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文坛

鲁少飞与《时代漫画》
沈建中
  2004年11月15日09:0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已故作家魏绍昌酷爱民国时期的漫画刊物,一旦谈起即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从1918年《上海泼克》、1928年《上海漫画》,直到1937年《救亡漫画》,其中他最为推崇历时三年的《时代漫画》。一次,他脱口而出:“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以及民国漫画,都是代表一个时代的最富有特色、创造力以及名家荟萃的文艺种类。”如是相提并论,乃石破天惊,至少在我是闻所未闻的高论。

  约在1990年代初期,《文汇读书周报》登了一幅漫画《文坛茶话图》,画了1930年代沪上一批作家,没注明出处、作者及人名,引起我的好奇。恰巧魏绍昌先生远赴域外讲学,我跑去问施蛰存老人,他对这幅漫画印象很深,说最初登在从前的《六艺》杂志上,出自《时代漫画》主编鲁少飞之手。

  这幅漫画勾起了施老对《时代漫画》的情致,他不住念叨:“当年《时代漫画》这一群人,只有叶浅予、丁聪还有作品发表,张光宇、正宇兄弟都下世了,鲁少飞是最后一个我念念不忘的画家了。这个人是三十年代上海第一流的画家,在当年《时代漫画》这批画家中,我最为欣赏的就是他。”

  于是,我萌生了解鲁少飞其人其事的想法,当时有关介绍材料非常少,多方打听也很有限,这位应该载入史册的我国1930年代影响最大、出版时间最长、培养作者最多的《时代漫画》杂志主编,我却连翻几本“名人大词典”亦没见有其条目。建国后,他一直在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从事编辑。曾见报上说他住在上海,我托人打听后得知,他时常来上海小辈处暂住,当时已回北京。

  一部中国漫画发展史告诉我们,上世纪三十年代左右无可置疑地成为漫画的全盛时代,也是诞生漫画大家的时代,经典作品迭出的时代。而1934年至1937年8月爆发抗战前的四年间,堪称黄金时期,《时代漫画》在当时许多漫画报刊争妍斗奇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本标志性的刊物,形成漫坛大本营,开创了一个划时代的里程碑。在这历史波涛之中身为核心人物之一、拥有主编之职的鲁少飞,无疑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是一位颇有影响的漫画家,又是卓有成就的编辑大家,虽屡屡出没于漫坛新潮的前沿,但向来安于沉默、不求闻达。所以,人们对于他的事迹知之甚少,仅限于圈内人士所熟悉的“鲁翁拓荒之功”,同样他在漫画界的组织行动也得到大伙拥戴。

  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寇炮火使上海陷入空前危机。正是在这样一个特定历史背景下,张光宇、邵洵美、曹涵美、张正宇和叶浅予联手在福州路新月书店挂出时代图书公司的招牌,创办多种文艺刊物,其中由出版人张光宇委托鲁少飞全权主持《时代漫画》编务,鲁氏之所以能出任这一颇有声望的职位,完全是因为张光宇出于对他在漫坛地位及成就而考虑的。

  而鲁氏却在1934年元月问世的创刊号上既没有发刊辞,亦没有主编宣言,仅在末页右下角有一段“编者补白”,一如他平生低调姿态,朴素直白,照抄如下:“编这书经过,自然很多话想说,但不占地位,因就省去。只希望读者不原谅,作者努力追究,编者极不厌烦,发行者尽力推销。目下四围环境紧张时代,个人如此,国家世界亦如此。永远如此吗?我就不知道。但感觉不停,因此什么都想解决,越不能解决越会想应有解决。所以,需要努力!就是我们的态度。责任也只有如此。这一期封面的图案,以后用作我们的标识,表明‘威武不屈’的意思。‘事事要不浪费’,是一句很时髦的话。我吃的是流行饭,当然榨出一点流行的脑汁,就此搁笔。”

  寥寥数语,一种办刊的强烈责任心跃然纸上,但更大的责任感则是抒发身为主编的爱国政治与流行艺术的双重激进编辑观。据说创刊号累计印数达1万册,在当时极为可观,无疑是中国漫画自二十世纪初兴起以来,遭受“九·一八”和“一·二八”日寇侵略重创后的新兴转机。

  当年鲁氏一再宣称该刊是“中国唯一首创讽刺和幽默画刊”,他深知幽默或讽刺文学以及漫画艺术都是疗治忧郁这种时代病的圣药。如今审视他留下的片言只字,其中见解很值得注意:“漫画对一般劳动者的生趣上有很多的贡献,因为工作疲劳后失去了一种慰藉,是会感到苦闷的,要弥补这个缺陷,那要算许多引人发笑的漫画了。我总以为我国漫画家的肩上担子不只如此的,一面固然也是抚慰大众,一面要唤醒大众表同情于大众;更有时要替大众诉出了委屈,促成社会多做改造的事业以利大众。使得漫画不徒是使人看了发生快感,并且显出很大的力量。”

  鲁氏的编辑观极富有现代意识,他的取稿标准是“一切重视时代上的纪录”。因此,他呼吁漫画家同仁,以自己的创作力量,从读者的欣赏兴趣出发,各凭自己的良心去赞美、讽刺,或诅咒现实社会的不良现象,并视为自己主持该刊对于社会应有的奉献。

  当年,中国文学艺术的步伐在很大程度上与世界同步,漫画也算如此。鲁氏对域外漫画的动态和理论,均十分关注,依据本人的审美观念及艺术倾向,刊登了不少欧美及日本的进步漫画作品和论文,尤其像乔治·格罗斯、沙巴乔的作品。因而这是一本与世界漫画潮流息息相关的刊物。

  纵观历时三年间共出版的39期杂志,我以为,这是一本扎根于人性的刊物,偏重于刊登具有批判性的纪实作品。他向读者描绘的《漫画时代》,重精神、重道德、重人情,还重艺术技巧与形式,确如他晚年重新翻阅范用先生藏本时的感喟“反映与记录了三十年代的时事与社会的百像图,斯可传于后世珍视之。”

  为着手选编《时代漫画》,就在细细清点它的“财产”时,我发现自1936年2月(第26期)后便停了,至6月(第27期)才复刊,怎么回事?几经打探,原来鲁氏画了一幅《晏子乎》讽刺对日本的屈膝外交,刊于第26期封面,被国民党上海市社会局以“危害民国”罪关押,刊物也被勒令停刊。

  文人的生存环境向来坎坷,艺术家办刊难上加难,当年短命地办刊经历不胜枚举。鲁氏始终把该刊当作自己孩子似的精心呵护,可谓苦心经营。而这孩子虽“不及英国的Puck有一百岁的高寿,或美国的Judge有五十余岁的贵庚,不过在这个倒行逆施的时代和‘漏屋偏遭连夜雨,破船更过打头风’的国家里,他还能和真理,良知,机智,乐趣,批评和嘲笑的儿女们结伴,既不左顾也未右盼地在远东独步,在光明的人生旅途上前进,不管他在爬,在滚,在走,在跑。”他翘企以望自己这个小孩能“快快活活地长成而巩固民族生存的始基”。

  当这“小家伙”两周岁时,鲁氏身为“家长”激动地说:“全靠漫画艺术家和幽默作家不时束紧裤带帮忙。”因为有一段时间,稿费发不出,此刊的老板又舍不得放弃,便指天画地发誓:“将来若有翻身之日,决不忘我《时漫》的救命恩人。”几位股东绞尽脑汁,用尽力气,苦度难关。

  鲁氏贯穿一生的作风,在他主持此刊风头最劲时却显露无遗,他本人所具备既内敛刚毅、求真务实的鲜明气质极大影响了日常的编辑活动,在版面上力推名家名作又出力扶持初出茅庐的无名作者,形成一种名家新人平起平坐的格局,特别是他具有开阔的办刊视野,专版采纳外埠作者来稿,无论作者和读者当读到“寄自某地”的作品时,一种亲近感都会油然而生。因而,在他的长寿生命史中备受同行们尊敬,与此极有关系。

  1995年,听说鲁少飞曾为范用先生画过漫像,遂赶往方庄芳古园范府探听。那时,范老在过马路时不幸被粗心骑车人撞伤,出院后在家撑着拐杖,行动十分不便。我慰问几句后,还是硬着头皮请他介绍我去拜谒鲁少飞,不料范老说:“鲁翁刚去世。”哀哉。范老又道:“他太太过世后,鲁翁不吃不喝,没多久也跟着下世了。”我心头为之一颤,侠骨柔肠,鲁氏在我心目中无疑更富有悲壮的传奇色彩。

  今年恰巧是《时代漫画》创刊七十周年,我有缘能选编这一套《时代漫画》,再把这些旧东西印出来,也许可以起点温故知新的作用,也是对“鲁主编”的一种纪念。

  来源:文汇报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