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洗澡》  第二部  第八章
杨绛
  2004年11月11日15:1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夏天过了。绿荫深处的蝉声,已从悠长的“知了”“知了”变为清脆而短促的另一种蝉声,和干爽的秋气相适应。许彦成家的老太太带着小丽在北京过完暑假,祖孙俩已返回天津。彦成夫妇松了一口气。正值凉爽的好秋天,他们夫妇擅自放假到香山去秋游并野餐。回家来丽琳累得躺在床上睡熟了。

  照例这是彦成到姚家去听音乐的时候。可是他很想念姚宓。虽然他们除了星期日每天能见面,却没有机会再像以前同在藏书室里那样亲切自在。丽琳总在监视着,他不敢放松警惕,不敢随便说话。姚宓又从不肯在上班的时候回家。她只是防人家说她家开音乐会吗?这会儿乘丽琳睡熟,他想到办公室去看看姚宓,他觉得有不知多少话要跟她说呢。

  办公室里只姚宓一人。彦成跑去张望一下,只见她独在窗前站着。他悄悄进屋,姚宓已闻声回过头来。

  “阿宓!”彦成听惯姚太太的“阿宓”,冒冒失失地也这么叫了一声。

  姚宓并不生气,满面欢笑地说:“许先生,你怎么来了?”

  这就等于说:“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她从心上扫开的只是个影子,这时袭来的却是个真人。

  “我们今天去游了香山。”他看见姚宓小孩儿似的羡慕,立即后悔了,忙说:“我现在到你家去,你一会儿也回去,好不好?破例一次。”

  姚宓只摇摇头,不言语。然后她若有所思地说:

  “香山还是那样吧?”说完自己笑了。“当然还是那样——你们上了‘鬼见愁’吗?”

  彦成叹气说:“没有。我要上去,她走不动了,坐下了。”

  姚宓说:“我们也是那样——我指五六年前——我要上去,他却上不去了,心跳了。我呀,我能一口气冲上一个山头,面不红、心不跳、气不喘!‘鬼见愁’!鬼才愁呢!”

  她一脸妩媚的孩子气,使彦成一下子减了十多岁年纪。

  他笑说:“你吹牛!”

  “真的!不信,你——”她忙咽住不说了。

  “咱们同去爬一次,怎么样?”

  姚宓沉静的眼睛里忽放异彩。她抬头说:“真的吗?”

  “当然真的。”

  “怎么去呢?”姚宓低声问。

  办公室里没有别人,门外也没人。可是他们说话都放低了声音。

  “明天我算是到西郊去看朋友——借一本书。你骑车出去给你妈妈配药——买西洋参。西直门外有个存车处……”

  “我知道。”

  “我在那儿等你。你存了车,咱们一同去等公共汽车。”

  他们计议停当,姚宓就催促说:“许先生快走吧,咱们明天见。”

  彦成知道她是防丽琳追踪而来,可是不便说破丽琳在睡觉呢——也说不定她醒了会跑来。他也怕别人撞来,所以匆匆走了。

  姚宓策划着明天带些吃的,准备早上骑车出门的路上买些。她整个夏天穿着轻爽的旧衣,入秋才穿上制服。这回她很想换一件漂亮的旧衣裳,可是怕妈妈注意,决计照常打扮。她撒谎说:听说某药铺新到了西洋参,想去看看,也许赶不及回家吃饭。以前她至多只对妈妈隐瞒些小事,这回却撒了谎,心上很抱歉。可是她只担心天气骤变,减了游兴。

  姚宓很不必担心,天气依然高爽。她不敢出门太早,来不及买什么吃的,只如约赶到西直门存车处,看见许彦成已经在那儿等待了。她下车含笑迎上去,可是她看见的却是一张尴尬的脸。许彦成结结巴巴地说:

  “对对对不起,姚宓,我忘忘忘了另外还还有要要要紧的事,不能陪陪陪……”

  姚宓唰的一下,满脸通红,强笑说:“不相干,我也有别的事呢。”可是她脸上的肌肉不听使唤,不肯笑,而眼里的莹莹泪珠差点儿滚出来。她急忙扶着车转过身去。

  彦成呆站着看她推着车出去,又转身折回来。他忙闪在一旁。只见她还是存了车,一人走出城门,往公共汽车站的方向走。彦成悄悄跟在后面。她走到站牌下,避开一群等车的人,背着脸低头等车,并没看见彦成。彦成很想过去和她解释几句。可是说什么呢?

  昨晚他预想着和姚宓一同游山的快乐,如醉如痴,因而猛然觉醒:不好!他是爱上姚宓了;不仅仅是喜欢她、怜惜她、佩服她,他已经沉浸在迷恋之中。当初丽琳向他求婚的时候,问他是否爱她。彦成说他不知道,因为没有经验。这是真话。他们结婚几年了,他也从没有这个经验。

  近来他感觉到新奇的滋味,一向没有细细品尝和分辨。这回他忽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假如他和姚宓同上“鬼见愁”,他拿不定自己会干出什么傻事来。姚宓还只是个稚嫩的女孩子,他该负责,及早抽身。他知道自己那番推却实在不像话。可是怎么解释呢?

  公共汽车开来了。彦成看见姚宓挤上了车。他不放心,忙从后门也挤上车。这辆车一路都很挤。到了终点站,姚宓下车又走向开往香山的公共汽车站。彦成不放心,还是遥遥跟着。他想劝她回家,又想陪她同游。姚宓仍是背着脸低着头等车,没看见彦成。开往香山的车来了,他们两人还是各从前后门上了车。

  彦成站在后面,看见姚宓在前排坐下了。这辆车不挤。他慢慢儿往前挨,心想,假如前去叫她一声,她会又惊又喜吗?可是他看见姚宓一直脸朝着窗外,不时拿手绢儿擦眼睛。彦成想到刚才看见她含着的泪,忙缩住脚,慢慢儿又退到后面去,不敢打搅她。

  车到香山,他料定姚宓是前门下车。他从后门挤着下了车,急忙赶往前去找姚宓。可是车上的乘客从前后门全都下来了,却不见姚宓,想必早已下车,走向香山公园去了。彦成在人丛里寻找,直找到公园门口,不见踪迹。他退回来又在汽车的周围寻找,也不见踪迹。她大概已经进园,独自去爬“鬼见愁”了。彦成忙买了门票进园,忽忽若有所失。

  往“鬼见愁”的游客较少,放眼望去,不见姚宓;寻了一程,也不见她的影儿。他顽然坐下,心想偌大一个香山,哪里去找姚宓呢。假如他等到天晚了回去,而姚宓还未到家,他怎么向姚太太交代呢?她一个人谅必不会多耽搁,或许转一转就回家了。如果她还没回家,早发现总比晚发现好。这么一想,他又急不能待,要赶回城里去。

  彦成回城已是午后。他还空着肚子,却不觉得饿。他跑到姚家,看见姚宓的自行车靠在大门内过道里,心上放下一块大石头。姚宓反正是回家了。她准是看见了他而躲过了他。她还在家吧?没去上班吗?彦成见了姚太太,问起那辆自行车,知道姚宓照常回家吃过午饭,这时已去上班。据说她因为吃得太饱,要走几步路消消食,所以没骑车。

  姚宓是快到香山临下车才看见彦成的。她原是赌气,准备一人独游;见了彦成,她横下心决不和他同游。她挤在头里下车,一下车就急步绕过车头,由汽车身后抄到汽车后门口,看见彦成下了车急急往前去找她。她等后门口的乘客下完,忙一钻又钻上车去,差点儿给车门夹住。售票员埋怨说:“这里不上人,车掉了头才上人呢。”

  姚宓央求说:她有病,让她早上来占个座儿。售票员看她和气又可怜,就没赶她下去,让她蜷坐在后排角落里,随着车拐了一个大弯。她这样就躲过了彦成。可是她心上又不忍,所以故意把自行车留在家里。

  她上午就赶回办公室,不见一人。她觉得又渴又累,热水瓶里却是空的。她正要去打水,恰巧碰见勤杂工秀英。秀英是沈妈的侄女儿,抢着给她打水。姚宓做贼心虚,正需要有人看见她上班,就把热水瓶交给她,自己扶头独坐,暗下决心。她曾把心上的影儿一下子扫开,现在她干脆得把真人也甩掉。

  她把罗厚求她校改的一份稿子整理好,准备交还他。她自己的一大叠稿子给善保借去了,因为她受到了表扬,善保借去学习的,可是至今还没有还她。她写了一个便条,托罗厚转交善保,催讨稿子,因为她自己要用了。然后她取出大叠稿纸,工工整整写下题目,写下一项项提纲,准备埋头用功。假如“心如明镜台”的比喻可以借用,她就要勤加拂拭,抹去一切尘埃。

  可是过去的事却不容易抹掉。因为她低头站在开往香山的公共汽车站牌下等车的时候,有人看见她了。不但看见她,也看见了许彦成。

  来源:北极星书库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