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文坛

纸上的风云:副刊时代的终结
  2004年11月09日13:2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傅国涌(学者、作家)

  “副刊”这个名词最早来自于“晨报”,最初叫“晨报附镌”,是孙伏园请鲁迅起的,结果写报头的书法家写成了“晨报副镌”,再后徐志摩又正式改名为“晨报副刊”,那是1925年的事了。在此之前,近代报纸中的副刊没有确定的名称,或叫“余兴”、“杂俎”,或叫“附张”、“附刊”等等。

  “铁肩辣手”邵飘萍个人创办的独立报纸《京报》最多时拥有23种副刊,这些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副刊大部分是依靠社会力量办的,其中以孙伏园主持的《京报副刊》影响最大,他的周围既聚集了鲁迅、周作人、林语堂、钱玄同、孙伏园、黎锦熙等名家,也有张友鸾、焦菊隐、王造时等当时还没有名气的青年学生,可谓人才济济。

  1925年2月7日,邵飘萍曾发表声明:“各种副刊上之言论,皆各保有完全的自由,与本报无须一致。本报编辑部,从不对于各副刊上参加一字,此皆鄙人所首先声明,可为与各团体真诚合作互助,而绝对不含有他种作用的确证。”有了这样的思路《京报副刊》就异军突起了。

  ●李辉(《人民日报》副刊主任编辑)

  现在副刊和文学的关系和作家的关系是越来越遥远。在五四时代,从鲁迅到巴金甚至沈从文,中国很多重要的作家都跟副刊关系密切,他们很多重要的作品都是在副刊发表。鲁迅的《阿Q正传》就是最先在《晨报》副刊发表出来的。作家和副刊的紧密关系一直延续到1949年。1980年代也是,那个时候像新时期中国文学中伤痕派的小说《伤痕》就是在文汇报的“笔会”副刊发表出来的,还有当时很多报告文学也都是在报纸的副刊上发表。到了1990年代,尤其到了现在,作家已经不重视副刊了。

  过去有很多重要作家是在为副刊而写作。重要的作品交副刊发表,然后产生很大影响。现在文学边缘化,副刊也是。文学副刊不能说消亡,但应该说以副刊培养文学、培养作家的功能消失了。新闻对副刊的渗透甚至取代使副刊的文化品位失去。还有就是副刊学习香港的做法,现在很多报纸在开设《大公报》《晨报》那样的小专栏,作者也不是知名作家。副刊大多变成了快餐文化。

  现在作家已经不愿意在副刊发表文字,在副刊发表文字被作家看成是有失身份和损害文学品质的行为。作家和副刊的疏离是必然的趋势。文学从副刊中退出也是必然的趋势。

  ●刘克襄(《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副主任)

  台湾跟大陆的状况一样,就是新闻渗透副刊。跟大陆不一样的情况是越来越多的作家在丧失发表作品的园地。站在一个编辑和作家的立场看副刊,在台湾我也是在跟作家做一个暗示性的交谈,我说你不要把文章投到副刊,副刊只是一个发言的地方,它是人们对时事、文化表达意见和想法的一个阵地。

  你要创作你要写一本小说的时候,那是你在房间里默默写,绝对不要把副刊当作发表的园地。因为你要把副刊当作发表的园地,副刊这种形式会造成你创作的致命萎缩或者让你创作的想象力更为艰涩。副刊不是传统文学的园地。副刊它是新闻,它必须跟着这个团队打仗,我们对副刊的感受更深,你要跟着它去跑。像以前的小说连载现在不大可能。

  到1980年代,副刊就慢慢平息下来,最严重的时候觉得报纸副刊不能负载很多功能。到1987年台湾开始报纸解禁,从3张报纸变成15张,16张甚至20张都可以,以前是3大张,四面版,副刊占十二分之一,后来变成四十几分之一,你的功能就萎缩很多了。副刊本身和文化版、家庭生活版、娱乐休闲版平分之后就更加萎缩。

  用副刊辉煌的历史来对比这个时期,副刊就等于消亡。那时候编辑就会承受一种压力,你或许会反抗这种思维,整个社会都在改变,副刊为什么就不能改变。登好的文章,我认为是鱼跟熊掌不能兼得。我努力劝那些年轻的写作者,不要把副刊当作阵地。副刊是一个发声的位置,不是创作的位置。现在的副刊跟以前的副刊不一样,它是要办活动,办文艺派对,办演讲,办文学奖,让副刊跟大众更多的结合,跟公众的生活联系更加密切。

  文学放在报纸上是一个悲剧,是报纸的悲剧,也是文学的悲剧。

  ●陈平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大陆和台湾的报纸生存状态不太一样,《中国时报》的“人间”副刊曾经特别辉煌,但是这种辉煌不可能持久。社会的转型这种变化会造成很大的落差。相对来说,大陆报纸的副刊在1950年代之后就没有多少出色的,虽然有很多报纸也在做副刊。除了出版,除了杂志,报纸副刊对组织调动整个20世纪的中国文学具有很大的作用。

  现在我们从读副刊的角度看的话,中国的报纸从晨报到晚报到都市报,副刊不太理想。在我看来报纸副刊地位的急剧下降,不只是因为杂志起来,也不只是文学在整个社会的重要性下降。还有一些是从报纸的总编辑到具体的副刊编辑本身的问题。在我看来,从晚清到五四时期,到三四十年代,报纸副刊的活力在于它是相对独立于报纸的。

  报纸的副刊主要是委托外面的人编的,是著名的作家、学者来编的,当年北大、清华的教授们介入当年北方的报纸和编辑,当年的中央大学的教授介入南京的报纸。就等于说各个报纸的副刊是由学有专长的学者、作家来编的,而且他们只负责稿子,不负责营销。老板是把副刊当作报纸的门面来考虑,不考虑这个版具体的读者量问题。现在是摊平了,副刊是报社内部编,副刊基本上已经没有独立性了。这样就造成副刊水准的下降。

  报纸副刊的重要不在于它发表作品,而在于它的组织能力。不管是文学、还是史学、还是哲学的副刊,它们各自副刊的组织能力。比较起来台湾的报纸副刊做得比大陆要好。包括杂志。大陆几个没做好,一个是文学营的组织,现在我知道的没有一个报纸的副刊在做这个工作。用这个办法培养读者,培养作者,引领文学潮流。这是报纸副刊或杂志最主要的功能。文学营我们没有,学术会议基本上也没有。

  我到台湾10次,知道《中国时报》的“人间”副刊有能力组织国际会议。我不能想象我们的哪一家报纸的副刊能够有这个影响力。还有就是文学的评奖。评奖、会议、文学营这三种形式是报纸副刊可以利用新闻这种载体广阔的人脉发挥作用,甚至是可以培养读者、培养作者,引领文学潮流的一个重要功能。而不仅仅是发表作品。发表作品你可以找专门的文学杂志。

  我对当下大陆报纸副刊的批评是篇幅和气度不大。我说的意思是大陆报纸的副刊越来越像香港报纸的豆腐块。某种意义上说大的问题需要大的篇幅。1980年代我到台湾的时候,特别感慨,“人间”副刊可以连续几天发表长篇论文,我看到余英时两万字的文章在副刊上发表。今天明天不断地连载。如果重要的话题,大家感兴趣的重要的话题,我们判断准确的话,必须腾出比较足够的篇幅。

  现在我们报纸副刊的篇幅越来越缩小,报社规定都是1500字,你是著名学者,给你5000字。绝大部分的报纸副刊在整个报纸的功能萎缩,它没能做到这一步,而且字数萎缩就容易变成豆腐块,变成风花雪月的日常琐事,没办法讨论大问题。没办法讨论大问题,报纸的副刊就确实变成点缀了。

  ●龙应台(台湾教授、学者):

  台湾报纸的副刊一个接一个消失。还没有消失的,承担着市场压力,而市场的意旨是对最平庸、最流行的所谓大众品位看齐。大陆的副刊在转型经济中面临同样的问题。关心副刊的文化人面有忧色:副刊没落了。

  副刊“没落”了吗?那表示副刊曾经“辉煌”过;可是我们仍旧记得副刊当年“辉煌”的重要原因:在没有真正新闻自由的时代里,社会的焦灼以文学的面貌出现,寄身于副刊,使副刊超载地承担了本不属于它的种种任务,凝聚了整个社会的关注。

  当那个时代过去,副刊卸下了过往政治所强加于它的种种异彩,回到它的本位,宁静平淡下来,不再呼风唤雨,这,能叫“没落”吗?

  我倒觉得是新阶段的启始。没有大风大雨大灾大难的社会本来就是一个“分众”社会,我过我的桥、你走你的路。一个副刊能使全国瞩目街谈巷议的时代已过,它就只能寻找一个局部的分众作为它的读者——四十万、二十万、五万,而不是辉煌的英雄时代的一百万!但别忘记,这是常态。

  副刊在新阶段中面临的其实是重新自我定位的问题:它所呼唤的是什么阶层什么年龄什么品位和知识的读者群,从而决定副刊的面貌。在一个多元的社会里,应该会有各种风貌的副刊:雅的俗的、软的硬的、俏皮的严肃的。惟一不可能的是一个“雅俗共赏”的副刊。雅与俗各有理直气壮的生存权利,但若是为了获得最大量的读者而将雅俗掺杂,只能使一个副刊非驴非马,个性尽失,要吓走不是雅就是俗的读者。

  可是无论是旧阶段或新阶段,副刊总是一个社会的文化指针。社会有多么成熟深刻,副刊就有多么成熟深刻。如果我们的副刊因为坚持一种较深沉的人文素养,坚持对人生世事作较为复杂的思考、严肃的探索,而失去读者,而无法生存,那意味着我们还没有那“四十万”个中流砥柱,社会的文化体质还没有成熟到我们期望的程度。

  于是,惟一能做的只是等待?只靠等待的社会必是一个停滞不前的社会。副刊不只是一面反映文化的镜子,更可以是,应该是文化的标杆,一大步跨在社会的前面。倒过来说,副刊有多么成熟深刻,社会就有多么成熟深刻。一个社会要从原有的轨迹上冲刺跃进,得依靠杰出脑力的激荡,刺激社会前进。副刊,可以是一个脑力激荡的磁场,迸发一个民族文化的最大潜能。

  做不做而已。

  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