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2月13日09:47


和当代学者相约在年初(上)
陈平原

                                  赵晋华 人民网书画 2003年2月13日

  这些年来,在众声喧哗中,文学研究和文学批评领域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其声音和影响力似乎相对微弱一些。但实际上这个领域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许多事,而加强文学研究和文学批评的力度,已成为有识之士的共同愿望。为此,本报于年初特意增加了对文学圈内学者的采访。与作家们相比,学者们所说的可能过于严肃,但从他们各自的研究课题中,透露出来的是这些学者对于文学和社会认真而执着的关注和思考。如果读者能从他们的思考中得到某些信息和启示,那就是我们的初衷。

  赵园(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

  写作《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续编

  我今年没有出书的计划。在写作那本《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的同时,已在为另一些题目作准备。眼下在写的,就是那本书的“续编”。工作进行得相当艰苦。刚刚收到台湾中研院文哲所的同行惠赠的一套《刘宗周全集》,正在补读其中的一些部分。同时在读的,还有黄道周的文集(《黄漳浦集》),以及近人的有关研究论著。今年的阅读仍然只能围绕课题进行。时间总不敷用,有太多要读的书,要整理的材料,正在写作的题目也因而总难以完成。这种情况,是以前没有过的。一项研究做得越久,也越感到艰难,甚至越不敢自信。这样看来,最初的勇气多少因了无知。

  写作“续编”的同时,还在准备另一些题目,或许就是下一本书的内容。仍然在“明清之际”,不大可能涉足另一时段了。这固然限于精力,也因总有我感兴趣的题目,使我有可能做下去。

  这些年来,几乎不能旁鹜,阅读有太大的功利性,这也是我所痛感的“职业生活”的一份代价。既然选择了学术之为职业,就不能不支付这份代价。因而常常会想到“告别学术之后”,只是不知其时会是何种心境,早年的那种阅读经验还有没有可能重复。去年秋天去俄国,发现自己已不能重温当年阅读俄国文学时的感动。你由这些具体的方面,体验着“时间”对于生命的剥蚀,这种剥蚀的不可抗拒。

  我现在几乎不读当下的小说和诗歌,有时候读一些报刊中关于文学作品的评论。做有关“明清之际”士大夫的课题时会读到他们的诗集,但不是从文学的角度去读,我的研究介于文学和史学之间。像钱谦益、吴梅村、陈子龙等人的文集是会读的,他们都是当时的大文人,但我阅读的旨趣不在文学,而在思想和心态。

  我将来会回到文学阅读,比如这十几年译介的外国文学作品,或王安忆、余华等当代作家的作品,但我不会回到当代文学研究上来了。

  陆建德(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研究员)

  做读书界的“票友”

  我正在主持一个社科院的重点项目,名为“现代化进程中的外国文学”。“现代化”在我国这100年以来被认为是不必置疑的、肯定的追求目标,而在欧美国家,更多的说“工业化”和“社会变化”,文学在其中往往扮演了“批评者”的角色,甚至是“反动派”的角色。文学所真正关心的东西是不能量化的,其实这也是人文学科的重点所在。当我们说到“现代化”的时候,我们的脑际里会浮现出无数的统计表和数据,这好像是属于科学的领域,而生活真正的价值,是不能由科学来教的。我们的社会往往颠倒工具手段和目的,数字会影响生活的品质,但它不一定是决定性的要素。也正是由于文学的存在,使得欧美社会在“现代化”进程中有一些平衡和制约的因素。我觉得这些因素是非常重要而且必要的,有了它,“现代化”的过程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冲击可能会相应小一些。“科学”、“民主”是20世纪初以来很多人认为值得称赞的概念,但恰恰是这些概念在近200年的欧美文学史中是经常受到置疑的。

  在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比较受重视,然而文学实际上对人生、社会复杂性的洞察往往深于哲学社会科学,这也就是为什么马克思如此热爱文学的原因。因为文学揭示社会往往是通过非常具体细致的手法,而哲学社会科学离不开泛泛的、抽象的概念或词汇,有时我们会发现,这种一般概念和词汇与无比丰富且充满矛盾的生活相差太远。与此相反,读到一本好的文学作品时,我们会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生活和社会的认识有了一种质的飞跃。文学的这种力量,可能是其他社会科学学科难以替代的。所以我希望,通过研究外国“现代化”过程中的文学,来为我们本土文化建设做一点工作。

  我还会看很多闲书、杂书,做读书界的“票友”。现在我们各个学科门户森严,这非常不利于知识分子的文化健康。

  陈平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文体、图像还是北京?

  目前所做的课题是“现代中国的述学文体”,已经做了二、三年,主要讨论晚清以后我们接受西方的学术体制所建立起来的文体,如何“引经据典”,如何写作论文,如何使用标点符号,章太炎、梁启超、鲁迅、胡适等人的学术表达方式。以前我们比较关注作家的文体,在我看来,学者的文体同样需要认真经营和研究。换句话说,以前中国文人无论是写诗、写文章还是修史、作论,都会特别讲究文体,晚清以后,在专业化的大潮下,“文学”和“学术”分开,学者已经不再讲文体了(作家还会讲文体)。而我认为,好的著述也是文章。文、史、哲或其他社会科学都有一个如何表达的问题,从某种程度来说,文体连着表达、思维和学术体制,不止是文章写得美不美的问题。

  我还会继续关注“图像和文字”的研究,可能出书,也可能是系列论文。

  下半年我在北大主持一个国际会议,名为“北京:都市想象与文化记忆”,我将做一部分关于“北京学”的问题。

  三联书店“大学讲堂丛书”将出版我的《明清散文18讲》;另外,还有一些论文会结集出版。

  王晓明(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

  从房地产广告入手做文化研究

  今年继续关注中国当代文学状况。另外,想尝试做文化研究,具体题目是从房地产广告入手,试图分析像上海这样的城市,新的生活方式怎样影响人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我想从这样的角度,讨论新的社会的主导观念,它们如何重新解释80年代的一些价值观念,例如“成功”、“现代”、“人生”、“自由”、“个人”等,这些价值观念怎样被新的生活方式来吸纳和改造,把城市居民引入一种更为保守的生活状态中。所谓“保守”,是指不再怀疑,不再批判,而沾沾自喜,生活在一种幻觉中。

  还要给博士生、硕士生上课:“文化研究与当代生活”,一方面和学生一起读欧美和印度文化研究理论,另一方面结合正在做的文化研究项目拿到课堂上讨论,培养学生做文化研究实践的能力。

  上半年会出版文集《半张脸的神话》修订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在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一本近两年的文章选集;5年前出版的《20世纪中国文学史论》(上海东方出版中心)将重新修订出版,原来是4卷本,现在变成2卷本,大约删掉40%,增加25%。我希望这套书始终体现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水准和面貌,包括相当一批海外学者用中文发表的文章。年底会编一本中国内地当代文化研究的文选,它将以中、英两种文字分别在国内和海外出版。

  汪晖(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

  继续思想史研究

  刚完成《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正做最后的编校和修改,将由三联书店出版。这个课题做了很多年,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拖这么久。在做的过程中又形成了一些新的想法和思路,也留下了一些在这部书中没有解决的问题。我会继续将相关的研究做下去。

  我也在思考一些与当代相关的问题。过去这些年中,我做的工作主要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思想史研究,另一方面是涉及当代中国的社会思想的争论。这两个方面也是相互关联的。例如,当代社会思想的理论问题之一是有关“现代性“的讨论,我的思想史研究也是和“现代性”这个话题有密切关系的。中国社会变化非常快,整个世界发生了深刻变化,我们怎么理解这些变化?这些都是我思索的。不过,写什么样的文章?怎么写?我还在考虑。

  我对文学一直还有兴趣,一直在看,也许还会再做一些。平时休息的时候会读些古典诗词和散文,但这纯粹是阅读,不是研究。至于当代文学,我读得不多,说不上研究。不过,因为担任《读书》的编辑,所以也关心当代文学的讨论。前几年,《读书》发表了一些很好的文学批评文章,比如李陀有关汪曾祺的文章,王德威关于王安忆、余华、莫言等的文章,等等,但数量不多。当代文学批评这个领域,好像目前的状况不太令人满意,也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邀请作家自己来写文学批评文章,王安忆、王蒙、张承志、余华、韩少功、莫言、王朔、苏童、李锐等都给《读书》写过文学批评的文字,读者的反映很好。今年《读书》杂志愿意重新开设文学批评的栏目,邀请一些批评家为我们写一些有关当代文学批评的文章。当代文学批评是一个很重要的领域。

  我从去年起正式调入清华大学。刚结束的这学期,我除了做了一次题为《科学共同体与新文化运动的形成(1900-1930)》的讲座之外,还连续在清华大学中文系讲了3次鲁迅,实际上是讲鲁迅研究与现代中国历史的关系。我们讨论了鲁迅研究历史中的主要变化的由来,鲁迅研究中的一些基本主题和代表成果得以产生的社会政治的和理论的条件,以及中国的鲁迅研究、日本的鲁迅研究状况,等等。我们既读了毛泽东、瞿秋白、陈涌等在革命史的脉络中展开的对于鲁迅的评论,也重读了80年代在思想解放运动的脉络中形成的一些鲁迅研究成果,以及战后日本的思想脉络中的鲁迅研究成果。例如我们细读了竹内好的《鲁迅》。通过分析这些研究成果及其与各自历史和思想的脉络的关系,我们也可以了解这些研究的贡献和局限。下个学期我也会开设一门与现代中国思想和文学相关的课程。

  我的两三本旧作已经在韩国翻译完成,正在编辑和出版的过程之中。《死火重温》已经翻译完成,即将出版,听说《反抗绝望》一书也翻译了,出版的情况尚不知道。《创作与批评》杂志社正在组织一组丛书,收录韩国、中国、日本等亚洲国家的学者的十本文选,其中有我的一本,已经译完,但我答应的序言还没有写。另外,哈佛大学出版社将出版我的一本英文书。

  稿件来源:中华读书报  

王晓明
汪晖
赵园
陆建德

人民短信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