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洗澡》  第二部  第六章
  2004年11月04日14:1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姜敏曾对姚宓说:“你觉得吗,姚宓,假如你要谁看中你,他就会看中你。”她自信有这股魅力。

  姚宓只说:“我不知道。我也不要谁看中。”

  姜敏觉得姚宓很不够朋友,说不上一句体己话。

  姜敏在大学里曾有大批男同学看中她。不过,她意识到自己是个无依无靠的人,不能盲目谈爱情,得计较得失利害。在她斤斤计较的过程里,看中她的人或是看破了她,或是不愿等着被“刷”而另又看中旁人。转眼她大学毕业了,还没找到合格的人,只博得个“爱玩弄男性”的美名。姜敏为此觉得委屈,也很烦恼。谁有闲情逸致“玩弄”什么男性呀!她已经二十二岁,出身并不好,无论在旧社会或新社会都不理想。而离开了大学,结交男朋友的机会少了。她的自信也在减退。

  她要善保看中她。可是善保这个新社会的好出身,不像旧社会的好出身,一点也不知情识趣,常使她感到“俏眉眼做给膳子看”。当然,朴质是美德,可是太朴质就近乎呆木了。罗厚够呆的,还比善保机灵些。姜敏煞费苦心把善保拉在身边,管着他同学俄语,每天两人同背生字。善保很佩服她,也感激她。可是,自从余楠提出他们小组研究用的书集中在他家里,让善保在他家工作和学习,善保就忙着按余楠开的书单把书从图书室借出来,往余家送,连天没到办公室去。

  姜敏几次去找妮娜,都没碰见。又过了几天才在妮娜的图书资料办公室见到她。妮娜正在那里生大气。

  妮娜两天没到办公室,那天跑去,才知道姚家的藏书忽然一下子全搬空了。她觉得这是姚宓对付她的。她虽然嘀咕那些书占了一大间有用的房子,她只指望姚家早早把屋里的书供大家利用。她丈夫对那批书抱着好大的兴趣呢。谁料那么一屋子的书呢,忽然一本都没有了。这姚宓!够奸的!她正在对姚宓咬牙切齿。

  姜敏来探问图书新规章的事,妮娜心不在焉,说余宓告诉她了,那是许彦成夫妇和罗厚一同去找了傅今提出来的。姜敏说,她怀疑这和姚宓有关,因为她怀疑图书室里有她的耳目。这句话恰好撩起了妮娜的愤怒。她愤愤说:

  “你那位贵友实在太神出鬼没了!”她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咳”了一声说:“你知道吗?姜敏,把我吓了好大一跳啊!”

  “怎么了?”

  “她家那间藏书室不是老锁着的吗?她调到研究组去,就在门上又加上一道锁。昨天下午我跑来,他们都告诉我,那屋里的书全搬走了,屋子空了。我推开虚掩的门一看,可不是!里面空荡荡的,我都傻了。咱们图书室不是没有人啊。郁好文说那天上午好像听见点儿声响,当时没在意,后来也没声息了;下班出来看看,没见什么,也就不问了。方芳也听见的,以为那边闹鬼,吓得只往人多的地方躲,也没敢说。肖虎什么也没听见,因为他在那边工作,离得远。他们告诉我,昨天上午,你那位贵友……”

  姜敏不承认“那位贵友”是她的。可是妮娜不理会她的抗议,继续说:“好神气啊!带着老傅和范凡一同进来,脱了锁,交出了那间空房,她就走了。老傅告诉大家,那屋里的书,按姚謇先生的遗命,已经捐赠给一个图书馆了,图书馆派了大卡车来拉书,都运走了。”

  “准是高价出售了!”姜敏说。

  “谁知道!连书架子也没留下一个!”

  “为什么不捐赠给自己社里呢?”

  “就是啊!我要知道了,我就不答应!所以她们家只敢鬼鬼祟祟呀!社里对她还照顾得不够吗?同等学历!同什么等?你也得拿出个名堂来呀!比如说,你是作家,有作品。比如说,你留洋进修了,有学问。只不过在图书室里编编书目!什么学力!”

  她又深深吸一口烟,吐出一大团烟雾,同时叹出一大口气,说道:“现在是正气不抬头,邪魔外道还猖獗着呢!善本书偷偷儿拿出去卖钱,捐献一间空屋子也算是什么了不起的贡献呢!老傅够老实的,和范凡同志还特意一起到姚家去谢那位老太太呢。”

  “听说这个大院儿全是她们家的。”

  “是剥削来的,知道吗?剥削了劳动人民的血汗,还受照顾!”

  姜敏听了这话很快意,因为申张了她愤愤不平之气。她是货真价实的大学毕业生,可是受照顾的都和她“同等学历”了,这不是对她的不公平吗!她感慨说:

  “反正一讲照顾,就没有公道。没有文凭,也算大学毕业生。”

  妮娜觉得这话未免触犯了她,笑了半声,说道:“有文凭又怎么?还得看你的真才实学啊!”

  姜敏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不过话已出口,追不回来,只好用别的方式来挽救。她鼓着嘴,把睫毛扇了两下,撒娇说:“妮娜同志,我跟你做徒弟,你收不收?”

  妮娜莞尔一笑。她嘴角一放松,得忙着用手去接住那半截染着一圈口红的烟卷。烟灰籁籁地落在簇新的驼色绸子的丝棉袄上,落在紧裹着肚子的深棕色呢裤子上。她抬起那双似嗔非嗔的眼睛瞅了姜敏一下:

  “怎么?夫妻组里你待着不舒服?”

  “憋气!!”姜敏任性地说。“不是我狂妄,资产阶级的老一套,我们在大学里,还是外国博士亲自教的,不用请教二毛子三毛子!我就不信他们夫妻把得稳正确的立场观点。”

  “哎,咱们都在摸索呢!”妮娜得意而自信地笑着。

  “余先生至少还能虚心学习。”

  妮娜说:“你愿意到他们小组里去吗?可是你们那边也少不了你呀。”

  姜敏冷笑一声:“让咱们‘那位贵友’发挥同等学历吧!”

  妮娜把眼睛闭了一闭,厚貌深情地埋怨说:“姜敏,你当初不该退让,该自己抓重点。”

  “可是重点还在我的手里呀!我说了,布朗悌的作品不多,英国十九世纪的时代背景等等都归我抓吧。那都是纲领性的。她只管狄更斯几部小说的分析研究,得等我先定下调子,她才能照着分析研究呀!我不动手,瞧她怎么办!我现在加班学俄语呢!脱产学俄语呢!”她看着妮娜会心地笑了。

  “妮娜同志,你可得支持我!咱们说定了,你做我的导师,啊?”她半撒娇半开玩笑地伸出手掌,要妮娜和她拍掌成交。妮娜像对付小孩子似的在她掌心轻轻拍了一下。姜敏不敢多占妮娜的时间,笑着起身走了。她还忙着要到余先生家去分发俄语速成教材呢。善保已有两天没见面了。

  她没进余家的门,就听到里面一阵阵笑声。走近去,她听出善保和余楠笑着抢背俄语生字,中间还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原来是余照在教他们基础俄语。

  余照是单眼皮,鼻子有点儿塌,嘴唇略嫌厚,笑起来有两个大酒涡,都像她的妈。体格该算健美,身材很俏,大约余太太年轻的时候也是细溜的。她有一副自信而任性的神态。姜敏见过余照。姜敏一进门,余照就说:

  “嘿!班长来了!我们正在说你呢!”

  “说我什么来着?”姜敏不好意思。

  “说你要气死了!”

  姜敏听着真有点气,可是她只媚笑着问:“为什么要气死呀?”

  “我新收了两名徒弟。大徒弟名叫爸爸,二徒弟名叫陈哥儿。他们不当你的兵了!当我的徒弟了!”她又像开玩笑,又像挑衅。

  余楠忙解释:“我们觉得欲速则不达,速成则不成,还得着着实实,一步步慢着走。”

  善保说:“速成俄语太枯燥,学了就忘,不如基础俄语好学,也不忘记。”

  姜敏强笑说:“好呀,我就做个三徒弟吧!”

  余照一点不客气说:“你不行!你太棒,我教不了。我是现买现卖的。”

  余楠帮着女儿说:“我们是跟不上,只好蹲班。你和我们一起学没意思,太冤枉了。你该赶在头里,加快学。等你速成班毕业,可以回过头来教我们。”

  善保的话更气人。他说:“我们跟不上你,又得紧张。”

  恰好孙妈端着一盘三碗汤团进来,姜敏看清楚是三碗。余照的大嗓门儿,难道余太太没听见?这不是逐客吗!

  她忙说:“那么,你们不用教材了,我就不打搅了。”她忙忙辞出,忍着气,忍着泪,慢慢地回办公室。

  来源:北极星书库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