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洗澡》第二部 第二章
杨绛
  2004年11月04日13:5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姚宓午后到办公室,不见一人。里间的窗户大开着,

  不知推开了没关。烟味倒是散了,大炉子已经半灭。姚宓关上窗,又关了分隔里外室的门,自幸善保和罗厚都不抽烟——至少在办公室不抽。

  一会儿罗厚跑来,先向里屋看看,又看看门外,然后很神秘地告诉姚宓:“他们开秘密会议呢。”

  “他们谁?”

  “老河马一帮——包括善保,上海小丫头,当然还有余大诗人。”

  “许先生、杜先生呢?”

  “没有他们。我在侦察,你知道吗,那老河马……”

  姚宓打断他说:“罗厚,你说话得小心点儿。什么老河马呀,小丫头呀,你说溜了嘴就糟了。”

  罗厚不听她的训斥,笑嘻嘻地说:“我不过这会儿跟你说说。你自己对朱先生也够不客气的。”

  姚宓苦着脸:“把我分在他手下,多别扭啊!”

  “放心,”罗厚拍胸脯说,“我一定跟你对换,我保证。”

  姚宓信得过罗厚,不过事情由得他吗?

  姚宓说:“朱千里的臭烟斗就够你受的。”

  罗厚一本正经说:“我告诉你吧,朱千里的学问比余楠好多着呢。他写过上下两大册法国文学史——也许没出版,反正写过,他教学当讲义用。他娶过法国老婆,法文总不错吧;在法国留学十来年,是巴黎大学的博士——大概是,因为他常恨自己不是国家博士,他瞧不起大学的博士。他回国当教授都不知多少年了。”罗厚自诩消息灵通,知道谁是谁。

  “他夫人是法国人?没听说过呀。”

  “他的法国夫人没来中国。现在的夫人还年轻,是家庭妇女。他家的宿舍紧挨着职工宿舍。听他们街坊说,那位夫人可厉害,朱先生在家动不动罚跪,还吃耳光,夫人还会骂街。”

  “当小组长得会骂街吗?”

  “咳,朱千里是故意损那老河马——该死该死,我真是说溜了嘴了。我说,朱先生刚才是故意捣乱,你不明白吗?他意思是老河马——妮娜女士不过是家庭妇女之流。朱千里认为自己应该当副组长。”

  罗厚坐不定,起身说:“我溜了,打听了消息再来报告。”

  罗厚不爱用功。他做学生的时候有个绝招,专能揣摩什么老师出什么考题,同班听信他的总得好分数。他自己却只求及格。他的零用钱特多,他又爱做“及时雨”,所以朋友到处都是。在研究社里他也是群众喜爱的。他知道的消息比谁都多。

  姚宓一人坐着看书——其实她只是对着书本发呆。因为总有个影子浮上书面,掩盖了字句,驱之不散,拂之不去,像水面上的影子,打碎了又抖呀抖的抟成原形。姚宓觉得烦躁。她以前从没有为她的未婚夫看不进书。她干脆把椅背执靠在墙上,暂充躺椅,躺着合上眼,东想西想。

  也许她不该对他讲那些旧事。可是他也不该问呀。不过,他好像并没有嫌她,也没有瞧不起她。他不是还嘱咐她得机灵着点儿,争取同在一个小组吗!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冷淡呢?准是他后悔了,觉得应该对她保持相当的距离。

  姚宓忽然张开眼睛。她不该忘了人家是结了婚的!她可不能做傻瓜,也不能对不起杜丽琳。

  她对自己说:“该记着!该记着!”可是她看了一会儿书又放下了。书里字面上的影子还像水面上的影子,打不破,驱不开。

  许彦成对姚宓的冷淡也许过分了些。别人并不在意。杜丽琳先是受了蒙骗,可是她后来就纳闷:彦成对姚宓向来那么袒护,怎么忽然变得漠不关心似的?做妻子的还没有“点破他”呢,他已经在遮遮掩掩了?

  彦成下午四点左右照例又出门去。他只对丽琳说:“我出去走走。”丽琳料想他又是到姚家去。彦成回来照例到他的“狗窝”里去用功,并不说明到了哪里,干了什么。丽琳曾经问过,他只说:“到姚家去了”,此外就没有别的话。丽琳自觉没趣。他既然不说,她也争气不问,只留意他是往姚家的方向跑。她想姚宓在图书室呢,不会回家,这次开组会,丽琳才知道姚宓已调入研究组。她急切要知道姚宓是否下午回家;究竟是她自己多心,还是彦成做假。她等彦成出门,就跑到办公室去。

  姚宓听见轻轻的脚声,以为是姜敏回来了。她张眼看见杜丽琳,忙起身摆正了椅子,问杜先生找谁。

  丽琳说:“问问几时开会。”

  “还没通知呢。”

  “就你一人上班?”

  “只罗厚来了一下,又走了。”

  丽琳掇一只椅子坐下,道歉说:“我打扰你了。”

  “哪里!”姚宓笑着说:“我在做个试验,椅子这么靠着墙,可以充躺椅。”

  丽琳很关心地说:“干吗不回家去歇歇呀?”

  姚宓心里一亮,想:“哦!她是来侦察我的!”她很诚恳地回答说:“我上班的时间从不回家,养成习惯了。当然,在这里比在图书室自由些,可是家里我妈妈保不定有客人,在家工作不方便。我要是工作时间回家,妈妈准会吓一跳,以为我病了呢。”

  丽琳指着三个空座儿问:“他们都像你这么认真坐班吗?”

  “平常都来,今天他们有事。”

  丽琳正要站起来,忽见姚宓无意间掀起的一角制服下露出华丽的锦缎。她不客气伸手掀开制服,里面是五彩织锦的缎袄,再掀起衣角,看见红绸里子半掩着极好的灰背,不禁赞叹说:“真美呀!你就穿在里面?”

  姚宓不好意思,忙把制服掖好,笑说:“从前的旧衣服,现在没法儿穿了。”

  丽琳是个做家的人,忍不住说:“多可惜!你衬件毛衣,不经磨得多吗?”

  姚宓老实承认不会打毛衣。

  “你这制服也是定做的吧?”

  姚宓说,她有个老裁缝,老了,肯给老主顾做做活。她,杜先生不想动身,怕她再深入检查,就找话说:

  “杜先生,您家来了老太太和小妹,不搅扰您吗?”

  “走了!昨天下午走的。我们老太太就像一阵旋风,忽然的来了,忽然的又走了。我想把小丽留下,可是孩子怎么也不肯。”她叹了一口气。

  “反正天津近,来往方便。”

  “谁知道呀!”丽琳又叹了一口气。“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们的老太太是个‘绝’。就拿钢琴的事儿说吧,我打算给小丽买一架。老太太说:‘现成有,问必别处去买呢?’简直‘你的就是我的’。她忽然想来,信都没有一封,马上就来了。我只好让彦成睡在他的小书房里(姚宓从妈妈处知道那是彦成的‘狗窝’)。我们卧房里是一对大中床。我让老太太睡在我对床,让小丽跟我睡。可是孩子硬是要跟奶奶睡,而且要睡一个被窝。床又软,老的小的滚在一堆,都嫌垫子太厚。我想把我的书房给老太太布置一间卧房。她老人家一定要买一张旧式的大床——你知道,那种四个柱子带个床顶还有抽屉的床。哪儿去找啊?我说是不是把她天津的大床运来。老太太说她住不惯北京;她天津的房子大,北京的房子太小。昨天小丽嘴角长口疮,她说是受热了。说走就走,一天也没留。我想把小丽留下,孩子怎么也不肯。她只认奶奶,爸爸妈妈都不认。奶奶对儿子是没一句话肯听的,对小丽却是千依百顺。”丽琳长叹一声说:“真没办法。孩子是我的,惯坏了还是我的孩子呀!”她克制了自己,道歉说:“对不起,尽说些罗嗦事,你听着都不耐烦吧?”

  姚宓安慰她说:“孩子上了学会好。”

  “彦成也这么说。他——他并不怎么在乎,只担心他妈妈回天津又去麻烦他的伯母。可是我——哎,我想孩子!”她眼里汪出泪来,擦着眼睛说:“我该走了。”

  姚宓十分同情,正不知用什么话来安慰,丽琳已站起身,晃一晃披肩的长发,强笑说:

  “我觉得女人最可笑也最可怜,结了婚就摆脱不了自己的家庭,一心只惦着孩子,惦着丈夫。男人——”她鼻子里似冷笑非冷笑地哼了一声,“男人好像并不这样。”她撇下这句话,向姚宓一挥手,转身走了,让姚宓自去细细品味她的“临去秋波那一转”。

  杜丽琳那天临睡,有意无意地对彦成说:“你那位姚小姐可真是够奢侈的,织锦缎面的灰背袄,罩在制服下面家常穿。”

  彦成一时上有好几句话要冲口而出。一是抗议姚小姐不是他的。二是要问问她几时看见了姚小姐制服下面的锦缎袄。三是姚小姐从前的衣服想必讲究,现有的衣服为什么不穿呢?四是守旧衣不做新衣,也不算奢侈。可是他忍住没有开口。他好像是没有听见,又好像是不感兴趣,只心中转念:“丽琳准是又到办公室去了。去干吗?去侦察!不然为什么不说?”

  丽琳低声自言自语:“毛衣都不会打。”

  彦成又有话要冲口而出。他想说:“她早上有早课,晚上有晚课,白天要上班,哪来工夫打毛衣!”可是他仍然没做声,只是听了丽琳的末一句话,坐实了他的猜想:丽畔确是又到办公室去过。

  丽琳也不多说了。彦成难道没听见她说话吗?他分明是不肯和她谈论姚宓。他和姚宓中间有点儿共同的什么,而她却是外人。

  来源:北极星书库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