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文论

出版界炒作须注意分寸!
周晓苹
  2004年11月17日09:4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文学曾经是无数青年的追求和向往,优秀的文学作品曾是那么让人震撼。很多年过去了,人们还能记住《青春万岁》中那充满激情的场面,还能记住《人到中年》中那微微颤动的眼神。然而,今天人们对文学的这种感觉已经很难再有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中国当代文学和文坛现状如何?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对部分中国作家进行了采访。

  文学已不再是真理最重要的表现形式

  谈到文学,很多人怀念上世纪80年代。人们对现在的文学作品有一种普遍的感觉:震撼人心的作品少了,让人能够记住的作品也少了。

  江苏作家储福金告诉记者,20世纪80年代的文学有一个基本的标准,那时每出现一个浪潮,如伤痕文学、改革文学等,大家都很认同。而现在的文学基本上已经没有标准。当然我不认为这样不好,但也不认为这样就很好。80年代认同的标准未必符合文学的本义,但现在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不太好的东西一下子捧成很好的东西。非艺术品有时候也被捧得很高。比如什么“美女作家”、“下半身写作”,炒的是非艺术的东西。

  军旅作家阎连科认为,不是震撼人心的作品少了,而是人们对文学的关注少了。上世纪80年代人们的关注点集中在文学上,文学成了整个文化的代表,那是不正常的。现在各方面都非常繁荣,文学只是整个文化的一部分。其实像莫言的《檀香刑》、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李锐的《无风之树》、李洱的《花腔》等,也很大气,很震撼。当人们真正阅读这些作品时,会感到它们远远地超过了80年代。

  河南作家李洱说,能让人记住的作品少了,是因为文学已不再成为真理的最重要的表现形式,与文学本身的质量无关。文学回到了自己应处的位置。人们怀念80年代,是因为那之前是最为愚昧的70年代。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则认为很难比较当时和今天的情况。今天,文化的选择性加大了,社会环境、文化环境都有了很大不同。尤其是现在媒体很发达,动不动就“深度报道”,过去文学表现的很多东西,现在都变成媒体的事情了。像80年代很繁荣的报告文学,现在就已经萎缩了。

  女作家林白说,对喜欢文学的人来说,任何时代都一样,80年代、90年代、21世纪都一样。时代不会对一个热爱文学的人产生太多的影响。

  长篇小说已成为书业主打的文学形式

  在采访中,不少作家都不约而同地谈到目前中国图书出版机制的巨大变化:生产力前所未有地向前发展,一部长篇小说发行1万册以上是很普遍的事。女作家虹影告诉记者,她从国外回到中国,看到每年新书那么多,从装帧到设计都非常好。民营书商促进了国营,中国出版业正一步步走向国际化。

  张颐武认为,当今中国长篇小说的发展呈现出这样几个特点:一是畅销书的运作模式已经完全支配了长篇小说出版和发行的整个过程。长篇小说的出版、发行和阅读的市场化也呈现出完整的特点,像春风文艺出版社在《受活》的营销上,提出读者对内容不满意可以退货,这样的宣传明显地呈现出试图准确把握市场的强烈企图。市场的运作支配了长篇小说的写作,销路变成了作家“走红”与否的标准。

  二是小说和电影、电视剧的互动。非常明显的是刘震云的《手机》,依托冯小刚的超强人气和“贺岁片”市场的习惯力量形成了大规模的消费潮流,书也变成了畅销书。这和过去先有长篇小说,再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的模式完全不同,小说完全成了电影或电视剧的副产品。

  三是长篇小说类型化越来越明显。反腐、犯罪、言情等类型的特征也表现得异常充分。像反腐小说已经配合电视剧和电影成为一大成功的类型。四是长篇小说和书籍出版业一道显示了持续不衰的繁荣,表现出比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更强的活力。长篇小说已经开始决定文学发展的走向和读书界的走向,书业也开始将长篇小说作为主打的文学形式。可以说,文学的进程将越来越依赖长篇小说的发展。

  阎连科说,把文学拉入市场是必经之途。适当的炒作和商业包装还是有必要的,但作家写作的目的不能直接为了金钱。出版界的宣传炒作必须特别有分寸。

  衡量一个作家大小的标准,就是作家心的大小

  出版虽然不成问题,但文学在整个社会的影响却下降了,或者说“边缘化”了。白烨说,对此,有的人可能会迁就市场,有的人可能会调整自己。总的来说,不能像过去那样,继续浪漫乃至盲目了,需要更清醒,更有定力和耐力。难怪林白说,对于中国作家,“我都欣赏,我向所有在写作的人致敬”。

  在谈到个人的创作理念和追求,或者说写作的出发点时,林白说是“强烈的个人内心需求”。虹影也强调,相对于全球化而言,作家是个人化的。莫言表示,自己确定了方向,把握写作的个性化,也是文学存在的重要理由。如果每个人都给大家提供不同的读物,文学也就繁荣起来了。

  当记者问,为何我们的文学中出现了那么多的“变态”,这是不是与强调“个人化写作”有关时,李洱表示:作家进行个人化写作,必须走向公共关怀,即营造健康的公共空间,对人的灵魂、人文环境起到一种净化作用,否则便会完全局限在私人经验里,表达出来的东西就是未经反省的东西,就会出现变态,其价值值得大为怀疑。不过他又说,“变态”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在迎合大众,从这个意义上,它与“个人化写作”又是相悖的。

  储福金认为,一个作家必须要表现“自我”,写非我的东西,不是一个真正的作家。但“自我”不是封闭的,不是一定要写自己的身体,写那些小我的东西,“自我”应该是能够拓宽的。可以用雨果的一句话说:“比陆地更宽广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广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广的是我的心。”如果说写非我的东西不是一个真正的作家,那么衡量一个作家大小的标准,就是作家心的大小。

  李洱说他写作是“对未经命名的复杂经验,进行准确的文学处理”。徐坤说,最希望从最深层揭示人的本质。阎连科则更愿意充满激情地关注下层和底层人的生活,希望自己的血脉和劳苦大众息息相通。当然每一个作家有他自己的生活阅历,这决定了他的写作方向,不能一概而论,但如果所有的作家都不关心底层人的生活,文学一定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80后”是一种文化现象,而不是文学现象

  今年2月2日,美国《时代》周刊用中国少女作家春树作为封面,并将春树、韩寒等人作为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中国新一代的代表。这标志着了中国少年写作群体,即“80后”作者群已浮出水面。 春树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

  据白烨介绍,“80后”作者群包括了1980年到1989年出生的作者。他们最初崭露头角,是在上个世纪末,代表人物为韩寒(代表作《三重门》)、许佳(代表作《我爱阳光》)等。进入21世纪后,“80后”写作的“群体性”愈来愈凸现,尤其是郭敬明、张悦然、李傻傻等人的作品,在网络文坛和传统文坛所拥有的读者数量和市场份额越来越大,以“80后”为主体的青春文学占到整个文学图书市场的10%,而中国现当代作家作品在图书市场上所占份额,也就在10%左右。但问题是“80后”实际上是率先进入了市场,而没有真正进入文坛。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是一种文化现象,而不是文学现象。

  张颐武说,少年写作虽然得不到主流文学的认可,却受到市场的欢迎,出版业自然将它视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因为青少年消费已成为文化消费的主导力量。像郭敬明的小说《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发行了100万册,还有春树的作品,非常好地迎合了青少年的口味。青少年写,青少年读,青春的伤感、调侃,很受欢迎。

  在分析“80后”的特征时,张颐武指出,他们的作品具有某种叛逆性和顺应性的混合,即强调“自我”和“自由选择”,表现了一种强烈的浪漫情怀,但这种浪漫却是完全按照市场的逻辑来运作的,所以他们表现的是一种“物化”的感情。如果没有中等收入家庭的支持,这种反叛和浪漫根本无法存在下去。如黎将的小说《在美丽间我们交换爱情》的标题就有“交换”一词,感情在这里是可交换的,也是市场的产品之一。李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的经验,前辈作家无法替代。反之亦然。

  阎连科认为对“80后”不必苛求,苛求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如果没有这样的孩子喜欢文学,就不会有发展。至少他们对文学的这种追求、这种向往,给文学带来了新的希望。

  来源: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