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2月25日15:16


作家张海迪访谈录
——新书《绝顶》以及我的写作与生活

  编者按:2002年6月13日晚19:30,张海迪做客人民网读书论坛,就她最近出版的新书《绝顶》以及她的写作与生活和网友进行交流。现将访谈内容整理如下,供大家参考阅读。

  【张海迪】: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来了。

  绿茶:请问:在《绝顶》里,你描写了爱情,它的幸福和甜蜜、苦恼和酸涩,又用磅礴的气势抒写了冰川、雪崩,以及攀登的艰险,而且这两种情境经常交替出现,请问这中间有什么寓意吗?

  【张海迪】:爱情是人的生活中每天都在发生的,而且古往今来,有关爱情的悲欢离合的故事无论怎样演绎,似乎都已经失去了激动人心的那种感染力,我想,这是因为我们把爱情写得太狭小了,狭小得变成了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窃窃私语。当我让爱情在巍峨的雪山,在若隐若现的雪山女神面前,还有离别的场景中出现的时候,我想这时雪山和爱情或许会给读者另一种感受。

  绿茶:我发现你的作品从不触及到性,你认为是有意回避吗?

  【张海迪】:关于写性的问题我觉得性是崇高的,是人类繁衍的基础,是构成人的生理基础,性是美丽的,庄严的,它绽放出无数生命的花朵。写性应是慎重的,还应有对人的尊严的把握,有必要可以写,但我认为应有尺度。我不回避,如有必要我也会写,但我会考虑写什么,怎么写。

  绿茶:你认为你的小说是哪种流派呢?现在的结构有文本的新意吗?

  【张海迪】:我想我是海迪派,哪种流派都不是,是自己的一派,海迪派,因为它出自我的思考,是自己形成的一种表达习惯。我很自由地表达了,没想过它是哪一派,也没有刻意去想它的结构,也许太刻意了反而会失去一种文本的意义。这还需要评论家用犀利的目光去扫描,如有某种文本新意当然好。

  绿茶:你的小说中有一个叫丁小漠的诗人,我觉得他是很贴近今天生活的青年,你怎么看这个人物。

  【张海迪】:我其实挺喜欢丁小漠这个人物

  绿茶:我发现,你的书中没有写到任何一个领导者,比如书记,市长,或省长,还有厂长什么的,这很有趣,你是有意不写吗?

  【张海迪】:我的故事里不需要书记,或省长、市长的露面或做批示,我们这几年的作品中,各种领导者已经数不胜数了,这是作家选材不同,我的故事里不需要书记,或省长、市长的露面或做批示。

  绿茶:小川原兵卫是个很硬汉的日本人,真有小川这个人吗?

  【张海迪】:我的好几个朋友都说喜欢小川原兵卫这个家伙,我没想到。我有个朋友是著名钢琴家,日本人,就叫小泉,原来我用的是他的名字,后来,我写着写着,又一个新首相小泉上台了,并且参拜靖国神社,我就把我的人物改成小川了。其实小泉就是一个姓氏,像中国的赵钱孙李。我原不想改这个姓,可小泉却总是伤害中国人的感情,后来我还是改成小川了。

  不屈的战士:有个问题,我今年二十多岁,我应该如何称呼嘉宾?我是指日常见到时的称呼而不是网上的称呼。

  【张海迪】:嗨,老弟,你就叫我姐姐吧。

  绿茶:我发现你写了很多吃的东西,中餐西餐,日本料理也有,这是生活吗?

  【张海迪】:关于中餐和日本料理。是的,作家的想象要丰富,写出来的东西也许是某种记忆,也许是某种经验,我写的更多是记忆。

  零点六一八:海迪姐,我曾经参加过你作的报告会。你回答速度比较快,是自己打字吗?

  【张海迪】:谢谢你来参加今晚的聊天,我是自己打字,我说话很快,可打字不算快。

  陈实:姐姐,今晚吃什么饭了?要多吃好的,一定一定。

  【张海迪】:谢谢你的关心,我今晚吃的煎饼,稀饭,还有炒辣椒什么的。

  老辛:海迪姐姐,你去过日本吗?

  【张海迪】:去过两次,参加那里为我举行的日语演讲音乐会。

  不屈的战士:海迪姐姐你好 请问最近您一直在写小说吗?

  【张海迪】:最近外在写一本How to study English,小说暂时不写了,太累了。

  陈实:海迪姐,你对诗人雷抒雁熟吗?对他的作品如何评价?简单谈谈好吗?

  【张海迪】:我喜欢他前期的诗作,后来的缺少激情了。

  绿茶:你笔下的新资本家谢卫国不同以往的,表面内里好象都不坏的那一种,你怎样想的?

  【张海迪】:黑马谢卫国其实是我的一个朋友,我熟悉的人中有这样的,凭着雄心壮志做成了大事,但还存留着年轻时代的梦想――希望自己是有钱的文化人。

  绿茶:你看世界杯吗?现在意大利正在生死决战

  【张海迪】:我看足球,今天咱们输了,我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怎么就不行呢?我想起94年参加一个国际运动会的事。当然,几乎每天都看,除了出差,走在路上有时也打电话向朋友问结果,昨天就是在路上知道法国队败北的。一个大网站还让我每天写文章,我没时间,只写了一篇《登山与足球》,说两种运动氛围的感觉。

  迷糊旦:你是我们上海人,你现在还画画吗?还唱不唱歌了?

  【张海迪】:我妈妈说我算半个上海人。我有时还画油画,我的几本书的插图都是我画的。我也唱歌,是给自己唱,疼痛的时候。

  绿茶:海迪JJ,我觉得《绝顶》可以拍成好看的电影,你想过拍电影吗?自己想拍过电影吗?

  【张海迪】:关于我的小说拍电影,《绝顶》这本书出版后,已经有人联系拍电影的事了,不过我可能不会自己改编电影,因为这是另一门艺术,需要很多学问,剧本我也不想尝试着写,如果将来拍电影,就交给制片厂。

  绿茶:你书中的日语歌曲真的叫《北海道的雪》吗?这首歌在哪里能找到?

  【张海迪】:你真的希望有这首歌曲吗?不,是我造的,海迪制造。包括一些诗也是我写的,我不会写诗,也不会些歌词,当时可能想起了一种感受。我很抱歉,现在我还没听到这首歌。不过将来也许会有,到那时我在告诉你。

  绿茶:海迪大姐,你对反腐题材怎么看?你会写这样的题材吗?

  【张海迪】:我不会写反腐的小说,因为我远离官场。如果故事好,有震撼力,有艺术感染力,那就好,可要是太多,人们就会对国家失去信任和信心,关键是如何把握,不要今天市委书记倒台了,明天市长又进去了,最重要的不是写案例,而是有分析地写小说,不能简单化。现在,好象已经有了一个框子,我觉得世界文学中的人物还是有很多变化的。有变化才能吸引读者。

  不屈的战士:海迪姐 你的作品很贴近生活,我想知道,您平时跟哪些人接触更多一点?也就是说您的生活圈里主要有哪些人?

  【张海迪】:我喜欢的人里有个种职业的,我的朋友有很多,但是有权力的人不多。我更喜欢平实的人。

  绿茶:请问JJ,你喜欢网络的言论吗?看到攻击自己的文字怎么想?

  【张海迪】:一个人应该很大度,重要的是看别人说你什么,比如倾听文学批评就是吸收养分。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一些网友能写很漂亮的文字,他们直接表达的很多东西很有意思,让我增加的很多知识,获得了一些艺术感觉。有些文章真的精美的让人惊叹,我想在古代也许他会是个状元或秀才的。不过网上也有太多的垃圾文字,太随意了,虽然在这里一般情况下不会受到法律约束,但我想一个人还是应培养一种公德意识。看到“攻击”或“炮轰”我的东西,我不在乎,言论自由,大家评说也很有意思。我一直让自己有一种包容一切的胸怀,我做到了。

  火焰山777:海迪姐:你每天都有什么活动?

  【张海迪】:我平常就是自己在屋里转着轮椅走走。

  霁虹:海迪,我问你的问题不便在这里回答吗?我曾经给你寄过一本《心之虹》,你收到了吗?我欣赏你面对生活的勇气。你在现实的意义上改写了中国社会学中的一个名词,这就是让中国有残障的人从“残废”变成了“残疾”。这其实是一个历史性的跨越。我伤残之后,深深体验了其中的含义,所以很感谢你站起来,而且,你站得住了。

  【张海迪】:请原谅,我的速度太慢,而问题太多了,我尽量回答吧。

  碧海云天:我想问一下张女士现在以何维生?是靠写文章挣稿费,还是在某单位工作领工资,还是其他?谢谢,当然如果您认为这个问题太敏感也可以拒绝回答。

  【张海迪】:我和大家一样在单位领工资啊。我在山东省作家协会工作。

  绿茶:你觉得写日本人,只靠单纯学习语言能把握日语的语气感觉吗?

  【张海迪】:关于日语语气的把握。我觉得这和我曾经学过日语有关,还有大量阅读,再就是我曾两次访问日本,去了很多地方,并且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在妇女村住过,也在朋友家住过,那段时间我一直在观察在体验。可我那时并不知道后来要写这本书。所以积累一些东西很重要。

  绿茶:海迪,你对自己的写作状态是否满意?你认为你是一个真正的作家吗?

  【张海迪】:我最大的困惑就是对自己永远不满意,也无法满意,首先疾病不能让我有一个稳定的写作状态,这点健康人很难体味,这是一种持续的,让人无可奈何,又无法抗拒的苦痛。在这种状态下只有平躺在床上才会好过一点,这是指肉体,而一旦真的长时间的躺在床上,恐怕精神的苦痛又会远远大于肉体的,我只能一再坚持自己,同时保持平静的写作心态,尽管如此,我的写作还是不断被疾病带来的各种麻烦搅乱,所以小说可能会出现不协调。再就是我的职业是专业作家,可是由于我最初被人们认识的时候是一个被宣传的人物,因此我后来的文学创作总是被掩埋。我曾反复强调,我不希望我身上沾染太多的文学之外的东西,但遗憾的是我很难摆脱,我常常无可奈何。这样说是因为我和别人在工作中都是平等的,我从没有因为自己是一个病人而降低对写作的要求,更不希望被人们首先看着是一个公众人物,然后才是作家。我要摆脱这种囹圄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无论怎样我也要努力下去,因为我相信自己。

  绿茶:我不知道像安娜这样美丽的女大学生,为什么要去追随肖顿河?她这样死了,值得吗?

  【张海迪】:安娜之死。人生的终极目的,是人生的理想的实现,或者说,为实现人生的理想尽了最大的努力。安娜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付出了年轻的生命的代价,表面上看是太可惜了,可是,又有什么比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更让她痛苦的呢?所以,对安娜的死是不能作价值判断的。

  猪八戒吃西瓜:张大姐:小说一般取材来源于生活 ,请问你的小说题材来源哪里?

  【张海迪】:来自生活的积累,也来自我的灵感。

  绿茶:海迪你认为,安娜这样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吗?如果她不是这样盲目,她本来可以避免的。

  【张海迪】:关于安娜的死我是这样想的。我觉得安娜的追求不是草率的,她真正认识到了自己想要什么,追求什么,希望到达什么样的高度。安娜的死,并不是因为她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而是因为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的结果,就像登山队一样,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山鹰折翅给我们的启示,是一种永恒的,更具有深远意义的东西,因为与自然力量的抗争将是人类永恒的使命,而且,死亡将仍然是不可避免的。

  绿茶:你常上网看有关自己的信息吗?你怎么看这些信息?

  【张海迪】:我一般上网不看自己的信息,因为那里面有不准确的东西。

  绿茶:我觉得,相比肖顿河和陈晓薇的爱情,丁首都和宋梅樱的婚姻显得平淡,甚至可以说平庸,可是他们的婚姻却是稳定的,那么,在平庸和刻骨铭心之间,到底应该选择什么呢?

  【张海迪】:我写丁首都和宋梅樱的时候觉得很有意思。。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爱情,爱情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可是却不能说,真正的爱情有它特定的模式。我力图在书中表现一种心灵相通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肖和陈之间明显地出现了障碍,丁和宋之间也不是真正沟通的,真正的心灵的相通只出现在肖顿河和安群之间,可他们之间却不是爱情。我想,要真正严肃而充分地讨论爱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我不想在书中告诉别人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爱情,我只想说,爱情是没有模式的。

  绿茶:你认为肖五洲对安群的眷恋是爱情吗?这种眷恋的基础是什么呢?

  【张海迪】: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情感。我想,是音乐。是音乐沟通了肖五洲和安群,或者说,是安群用音乐,也用她的品格影响了肖五洲,不仅是肖五洲,还有在雪山帐篷里的登山队员们,热爱音乐是他们共同的基础,可是他们的爱却是不能实现的,因为爱得太深。也许,爱得太深也是致命的,就像我在书里写到的那两个西方青年,为了爱,放弃了求生的最后机会。当然,还有安娜。

  李惠堂II:海迪姐姐,你觉得这个时代是不是很物质化,不需要精神了吧。

  【张海迪】:恰恰相反,这个时代缺少的就是精神,男子汉的精神,或者叫雄心壮志!

  风云浪子:海迪大姐,我喜欢读泰戈尔,张承志,韩非子。可否谈谈你的看法?

  【张海迪】:我很久以前就喜欢泰戈尔,我也喜欢张承志,刚买了他的《鞍与笔的影子》他很有男人味。

  山田:你对安乐死怎么看?

  【张海迪】:作为一个长期承受病痛的人,我希望有安乐死,因为我不希望最后给别人带来很多麻烦,其实病重时最痛苦的还是我自己,我指的是精神的痛苦。

  无头苍蝇:张海迪姐姐,请问现在缺乏雄心壮志您认为是有什么造成的?

  【张海迪】:一句话,这是因为人们过分追求物质利益了。

  绿茶:你回答了这么多有关爱情的问题,那么,《绝顶》是不是也把爱情写到极致了呢?

  【张海迪】:我所描述的爱情。爱情是不可能写到极致的,因为随着社会本身的进步和发展,爱情也在变化,爱情的形式和内容也在变化,人们在塑造爱情,创造爱情,使爱情更加丰富多彩,作为作家,我只是把我观察到的和思考的东西表现出来,当然是用一种崇高的,人们都能接受的方式来表现。我不希望把爱写得赤裸裸的,过分暴露的就变质了,是纯粹欲望的宣泄,而不是情爱。

  山田:海迪,你博士毕业了吗?写了毕业论文还是免论文博士啊?论文的题目是什么?

  【张海迪】:我从来都希望一切靠自己的努力获得,特别是知识更要靠自己发奋学习。可现在有些人弄假学历假文凭,其实是自欺欺人。

  李惠堂II:张海迪姐姐,你认为我们应该怎样创新自已的知识。是自学吗??还是吸取别人的经验?

  【张海迪】:主要靠自己的力量吸收一切最新的知识,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地创造。

  绿茶:海迪,我有一个问题既然雪山是神圣的,人们为什么还要去攀登她,亵渎她的神圣呢?

  【张海迪】:这是一个人的精神攀登的问题。人们攀登雪山,并不是要亵渎她的神圣,而是为了体现一种精神的力量。正是那些人们心怀敬畏的东西,才吸引着无数的人去探寻,像人类探索宇宙一样。根据已有的知识,人类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长度里,只能了解宇宙的一鳞半爪,可是人类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努力,这体现了一种人类的精神,也就是永不枯竭的探索的精神,尽管人类为此付出的却是高昂的代价。

  李惠堂II:张海迪姐姐,你认为农民的孩子是不是比城里人贱呀?

  【张海迪】:我想农民的孩子与城市的孩子在人的本质上是平等的,但是要有决心不断学习新的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

  绿茶:海迪JJ,你的小说中有很多地方写到神秘的现象,它们是真的存在的吗?

  【张海迪】:我这样看神秘现象。我查阅过的材料来看,真的有很多用常识难以解释的神秘现象,但我是唯物主义者,我相信一切自然现象都有它的合理的解释,只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不过,从感情上说,我倒是宁愿相信那些神秘的传说,甚至赞赏虔诚的人们所做的努力,因为至少,这样做对于保护这座美丽的雪山,使她永远圣洁美丽,令人神往,永远在人们的心中是一个神圣的存在。

  水龙吟11:那个时代,塑造了许多模范于英雄人物,觉得有点神话啦!拔高了,作为平常人很多的痛苦与无奈都是自己忍受!不能突出自己的感受, 有点压抑莫?

  【张海迪】:我很高兴,因为我觉得自己突出了重围,一直是一个普通的作家,而没有成为被神话的人。

  绿茶:我想问海迪,肖顿河和陈晓薇的爱情以这样的悲剧结束,是不是太可惜了?你的笔是不是太狠了?

  【张海迪】:我觉得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肖顿河和陈晓薇原本是理想化的爱情的化身,但即使是这样的爱情,同样也受到世俗力量和理想力量的冲击和撕扯,使得两个已经融化为一体的灵魂最终分裂了,就像我在书里所说的,分裂到了最后一个原子。我在这里是想说,在我们的社会中,不论爱情以什么形式出现,都始终受到世俗力量和理想力量的双重的冲击,发生着嬗变。这也是文学把爱情作为一个永恒话题的主要原因之一。

  绿茶:前些天有你封笔的消息,又说不是封笔之作,你个人认为这炒作,你怎么看自己被炒作?

  【张海迪】:我不喜欢炒作这样的事,更不喜欢自己被别人炒作。对于别人的炒作我无能为力,现在这种事太多了,文字违背当事者意愿的事更是数不胜数,我经历得太多了。我觉得炒作说到底还是一种浮躁的心态在起作用。多年前我认识了几位大牌记者,他们的工作态度真的让我感动,为了把一件事说清楚,他们甚至跑很远的路去调查,写完稿子还要给当事人看看,再一次证实后才去发稿。而近些年,我有时就看见不实的文章,我这样说的,别人写出来就变了味,有的人甚至把自己的家乡方言都加在被采访者身上……我从不希望做一件什么事就被别人炒作,不过,当我无法说明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理会,因为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做有意义的事。

  挖掘者:我认为人应该多读杂书,包括所谓低级、黄色的。你以为呢?

  【张海迪】: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多读书,广泛地阅读是有益的,但是我看黄色的就免了吧。

  绿茶:你最喜欢的一本书是什么?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张海迪】:随着年龄的变化,我最喜欢的书也有变化,我最喜欢茨威格的《心灵的焦灼》。

  蒙古长调:海迪,能写一本类似《简爱》《呼啸山庄》似的传世之作吗?

  【张海迪】:我觉得当下的中国女作家很难写出那么震撼人的小说。

  挖掘者:张海迪,你对人生思考的时间可能多一些,怎么看待这种观点:“人应该健康的活着”?

  【张海迪】:当然,健康地活着是最大的幸福,起码我是这样想,在病痛中度过每一天实在太痛苦了。

  李惠堂II:张海迪JJ,沈冰MM为阿根廷哭了。请问您哭了没有?我是哭了。

  【张海迪】:我不会为这种失败而哭泣,我需要的是思考。

  一支铅笔:张海迪,你平时读些什么书,最爱的有什么

  【张海迪】:文学的哲学的医学的外语的科普的信息的,什么都有。

  大话中油:海迪,《心灵的焦灼》我看过,你是强调同情的主题吗?

  【张海迪】:不,我更重那个女孩子心灵的焦灼的描写。

  鹿回头:海迪,给你一句迟到的话:保持心灵的宁静,不要与媒体“亲密接触”。

  【张海迪】:谢谢,我也是这么想。

  大话中油:海迪,看了你在cctv-3的节目,感到你还得不轻松,决年难得,能背点什么,作品。

  【张海迪】:我想我的一生都不会轻松,要想实现自己的梦想就不会轻松,天上不会掉馅饼。不过一个人还是要努力,你说呢?

  【张海迪】:谢谢绿茶,也谢谢大家! 再见! 

(责任编辑:管理员)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