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

二月河:文坛上没有不落的太阳
文松辉
  2004年04月29日10:5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二月河(左)与记者合影
二月河(左)与记者合影
     人民网许昌29日电 记者文松辉报道: 二月河是我国著名的作家,他的作品本本耐读,部部畅销,颇受海内外读者青睐,我也一直是他的仰慕者。昨晚,记者在南阳和二月河老师同桌共进晚餐,并在饭桌上对他进行了采访。他说,在写《乾隆皇帝》的时候突然中风,但幸运地被抢救回来,渡过生死劫。《乾隆皇帝》最后是在病床上完成的,所以有点不理想,他自己很遗憾。他还说,以前从未对媒体提起过,外界可能还一直认为他很健康,我是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记者。由于身体的原因,他暂时不会创作长篇小说。

      二月河说,他学会上网不久,现在已初步认识互联网的厉害,对网络有一种“敬畏”的感觉,并想“巴结”网络。他已经在关注网络文学,也看了一些。从总体上,觉得网络文学还处于无序状态,是大河奔流,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他认为网络文学对于中国人来讲都是一个全新的事、是好事。应当允许它有一个清理、整顿的过程。网络文学的作者要有责任心,要考虑到青少年和儿童。网络记者和编辑的责任很重,要把好关并引导。过去写小说,有几十万人看,已经了不得了。但是网络小说通过网络途径散播开去,将会有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读者看。

      在这次特别访谈中,二月河老师还向记者详细透露了他的生活近况和关于他创作的一些情况。

      问:您的笔名“二月河”有什么由来? 

      答:“二月河”这个笔名很好解释。《康熙大帝》这部小说描写的是300年以前的历史故事。而我本名叫凌解放,太现代化了,和小说的内容不能很好的协调。所以起了“二月河”这个笔名,意为二月的黄河冰凌解冻,向下流奔放,还是我这个名字,只是变了一下,一个是谜面,一个是谜底。 

      问:您喜欢读什么书?哪些书对您影响大?

      答:中国的《红楼梦》、《三国演义》、《史记》等一些历史传记都喜欢读,最喜欢的是《聊斋》。还喜欢伏尼契的《牛虻》,托尔斯泰的《复活》与《战争与和平》,雨果的《悲惨世界》,普希金的诗歌,泰戈尔的诗歌,莱蒙托夫的诗,非常喜欢马克吐温的文章。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受《牛虻》影响很大,文革后,接触到俄国诗人莱蒙托夫,就被他俘虏了,我认为莱蒙托夫比普希金更好,他是新诗歌的鼻祖。你一定要读读莱蒙托夫的诗。

      问:您欣赏现当代哪些作家? 

      答:我比较喜欢金庸。王朔我也喜欢。金庸的作品除了《鹿鼎记》、《雪山飞狐》、《连城诀》之外我都喜欢,我会反复读这些作品,像许多青年人一样。 

      问:您最近有没有新的创作或作品?

      答:实际上我在2000年就中风了,差一点就死了,后来抢救过来,但开始还是半身不遂,躺在医院养病,那时《乾隆皇帝》还没写完,所以,这本书最后是在病床上断断续续完成的。这一点,我从没有向外界透露,媒体不知道,也没有做过报道。大家还都以为我很健康。长篇小说创作就像盖楼房过程中的水泥浇铸,中途不能停,中途停后这个水泥浇筑就没有用。写长篇小说不能留下尾巴,如果留下尾巴让别人续写,常常是一种非常大的遗憾。为了不留下这个遗憾,在身体不好之前我不会写长篇小说。想等到身体好点之后,才能做"大作品"的考虑。呵呵,因为我觉得自己笨了,感觉到自己有需要进一步学习的过程,关键是觉得自己老了,这种心理状态需要调整,如果调整好了,我会继续创作;如果调整不好......文坛上没有不落的太阳,“二月河”说死就死。 

      最近出版了一部《二月河语》,是我养病时写的一些随笔、散文的结集,这些文章大多是发表在国内外一些报纸上的专栏文章。 

      问:在什么报纸上?您能介绍一下吗? 

      答:香港的《明报月刊》、马来西亚的《星洲日报》,还有台湾一些报纸。笔名也是二月河。 

      问:如果您继续创作的话,会选择哪些方面的题材? 

      答:小说我都早已构思好了,不过,现在(笑)这个暂时保密。

      问:您的帝王系列,侧重于描写官场和政治上的权术斗争,您是如何做到表现形式上如此通俗生动,内容上却又入木三分的深刻?

      答:我并不比别人聪明,只是比别人勤奋,比别人专心。我数十年如一日地研究历史,阅读了大量的有关书籍和史料,比如《史记》、《资治通鉴》、《二十四史》等等,从而对中国各个朝代的制度和各种社会关系有了深刻的把握,然后加上自己对历史的理解,于是形成了我笔下的官场文化和权术斗争。

      问:在《帝王》系列后期作品,尤其是乾隆系列中,关于佛家思想方面的内容明显增多,请问您作品中共有那些方面的思想融汇其中? 

      二月河:佛家思想后来对我影响比较我大一些,还有道家、儒家……不过主要还是儒家的。你看这三部书,主要是对儒家思想的表述和批判。我在身体不好的时候,对佛学思想方面的涉猎多一些。这几部书主要是对专制制度下的人文心理状态和专制制度里的一些致命弱点进行文学的表述。我不是按教科书那样的表述,将皇帝写的青面獠牙。打个比方,我父亲看了我的书,说你写的太可怕了。康熙到了晚年被儿子们逼得不敢在宫里住,兄弟姊妹们在温情脉脉的面纱下勾心斗角,那种相互间残忍的屠戮……我就是要通过这种描写揭露封建专制的虚伪性。

      一方面我从诗词歌赋、政治、军事、社会民生方面综合表述当时文化的灿烂性,另一方面也表现这种文化的劣根性,看到东方文明为什么在鸦片战争中面对西方文明时被碰得粉碎。这方面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皇帝要负有责任。虽然他们三人在个人素质方面都是相当优秀杰出,但是由于这种文化方面的劣根性,你可以看出整个走势越来越弱,大的趋势就是太阳就要落山了,黑暗就要来临。

      问:帝王系列里面,您对哪部作品最满意? 

      答: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三部作品好像我三个女儿,我都付出了巨大的劳动和很多的心血,这三个作品我都爱。当然,这三部作品还是有区别,像《雍正皇帝》这部书,我对雍正这个人物的认识,过去和很多读者一样,对他很反感。为了转变这种感情认识,我花了两年时间。这部书耗时比较多,好像女儿难产,所以感情会比较特别一点,会更亲一点。当然每一个作家都认为自己的作品好,不过,作品里面也有令人羞愧、令人汗颜的地方,也希望通过你们网站能够告诉更多的读者,希望他们提出更多的宝贵意见。

      问:您现在的很多作品已经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比如《康熙大帝》、《雍正王朝》等。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有何想法? 

     答:我自己的作品改编成电视剧以后,我有时间会去瞟两眼。我不可能公正的来看待自己的作品改编的电视剧,因为我会带着有色眼镜、会带着一种挑剔的眼光来看。 

     问:相对来说,有没有一部改编的影视作品能让您比较满意呢? 

     答:从瞟两眼的角度看,我认为《雍正王朝》是努力接近我的作品。别的我不说什么了。 

     问:您的作品大都是在南阳创作的。南阳本身是一个历史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地方。您认为南阳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帮助呢? 

     答:南阳这个地方的环境氛围非常好。南阳有一个非常好的作家群,这个作家群相当团结,不像别的地方的那些文人互相拆台。南阳这个作家群是全国最好的作家队伍之一。南阳的人民非常喜欢我,我感觉非常好。一个作家如果没有良好的心境、没有那种良好的氛围,就算有再好的天分,也只能在创作中夭折。曹雪芹不就是那样死的吗?当然,我这是在类比,不是攀比。 
  

     问:我读您的作品,发现您对河南有相当多的描写。而且也可以看出您对河南的感情也很复杂。一方面,您对河南有那么多的历史文化底蕴而感到自豪,同时也对现在河南一些优秀文化的流失比较失望,是这样吗? 

     答:去年我在北大作了一次讲学,也有朋友提出这样的问题。目前中国舆论界,主要是民间舆论界对河南有很多的微词、非议。我是这样回答的。我本人是山西人士。河南这个地方和我的血缘方面没有什么关系。我从1948年离开山西,渡过黄河,来到河南,至今已经半个世纪多了。我是吃河南的米,喝河南的水长大的。是河南人养育了我“二月河”,是河南人栽培了我“二月河”。现在河南的人有“难”——主要是外界对河南有很多不好的、不公平的评价,我“二月河”愿意与河南人共进退。但是一个人不能靠别人的可怜来解决问题。一方面河南要对过去的辉煌要有个总结,另一方面,要对现状要有清醒的认识,要认真的思考一下现在的问题。 

     问:您对现在河南的作家文学创作现状有什么看法? 

     答:对不起,我对中国目前的作家创作情况不了解,对河南的作家创作情况也不了解。我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个体户”。

     问:您对网络文学这一新兴文学形式有什么看法呢? 

     答:我是一个网盲。(笑)前几天才开始学习上网。但是,我已经认识到它的厉害,我对网络的态度,一是敬,一是畏。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更好的学习和适应它。我也注意到网络文学,也看了一些。从总体上,我觉得网络文学还是处于无序状态,是大河奔流,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我感觉到网络文学对于中国人来讲都是一个全新的事、是好事。应当允许它有一个清理、整顿的过程。这需要你们这些网络工作者来把关和引导,要考虑到青少年和儿童,你们的责任很重。像我们过去写小说,有几十万人看,已经了不得了。但是网络小说通过网络这个途径散播开去,将会有几倍、甚至有几十倍的读者来看。如果你们引导得法,你们就是历史的功臣;如果引导的有问题,可能你们也负不起这个历史责任。这也是我对你们的箴言。 

 
     问:您是一个名作家,这就注定您与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会有些不一样。您做为一个父亲、一个丈夫,在创作与生活中一定有许多矛盾,是吗? 

     答:我们这个家是各干各的。我的女儿、夫人都有自己的事业和学业,都有自己的独立的人格,谁也不依赖谁,彼此都有足够的自由空间。我夫人是铁路局的三八红旗手。我的女儿是军人,现在读军校。她也读我的书,不过因为她还年轻,可能对我的小说的内容不一定感兴趣,她爱读琼瑶、三毛的作品,但这并不防碍我跟我女儿的感情,我很爱她。我的女儿和夫人都非常支持我的工作。

     问:平常除了写作之外,您还有什么爱好? 

     答:我喜欢下围棋,(笑)我棋艺很臭。我还喜欢散步。

     问:最后,把你现在的生活情况告诉喜欢你的读者,可以吗?

     答:我现在还有严重的糖尿病,身体状况不太好。早上起来散散步,然后读报纸,因为我是人大代表,主要看高法和高检的报纸,《人民日报》也常看,但我更喜欢《人民日报海外版》,经常看。然后抽点时间写点随笔和散文。下午,我一般不工作,喝茶、散步、下围棋、看些历史资料,主要是为了调节身体。谢谢你,并请转告读者,我感谢他们喜欢看我的书。


    二月河档案: 
  姓  名: 凌解放 
  性  别: 男 
  出生年月: 1945年09月 
  民  族: 汉族 
  籍  贯: 山西昔阳 
  出 生 地: 山西昔阳 
  入党年月: 1969年12月 
  参加工作时间: 1968年03月 
  健康状况: 严重糖尿病 
  学  历: 高中 
  职  称: 国家一级作家 
  专  长: 擅长文学创作 
  现任职务:河南省文联副主席、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南阳市文联副主席、南阳市作协主席 
  简  历: 
  1968年03月--1978年10月 部队服役 
  1978年10月--1984年12月 南阳市(县级)委宣传部副科长、科长 
  1984年12月--1995年05月 南阳市(县级)文联主席 
  1995年05月--2001年06月 南阳市(地级)文联副主席 
  2001年06月至今 河南省文联副主席、南阳市文联副主席 
  主要著作:《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以上统称“落霞三部曲”)、《匣剑帷灯》、《二月河语》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燕帅)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