇嘛的好奇,却成了喇嘛割舍不下的思念,这让人惊诧也让人叹息。一个孤寂的灵魂可以亲近圣洁博大的天宇,也可以消融于滚滚红尘,这在皈依佛门之前就要做出选择。
在南台顶文殊庙外是满坡遍野的山菊花,它们开得这样无怨无悔,仿佛它们也会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以世俗眼光看,没有故乡的人注定要四处漂泊。以佛眼看,只要拥有精神的故乡,哪个寺庙都是家。

     南台野花为谁开

     都市的女人爱唱《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这不是因为她们比男人更重视保护生态环境,而是借题发挥来劝戒丈夫或恋人的。如果她们春天有机会到五台山,并且到南台走走,或许就不会用那种既哀怨又撒娇的腔调来唱这首歌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风景哟!数不清的小黄花面对广袤的苍穹灿烂地绽放着 ,没有争奇斗艳,自然也没有争风吃醋,绵亘数十里的是一种无怨无悔的生命状态。南台顶有座寺院,小小的,以它的残破来显示它的久远,里面有几缕香烟 ,几个人影,可以肯定不是善于花前月下寻找诗情画意的骚人墨客。于是,你终能明白,其实野花不是开给人看的,更不是开给人采的。它们只是为了响应春天的呼唤,为了在天地间展示一种生命的存在和生命的尊严,才如此慷慨地奉献着自己的美丽。

     望着南台野花,如花的你、不爱动脑筋的你或许从此就学会思索你的美貌是为谁而绽放,你的人生是为谁而亮丽,为自己 ,为一个你心爱的男人还是为所有愿意多看你两眼的人。老要别人“记住我的情,记住我的爱,记住有我天天在等待”的女人,虽然深情可嘉,却很容易迷失自我。以前人们总认为爱到不分彼此或分不清彼此,是最高境界。记得一位名人很形象地说过:“恋人之间达到了思想观点的调和,在共同的生活中,你帮助我,我体谅你,犹如两块泥团糅合在一块,无论捏出什么东西来,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混为一体,方能保持爱情的一致性。”如今看来这种观念已属传统,现代社会的工作和生活节奏,以及生存的负荷,使人不能不强调生命主体独立的重要性。毕竟男人已不是昔日重任在肩的“一家之主”,女人也不是在闺中编织针线情的婆娘,生活分工的互补性才造就了“泥团糅合”的古典标本。现在经济上、生活上谁也不依赖谁,仅以爱之清水来搅拌,恐怕黏性有限。然而,至今仍有相当多稍有姿色的女人天生是不喜欢独立的,她们期待着用天生丽质来获得一个有权有钱的男人的心,进而获得较为优裕的生活或较高的社会地位,不仅如此,她们还希望有空就对他们唱“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她们也不好好想想本身已经依附于人,又怎么可能以平等独立的身份要求或约束对方呢?

     南台野花开放得这样恣意舒展,这样天真浪漫,那就是因为它们不必花心思去赢得某种恩宠,某种赏识,它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呼吸着没有任何污染的空气,这是一种尘世间难得的生命境界。要知道,只有独立品格的生命主体,才能做到爱我所爱,并且恨我所恨。然而,这又岂是那些容貌如花思想似草的女人所能体悟?!

   摘自:《一路寻欢》 黄橙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燕帅)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