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洗澡》  第二部  第五章
杨绛
  2004年11月04日14:0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许彦成想的办法的确很简便。他叫罗厚代表朱千里,随同他和杜丽琳去找傅今,建议为了工作方便,把研究用的书籍集中在组办公室里,那儿现成有空着的书橱。罗厚拍胸脯担保他能代表朱千里,而且他知道傅今什么时候在家。他们商定,如果江滔滔在家,让杜丽琳和她敷衍,稳住她,彦成就和傅今谈公事。

  恰是天从人愿,他们三个跑到傅家,正好傅今在家,江滔滔却不在。他们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讲明。彦成建议让罗厚到隔邻余家去把余楠请来,四小组一起商谈。

  余楠完全同意他们三组的建议,不过他说,组办公室的书橱搁不下那么许多书,他那个小组的书不妨搁在他家的书橱里。(因为图书室新到一部版本最好的莎士比亚全集。他来北京的时候,把家里大部分的书都处理了,带来的不多,宛英买的书橱还空落落的,正需要几部装满精美的名著装点门面。)

  他说:“由我负责保管就是了。”

  彦成迟疑说:“不方便吧?”他指的当然是对别人不方便。

  余楠却慷慨地表示他不怕“不方便”。他说:“没关系!我多点儿事不要紧。”他说:“谁要看,到我家来看得了。况且莎士比亚不止一套,图书室有几个版本呢。”

  傅今说:“社里添置了好些书橱和书架;办公室里的书橱不够用,可以取用。”

  余楠连说不必,他家有书橱。“书由我保管,我们小组使用也方便。”

  罗厚竖起他的“十点十分”,等着听傅今怎么说。他瞧傅今并不反对,好像是默许了,不免心头火起,故意问道:

  “巴尔扎克都搬到朱先生家里去吗?”

  傅今说:“书太分散,不好。”

  余楠只图把他要的莎士比亚放在自己家里,并不主张把巴尔扎克送到朱千里家去,所以附和说:

  “他家也没处放吧?又住得那么远。”

  罗厚露骨地说:“朱先生不会要把公家的书藏在自己家里的。”

  余楠好像一点不觉得罗厚话中有刺,或许感到而满不理会,认为不值得理会。因为他知道罗厚全家逃亡,料想他出身不好;他又不像别的年轻人积极要求进步,只是吊儿郎当,自行其是,而且愣头愣脑。余楠对年轻人一般都很敷衍,对罗厚只大咧咧地说:

  “负责保管公家的书,够麻烦的,而且责任重大。”凭他的口气,他还是为人民服务呢!

  傅今那晚还要出去开会,他们不多耽搁,谈完公事一起辞出。余楠近在隔邻,大家顺道送他回家。

  罗厚气愤愤地说:“图书资料室主任倒是自己方便,也与人方便。”

  彦成叹口气说:“咱们总算达到目的了。”

  丽琳只诧怪说:“那江滔滔晚饭也不回家吃吗?”

  罗厚说:“准在老河马家呢。太好了!太好了!我只怕她在家,准两个一起在家,咱们今天就没这么顺利了。”

  第二天早上,许彦成和杜丽琳同到办公室,正好四个助手都已到齐,罗厚刚到朱千里家去跑了一趟赶来。姚宓为杜丽琳搬了个椅子,丽琳说声谢谢就坐下了。彦成却不愿坐姜敏为他搬的椅子,善保同时也为他搬了个椅子,他倒不好意思坐了。他站在炉边,两手捧着烟筒管,从容说:

  “昨天,我们……”

  他刚说了这四个字,忽见余楠气喘吁吁撞进办公室,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他指指空椅子请彦成坐下。这姿态带些命令的意思,彦成傻乎乎地坐下了。余楠就站在彦成站的地方,两手也捧着烟筒管儿,咳嗽两声说:

  “昨天,我们四个小组在傅今同志家开了一个小会。我们图书资料室为了保证研究工作的顺利进行,制定了一些规章。今天我来向大家宣布一下。”

  彦成夫妇和罗厚都以为事情又有变卦。可是余楠宣布的只是昨天商定的办法。彦成恍然明白余楠只是来抢做主席,以图书资料室主任的身份来执行他的任务。他感到意外的高兴。觉得真是罗厚所说的“太好了!太好了!”

  余楠接着轻描淡写地说,他们莎士比亚小组的书就集中在他家里,把书橱让给夫妻组。善保可以在他家里工作,“他书房里为善保留着书桌呢。哪位同志要看他们小组的书,欢迎到他家去看。他又说,巴尔扎克小组的书大概书橱里还挤得下,挤不下的话,办公室里还可以搬进一个书架,反正他的小组一切退让,尽量把空余的地方让给别的小组。”

  罗厚举手说:“朱先生叫我说,他要求图书室把我们小组需要的书冻结起来,只要求我们小组有优先权,出借的书如果我们有需要,就得收回。”

  余楠点头说:“好办法!也省事。”

  罗厚说:“余先生,你们组也可以学样。”

  余楠却不赞成。他说:“昨天是四个小组和傅令同志一起讨论之后,给图书室制定了各小组集中图书的办法。现在虽然四个小组都有人在这里,傅今同志却没有来。已经决定的事,不必再翻案了。各小组各有方便的办法,不妨灵活着点儿,不必一律求同。好,就这样了,你们照办吧。”

  他大衣都没脱,说完就走了。

  罗厚在姜敏背后缩着脖子做了一个大鬼脸。彦成假装没看见。

  丽琳说:“怎么办?咱们就去把书都借来吗?”

  善保和罗厚都愿意帮忙。

  彦成考虑着说:“是不是让女同志干轻活儿,烦她们去办借书手续。我们小伙子搬运。书单在组里吧?”

  姜敏万想不到余楠会忽然跑来下这么一道命令。他和妮娜没有接头吗?还是故意找妮娜的碴儿?她昨天已经把书单给姚宓看了。姚宓说:“你收着吧,别让我给丢了。”所以书单还在她手里。她借的书都暗暗藏在一只大纸箱里,纸箱藏在一个隐僻的地方。怎么办呢?

  她赶忙说:“借书,我去!书单在我这儿呢。让善保帮我搬书吧,好不好?”

  彦成很识趣地说:“姜敏同志去借,善保帮她搬,罗厚去借个小推车,我帮着把书一起都运过来,顺便还可以看看有什么书忘了借。丽琳,你和姚宓同志管上架,怎么样?”

  姚宓建议先把书橱抹拭干净,她们俩就动手干活儿。

  姜敏很想问问妮娜:余楠宣布的规章是怎么回事。图书室新近隔出小小一间图书资料办公室,可是妮娜并不经常上班,那天她恰恰不在。幸亏姜敏藏书的纸箱太大,没存在妮娜的办公室里。姜敏对付善保绰有余力。她支使善保在借书柜台前等待,自己先把书从纸箱里三本五本地搬上柜台,然后叫善保往外间搬,等待装车。她暗藏的书没敢扣留一本,怕彦成会追根究底地找。

  众人齐动手,他们两小组为进行研究所需要的书,凡是图书室所有的,当天都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办公室的书橱里了。

  彦成唯恐丽琳瞧破他为姚宓如此尽心,所以非常“机灵”,恰如其分的疏远,恰如其分的冷淡。姚宓呢,她牢记着自己的警戒。而且,假如只是为了“别对不起杜丽琳”,那么,说不定会辜负另一个人。如今姚宓看到彦成的疏远和冷淡,觉得自己只要做到“别做傻瓜”就行。虽然心上隐隐有些伤痛,她自己的“恰如其分”非常自然。丽琳开始相信自己确是神经过敏了,或者因为她警觉,已经及时制止了丈夫的心猿意马。

  彦成说:“这些书都不准拿出去,就在办公室里使用。姜敏同志,你负责保管。”

  姜敏心想:“好个体统差使!多承照顾了!”她并不推辞,也并不表示接受,只暗暗为自己打主意。

  来源:北极星书库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